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66.第466章 征询

    明明不过是失火罢了。按说只是去取东西是再简单不过的,纵然棺椁沉重不好挪动,可是也不至于这般。

    “半点消息也无?”杨云溪抿着唇再问。

    王顺垂下眸子,有些不敢看杨云溪:“半点消息也没有。”

    “王顺。”杨云溪沉声唤了一声,“你觉得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王顺一怔,倒是没想到杨云溪竟是会在这个时候问他的意见。当下倒是微微一怔。

    杨云溪则是看着王顺,“你毕竟是跟过殿下的,想来总比我这么一个妇道人家有见识。我虽然有心猜测,可又怕自己猜错了——”

    王顺明白了杨云溪的意思:这是杨云溪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王顺迟疑了一下:“依奴婢看,主子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的。”

    这就是肯定了杨云溪的猜测。

    杨云溪目光扫过那艘着火的船,随后便是轻叹了一声:“那王顺你说,这是冲着谁来的呢?是冲着先帝来的,还是冲着咱们来的?”

    王顺想了想,却也不敢肯定,只是反问杨云溪:“主子觉得呢?”

    杨云溪摇摇头:“二者皆有可能。只是先帝毕竟……只怕这事儿冲着我们来的几率更大些。王顺,咱们便是死死守着这屋子,横竖真有动静之后,必定陈将军那头是很快就会知道的。咱们只要坚持住了,就一定会没事儿的。”

    与其说这番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实际上杨云溪自己心里也清楚,她这番话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她虽是管过不少的事儿,可是这样的事儿还是第一次遇到。之前在宫中那次,虽说也是凶险可是到底主持大局的不是她。

    那一次却是古青羽承担了所有压力。可是这一次……承担压力的却是她。甚至于到了此时,她连推卸责任都是不能,只能死死的抗住了。

    抗住了,那就皆大欢喜。若扛不住……看着这般阵势,只怕是就要命陨于此了。

    “王顺,你带着墩儿藏起来罢。”杨云溪深吸一口气,被夜风吹得浑身并冰凉。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整个人都是无比的清醒。

    这样的状态才是最好的,至少能够让她冷静的做出最正确的事儿。

    之所以选中王顺,是因为王顺的身份:王顺是效忠朱礼的,又有能力。护着墩儿让墩儿平安无事的几率也大些。

    这是所有人里,杨云溪目前最为信赖的,敢将墩儿安危托付的人了。

    “你听我说,墩儿是殿下唯一的子嗣。你务必护着墩儿周全。若是情况不对,你能逃出去,就想法子去找殿下。”杨云溪沉声言道,面上一片冰冷:“若是对方想要抓了墩儿去威胁殿下……万万不可让对方得逞。不管用什么法子。”

    这话说得太过决绝狠戾,倒是将王顺都是吓了一大跳。王顺看着杨云溪,只觉得似乎是重新认识了自家主子。

    “殿下给奴婢的吩咐是不管如何,都要护着主子您和小郡主。”王顺却是根本不打算答应,直接说出了朱礼临行之前的吩咐。“奴婢不敢擅离职守。”

    这下却是轮到了杨云溪微微一怔了:“你是说……殿下他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王顺点点头:“殿下素来便是足智多谋,万事都是事先要处处都准备好。此番……殿下自然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想到了所有的可能。”

    “那殿下有没有叫人保护墩儿?”杨云溪关切的还是这个。不管怎么看,他们这一行人里,墩儿的身份却是最贵重的,也是最能威胁朱礼的。

    而且很快杨云溪又变了脸色,“这么说来,殿下那头说不得也会遇到危险。”

    王顺苦笑:“事到如今也不必再瞒着主子。殿下那头不是可能会遇到危险,而是一定会遇到危险——”对方这头都这般大的阵仗,更别说朱礼那头了。

    杨云溪攥紧了手指。却又很快将脑子里的思绪都压下去。

    这个时候,却不是想朱礼的时候。

    杨云溪摇摇头:“现在不是殿下吩咐你,而是我吩咐你。我会亲自带着小虫儿,你只管带着墩儿——”

    王顺还想再说什么。杨云溪却是已经拍板了:“就这般决定了。”

    杨云溪一转身回了屋里,连再商量的余地也没给王顺。

    在进去之前,杨云溪便是已经想好了说辞。眼下情况如此,她觉得其实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当下便是沉声道:“咱们可能遇袭了。”

    这话一出,自然是不少人都变了脸色。

    不过涂太后听了这话之后,反倒是陡然就沉静了下来。随后看着杨云溪道:“那护卫呢?”

    “先帝棺椁那艘船失火了,陈将军已经是过去了。”杨云溪言简意赅的将情况说了一遍。

    涂太后一听说先帝的棺椁可能会出事儿,登时就变了脸色:“怎么会失火?”这话一问出口,涂太后也是随即反应了过来。脸色登时更加难看:“好一群吃了熊心豹子胆的!”

    杨云溪苦笑。只心头道:只怕对方不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而是利欲熏心。权力这个东西,比酒色更能壮人胆啊!

    “我们也就罢了,几个小的却是必须护好了。”涂太后沉声言道,连连冷笑:“我倒是要看看,哪些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来动我。”

    能针对朱礼的,必然也是涂太后的子孙。

    杨云溪听了涂太后这话,便是忍不住哂笑了一下:说起来,只因了利欲熏心,便是将事情做到了这一步,怪道人都说最是无情天家人。

    杨云溪接过了小虫儿,默不作声的坐下了。又看王顺一眼:“你便是护着墩儿罢。”

    倒是阿媛仍是让奶娘抱着,古青羽却是没亲自抱着,只是将手护在腰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一派严峻。

    屋里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凝,人人都像是紧紧绷着的线,也许稍一拨动就会断裂开来。眼下这种平静,不过是假象罢了。

    杨云溪紧紧的搂着小虫儿,反而心中一片沉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