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63.第463章 不好受

    小虫儿也不知是不是想朱礼了,还是就无意识的叫一声,忽然冒出了个“爹爹”来。

    杨云溪一怔,随后失笑:“你想你爹爹了?你爹爹若是知道,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璟姑姑也是笑:“可不是?殿下若是知道,必是笑得嘴都合不拢的。”

    杨云溪倒是想起了朱礼来,忍不住有些牵挂:“也不知道殿下这会子到了哪里了?过得好不好?”不过后面那一句话说出口,她自己倒是都忍不住自嘲一笑。出门在外,还是行军,哪里可能过得还如同往日一般养尊处优?

    璟姑姑倒是出言宽慰:“再怎么谁也不敢怠慢了殿下的。”

    杨云溪自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只是牵挂这个东西谁又说得清楚?当即便是笑了笑收拾了情绪抱起小虫儿:“好了,咱们去看看太后娘娘罢。小虫儿,走,咱们去你曾祖母那儿蹭饭吃去。”

    到了涂太后屋里,杨云溪便是发现涂太后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当即便是担忧起来:“这是怎么了?可请太医来看过?”

    涂太后只是歪在软榻上笑着逗弄小虫儿,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是人老了罢了,我心里清楚。不用请太医。”

    “不行,还是请个太医来看看。”杨云溪不由分说的便是吩咐璟姑姑:“去请太医来看看。”

    涂太后也没特别反对,只是笑着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年岁也这么大了,也没什么遗憾了。我有时候倒是想,若是这么随了先帝去了,倒也是好的。省的先帝在底下一个人寂寞不是?”

    杨云溪听着涂太后这样说,心里便是没来由的一阵心酸:“太后您可别这样说。您要长命百岁才是。将来小虫儿出嫁,还指望着您帮她挑驸马呢。”

    涂太后登时笑得更加厉害,却也是没再说那样的丧气话,顺着杨云溪的话软下来:“只怕小虫儿大了也是个有主张的,到时候哪里肯听我们的?”

    杨云溪只是变着法子的挑着话题逗着涂太后高兴。

    小虫儿今日也是格外卖力,歪缠着涂太后,逗得涂太后直笑。

    不多时刘意来了,倒是也没什么大碍,只说是可能闷在屋子里,多少有些晕船。只是症状不严重,所以只是觉得人乏罢了。

    杨云溪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云姑姑同样是松了一口气。之前涂太后就是死活不肯叫太医,她们也劝不动,还担心的不行,如今知道没有大碍,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涂太后倒是笑:“我就说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你们却是不信。”

    杨云溪特意在涂太后那儿用了午膳才退了出来。因时辰不早了,差不多是午睡的时辰,杨云溪便是也没过去打扰古青羽,只让璟姑姑替自己问了问。

    杨云溪虽然面上没有半点异样,不过璟姑姑哪里有不明白的?这分明就是杨云溪自己不肯去见古青羽,所以变着法子的躲着人呢。

    不过璟姑姑也能理解杨云溪这种心思就是了。但是理解归理解,提醒却也是必要的:“主子这般也是不法子,总不去,会叫人觉察出来的。”

    杨云溪抿了抿唇,避开了璟姑姑的目光,轻声言道:“我知道。”只是她需要一点时间罢了。她怕她现在一看到古青羽就会忍不住冲上去问问古青羽,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那样做。为什么会跟陈夫人说那样的话,又是为什么,明知道她那时候那样期待那样高兴,却是要去掐灭她的希望?一盆冷水将她的所有渴望全都冲没了?

    要知道,那时候她在宫中最信赖的人就是古青羽了。那时候她觉得天底下的人,除了薛家之外,就是古青羽对她最好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古青羽是对她极好的。都以为古青羽帮了她良多,所以她也一直敬重古青羽,一直想要回报古青羽。除了不愿意将小虫儿分给古青羽,别的事儿她都愿意和古青羽分享。

    可是直到今日,她才发现原来一切也并不是她双眼看到的样子。

    古青羽并不是那么美好,也不是那么和善,更不是那么一心为了她好。

    那种感觉,就像是世界都在开始崩塌,只让她觉得茫茫然的无助又孤寂。

    这个时候,她竟是开始想念朱礼的怀抱来。若是他在她跟前,只怕她是会立刻忍不住的冲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这般想着,杨云溪便是又叹了一口气,讷讷道:“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刚刚才分开,可是她却已是感觉像是分开了许久似的。久到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这煎熬,久到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杨云溪知道这是自己情绪崩溃所致,只是情绪这个东西,她又如何控制得住?而且就算情绪不曾崩溃,没有古青羽这一档子事儿,她也是思念朱礼的。

    杨云溪觉得自己挺犯贱。明明一再对自己说不要陷进去,不要对朱礼付出真心。可是她还是义无返顾飞蛾扑火的一般沦陷了下去。就只是因为朱礼的温柔言语,为他许给她的那一点甚至不能让她一人独占的温柔情愫。

    只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

    杨云溪按着胸口,苦笑着想:若是当初古青羽没有去找陈夫人,那么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不同?她会顺利嫁给陈归尘,当上将军夫人。过上安稳的日子。或许没有现在这样的尊荣,也不可能替薛月青那么快的报仇,可是必也是如同普通人家那样的美满罢?

    而如今……

    不是她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也不是不甘心什么。她只是觉得,如果还是可以再给她一次选择机会的话,她还是不愿意进宫的。

    别的不说,只说与其他女人分享一个丈夫的滋味,便是足以让她望而却步。没尝过这种滋味之前,或许她还能自欺欺人。可是一旦尝过了这种滋味之后……她又如何欺骗自己?

    她不愿意。她很煎熬。可是偏偏还得摆出这么一副大度的姿态来,更甚至就是在朱礼那儿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因为她很清楚,她就算提了,事情也不可能如她的愿。所以只能往肚里吞。

    可是这种滋味实在是很不好受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