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52.第452章 吊胃口

    杨云溪则是趁机告退了出来。只是告退出来之后,心跳得还是有些快就是了。她被朱礼的神通广大给惊讶惯了,便是下意识的总觉得皇帝说不得也知道曾贵妃跟前所有的事儿。心里一直都是有些发虚。

    不过经过这么一遭之后,她倒是真感觉到了曾贵妃想要帮太子宫的心意。

    当下自然是越发的不解了起来。

    曾贵妃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个问题,杨云溪几乎是想了一路。

    回了太子宫,这头还没进了蔷薇院的大门,那头却是看见了胡蔓带着墩儿过来了。

    杨云溪脚下一顿,心知肚明只怕胡蔓这是来找自己的。当下干脆也就站在原地等着。

    果不其然,胡蔓直接就过来了,见了杨云溪便是道:“不知杨贵人方便不方便,我有几句话子想跟杨贵人说。”

    杨云溪笑了笑,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胡蔓怀里的墩儿:“你连墩儿都带过来了,想来我就算没空,你也是要说的吧?”

    胡蔓被这般说了也不恼,反而一笑:“既然杨贵人都明白,那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杨云溪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便是一同进了蔷薇院。

    待到坐下后,杨云溪也不打算和胡蔓兜圈子:“小胡贵人请说吧。”

    “我想跟着你们一同南下。”胡蔓沉声言道:“我知道你们要带着墩儿一同去。可是墩儿离不开我,我也必须一同前往。”

    杨云溪听了这话之后便是忍不住笑了:“这话你跟我说也没用,该去问太子妃才是啊。”

    “太子妃不管事儿,这点你我心知肚明。”胡蔓目光闪了闪,“殿下昨儿连太子妃那儿都没去,却是过来了杨贵人这里一趟,想来也是说了一些什么话的罢?杨贵人只要肯答应我,我自然有好处给杨贵人。”

    杨云溪登时笑了,心里却是有点儿恍惚——因为想起了朱礼来。也不知道这会子朱礼走到了哪里了?情形如何?辛苦不辛苦?

    不过走神也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儿罢了。很快杨云溪便是反问胡蔓:“那胡贵人不知能开出什么样的价码呢?”既然是要给好处,那也得给够了好处才行。

    “杨贵人不想知道,当年杨贵人是怎么进的太子宫吗?”胡蔓唇角上扬,带着一些愉悦和魅惑:“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儿。但是你得先答应我。”

    杨云溪垂眸思量片刻,便是点了点头:“既是如此,那我便是答应小胡贵人你这个要求也无不可。”

    她自然是不会告诉胡蔓,原本谁也没想过只带走墩儿,唯独将胡蔓留在太子宫的。墩儿要人照顾,古青羽显然不适合,毕竟她身子不好还有个阿媛,而自己这头有小虫儿还要操心琐碎的事儿,可墩儿却不能只让奶娘带着吧?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儿,那谁来担这个责任?

    作为朱礼目前唯一的儿子,墩儿自然是重要的。就是朱礼也是承认这一点的,不然也不会如此安排不是?

    胡蔓自己这般胡思乱想,却是明显的乱了阵脚——又或者是胡蔓对局势了解得清楚,知道留下来未必是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所以便是不肯留下。

    不过不管哪一种,倒是都便宜了杨云溪——不得不说,胡蔓这番话还是让杨云溪很好奇的。

    胡蔓了然一笑,那副胸有成足的样子倒是叫杨云溪有些忍不住想笑。

    垂下眼眸,杨云溪浅笑催促:“还请小胡贵人快说才是。”

    胡蔓倒是不着急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又叫人将墩儿带出去玩耍,这才开了口:“当初原本杨贵人在太后跟前当差好好的,本有锦绣前程,可惜却是叫人破坏了。”

    杨云溪手指一紧,随后又松开若无其事一笑:“这话却是说笑了。在太后跟前当差,不过是个女官罢了。也谈不上什么锦绣前程。”

    “那将军夫人呢?”胡蔓笑容无声加大,故意盯着杨云溪一直看着,仿佛是想看清楚杨云溪身上每一个细节变化。

    杨云溪心头巨震,虽然竭力控制可还是难免的露出一丝异样来,随后便是抬头紧紧的盯住了胡蔓:“小胡贵人说的这话,我却是不明白。”

    胡蔓收敛了笑容:“杨贵人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当时的事儿,我可是一清二楚。陈将军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又对贵人你痴情不改,若是当时没被人横插一脚破坏了,如今倒是一桩锦绣良缘呢。”

    胡蔓说得言之凿凿,显然并不是信口胡诌,而是真知道当时的事儿。

    杨云溪抿唇一笑,压下心头的情绪:“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殿下也是知道的。”

    胡蔓顿时笑出声来:“杨贵人的意思我却是明白了。放心,我不会和殿下说这些的。毕竟,我还想和杨贵人您结盟呢。”

    杨云溪抿抿唇:“小胡贵人还是快将事情说清楚罢,这般莫不是故意吊胃口?”

    胡蔓笑了一笑:“杨贵人别着急。茶要慢慢喝才能品出滋味,话要慢慢说才能说得清楚不是?”顿了顿,胡蔓这才又说下去;“原本陈将军是要请太后娘娘赐婚的。其实陈夫人原本也的确是同意了的。”

    若说之前那些话不过是在平静水面上激起了一些细微的涟漪,那么如今这话却是直接在她心里激起了滔天巨浪。

    陈夫人当年原本的确是同意了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同意了,那陈夫人又何必最后那般羞辱于她?若是同意了,那又为何改了主意?

    没等杨云溪再多想,胡蔓便是缓缓将剩下的话继续说下去:“陈夫人之所以临时反悔,是因为有人去和陈夫人说了一番话。所以陈夫人才会那般。杨贵人你不如来猜一猜,这个和陈夫人说了一番话,轻易改变了陈夫人看法的人,到底是谁?”

    胡蔓这分明就是在故意卖关子。

    杨云溪抿了抿唇,纵然不想承认,却还是只能承认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胡蔓是彻底的将她的胃口钓了起来。她想知道,很想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