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49.第449章 忧心

    朱礼瘦了不只是一圈,原本刚刚合身的衣裳,此时都是显得有些松了。也不知最近是干什么去了,竟是会瘦到如此地步。

    “明日我要出征。”朱礼飞快言道,声音虽然低沉却是让人安心:“你过几日便是跟着青羽一同陪着皇祖母回南京去。”

    听着朱礼这话,杨云溪只觉得吃惊,只是同时却又有一种“果然如此”之感,不过饶是之前就有猜测,此时她还是觉得有点儿不妥:“你要出征?果真是要去亲征?这个时候离开京城——”这个时候离开京城,对朱礼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朱礼“嗯”了一声,倒是十分沉稳,并不见什么情绪:“不过是亲征,以前我也随皇祖父亲征过的。况且我也并不用冒险,只是出去一趟罢了,不会有危险。”

    顿了顿,朱礼又道:“倒是你们这头,我会让归尘护送你们。”

    杨云溪本想说她担心的不是这个,不过听了朱礼这话,顿时又是吃了一惊:“什么?可是归尘他不是掌管着京城的兵马负责京城安全吗?”

    “两日前就不是了。”朱礼沉声解释,抿了抿唇倒是有些肃然:“两日之前归尘便是已经将职务卸任,交给了安王。如今他便是只带着护卫队护送你们。”

    杨云溪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愣神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真替朱礼担心了起来——谁不知道陈归尘和朱礼的关系?可是如今陈归尘连个职务都没了,更是别说兵权,可见到底朱礼在朝堂上的势力被打压到了什么样一个地步。

    “明日什么时候出发?”杨云溪很快便是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只是这般问了一句。纵然心中许多话想问,可是这个时候显然是没有必要再问了。也没有时间去问了。她相信朱礼必然是都安排好了一切的。

    朱礼按住杨云溪的肩膀,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担忧,声音沉静又坚定:“不要怕,我都安排好了。等我回来,一切都好了。”

    抬头对上朱礼沉静的眸子,杨云溪深吸一口竭力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好,那我和小虫儿等着你。”

    朱礼“嗯”了一声,沉静的样子却是无形之中让杨云溪安心了不少。

    杨云溪努力使得自己不露出任何情绪来,竭力平静:“那我明日送大郎你出门?”

    朱礼却是摇摇头:“不,等下我便是去准备出征事宜,你们也不必去送。横竖也见不着人。我过来是想看看小虫儿。”

    杨云溪便是忙叫人去将小虫儿抱过来。

    小虫儿此时自是早就睡熟了,抱过来也是没什么知觉的。不过在朱礼将她接过去的时候,还是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味,而后便是主动往朱礼怀里缩了一缩。

    朱礼爱怜的亲了一亲小虫儿,低声道:“小虫儿乖乖的,等着爹回来。”

    小虫儿无知无觉,小嘴动了动,无意识的吐出了一个泡泡来,兀自睡得香甜。

    朱礼将小虫儿重新放回了杨云溪的怀里。而后又凑上来,飞快的在杨云溪唇上偷了一个香,便是转身就往外走:“时辰不多了,我这便是出发了。”

    杨云溪下意识的追了两步,最后又生生的顿住了脚步。抿了抿唇,杨云溪侧头看向了青釉,沉声吩咐:“青釉你明日就让人收拾东西罢。这事儿,宜早不宜迟。”

    青釉神色凝重的应了,忧心忡忡的样子一眼便是能够看透。

    杨云溪也没再将小虫儿抱走,干脆自己带着小虫儿睡下了。

    只是到底一夜辗转未眠。

    第二日杨云溪一大早让王顺去打探消息,却是发现朱礼竟是早就出发了。

    得了这个消息,杨云溪便是叹了一口气:“只盼着殿下一路平安,能早日回来。”

    王顺接话道:“主子只管放心。殿下必是能大胜而归。”

    杨云溪笑了笑,心道:那头能否大胜仗且是后话,只盼着朱礼早日回来,别让京中局势太过糟糕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随后杨云溪又去见了古青羽。

    古青羽倒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并不因为朱礼的离开担忧或是在意。那副平静的样子,倒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殿下出征了。”杨云溪揉了揉眉心,只觉得有些头疼。一夜没睡,如今后遗症便是出来了。

    古青羽挑了一点香脂在手上抹匀了,这才应了一声:“嗯。出征了。再过两日,咱们也出发回南京去了。”

    杨云溪见古青羽仍是没有担忧的样子,便是苦笑了一声:“长生,你竟是半点不担忧殿下?”

    古青羽倒是微微露出几分诧异的样子来:“我为何要担忧?”

    杨云溪发现自己竟是无言以对:是啊,古青羽又为何要担忧呢?古青羽对朱礼……或许也就只是一个合作的伙伴?

    杨云溪摇摇头:“不说这个了,这次只咱们两个人走?”

    “还有胡蔓。”古青羽抿了抿唇,“墩儿毕竟是殿下唯一的儿子,自然还是不好留在宫里的。”

    杨云溪想了一想:“只怕会有人阻拦罢?”

    古青羽嗤笑一声:“不是只怕,而是一定会有人阻拦。不过那也不打紧。墩儿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

    杨云溪点点头,略迟疑了一下:“咱们这一走,太子宫——”

    “殿下不在,我也不在,太子宫不过是个空壳子。丢给熙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古青羽揉了揉眉心,似有些疲倦:“阿梓,这次咱们回南京,一路上怕是要你操持了。我也不知怎么了,最近只觉得倦怠得很。”

    杨云溪看古青羽的确是面色不好看,当下叹了一口气:“你只管养着你的身子罢。”宫中不知多少人在背后说古青羽是美人灯,风一吹就坏了,这话却也不见得是假的。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古青羽养了这么久的身子,倒是半点效果也没有似的,反而身子似乎更差了。

    只是这些忧心忡忡却是不能说出口。杨云溪心道;只盼着越来越好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