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22.第422章 占有欲

    朱礼显然也没有多想,只是“嗯”了一声作为肯定的回答。

    杨云溪起身站到了朱礼的旁边,也就是熙和的床边。和他并肩着去看熙和,熙和就那么躺在那儿,说实话是让人有些焦灼的。

    许是因为中毒的缘故,熙和的嘴唇微微的有些发青。再苍白惨淡的面色,和紧紧闭着的双眸,饶是作为女人的杨云溪,也是忍不住的对熙和生出了几分心软和同情来。

    不过,这样的同情在看到朱礼紧锁的眉头时,却陡然就被另一种慌乱的情绪所替代了。

    杨云溪知道,这是朱礼在担心熙和。虽然知道作为朱礼来说,此时会有这样的情绪也是在所难免,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克制不住的发慌和介意。

    这是她的小心眼在作祟,这是她的占有欲在作祟。可是,即便是知道这些,她还是会慌乱介意。

    她总觉得,朱礼对其他女人应该不会像是对待她那样在意和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朱礼在担心另一个女人,而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站在旁边看着。

    这种滋味……很古怪,也很不好受。

    朱礼忽然叹了一口气。

    杨云溪陡然回过神来。不知出于哪一种心思,她还是开了口:“殿下也不必太过担心,李贵人她应该是能醒过来的。太医也说了,情况如今渐渐稳定下来了。”

    朱礼点了点头,随后言道:“倒也不全然是因为担心熙和的缘故。而是我在想,毒是谁下的?”

    出了事儿之后,但凡是有机会下毒的人都是直接被带走暂且关押起来了。杨云溪想,这样的事儿总不至于还查不出来,更不至于为了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掩盖真相。

    所以,她便是言道:“总能查个水落石出的。安王既然是揽下了这个差事,自然是想凭着这个事情露脸的。所以他肯定会竭尽所能将事情查出来。”

    “嗯。”朱礼应了一声,收回了纷杂的思绪。侧头看了一眼杨云溪,这一看倒是有些心疼;“你面色也不好看,是不是累了?还是歇一歇罢了。”

    杨云溪摇摇头:“累倒是不太累,只是今日事情多,所以脑子里有些乱。大郎你饿不饿?要不我陪你用点吃的?”

    她本是想冷着朱礼的,可是在对上朱礼关切的目光时,在对上朱礼柔和的神色时候,在听见朱礼轻柔的语气时,却还是不可遏制的心软了,还是不可遏制的关心起了对方。

    一面心里有些怒其不争自己的心软,可是另一面,她对朱礼的担心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朱礼说她的面色不好看,可他的又何尝好看了?

    朱礼其实没多少胃口,不过听见杨云溪这样说,只当是她累了,便是点了点头。让刘恩在熙和门外守着,而他则是和杨云溪去另外的屋子用些东西。

    此时已是下午了,日光慵懒的斜照进来,将窗户上的雕花清晰的印在了地面上。杨云溪和朱礼对坐着,互相也没谁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对视着。

    朱礼忽然浅笑了一下,五官一下子柔和起来。他有些嗔怪和无奈的对杨云溪道:“坐那么远做什么?过来,坐近一些。”

    杨云溪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最终还是没忍心。而且她心里虽然想着拒绝,可是她的身体先一步在她说出拒绝的话之前就做出了决定。

    杨云溪起身乖顺的坐到了朱礼的旁边。

    朱礼却是一下子靠了过来,将头搁在了她的肩上。“真累。”

    杨云溪微微僵了一下,随即就柔软下来,也将头靠在朱礼的头上。两人就这么互相依靠着,都是觉得宁静又安谧。

    夏日的午后本来就是最让人疲倦的时候,听着窗外的蝉鸣,杨云溪也好,朱礼也好,都是只觉得昏昏欲睡。

    杨云溪轻叹了一声:“大郎,若是李贵人真有个什么,你会难过么?”

    朱礼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杨云溪不知道朱礼是不是不愿意说话,便是也没再开口。只是心里诸多想问的话就那么在心头翻滚着,叫嚣着,最终又沉静下去。

    “熙和很好。”良久,朱礼沉静的声音却是忽然想起:“她是个知道进退的,能力也不错。我原本是想着青羽身子不好,你精力也不多。她倒是可以管管宫务什么的。也不至于让你和青羽太过操劳。”

    杨云溪听着这话,心里便是十分复杂。最终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李贵人她……很温柔,很讨人喜欢。”杨云溪忍着哽咽,竭力保持平静:“大郎你似乎也很喜欢她。”

    这一次,朱礼却是没有否认。却是攥紧了杨云溪的手,仿佛无声的说:不管其他人如何,总归不会越过你去。

    杨云溪也就没再说话。

    最终,杨云溪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太医说,这次中毒之后,只怕余毒很难消除,熙和她不适宜再怀孕。”朱礼轻叹了一声:“母后说得很对,是有些亏欠了她。”

    杨云溪却是不知道这一层,登时整个人都惊住了:“这样严重?”

    “能捡一条命回来已经是很不错了。”朱礼的声音平静:“若是这毒真用在了母后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熙和年轻,身体又好,尚且都是落了个这么凶险的下场。若是换成早就卧床的李皇后……毫无疑问的,李皇后必死无疑。

    若是此时李皇后没了,虽说对朱礼来说未必会有影响,可终归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不知道下手的人是出于什么心思。”朱礼声音平静,却是带了一点化不开的冷意:“这事儿必须彻查清楚。”

    自然是必须彻查清楚的。不然这一次毒害的是李皇后,下一次呢?会不会就是皇帝?会不会就是朱礼?

    “我很感激熙和。”朱礼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她,母后或许……”

    杨云溪忍不住的想到:纵然朱礼和李皇后感情生疏,可是母子到底是母子,朱礼心里还是始终在意李皇后的。所以,此时他才会如此愤怒,又对熙和如此的感激和亏欠。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情绪。

    只是她的占有欲太强,听着朱礼这样说,她却是心里有些止不住的发酸和嫉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