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92.第392章 打赌

    昭平公主似笑非笑的看了杨云溪一眼,而后言道:“你们一个个的,倒是都指着我给你们做苦力背黑锅呢?”

    杨云溪看着昭平公主这般,便是苦笑了一回:“我哪里敢如此想?这事儿原本是该让青羽拨人的。青羽养着身子不管事儿,我也只能找昭平公主您了不是?横竖只要按照以往的那般派人过去就是了。哪里又有什么黑锅苦力一说?”

    昭平公主因了曾贵妃的事儿心里有怨气,杨云溪心里清楚,昭平公主也是有点儿迁怒了。说实话,若她是昭平公主,她也是心情好不了哪去。但是昭平公主这般说,她却也不能就这么不吭声。所以软软的将话顶了回去,不卑不亢的。

    昭平公主被杨云溪这么一说,脸上倒是真有点儿挂不住。不过看着杨云溪那神态,最终却是扑哧一声笑出来;“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这神态,倒是越来越像大郎了。罢了罢了,是我迁怒你了。我给你道歉还不成?”

    昭平公主这般拿得起放得下,倒是让杨云溪有点儿腼腆起来。她看着昭平公主,柔声道:“公主你也不必太过烦恼。该做的做了,谁又能说什么?曾贵妃也不见得就要让你做这做那了。只是她年岁大了,这一胎怕是不那么容易,你摘出来也就是了。”

    两人互相软了态度,最后都是忍不住对视着笑起来了。昭平公主摇摇头,“说起来,这算是什么事儿?两人一起有了身孕,连日子都这么相近。不过曾贵妃我瞧着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孕,我翻看了记录,她的葵水近两年都是不准的。所以都没多想。倒是你那边的孙氏,我看了一眼,发现她之前的都是挺准的。”

    杨云溪没想到昭平公主竟会提醒自己这个,倒是怔了一下神。随后笑道:“不管她知道还是不知道。横竖我能做的我都做了,不能做的我一个也不做,她就是小算盘打破天了,也算计不到我头上。”

    “这个孩子……我琢磨着皇祖母应该是想要给青羽的。你好好帮着养胎罢。”昭平公主坐下来,示意杨云溪喝茶:“刚送来的新茶,也就是吃个味儿。”

    杨云溪抿了一口,便是笑了:“新茶都是吃个味儿。不过这个时候能喝上新茶便已是难得了。”

    第一批新茶,若没有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可能尝到。

    “大郎宠你,我就不信你那儿没有。”昭平公主白了杨云溪一眼,又叹了一口气:“驸马喜欢,可他身子不好,也不能多喝。”

    “秦良娣不是上次献上来一张方子?效果如何?”杨云溪见昭平公主这神态,便是问了这么一句。她觉得秦沁献上来的方子,效果应该有的才对。不然,秦沁也不会这般巴巴的上来说这事儿。

    昭平公主摇摇头:“这个吃个两年才知道效果到底有没有呢。说是有效果,可是看着变化也见得大。”

    杨云溪看着昭平公主眉宇间那一抹清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林萧彦身子这般,昭平公主心里应该也是苦的。只是这条路却是她自己选的,所以昭平公主也不可能对着其他人抱怨什么。

    略坐了一阵子,杨云溪便是告辞了。昭平公主也没留,只道:“宫里怪冷清的,你若是没事儿,常抱着小虫儿过来罢。让驸马多看看小虫儿,他或许也会觉得高兴些。毕竟我们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自己的孩子……”

    杨云溪不想去听昭平公主这样的语气,便是打断了昭平公主接下来的话,笑道:“那可好。公主您这个做姑姑的,可不能小气了,有什么好东西,可要拿出来才是。”

    昭平公主顿时被逗笑了:“好,你看上什么只管拿就是。我不小气。”

    从昭平公主那儿出来,杨云溪便是轻叹了一声。昭平公主看似风光,可是各中苦楚又有谁知道?

    不过纵然白日里发生了昏倒的事儿,杨云溪晚上还是叫人挂上了花灯,备了酒宴自娱自乐——之所以是自娱自乐,是因为今儿朱礼是不会过来的。如果没有孙淳妍这事儿,朱礼自是不必说肯定会过来。不过现在么,自然还是得去看看孙淳妍的。

    待到花灯一一点起来,杨云溪抱着小虫儿坐在廊下赏灯。如今小虫儿也是快四个月大了,身上倒是有劲不少。这般抱着她,她便是盯着那些漂亮的花灯看得眼睛都不带转一转的

    杨云溪指着一个小兔子抱花枝的灯笼给小虫儿看,笑道:“小虫儿,你看,小兔子乖不乖?等你再大点,我给你养对小兔子玩好不好?”

    小虫儿也不知听懂没听懂,反正是亢奋起来,咿咿呀呀的要去抓花灯。

    杨云溪握住她的手,“不能抓。”

    小虫儿不乐意,哼哼唧唧的扭着身子非要去抓。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从盘子里抓了一朵芍药花给小虫儿:“诺,玩这个罢?”

    小虫儿瞅了瞅比自己脸还大的芍药花,倒是不看花灯了,喜滋滋的攥着芍药花玩了起来。不过她玩了不大一会儿便是将花瓣揪下来往嘴里塞。

    杨云溪看了便是“哈哈”大笑:“看来咱们小虫儿还是个再风雅不过的。”

    兰笙快嘴接话道:“风雅什么呀?我看是个爱吃的还差不多。抓着什么都往嘴里塞,主子也不管?万一花心里有小虫子呢?万一噎着呢?”

    杨云溪白了兰笙一眼:“花瓣儿那么大,她又嚼不动,根本不会咽下去。再说了也不好吃,她吃一口就知道了。甭管风雅不风雅,说不得这样说?难不成我这个当娘的去说,这姑娘就是个牛嚼牡丹的?”

    兰笙摇头:“主子真是心宽,没见奶娘都急了?”

    主仆两个正逗趣拌嘴呢,冷不丁的门就被敲响了。

    杨云溪闻声话语便是一顿,“这会子会是谁?”

    兰笙起身去开门,口中笃定道:“主子看着吧,必然是殿下跑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