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86.第386章 可笑

    说完这句话,杨云溪便是径直走了进去。

    都到了这一步了。徐熏纵然还是觉得不妥当,可是也不好再转身折返了。所以当即便是咬咬牙,只得跟了进去。

    杨云溪这么进了院子,自然是叫秦沁的宫人都有点异样:这样淡着一张脸,看了就让人觉得害怕不是?况且还发生了那么一件事儿。

    所以,第一个反应便是:杨贵人这是上门来找茬了罢?这是来质问自家主子了吧?

    有机灵的小宫女便是匆忙进去禀告了。

    杨云溪自然是看在眼里,心头当即冷笑一声:事实上这样的事儿她倒是巴不得。不然的话,她还怎么去找回脸面?不怕人出来,就怕人不出来。

    果不其然,如同杨云溪预料的那般,很快素心便是出来了。素心是秦沁的大宫女,杨云溪也是见过的,自然也是有印象。此时见了素心,她也没如何,只是放缓了脚步等着素心上前来。

    素心此时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打鼓的。不过想想自己背后还有秦沁撑腰,而且秦沁又是良娣,杨云溪不过是个小小的贵人,便是又多了几分胆气。

    只是素心心里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以往不觉得,怎么这会子看着只觉得杨贵人竟是这样的看着吓人?倒是比自家主子威势都要强悍几分似的。不过,身份摆在那儿,强势又如何?还不是只能乖乖认了?

    素心上前来,马马虎虎行了礼,便是张口就问:“不知道杨贵人前来是有什么事儿?”

    “我有话要跟你家主子说。”杨云溪就像是没看见素心一样,抬脚就往里头走。似乎料定了素心不敢拦。

    素心被杨云溪这幅架势弄得微微一怔:难道杨贵人这是要去找主子质问?还要强闯?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素心自然是站不住了。便是忙上前拦着杨云溪的去路,口中更是道:“还请容奴婢先去禀告一声才是。”

    杨云溪“嗯”了一声,却是依旧势头不减,直接就往里头走。

    素心急了,伸手便是来拉杨云溪。

    青釉眼疾手快的一把捏住素心的手。

    岁梅则是反手一推,沉声大喝:“好大的胆子!贵人的身子也是你能碰的?还先要推贵人?素心,你吃了豹子胆了不成?!”

    杨云溪慢慢悠悠的顿住脚,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已经被推得坐在地上的素心。

    素心被杨云溪盯住,不知怎么的,便是忽忽悠悠的打了一个寒噤。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升起,将她整个人都是笼罩了。

    杨云溪看着素心这般反应,便是微微一笑,吓得素心又是一个瑟缩的同时,便是浅淡开口:“这般没规矩,打。掌嘴二十。”

    岁梅此时已经激动兴奋得有点儿快克制不住了,心知肚明这是杨云溪给自己机会报仇,当即便是上前去,左右开弓不给素心叫嚷的机会,直接就动了手。

    岁梅没留力,也没顾虑后果。此时她只是克制不住的将自己先前所受到的屈辱和疼痛都还了回去。

    一时之间,整个院子里只剩下“啪啪啪啪”的掌嘴声,所有人的人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多出一声。

    徐熏看着这一幕,又看了看杨云溪,微微皱了皱眉。却是又不得不感叹:这样行事,的确是看着就舒爽的。

    自然,有人惊呆了,却也还是有人匆匆忙忙跑进去禀告的。

    秦沁很快就出来了。脸色瞧着也的确是不大好看的样子,看来是真病了。

    见了秦沁,杨云溪微微一笑不等秦沁先开口,便是率先言道:“秦良娣你来了。这下却是好,倒是不用再让人禀告了。”

    秦沁看了一眼被打得已经完全一张脸不能看的素心,一口牙几乎都要咬碎了。当即便是质问杨云溪:“杨贵人好大的架势,竟是跑来我这里作威作福了!”

    杨云溪微微一笑:“作威作福?这话却是吓到了我了。我本还想着秦良娣你知道了这事儿后还得感谢我呢?你这宫女好没规矩,这般冲撞了人,也不道歉,反倒是一脸理所当然。我便是替秦良娣你教训了一下。秦良娣你不会介意罢?”

    秦沁听着杨云溪站在那儿颠倒黑白,气得险些没一口血喷出来。双目灼灼的看着杨云溪,秦沁怒声道:“杨贵人口口声声说着我的宫女没规矩,杨贵人你又何曾有过规矩?我的宫女我自然会教训,就算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杨云溪冷笑了一声,反看着秦沁:“秦良娣也知道这句话?是呢,打狗也得看主人呢。秦良娣打我宫女的时候,怎的没想到这句话?”

    秦沁呼吸一窒,随即气极而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那宫女犯了错,便是该打。况且,又何尝是我下令打的?”

    听着秦沁在那儿狡辩,杨云溪便是微笑起来:“不是吗?那你那叫素心的宫女就更该教导教导了。我竟是不知,身为宫女竟是还可以随意动手打人?宫规上可是明摆摆写着的。这样的情况,掌嘴二十便是轻了。”

    秦沁发现自己竟是有些无言以对。张了张口,最终只是苍白道:“不过是宫女和宫女之间的闹剧,你又何必——”

    杨云溪微微笑了:“这话说得,好像这事儿倒是我的错了似的。不过,你这宫女犯了错也是事实,我帮你教导一二,秦良娣你怎的还怪我?”

    秦沁听着这话,一口气便是噎着,不上不下的。

    秦沁狠狠的大喘息了几口,这才觉得将那股噎死人的不痛快压了下去,皮笑肉不笑道:“既是这样,那我们扯平了就是了。你的宫女伤了,我的宫女也伤了。”

    “那可不一样。”杨云溪觉察到了秦沁想要息事宁人的意思,不过她自己却是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这会子想着息事宁人?那之前做什么去了?真真是可笑!若是就这么算了,她巴巴的跑过来闹一场,算怎么一回事儿?可笑之极!

    杨云溪微微冲着秦沁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