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84.第384章 出事

    李勿口中的“只怕又是一场祸事儿”,杨云溪自然是明白指的是什么。朱礼这般发了脾气,或是表现出了任何不满意的情绪,皇帝知道了,心里该如何想?自然是觉得朱礼这是在对他的决定不满意,心中有别的想法。

    皇帝能不恼怒?能不发火?

    而且这样的情况让皇帝知道,就算现在没怎么样,可终归是在心里埋下一个疙瘩,对朱礼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杨云溪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去歇着罢。殿下有我守着。”

    李勿便是退了出去。

    杨云溪则是又进屋去了。朱礼睡得香,她也不愿意叫醒朱礼,便是自己半躺在了床榻上,也不熄灯闭眼,只是就那么守着朱礼。

    想起李勿说的朱礼今儿以骑马舞剑来发泄心中情绪,杨云溪便是忍不住替朱礼觉得有些心酸。身为一国太子,朱礼却是连个发脾气的权力都没有。心中明明已是不痛快到了极点,却还是只能用如此隐晦的法子来发泄。

    也只有这样的法子,才不会叫人生出疑惑来不是?毕竟骑马也好,舞剑也好,都是君子六艺之中的,那一项都不会叫人觉察出朱礼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突然罢了。

    杨云溪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横竖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朱礼已是离开了。算算时辰,应该是去早朝了。

    杨云溪叫了岁梅来问:“岁梅,殿下走的事情心情如何?”

    岁梅仔细回想了一遍,这才答话道:“与平日无异。”

    杨云溪点点头,心头倒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就怕即便是过了一夜朱礼的情绪也没能够平复下来,万一在早朝上带出了点儿什么,那就不好了。

    既然朱礼已经走了,杨云溪便是又歇了一会儿这才起了身来。

    这头她刚起了身,那头就传来消息,说是秦沁病了。

    既然是秦沁病了,秦沁又是良娣,杨云溪自然还是得去探望的。所以当下便是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去,不过等到快要出门的时候,她照了照镜子却又有些懊恼:嘴唇上的伤口昨儿看着还好,可是今儿不知怎么的倒是越发明显了。用了胭脂也是盖不住。

    岁梅犹豫一下:“不然主子就说身子不舒服,不去了?”

    杨云溪闻言也是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那好,你和青釉去跑一趟罢。就说我头疼,起不来。如果有人说要来探望,就说我不想叫人打扰。”

    顶着这么一个伤口出去,明眼人都是能看出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口舌,杨云溪着实也是不愿意惹出这么个事端来。眼下宫中已经够不平静了,朱礼的心情也是够糟糕了。没必要再弄出些这个事儿,让朱礼心情再被影响。

    只是杨云溪没想过,她是想息事宁人,可是偏偏却是有更多的人想要挑起事端来。风平浪静,海阔天空这样的情形,从来都是不会在宫中出现的。

    青釉和岁梅回来的时候,岁梅一直低着头,回了话便是要退下去。

    杨云溪本也不觉得不对劲儿,若不是青釉在她不经意看过去的时候一下子挡住了岁梅,她也是不会觉察。

    杨云溪反应过来事情只怕不对的时候,便是一下子沉了脸:“岁梅,你过来。”

    岁梅迟疑了一下,磨磨蹭蹭的上前来,却是依旧不敢抬头。声音倒是还很平静:“主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杨云溪肃着脸伸手一下子捏住了岁梅的下巴,强迫着岁梅抬起头来。

    岁梅一抬头,杨云溪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岁梅的两边脸颊都是红肿的,一边嘴角也是破的。也难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岁梅竟然还能强忍着疼若无其事的说话。

    杨云溪的手指一下子扣紧了,语气也是染上了一丝她自己都不曾觉察的狠戾:“说,怎么回事儿!”

    岁梅疼得闷哼一声,眉心都是拧成了一团。

    杨云溪这才觉察到自己有些失了分寸,忙又松开了手。只是一时半会的怒气还平复不下来,所以倒是神色没什么变化。

    岁梅刚想开口,杨云溪便是瞪了岁梅一眼,又看向青釉:“青釉,你来说!”

    青釉一下子跪下了,闷声不响的磕了一个头:“是奴婢的错。请主子责罚。”

    杨云溪冷笑一声:“你是有错。你身为我蔷薇院的大宫女,竟然让岁梅在外头挨了打,失了我们蔷薇院的脸面。你不说,我也是要责罚你的。”

    青釉又磕了一个头,这才回了杨云溪方才的问题:“方才我们去给秦良娣送东西。刚进屋子岁梅就被人撞了,那人端着一碗药,药就洒了。秦良娣的大宫女叫素心的。不由分说便是给了岁梅两个耳光,东西散落了一地不说,岁梅的唇角都被打破了。可秦良娣却是没责备那素心半句,只说我们不小心。”

    杨云溪听完了这番话,便是直接冷笑了一声:“青釉,如果我是你,我直接上去也给素心两个耳光。”

    青釉涨红着脸说不出一句话来。

    岁梅倒是开了口:“我怕闹出事情来让主子难做,所以便是拉着青釉姐姐的。毕竟——”

    “没有什么毕竟。”杨云溪摆摆手,目光阴沉凌厉:“她们这么做,分明就是冲着我们蔷薇院来的。换了你们是徐熏的宫女,素心敢动手?换成是小胡氏的宫女,她敢动手?就是熙和的宫女,她也不敢动手!至于秦沁,那更是分明要护着她自己的人,不给咱们脸面的。”

    不然,也不会成了这幅局面。

    深吸一口气,杨云溪又问:“素心打你的时候,是不是许多人都看见了。”

    岁梅低头轻应了一声。

    杨云溪便是又冷笑了一声:这还有什么可说的?秦沁这样做,就是为了下蔷薇院的脸面罢了。说起来,这段时间朱礼总过来,怕是又让秦沁觉得心里不痛快了罢?

    不过,秦沁还真当她是软柿子来捏了。真真是可笑!

    看了一眼岁梅面上的伤痕,杨云溪叹了一口气:“青釉,你去取了药来给岁梅上药。别的事儿,咱们稍后再说。”

    (又是上午更新了有木有~啦啦啦啦~求表扬~阿音又感冒了。春天果然是多发期啊。不过还是吐槽一下天气,一周前我穿短袖,现在我又翻出了棉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