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83.第383章 压抑

    杨云溪握住朱礼的手,轻声蹙眉问他:“大郎,到底怎么了?”

    朱礼闭了闭眼睛,似乎竭力的将已经失控的情绪又重新压了下去。半晌再睁开,看着杨云溪狼狈却又关切的样子,便是油然从心底生出了一股挫败感来。

    后退几步,朱礼退到了桌边,扶着桌子沉默的坐了下去,轻声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杨云溪张张口,很想说我陪着你。不过看着朱礼这幅颓败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狼狈。到底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最终,杨云溪轻叹了一声便是往外走去。不过在走出房门之前,她却是轻声又说了一句:“不管如何,大郎你若需要我,只管叫一声就是。”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朱礼的这种样子。恼怒的,平静的,高兴的,宠溺温柔的,她都见过。可是独独没有见过这样颓丧的朱礼。

    一直一来都骄傲如太阳,在半空中熠熠生辉的,叫人只能仰望的存在,突然露出了这么一副样子。其实是会让人有一种仿佛天塌下来一样的彷徨感。

    她很想安慰朱礼。不过却是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朱礼的话。能安慰寻常人的那些话,在朱礼身上似乎也并不适用。

    而且朱礼的状态着实也是太糟糕了。以往的朱礼,就算盛怒到了极致,却也是不会完全失去理智,就好比她和他吵了几次嘴,朱礼虽然恼怒,可是终归没伤了她。只是拿着死物出气。

    可是这一次……她分明感觉到,刚才朱礼突然扑上来,其实就是在迁怒。其实就是将在别处不能发泄的怒气和情绪用这种方式宣泄出来。

    甚至于失去了理智。

    若是寻常,朱礼怎么可能对她如此?如果刚才她不是推开了他,而他也是及时的冷静下来,之后会发生什么她是能想到的。可若如此,以她的身体状况来说,根本承受不住。

    想想方才的情形,杨云溪多少有些心有余悸。而她这么从里屋出来之后,岁梅和青釉看见了,都是吓得不轻,忙上来压低声音问怎么了。

    杨云溪自然也不好解释,只道:“你们只当什么都没看见。服侍我更衣就是了。”

    青釉和岁梅闻言便是也不敢再多问,只匆匆忙忙的将杨云溪收拾妥帖了,没敢叫其他人再看见。只是……

    “主子嘴唇破了,只怕是叫人看见会多想。”青釉看着杨云溪唇上明显的破损,蹙着眉提醒了一句。心里却是忍不住埋怨朱礼:殿下也太不知轻重了。

    杨云溪伸手摸了摸,只觉得有些刺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顿了顿后道:“就说我不小心磕破了就是了。头晕,摔了一下。”

    青釉撇撇嘴,没反驳。心里却是越发埋怨朱礼,只觉得自家主子这是受了委屈还要替太子殿下瞒着。

    此时奶娘也是过来了,杨云溪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是小虫儿醒了要吃奶了。当即便是沉默着将小虫儿抱过来喂奶。

    胸口其实是还有些痛的,不过杨云溪想着事情倒是也不觉得。

    凝神思量了这么一会儿,杨云溪倒是隐约猜到了朱礼今儿为什么情绪会突然失控了。只怕是和皇帝与涂太后说的那番话有关系的罢?

    若是真因为这个事儿,倒是也说得过去。

    杨云溪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而此时小虫儿也是不满意的哼哼唧唧起来。

    低头看了看小虫儿,杨云溪苦笑一声,将小虫儿换了一边儿:“明儿起你便是喂一阵子再抱过来,我的奶不够她吃的。如此这样,过个十来日便是彻底将我这头断了。”

    奶娘低声应了一声:“奴婢也是这样想的。小虫儿食量越发大了,是不是也是该叫另外的奶娘一起喂了?”

    宫中规矩便是如此,一个小主子至少是两个奶娘,食量再大点三个四个都是有的。就比如墩儿现在,就有三个奶娘。听说最近还打算添一个。

    杨云溪点点头,将这事儿交给青釉:“青釉,你便是负责此事儿。挑个老实细心不多嘴的。”

    青釉应了一声。喂完了奶,杨云溪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直接让奶娘带着小虫儿先回去了,没有抱过去给朱礼看看。

    若是以往,朱礼肯定是要和小虫儿玩一阵的。再晚都是如此。不过现在朱礼情绪不对,她怕吓到了小虫儿,或是让朱礼更加烦躁。

    “好了,夜深了,你们也差不多该回去睡觉就回去睡觉罢。我进去看看殿下。”杨云溪系上衣襟,便是硬着头皮往里屋走。说实话,她心里是有些怕的。刚才朱礼那般粗暴,真真是将她吓坏了。

    然而敲了敲门朱礼并没有回应,杨云溪只得自作主张的进去了。进去一看,顿时有些哑然:朱礼竟已是睡着了。

    朱礼就那么歪在软榻上,睡得很深。只是眉心依旧笼着,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定定的看了朱礼一阵子,心里清楚他这是累了。

    于是当下也没叫醒朱礼,她只是拿了被子给他盖了一盖。便是又退出去了。

    今儿跟着朱礼的,却是李勿。一般这样的情况,朱礼在妃嫔处过夜,朱礼的贴身太监便是在后头厢房随便凑和一晚上。或是干脆就在廊下守夜。

    李勿倒是没去睡,在廊下卷着被子守着呢。因刚才朱礼闹腾的动静也不大,所以倒是没惊动李勿。

    此时见杨云溪出来,李勿倒是惊讶了一下:“贵人怎么出来了?可是殿下有什么吩咐?”

    杨云溪摇摇头,招手叫李勿进屋来回话:“你进来我问你几句话。”

    李勿便是爬起来,低头跟着进了屋。心里倒是猜到了杨云溪要问什么。果不其然,刚站定他就听见杨云溪问:“殿下怎么今儿心情不好?还那样累?说话的功夫就在软榻上睡着了。”

    李勿苦笑了一声:“今儿殿下已是发了一顿火气了。许久不练骑马了,今儿却是在马场上跑了十来圈。又练了一会儿剑。可不是得累么?若是殿下发了火,还望贵人您多劝着点儿。不然叫别处知道了,只怕又是一场祸事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