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64.第364章 了然于胸

    云姑姑的关切杨云溪是听出来了的。当下心中暖洋洋的,便是笑了笑:“这次生产是伤了身子,虚了不少。不过慢慢养着也就好了。多谢姑姑记挂着我。”

    云姑姑叹了一口气:“好在总算是母子平安了。”想起那日的惊心动魄,云姑姑至今想起来仍是心悸,忙又道:“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且看着吧,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听着这话,杨云溪的笑容便是更深:“福气什么的都且不提。只盼着小虫儿能平安长大也就是了。”

    云姑姑听了这话便是忍不住笑:“你这话说得,真真儿是个做娘的。”

    两人这么慢慢说着话,一路往太子宫走去。云姑姑倒是还担心杨云溪身子吃不消,特意问了一句:“要不要坐轿子?”

    杨云溪想着也不算太远,而且做轿子回去太打眼,临时去找也要等许久,便是摇了摇头:“不必了,也没多远。我虽然身子虚了一些,却也不至于风一吹就倒了。”

    云姑姑见杨云溪不是客套,便是也没坚持。毕竟涂太后叫她跟着过来,其实也是让她跟杨云溪说几句不好当面说的话的,坐轿子着实不方便。

    “殿下瞧着对贵人你倒是真放在心上的。”云姑姑叹了一口气,“只是这事儿是好事儿,却也是坏事儿。太后如今对你还喜欢着,倒是不怕什么。你也别马虎了,恃宠而骄这种事儿千万别做。太后最讨厌的便是这个。你平日没事儿再带着小虫儿过来走动走动,多跟太后说说话。有太后护着你,你在宫中日子也就好过了。”

    杨云溪知道这是云姑姑私下里给自己的提醒,心中便是感激:“多谢姑姑的提醒。从我进宫至今,姑姑对我如此照顾,我竟是不能报答姑姑,却是惭愧。”

    “咱们是一起服侍过太后的。这点情分谁也比不过去。而且你自进了太子宫,也着实没平顺几日,在瞧着也着急。”云姑姑爽利一笑,又叹了一口气:“太子妃也是个命运多桀的。”

    杨云溪浅笑:“都会过去的。就好比天气一般,有天晴的时候,自然也有下雨的时候,可是下雨的时候总不会比天晴的时候多。太阳总会出现,不过是时间问题。”

    云姑姑一怔,随后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话说得很是。的确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杨云溪也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太阳:如今虽然冷冽,似乎太阳都是失去了温暖,可是太阳毕竟还是在的。冰雪终究会消融。

    不过这么一看不打紧,杨云溪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便是只觉得猛然整个人都是晕眩了一下,再醒过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云姑姑吓得脸色都白了。岁梅更是死死的扶着她,脸色也是难看。

    杨云溪慢慢清醒了过来:“我这是怎么了?昏过去了?”

    岁梅应了一声,同时用力扶着杨云溪站起来。也不敢再让杨云溪走了,忙扶着坐在了路边的石墩子上:“主子昏过去了。现在觉得如何?”

    杨云溪晃了晃头,觉得自己还有些晕,便是苦笑一声:“头晕。”

    云姑姑道:“坚持片刻,我已是吩咐人去找轿子了。”

    杨云溪点点头,靠在岁梅身上,依旧苦笑:“看来我这身子,还真是风一吹就要倒了。”顿了顿,又道:“这事儿也不必告诉殿下或是太后了。没得叫人担心,或是觉得我故意装腔作势的。”

    云姑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杨云溪:“都这个时候了,贵人且别想那么多了。安心养神才是。至于说不说——咱们不说,这么多双眼睛看见了,能瞒着谁?”

    杨云溪被云姑姑这般训斥了一回,张了张口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便是只得苦笑闭嘴养神。

    一路回了蔷薇院,岁梅也不等别人吩咐,就忙去请太医了。杨云溪有心想叫岁梅别折腾了,却是被云姑姑看了一眼后,便是赶忙将话咽了下去。

    云姑姑也没走,只是轻声道:“其实今日太后还有几句话要我跟贵人你说。贵人此时若是清醒,我便是说与贵人听?”

    杨云溪点点头。

    “太子宫中势力驳杂,太后的建议是,不管是谁,您都别跟着走得太近。徐贵人也就罢了,徐家一直都是颇为老实,可是秦家也好,胡家也罢,都防备着些。”云姑姑压低声音言道,嘴唇飞快张合:“上次您在生产时候说的那番话,太后说了,的确是那么个道理。虽然最后没查出来究竟,不过你也该知道防备谁才好。”

    杨云溪点点头。

    “太子妃就托付给您了。”云姑姑叹了一口气:“别叫人欺负到了太子妃头上。李贵人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皇后娘娘那儿肯定是有些偏心也再所难免。贵人您记在心里,千万别和李贵人起了冲突。”

    杨云溪再度点头。心知肚明这是太后在为她执掌太子宫做提醒和铺垫了。她必须对这些局势了然于胸,才能真正掌控住太子宫。

    “李贵人是牵制,却也是帮手。全看贵人你怎么利用。”云姑姑说了最后一句话,神色复杂:“办好了这件事情,太后必不会亏待了贵人你的。”

    杨云溪几乎是忍不住的笑着摇头:“好处什么的,还请云姑姑跟太后说一声。办这事儿,我不是为了好处。只是为了自己和太子妃,为了我的小虫儿罢了。若是再拿太后给的好处,我却是真没脸见人了。”

    太后能这般给她支持,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再要好处,那就是贪得无厌了。

    云姑姑听了这话微微一怔,随后便是一笑:“是了,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杨云溪呢。”

    杨云溪和云姑姑对视,都是微微一笑。却是什么话都不必再说,大家都是是什么都明白,什么都了然于胸了。

    不多时,云姑姑便是告辞离去。临走之前又劝道:“不过别的事情再重要,也比不上你自己身子重要。熬坏了身子可不值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