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56.第356章 不是玩笑

    最终吴晴蕊和杨云溪不欢而散。或许不该用不欢而散,因为不欢的只是吴晴蕊。杨云溪实际上却是心情极好的,这般的口舌之利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可是却能够让人心中舒坦。

    说她冲动也好,说她糊涂也好,可是她就是想要这一点舒坦的感受。

    吴家带给了她太多的憋屈。今日能狠狠的打一回吴晴蕊的脸,她又怎么能够不痛快?

    一直到朱礼过来的时候,杨云溪都还忍不住的唇角上翘。

    朱礼自是诧异:“今儿这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儿了不成?竟是这样高兴。”

    朱礼一面说着,一面拿了拨浪鼓逗弄小虫儿。小虫儿如今对声音很是敏感,拨浪鼓在哪里想,她便是伸长了脖子的往那边转。虽然每次玩不了多久就累得又睡着了,不过大家却都是乐此不疲的。

    杨云溪只是抿唇笑,却也不想多解释:“今儿逞了一番口舌之利,所以心中痛快罢了。倒也没发生什么好事儿。”

    顿了顿杨云溪斜睨了朱礼一眼,眼波流转拉长了声音:“说起来,我却是得恭喜殿下您才是。今儿又添了两个美人,听说个个都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

    朱礼几乎是被杨云溪这语气给逗笑了。摸了摸下巴,朱礼剑眉一挑露出个戏谑的表情来,“听这个语气,倒像是吃醋了。”

    杨云溪白了朱礼一眼,这才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和失言:“谁吃醋了?正儿八经的恭喜殿下你呢。”

    朱礼失笑,却是拿指尖去碰杨云溪的脸颊:“都叫上殿下了,还说没吃醋?”

    杨云溪发现自己竟是无言反驳,而且这个话题似乎有些越描越黑的意思?所以干脆就瞪了朱礼一眼,绷着脸不说话了。

    朱礼讨了个没趣,非但不觉得恼,反而是闷笑出声,自个儿乐呵了半晌。

    又过了一阵子,朱礼乐完了,便是这才正经起来:“不说这个了。今儿小吴氏过来找你了?以后她再来,你也别理会她就是了。我这头,也打算晾一晾她。”

    杨云溪闻言便是挑眉:“这是什么意思?吴家不是功臣吗?怎的还要冷一冷了?”

    朱礼眼睛微微眯了眯,一点寒芒飞速闪过,末了又重新浅笑起来:“这个你却是不必问了。我这么做,自是有我的道理。”

    朱礼说得柔和,若不是杨云溪看见了他眼眸深处的冷厉之色,只怕也就真这么算了。可是朱礼这般,她却是反而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

    吴家必然是做了什么的,否则也不会这般的让朱礼动了敲个警钟的念头。

    不过此时却是不适合再问了,所以杨云溪也就作罢了。

    “说起来,听说胡家那姑娘倒是很不错,可是真的?”杨云溪笑着问朱礼,“若是真那么能干,倒是可以让她管管太子宫的这些琐碎的事儿。也好让徐熏她们轻省一些。”

    朱礼失笑,在杨云溪腰间软肉上随手掐了一把作为惩罚:“在我跟前,你也玩这种试探的小把戏?你若不喜她,我让她乖乖呆在自己院子里就是了。”

    这话却是说得简直是有点儿宠溺过头了,而且无理又霸道。

    杨云溪笑着躲开朱礼的手:“听听这话,我要让殿下别去,殿下莫非真不去了?”

    话一出口,杨云溪自己倒是先愣了——这话题怎么绕来绕去的,又绕回来了?

    不过朱礼也不知道是意识到了,还是没意识到。反正也没什么怪异的反应,只是认真的想了想后,倒是真点了点头:“好,你若真不让我去,那我就不去。”

    杨云溪张了张口,却是发现自己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朱礼却还是一本正经的架势,丝毫也不像是开玩笑。

    杨云溪垂下眼睫,不动声色的要避开这个话题:“殿下别开玩笑了。叫人听去可不好。”

    朱礼却是反而伸手握紧了杨云溪的手,脸色渐渐沉下来,语气也是微微沉凝:“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朱礼不问还好,一问杨云溪只觉得自己心里慌得不行,仿佛猫爪儿在挠,仿佛百万只蚂蚁在爬。又如同一团乱麻纠葛在了一起。各种滋味,却是真真的不好受。

    杨云溪不想回答,可是朱礼却是显然执意是想要一个答案的。

    然而杨云溪越是沉默,朱礼的手指便是越发收得紧,仿佛是在无声的压抑着心底翻滚的怒气,又像是一种不动声色的惩罚。

    杨云溪有些吃疼,却也是没敢挣扎,只怕自己挣扎了,就将现在这种微妙的平静打破了。

    可是她同样心里却也是很清楚,这点平静,迟早都是要被打破的。

    果不其然,最终朱礼还是选择了再一次开口:“你以为这是玩笑?”

    杨云溪心中一紧,下意识的便是摇了摇头。

    朱礼或许也并不是真要杨云溪如何回答,此时见她点头,倒是没再那般步步紧逼着要杨云溪回答。只是沉声言道:“这并不是什么玩笑。你记住了。”

    在朱礼这般神色之下,杨云溪根本连多想的机会都没有,便是下意识的点了头。等到她反应过来朱礼说了什么的时候,却是更加的愣住了:一句话罢了,朱礼却是这样在意……

    不知不觉,杨云溪竟是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了。朱礼这句话只让她觉得太过沉重,重得她甚至都是承受不住的了。

    可是除了沉重的压力之外,隐藏在深处的,却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窃喜。

    “却是我自己太小心眼了。”半晌,杨云溪主动反握住朱礼的手,有些艰难的开了口。“大郎你……别放在心上,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也并不是不愿让你去其他人那儿。只是心里一点儿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情绪罢了。”

    若是朱礼真为这个疏远了胡蔓,引起了胡家人的不满,那她就是真的万死难辞其咎了。当然,她说这番话,也并不是为了平息朱礼的情绪。却也是有些艰难的承认了她心底最不想承认的某些东西。

    是的,她不舒服了。因为朱礼添了新人的缘故,她不舒服了。不痛快了,甚至为此发了一顿脾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