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46.第346章 失望

    杨云溪听着,脸上艳红一片的同时,更是恨不得死死掐朱礼两下才好:他怎么好意思说那样的话?!

    朱礼却只是含笑看着杨云溪,微微挑眉像是无声的又问了一遍。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样,只觉得更是没脸了。刚想说话,却不想朱礼却是又先开了口:“你若不答应,那喂奶的事儿——”

    杨云溪再忍不住,瞪了朱礼一眼。

    朱礼却是无声的笑得更灿烂几分了。

    杨云溪心中忍不住道:谁能想到在人前素来都是威严清冷的太子殿下,背地里竟是这么一个德行?简直就让人恨不得想揍他一顿了!

    当然,这个念头想想可以,可真要实施他却是不敢的。非但不敢,最终她还是只能微一颔首红着脸答应了朱礼。

    朱礼这是抓住了她的软肋了。即便是朱礼这个要求让她为难羞涩得不行,可是她还是抵不住亲自给小虫儿喂奶这个诱惑。

    朱礼刚才其实在她耳边说的话很简洁:喂奶可以,我要看。

    想到朱礼那理所当然的语气,杨云溪便是忍不住的咬了咬后槽牙。

    朱礼却是起身自发自觉的将门掩上了,而后又压低声音解释:“这事儿还是别传出去得好。叫人知晓了,总归是麻烦。”

    杨云溪自然也清楚,当下也是点头,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嗯,回头我也会嘱咐她们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不约同的觉得对方和自己这般偷偷摸摸掩掩藏藏的样子颇为好笑,却又有点儿守着共同一个秘密的默契和微妙。

    然后两人便是巴巴的等着小虫儿醒来。

    不过小虫儿睡得很熟,却是半点要醒来的架势也没有。

    杨云溪和朱礼面面相觑,然后都是有点儿微妙的……失望。

    “咳。”朱礼握拳掩唇咳嗽一声,随后便是没话找话说道:“一恍惚好像昨天才不过是在青羽的及笄宴上看见你,可今儿咱们却是连孩子都有了。”

    朱礼的这个“咱们”说得很自然,几乎是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丝毫没有异样。

    然而朱礼没有异样,杨云溪却是只觉得这两个字像是带着什么力量,一下子就扣在她的心上,将她坚硬的防备城墙敲出了一丝裂痕来。

    垂眸掩饰住异样,杨云溪却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感慨:“是啊,一恍惚还像是在昨天呢。我那时候可是从没想过自己会进宫,更没想过,自己会进了太孙宫……”

    “那时你很好看。”朱礼忽然言道,声音很轻,却是又带着些柔:“我还记得,你站在那儿,定定的看着我。那架势倒是叫人印象深刻。我还想,哪家的小姑娘,这样大胆肆意。”

    杨云溪自嘲一笑,却也是真有几分不好意思:“不过是刚从乡下回了京城,不懂规矩罢了。”

    朱礼挑眉,却是嗤笑一声:“你只怕不是不懂,是故意装不懂罢?”

    杨云溪尴尬了好一阵子,被说得无言以对。

    “你总喜欢伪装。”朱礼几乎是以叙述一般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话,半点不确定也没有。

    杨云溪愣住,呆呆的看着朱礼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喜欢伪装,甚至有时候她自己都闹不清楚哪样才是真正的她自己。她以为不会有人看出来,可没想到朱礼却是看出来了。

    朱礼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指伸手将杨云溪耳边散落的鬓发拢在了耳后,声音轻柔却又有力:“以后你也不必再如此辛苦了。你也好,小虫儿也好,还是以后我们的孩子也好,我都会护着你们,不让你们受委屈。”

    杨云溪更加的呆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朱礼会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情况下,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这根本就不像是朱礼会说出口的话才对。

    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微妙。再加上朱礼的语气和神色,她更是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根本就是假的,是虚幻的,并不是真实的。

    朱礼却是贪恋一般的用指尖在她面上触碰,眼底的情绪几乎都要满溢出来:“产房里的情形,我听说了。那时候,纵然知道你已经是平安无事,可是心底还是忍不住惧怕。阿梓,或许你不信。可是我却是真的怕。”

    叹息一样的声音,却是带着狂暴的力量,直直的装进了她的心胸之中,去狠狠的撞击她好不容易垒上去的城防。

    杨云溪紧紧的握着手指,心中不住的对自己说:不能信,不能相信,决不能相信。假的,都是假的。帝王无情,朱礼这样在深宫长大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在意一个女人?而且朱礼这么多女人,哪一个不比她强?要说美貌,比她美貌的多了去了,要说性格,比她更好的也是多了去了,她又凭什么让朱礼这样对她不一样?

    “你还是不信。”朱礼的手指紧了紧,唇也是抿紧了,仿佛带着莫大的怒气。可偏偏他语气却是冷静得可怕。

    杨云溪不敢和朱礼对视,这一刻只能是低下头去一声不吭。她说不信,朱礼必然会恼,可是若说信,她自认却是做不到在朱礼这样的目光下,去撒谎。

    这样的朱礼让她有些情不自禁的慌了神,让她情不自禁的觉得惊恐,却是又让她想要靠近过去——就像是飞蛾扑火。

    理智告诉她不能也不该,可是她的冲动却还是如同浪潮一样一次次冲刷理智,一次次的叫嚣着要压过理智。

    “罢了,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曾骗你。”朱礼却是又在杨云溪几乎都要冲动的那一瞬间又收了情绪,放缓了声音,却又偏偏诚挚恳切。

    杨云溪的手指又紧了几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朱礼。而就在此时,小虫儿却是仿佛感应到了屋子里的气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只有杨云溪自己知道,在小虫儿哭出声来那一瞬间,她竟是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此一来,她却是不必回应朱礼了。

    与之相对的,杨云溪却是不知道在这一瞬间,朱礼心里到底有多失望。不过朱礼却是将这份情绪掩藏得很好,并不曾表现出分毫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