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29.第329章 赞许

    杨云溪顿时想到了一件事情:墩儿……应该没有被送来吧?

    不过随后她又反应过来,那么这声儿啼却是谁的?而后她下意识的就看向了涂太后。

    涂太后神情柔和了一些;“将墩儿抱进来。”

    杨云溪顿时也不知道是讶异还是松了一口气:墩儿是什么时候被送过来的?李皇后离开的时候,可没见安排墩儿。难道,是一开始就将墩儿送过来了?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李皇后心里其实也是认为涂太后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就像是古青羽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涂太后这里一样。

    这么一晃神,等到回过神来,墩儿却是已经被抱了上来。

    这还是杨云溪自从朱礼养伤后,第一次看见墩儿。这个时候的墩儿和那时候,已是变化颇大了。大了许多,唯一不变的是身上倒是十分壮实,看着肉嘟嘟的,叫人满心爱怜。

    若是将来她肚子里这个也能这般壮实就好了。杨云溪忍不住的想,便是又多看了墩儿几眼。

    涂太后逗弄了几句墩儿,便是叫奶娘仔细哄着墩儿。想了想,又道:“我却是有些饿了,小厨房今儿准备宵夜没有?”

    众人都因了涂太后这话有些讶然的回不过神来。

    杨云溪却是浮起一丝浅淡的笑意,主动接话道:“走了这么一阵子,妾也是饿了,不知太后能不能赏妾一碗宵夜吃?”

    不说不觉得,这话一出口,杨云溪却是真觉得自己是有些饿了。本来她现在就容易饿,今儿又这般折腾,饿了也不奇怪。

    涂太后也是浮出一丝笑意来:“却是不能饿着你。阿云,你去看看小厨房有什么,做些宵夜端上来。”

    云姑姑应了一声,沉静从容的去准备宵夜去了。

    被宵夜这么一打岔,不少人都是觉得:仿佛气氛没方才那样紧绷了?

    是了,这就是涂太后的目的。涂太后是故意说要吃宵夜,故意做出不在意的样子来的。为的就是缓和气氛。毕竟,她都如同寻常一般了,其他人看着自然也会觉得心安。

    有时候,人缺的就是一根主心骨。而涂太后,此时便是那个不折不扣的主心骨。

    这也是涂太后见不得众人都是眉头紧锁愁眉苦脸的样子所致。不过涂太后也是真心实意的觉得,这次必然是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的。纵然诚王造反,纵然连红衣大炮都搬来了,纵然此时宫中孤立无援。

    可是,涂太后就是觉得,今儿肯定不会出大事儿。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镇定和自若。

    而杨云溪的接话,却是看明白了涂太后的目的,所以才会如此。毕竟到底是在涂太后跟前呆过的,这点若都看不透,她也是白呆了。

    涂太后最终冲着杨云溪赞许的点了一点头,动作很轻,不注意甚至都是看不出来。不过杨云溪却是看见了,微有些意外。

    没想到涂太后竟然会因为这个小事儿对她赞许。

    这件事情杨云溪也并未多想,只是很快抛开了。她此时最挂心的,还是朱礼等人的安危。

    吃过夜宵后已是到了寅时。再有两个时辰,平日里宫中做扫洒的宫人便是要起来忙碌了。而那个时候,援兵也该到了吧?

    杨云溪如此想着,倒是觉得心中安定了一些。同时手指攥得更紧了一些。

    宵夜吃的是酒酿圆子,一碗热热的下了肚,便是将众人从紧绷和冰冷之中解救了出来。不过比起别人的没食欲,杨云溪却是依旧吃了一碗才罢了。朱礼那么在意孩子,此时大约是盼着她和孩子好好的。那么,她便是更不能亏了孩子了。

    吃过宵夜,杨云溪便是让兰笙扶着她去净室。如今她肚子太大,没人帮忙倒是真不好弄。蹲下去只怕就起不来。

    出了屋子,兰笙便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低声嘀咕:“方才真是吓死我了。”

    杨云溪知道兰笙是在说屋里的气氛,便是笑了笑:“这也是正常,你难道就不担心?”

    兰笙沉默了一下,神情是难得的凝重;“担心,但是担心也没用。若真不好了,主子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护着你的。”

    杨云溪又笑了,却是心中微微发酸,伸手拍了拍兰笙的头顶:“傻丫头,真到了那时候,你拼了命也是护不住我的。”真到了拼命的时候,谁护着也没用。

    兰笙却是一脸倔强;“就算护不住,我也叫他们知道咱们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当年在乡下,我可看过不少那些妇人和她们男人打架,有经验的。”

    杨云溪被兰笙这逗得笑着摇头。

    兰笙扶着杨云溪往回走,忍不住轻声问:“主子怕么?”

    杨云溪点点头,看着远处的的灯笼晕黄的光:“当然怕。”这样的情形,谁都怕。

    只是话还没说完,便是感觉脚下蓦然一滑,整个人便是失去了平衡。

    兰笙下意识的便是用力,不过没等她用力扶着杨云溪,却是直接被杨云溪一撞,而后也是只觉得脚下一滑,登时也是维持不住平衡,直接就被杨云溪带得往后摔去。

    不过在摔下去的瞬间,兰笙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一扭,就将自己塞到了杨云溪的身下。

    “碰”的一声,两人就这么重重的砸在了走廊上。都是摔了个晕头转向。

    尤其是兰笙,被压得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碎裂了,连气都快喘不了。毕竟杨云溪虽然不至于很重,可毕竟也不轻,还有那么一个肚子——

    杨云溪也是被摔懵了,几个呼吸才算是清醒过来。然后挣扎着将自己挪开了,撑着上半身坐了起来。

    没有扭头去看兰笙,杨云溪先是伸出手去抹了一把自己刚才踩过的地面。

    入手一片油滑。定睛一看,却是不知道什么油膏被抹了一大片在地上。走廊就这么宽,兰笙扶着她从这里走过去,根本就不可能不踩到油膏。

    杨云溪微微眯起了眼睛,神色登时就冷下来。

    肚子里感觉有些不对,杨云溪却是没让自己慌了神,只侧头看兰笙:“兰笙,我可能要发动了。”

    兰笙刚缓过劲儿来,还没来得及想太多,便是被这句话吓得整个人都是僵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