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16.第316章 胳膊

    之所以这么说,自然还是为了徐熏和古青羽之间的和睦。不管徐熏那个事儿是谁做的,古青羽既是说不说她,那么杨云溪还是愿意相信古青羽的。

    是以,既不是古青羽,那便是索性趁着这个机会将古青羽从被怀疑的状态中拽出来——都是受害的,自然便是多了一种同病相怜之感。而且都是熏香出了问题,说实话也是让人怀疑不是吗?

    只要徐熏相信不说古青羽做的事,那便是也就够了。至于这个黑锅是谁背,她却是管不着。而且,也不算是背黑锅。若没有害古青羽的心思,又怎么会背黑锅呢?

    朱礼看了杨云溪一眼,似乎是洞悉了一切,“去叫徐氏来。”

    这是要追查的意思了。

    熙和似也是无意的问了一句:“既是那个时候出的问题,怎么却是不查?”

    “这事儿也没闹出来。徐熏自己觉察了,我也是无意之中才知晓的。”杨云溪轻叹了一声。

    熙和也就没再说话,朱礼看着自己面前两个不住打机锋的女人,只觉得心烦气躁。末了却是只能苦笑,心知肚明这样的情形却是不会避免。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只能当没看见。

    不过杨云溪却也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直接道:“这事儿徐熏也是不知道我知晓了。便是请殿下替我隐瞒一二罢。这里熏香出了问题,我却是也不好多呆,便是先回去了。”

    朱礼被这么一提醒,倒是一下子想起了这一茬,顿时惊了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杨云溪的肚子。又忙到:“去罢。”

    杨云溪出了屋子,便是低声吩咐青釉:“青釉,你去门口候着,提前提醒徐熏一二。叫她别漏了馅儿。”

    方才她故意那般说着,其实也是还留了个后招。

    回了蔷薇院,杨云溪便是吩咐璟姑姑:“叫小厨房准备着吃食。殿下今儿没用东西,想来是会饿的。”

    璟姑姑看着杨云溪这般体贴倒是忍不住抿唇笑:“主子这般体贴,殿下吃着也不知会不会香一些?”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别处都是处处讨好着朱礼,杨云溪之前不咸不淡的,看着就叫人心忧。如今杨云溪好不容易的想明白了,可不得让人松了一口气?

    杨云溪笑了笑:“璟姑姑什么时候也学了兰笙,开始贫嘴了?”

    璟姑姑见杨云溪要恼,便是不再说了,只是偷笑着下去吩咐了。末了又叫人先送了一碟子的桂花糕过去先给杨云溪垫着——朱礼没吃什么,杨云溪自然也是没吃什么的。

    如今桂花刚到了胜放的季节,现在的桂花糕自是一年之中最好吃的时候。

    杨云溪吃了几口便是搁下了。叫了璟姑姑过来说话:“太子妃身子不好,兴许是要将太子宫暂时交给熙和管了。”

    璟姑姑沉吟了片刻:“主子的意思是?”

    杨云溪摇摇头:“换人也好不换人也好,咱们蔷薇院,就劳烦姑姑你多操心了。我眼看着就要生产,生产之前,我想着将蔷薇院的人梳理一遍。”

    说起这个,璟姑姑也是赞同:“我也是这个意思。”

    杨云溪便是笑了:“看来姑姑和我是想到了一起去了。”

    璟姑姑也是笑了。瞅了一眼杨云溪的肚子,“眼瞧着要瓜熟蒂落,这最后关头却是要越发小心才是。”

    宫中怀孕,一头一尾都是凶险。刚开始胎气不稳,容易叫人做了手脚。而到了生的时候,则也是要防着各种“意外”或者不意外造成的早产或是难产。保不住孩子事小,就怕来个一尸两命!

    宫中这样的事情不少见。否则寻常夫妻都能生三四个孩子,怎么到了宫里,这么多女人反而孩子还少了?没了的,永远是比平安生下来的还要多的。

    杨云溪自然也是明白璟姑姑指的是什么,冷笑一声:“除了秦沁之外,谁能有那样的心思?别人就算有那个心思,也未必犯得上冒着那个险。”

    “那可不一定。”璟姑姑也是笑:“人心这东西,谁能说得准?”

    两人打着机锋,便是听见外头的动静。璟姑姑住了口不言,到了门口挑了帘子往外看。结果刚挑了帘子,朱礼便是带着一身夜露跨了进来。

    杨云溪一看便是忍不住抿唇一笑:“却是巧了。”

    璟姑姑冷不丁的其实是被吓了一跳的,不过看着朱礼的脸色却是声都不敢吭。末了只是退了出去:“奴婢这就去叫人摆膳。”

    朱礼也没反对,微一颔首便是径直走到了杨云溪跟前坐下了。顺手又搂住杨云溪的肚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婆娑。

    “长生怎么样了?”只剩下她和朱礼两人,杨云溪索性也随意了许多。“今儿着实是将我吓住了。好在太医说只要调养就能好,不然该怎么办?”

    朱礼也是点头:“我也是吓了一跳。”杨云溪那句“不知道该怎么办”却是触动了他的心底。若是古青羽没了,该怎么办?且不说太子宫能不能没了古青羽,就说若是古青羽真有事儿,古家那头该怎么安抚?

    况且,朱礼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虽对古青羽没什么男女之情,可是和古青羽做了这么久的夫妻,却是也有感情的。古青羽的存在,就像是他的手臂胳膊,平日不觉得,可却是半点不能缺。

    看着朱礼不像是说假话,杨云溪倒是有点儿惊异。

    朱礼看得分明,顿时就忍不住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只是觉得讶异罢了。原来殿下也会觉得害怕。”杨云溪笑了笑,收敛了心思。随后又道:“最后可问出什么结果没有?”

    朱礼却是避而不谈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朱礼这般态度,杨云溪便是也没再问。只道:“今儿殿下也没用几口便是出来了,我想着必是要饿的。所以叫人备了宵夜。殿下用些罢。”

    朱礼微一颔首,随即又问:“你身子可还好罢?”

    正说着话,孩子却是动了一下,朱礼便是忍不住凝神去感应了,面上的神情显得既庄重又有些神圣。

    杨云溪看着朱礼的侧脸,心中便是微微一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