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08.第308章 认错

    面对吴文玉明摆摆的嘲讽,杨云溪微微眯了眯眼睛,却是笑了:“这话说得,倒像是我不能在这儿等着殿下似的。咱们都是殿下的人,吴贵人你要是想等也可以等的。谁又能说什么?”

    这话不咸不淡的,却着实是顶了吴文玉一句。吴文玉面色不大好看,却也没好说什么——倒不是心胸宽大,而是想说又想着万一杨云溪还没失宠呢?也不好得罪死了不是?

    吴文玉轻哼一声,脸色不大好看的告辞了。

    吴文玉这头一走,兰笙便是再也忍不住的做了个鬼脸。

    杨云溪拉了一把兰笙,瞪着了她一眼。兰笙吐了吐舌头不敢再放肆了。

    杨云溪微微摇了摇头,心底却是有些羡慕兰笙的没心没肺。

    这一等,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算是见到了朱礼的人。

    看着朱礼远远走过来的时候,杨云溪心头一颤,不知怎么的心底竟是浮上来一丝委屈,而后便是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再多看一眼。她怕她再这么看下去,眼泪就该往下落了。

    杨云溪看见了朱礼,朱礼自然也是看见了杨云溪。

    杨云溪低下头去,朱礼却是不曾,反而是盯着杨云溪一直看着,半点也不曾挪开过。杨云溪自然感受得到朱礼的目光,不过她还是没敢抬头,只是快步迎了上去。

    待到看见了朱礼的杏黄色的靴子后,杨云溪便是直接跪下去了。

    “殿下。妾身错了。”跪下去之后,杨云溪便是直接出了声,原以为她要说出这一句话很难,可是没想到叫了一声“殿下”后,她却是反而一下子豁出去了。

    朱礼低头看着杨云溪,脸上半晌没任何反应。

    刘恩在旁边看得几乎不曾急死,若不是朱礼身份是太子,只怕刘恩这会子就敢给朱礼撞一下好好提醒提醒他。

    好在朱礼也没真就这么冷着杨云溪,很快也是出了声:“风大,起来进屋里说话罢。”却是一伸手亲自将杨云溪扶了起来。

    朱礼的手掌宽厚温暖又有力,在扶着杨云溪那一瞬间,她却是只觉得鼻子一酸,登时强忍了半天的眼泪就落下来了。满心满眼都是委屈:这会子又是温柔体贴的样子了,之前为什么又是那样子?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算是在呢么个回事儿?

    杨云溪一直低着头,又咬着不肯出声,只任由朱礼拉着走,是以朱礼也一直没发现杨云溪是在哭。

    待到回了蔷薇院,朱礼这才觉出不对来——杨云溪忍着不出声,可是越忍便是越哭得厉害,如今肩膀都是忍不住的哭得抽抽了。

    朱礼伸手去捏杨云溪的下巴。

    杨云溪直接避开了。

    朱礼眼底一暗,一只手钳住杨云溪的肩膀,另一只手便是直接强制性的捏着杨云溪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了。

    入目却是一张满脸泪痕的脸。朱礼微微皱了眉:“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朱礼不问还好,一问杨云溪倒是犯了倔,干脆又跪下去:“妾惹得殿下不高兴了,是妾该死。”

    朱礼看着杨云溪这幅明明是认错,却还偏偏是一脸倔强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恼。过了这么些日子,他原本的怒气自然也是消了,此时再看着杨云溪这般,倒是忍不住的心就软了,也没觉得恼。

    “好好的哭什么?”朱礼最后轻笑出声,眼底一下子就柔和了起来。

    朱礼不笑还好,一笑杨云溪就更是浑身都不自在了,挣扎着就要从朱礼的桎梏中逃脱开去。然而哪里逃得开?朱礼不松手,她就是使了浑身的力气都是逃脱不开。反而因了这挣扎,以至于她下巴都是被磨蹭得红了。

    杨云溪的肌肤细嫩白皙,下巴一红看着便是触目惊心。朱礼便是不由自主的松开力道,又用手指轻轻婆娑已经红了的地方,声音柔软:“好了,别哭了。你哭得我心都软了。”

    朱礼这话说得太温柔,以至于杨云溪一下子都是怔住了,好半晌才垂下眼眸去:“殿下不恼我了?”

    “自然是恼的。”说起那事儿,朱礼似乎也是一下子回过神来,而后松开了杨云溪自己先坐下了,端着脸问:“你说说,你错哪儿了?”

    朱礼一本正经,前后反差太大,杨云溪有点儿懵了。不过看着朱礼不像是玩笑,便是一下子又清醒过来,低下头去轻声认错:“我不该和殿下拌嘴。不该惹怒殿下。”

    “还有呢?”朱礼显是不满意,语气都又冷了几分。

    杨云溪咬咬牙,只能继续的解释:“我不该和陈将军说话。纵然我们是旧识,纵然他救过我,纵然我们曾是有交情,可是进了宫,就该保持距离。”

    说完这话,杨云溪自己心里却也是十分不是滋味了。这算是怎么一个事儿?直到今日,她也没觉得自己这一点做错了。她觉得自己唯一的错,只是不够温顺柔和罢了。只是不该和朱礼对着来罢了。

    可朱礼却是逼着她说这话。最悲哀的是,她还不能不说。

    杨云溪微微攥紧了拳。

    然而朱礼却是摇摇头:“不是这个。”

    杨云溪这下却是找不出理由了,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朱礼还在不满意!朱礼到底想要她说什么?胸腔里的怒气像是一把火,几乎是要将她燃烧殆尽。不过她却是只能克制。

    不过再怎么克制,她也不是没思想的的木偶娃娃,可以任凭朱礼提来扭去。她毕竟是人,是有自己的脾气:“那殿下想听什么?”

    这话一出,杨云溪登时后悔得又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又低声下气的去描补:“还请殿下明示,妾却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哪里错了。”

    朱礼登时就被杨云溪这般大变脸的态度给弄得一下子笑了起来,不过看着杨云溪又是低头柔顺的样子便是又有些无奈:“你这般口服心不服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呢?”

    他也没指望杨云溪真是柔顺乖巧得像是别人那般,可是却也不希望看着杨云溪这般的态度不是?

    杨云溪被朱礼这么一问,便是越发的低下头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