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07.第307章 启发

    朱礼既然是这般了,杨云溪自然是松了一口气,当然也不会再去非要去跪着。毕竟也没那个必要了不是?况且她也着实是撑不住了。再这么跪下去,她只怕是腿都要废了。

    不过她却是觉得,如此还不够。既然她都软了姿态,那么这点子回报是不够的。要软,就软到底,要软,就要得到最大的好处。不然,是为了什么?

    所以,还不够,她还要更多。所以要做得更多。

    还没等到她想出什么来,熙和隔日便是过来请安了。

    杨云溪没想过熙和会过来给自己请安,也没人跟她说过这事儿。可是熙和不但来了,还直接就被放进来了。可见这事儿是朱礼同意了的。

    人都来了,她自然不可能是将人拦在外头。

    熙和的姿态放得很低。说是来请安的。

    可杨云溪却是那一瞬间倒是出了一身汗。熙和是什么来历?是李皇后跟前的红人,是李皇后赏赐给了朱礼的!

    最关键的是,熙和的份位却是和她一样的。可是熙和却是说来给她请安的。请什么安?说出去旁人该怎么说?说熙和懂事规矩呢,还是说她不懂事没规矩?传到了李皇后那儿,李皇后又该怎么想?

    在熙和进来的那一瞬间,杨云溪却是直接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熙和惊了一惊,不过却是很快又扶住杨云溪:“杨姐姐这是做什么?坐着就是了。”

    杨云溪笑得温和:“这是什么话?熙和你来了,我怎么能不起来迎?”

    熙和笑容微微一顿:“杨姐姐说的这话,却是叫我以后都不敢来了。”

    杨云溪拉着熙和坐下,自己也是坐下了。末了看着熙和抿唇笑:“当初我还真没想过,你也会成了咱们太子宫的人。”

    熙和的笑容微微顿了一顿:“可不是么?我说起来也都是缘分不是?如今进了太子宫,以后咱们便是要好好相处才是。”

    杨云溪微微颔首:“这是自然。以后咱们都是要好好服侍殿下才是。”

    两人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说着话,熙和倒是也没再提起请安的那事儿来。倒也算是熙和十分有分寸了。但也真是越发的让杨云溪想不明白了:熙和这么跑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给人摆个姿态?还是故意过来吓唬吓唬她?

    一直到送走了熙和,她也是没能想明白这个事儿。杨云溪看了一眼璟姑姑:“姑姑觉得,熙和这么跑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

    璟姑姑微微摇头:“我却是猜不透。”

    “这事儿殿下必然也是同意了。”杨云溪看着璟姑姑,“你说殿下是怎么想的?”

    璟姑姑摇摇头。

    杨云溪兀自沉吟了一阵子,末了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着道:“这事儿也就罢了,咱们不必再多想。”

    朱礼的心思,她猜不透,索性也就不在去猜了。

    不过,熙和的事儿却是给了她一个启发——熙和的姿态这般低,她为什么不能?

    杨云溪问璟姑姑:“你说明日我出去等着殿下如何?”

    璟姑姑吓了一大跳:“这是要做什么?”杨云溪还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儿。而且,杨云溪这都还在禁足之中呢……这般出去,又怎么算?

    “自然是认错啊。”杨云溪再自然不过的言道。

    璟姑姑再度吓了一大跳——若是杨云溪那日和朱礼吵起来就有这个态度,哪里能来回的折腾这么久?最关键的是,杨云溪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璟姑姑看着杨云溪,半晌便是笑着道:“主子能想明白了是再好不过了。”

    璟姑姑是真觉得欣慰。

    杨云溪低下头去,无声的轻叹了一口气。能不想明白么?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能怎么样?能不想明白么?以前是她糊涂,可是她不能一直这么糊涂下去吧?明明进宫的时候她想了那么多,可是为什么后头就忘了呢?不但忘了,还沉浸在朱礼的宠爱里,完全是糊涂了。

    可是现在现实的一个耳光,却是让她彻底清醒了。

    第二日,杨云溪傍晚之后便是直接出去了。守着门的小黄门惊了一惊,随后却是直接的放了杨云溪出去。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朱礼所谓的禁足,不过是说说罢了,否则的话,她这会子也就出不去。

    朱礼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杨云溪觉得自己糊涂了。她看不懂朱礼的意思,也猜不透。最后,她索性一笑置之,干脆不在去猜了。

    猜来猜去,有什么意思?横竖日子也就是那么过罢了。

    杨云溪深吸一口气,直接往太子宫门口一站,就那么等着。说实话以往这么做的人也不是没有,相反的却是多得不行。杨云溪见过不少,心中却是也有过不少鄙夷的。可是她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也做了这样的事儿。

    说实话,心里的感觉还挺复杂不是滋味的。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这般举动偏还被人看见了。看见的是吴文玉。吴文玉大约是出来溜达的。

    吴文玉看见杨云溪自然也是惊了一下,好半晌才出声:“杨贵人怎么会在这?”

    杨云溪不知道吴文玉问的是她禁足的事儿,还是在嘲讽她也做这样的事儿。当下心中却也是不以为意,微微一笑:“吴贵人这话说得,我为何不能在这?”

    吴文玉便是被问住了。好半晌才笑了笑:“杨贵人当然可以在这事儿,我不过是乍然看见杨贵人吃惊罢了。”

    杨云溪仍是浅笑:“哦。是这样。”

    吴文玉脚下却似是生了根,半点挪动的意思也没有。看着那架势,倒像是想要跟杨云溪一起等着似的。

    吴文玉当然不是想等朱礼,大约是想看笑话。

    杨云溪心知肚明,神色便是微微冷了几分:“怎么,吴贵人也是在等殿下?”

    “杨贵人是在等殿下?”吴文玉惊讶反问,不过那神色却是有点儿假了。随后吴文玉又意味深长一笑:“我只当这样的事儿只有我们这样不受宠的才做呢,没想到杨贵人也是会做这样的事儿。”

    这就是明摆摆的嘲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