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05.第305章 态度

    “连个孕妇都拦不住!”朱礼蓦然将折子用力摔在了桌上,眼神冷冷的扫过刘恩:“要你有何用?!”

    连这话都出来了,刘恩心里叫苦不迭,暗自分神想到:等到回头必定再去蔷薇院讨个大红包才是。

    朱礼显然也就是一时之间怒气上头,很快又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反应过度了些,便是又声音平了下去:“没出问题罢?”

    刘恩忙摇头:“没出大问题,不过贵人的腿却是肿胀得厉害。奴婢斗胆看了一眼,倒是吓了一大跳。那脚面肿得已经是不能看了。高出了鞋面不少,只怕脱鞋都不容易。”

    朱礼听着这样的话,眼里都是暗沉了几分,微微皱了眉头心中暗道:怎么会如此严重?都如此了,还敢这么跪着,真是半点不爱惜自己!

    朱礼这头还想着呢,刘恩便是又试探着问道:“殿下,那明儿怎么办?贵人是主子,奴婢只怕还是拦不住。”

    朱礼被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头疼——这他也不好说啊。总不能为了这个还专门去下个命令?叫人瞧着像是怎么一回事儿?威严还要不要了?可是这么纵容着……想想那揣着大西瓜似的肚子,他能不担心?

    朱礼沉默良久,最终却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才淡淡的出了声:“那是她自己身子,她肚子里揣的也不是我一人的孩子,她既自己都不爱惜,那就让她跪着罢。”

    刘恩听了这话心头微微一颤,只替杨云溪叫苦:殿下这样说,这摆明了就是不肯心软,非要熬一熬杨贵人了。

    朱礼轻哼一声,重新捡起折子来,颇有些悻悻:“她的胆子倒是大,竟是敢逼我了。也不知是谁给了她这样大的胆子?”

    刘恩很想回一句,这人不是您又是谁?!不过最终却是没敢就是了。

    不过即便刘恩没说,朱礼也是感觉到了一般,抬眼盯着刘恩看了好一阵子,直看得刘恩冷汗都快冒出来了,这才又收了回去。随后言道:“将牌子端上来。”

    刘恩一怔——朱礼还真从来没这样做过。这个牌子,自然是太子宫中众位女主子的名字了。以往就那么几个人,朱礼自己也是心中早就决定要去何处,自然也犯不着再多此一举的翻牌子。今日朱礼这是怎么了?

    最后朱礼翻了娜尔迦的名字。

    刘恩顿时就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中偷偷的想:这难道是殿下记不住两位异域公主的名号,所以才干脆翻牌子?

    刘恩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朱礼。不过只看到靴子就没敢再往上了。

    朱礼咳嗽了一声,叫刘恩撤了牌子。想了想,又鬼使神差的道:“这事儿你明日倒可以提一提。”

    至于跟谁提,朱礼没说。不过刘恩却是心领神会——这是要试探试探杨贵人的态度吧?若是吃醋了,指不定殿下明儿就心软了。

    不过,杨贵人会吃醋么?刘恩斗胆的猜测了一下,却是最终得出一个否定的答案来。刘恩忍不住有点儿替自家主子担忧。

    当天夜里杨云溪膝盖疼了起来,几乎是一夜都没睡好。待到第二日,连走路都是难受。本来腿就水肿了,加上昨儿那般跪了许久,如今便是走路连裤子磨蹭着膝盖那一块儿都是一阵阵细碎尖锐的疼。

    不过饶是如此,第二日刘恩过来后,杨云溪还是跪下了。

    有了昨儿朱礼的话,刘恩今日仍是没拦。

    而杨云溪的心则是凉了下去,甚至隐隐的也是有几分失望的。就像是朱礼猜的那样,其实她昨日那般,除了想着借此逼着朱礼来见她之外,也是对朱礼的一个试探。

    然而试探的结果,却是不尽如人意。若是朱礼对她不那么恼了,纵然不至于立刻过来,肯定也不会再让她这般跪着。可是事实却是,今儿她跪下去,刘恩却是连句劝说的话也没说。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朱礼知道了这事儿,非但没想着让刘恩拦着,甚至可能是说了什么话,不许刘恩再拦她的。

    朱礼这一次态度竟是如此坚决。

    杨云溪默默的垂下眼睑,遮住了眼底的情绪,面上也是木然一片什么也看不出。

    众人都跪着,刘恩虽然没有陪着一起跪的必要,却也是没敢坐着,就那么蹲着和杨云溪说起话来:“昨儿殿下翻了娜尔迦贵人的牌子。”

    杨云溪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也没掀一下,完全就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架势。甚至像是根本就是什么都没听见,完全不知道刘恩说了话似的。

    刘恩心头叫苦,想了想又道:“昨儿娜尔迦贵人给殿下跳了舞又唱了小调,殿下瞧着很是喜欢,也不知今儿会不会还过去。”

    杨云溪的眼皮动了动。

    刘恩又道:“对了,贵人想来不知道,因了四皇子侍妾态度,选上的四皇子妃还没过门呢,就醋意大发了。”

    这几乎是明摆摆的在告诉杨云溪:贵人且做出个吃醋的姿态来吧,吃了醋,殿下才好心里舒坦。这心里舒坦了,可不得消气么?

    不过杨云溪却像是什么没听出来似的,只是问了刘恩:“哦?那后来呢?”

    刘恩一怔:“什么后来?”

    “四皇子妃吃醋了,然后呢?总不能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杨云溪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恩如此问道。

    刘恩却是被问住了,有心想要撒谎,不过最终还是说了实话:“皇后娘娘不大痛快,只说四皇子妃善妒,还想着是不是要换个人。四皇子瞧着也是有点儿不高兴。”

    杨云溪哂然一笑,看着刘恩出声道:“要是我,我就不吃醋。吃了醋又没好处,何必呢?反倒是叫人说嘴。”

    刘恩张了张嘴,最终却是又闭上。心道:杨贵人一张嘴太过凌厉,自己却是说不过。不过看来殿下却是要注定失望了。只但愿今儿殿下知道了这事儿,却是千万别恼才好。否则,自己又该被殃及了。

    刘恩心头长叹:这破事儿,什么时候才是要到头啊?

    杨云溪将刘恩的神色看了个分明,一时之间自己倒是有点儿不忍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