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04.第304章 强迫

    朱礼的吩咐是要刘恩看着人跪完了才能离开。

    刘恩自然也不想这么耗着,也没多跟杨云溪说话,便是直接看向了璟姑姑:“咱们这就开始吧?”

    璟姑姑自然知道这事儿也不可能躲得过,越是拖着反而越是容易出事儿,而且杨云溪越是拦着,不过也是让杨云溪心里更难受罢了。而且杨云溪还怀着孕……

    璟姑姑毫不犹豫的便是点头:“既是如此,那这就开始罢。”

    说着璟姑姑便是率先的去了院子里挑了个地方跪下了。璟姑姑既然都跪了,别人更不敢是站着了——事实上昨儿出了那么一遭,蔷薇院的众人都是做好了受罚的准备的。此时要受罚了,众人非但没有觉得意外,反倒是生出一种“终于来了”这种松快之感。

    众人都是跪下,杨云溪便是忍不住的攥紧了手指。看着院子里乌压压的跪了一大圈儿的人,她只觉得刺目异常,又是满满的愧疚。

    刘恩这头却是看见了柳凡,见柳凡要扎堆儿跪下去,倒是忍不住上前去踢了柳凡小腿一下,压低声音无奈道:“你这是故意叫我为难呢?”

    柳凡低笑:“我哪里是叫你为难,不过是为了支持你罢了。毕竟如今我也是蔷薇院里的人。“

    刘恩斜睨一眼柳凡,见柳凡说得认真,便是道:“那你跪着意思意思罢。你身子还没好利索呢,不然回头殿下可不得剥了我的皮?”

    柳凡点点头倒是没再反对。

    刘恩微微松了一口气。

    而杨云溪看着这一幕,沉默良久后,忽然也是直接就扶着椅子跪下了。

    刘恩一看杨云溪这个架势,便是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若说朱礼是逼着杨云溪低头认错,那么现在杨云溪也是在逼着朱礼来听她认错。

    刘恩想了想,却是没上前去拦着。只是走到杨云溪跟前叹了一口气:“贵人的心思我也明白,只是也犯不着这么一直跪着,意思意思,我回头跟殿下说起来也就罢了。”

    杨云溪却是摇摇头平静道:“既是我错了,便是的确该受罚的。哪有糊弄殿下的道理?”

    既然是要认错,就要彻底的拿出一个认错的姿态来,而不是投机取巧。朱礼他不就想看到这一幕么?他不就想要她认错么?那她就给他看就是了。

    不过刘恩不拦,璟姑姑等人却是不肯,只叫杨云溪快起来,顾着肚子才好。

    杨云溪却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一般:“七个月的身子,胎早已经稳当,跪一会儿也不会如何。你们也不必劝了。”

    刘恩也是出声:“能遇上这么一位好主子,却也是你等的福分。”

    杨云溪只是淡淡一笑:“本就是我连累了她们,别的主子都是让底下人跟着吃香喝辣,你们跟着我却是被罚。”

    这话一出,却是登时就笼络住了人心——本来蔷薇院的人就一直因为朱礼宠爱杨云溪,出去了都备受尊重些,这一次虽然是受罚了,大家心里也是没怨过杨云溪的。而如今,杨云溪这般的举措,却是叫她们心生感动起来。在宫里受罚这种事儿,谁没遇到过?可是主子如此护着底下人的,却又能有几个?

    刘恩瞧着众人面上的神色,便是微微笑了一笑,又看了一眼杨云溪。

    杨云溪感激的看了一眼刘恩。她自然明白这是刘恩故意在帮她。这事儿对她来说本身是坏事儿,那么此时的这种情况,却是坏事里生生的变出了一点好的。

    宫里自己身边服侍的人其实是顶顶要紧的。毕竟主子每日吃也好用也好,还是行走坐立也好,哪一样不要人服侍?还有主子的一些秘密和私隐,瞒得住别人,可是哪里瞒得住****服侍自己的人?若是但凡身边有人起了坏心,或是有了背主的心思,纵然最后没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悔,却也并不是让人高兴的,更不是人愿意看见的。

    此时能笼络人心,日后用起人来,便是会舒心不少。

    这对杨云溪来说却是极大的好处,所以她哪里能不谢刘恩?

    这一跪,便是跪了足足的半个时辰。若不是腿上水肿得厉害,杨云溪却是还不肯起来的。看着杨云溪的脚面儿直接就鼓出来了,刘恩登时就后悔了,更是吓住了:“这可怎么办?还是快去请个太医来瞧瞧才好。”

    杨云溪却是摇头:“不过是正常反应,哪里用得着这般大惊小怪?平日里也会如此的。”

    刘恩皱着眉头,觉得自己有点儿看不明白杨云溪的心思了——换成别人,得了他这样的暗示,便是也就顺坡下驴直接应了这事儿,将事情干脆再闹大些,这样一来朱礼能不心疼?能不服软?

    虽说这么说有些不厚道,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然而杨云溪却是婉拒了。虽然没明说,可是却分明就是那个意思。

    一时之间,刘恩便是将准备好的话都咽了下去。

    最终杨云溪也没请太医,只让小宫女轻柔的给她按摩活络。

    刘恩是等所有人都跪完了这才回了朱礼跟前。朱礼正在看折子,听见刘恩进来的动静便是抬眼看了一下。见是刘恩,便是出声问:“如何了?”

    “都跪足了,连柳凡也是跪了半个时辰。”刘恩犹豫了一下,没直接说杨云溪也是跪了。

    “明日免了柳凡的。”朱礼头也不抬,依旧盯着折子看,似乎有些漫不经心:“那她呢?”

    虽未曾指名道姓,可是刘恩心知肚明这是在说杨云溪,当即忍不住就偷笑了一下,所幸他低着头朱礼也瞧不见。

    “贵人也跟着跪了。”刘恩直接如此回话道。

    朱礼手指紧了紧,却是没放下折子,头也依旧是没抬。不过却是盯着折子上一个字,看了半晌也没将那个字看清楚:“你没拦着?”

    刘恩听着朱礼声音有些不对,也没敢再继续站着,直接就跪下了,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回道:“拦了,可贵人说她既有错,就该受罚。断没有看着的道理。拦也拦不住……”

    “连个孕妇都拦不住!”朱礼蓦然将折子用力摔在了桌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