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90.第290章 一同

    杨云溪出门往涂太后那儿去的时候,尚且不知自己今儿会碰见一个意想不到的熟人。

    所以当两人迎头碰上的时候,却都是一愣。一个丁字形的路口,一个从左边来,一个从右边来。一个后头是太子宫,一个却是来自宫外。

    杨云溪因了现在肚子太大,所以走路总是小心留神脚下,半点不敢懈怠。故而没瞧见对面来了人也不奇怪。

    至于另一个,却是不知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横竖即将碰头的时候,才听见他蓦然喊了一声:“云溪。”

    杨云溪冷不丁的听见有人喊自己,便是惊讶的抬起头来,这一抬头便是看得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一袭绣着云纹的长衫,那人似乎比起记忆中更瘦了一些,却是更加的挺拔逼人,带着一股勃发耀眼的气势。

    这是当朝最有声名的陈将军。世家出身,骁勇善战又年轻有才,俨然已经是京中最富有盛名的公子。也不知普天之下到底有多少少女梦中倾慕之人是他,也不知又有多少大胆的姑娘已经是明目张胆的表现出了这种热烈的情愫。

    杨云溪怔怔的看着陈归尘,陈归尘也是站住了脚看着杨云溪。两两相望,却是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恍惚感。

    其实,不管是杨云溪也好,还是陈归尘也好,都是从来没有再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见面这种事情。毕竟,一个是后宫之妃,一个是前朝之臣,怎么看也是再没有交集的可能性的。

    可是,他们竟是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碰面了。出人意料的碰了面,如此的巧合,如此的叫人惊讶。

    青釉也是认得陈归尘的,当即轻轻拉了一下杨云溪:“主子这是怎么了?”声音平和,眼底却是有着担忧。

    杨云溪被这么一拉便是陡然的回过了神来。当下压下心头的躁动,面带笑意的继续平静往前走,待到上了前,便是行了个半礼:“原来是陈将军。”

    一个叫的是“云溪”。

    一个叫的却是“陈将军”。

    各自心思和态度便已经不需要任何言语就已经宛然鲜明。一个还挂着前尘往事,一个却已经是执意要划清界限。

    陈归尘因了杨云溪这一声“陈将军”,便是微微的晃神了一下。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可唯独没想到这一声“陈将军”。

    这一声“陈将军”算什么呢?

    陈归尘看着杨云溪,心底思绪万千,却是最终面上什么也没表现出来。笑着出了声:“却是没想到这么巧。”

    杨云溪微微颔首:“是挺巧的。陈将军这是要去往何处?”外臣一般不入内宫,这是规矩。陈归尘此时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因为有什么事儿。倒不是她好奇多事儿,而是她发现除了这个话之外,她竟是没有别的话可问。

    陈归尘笑容不变:“是想去给太后娘娘请个安。顺带替太子殿下送些东西过来。”说着陈归尘就将手里提着的盒子举了一举,示意就是这个东西。

    杨云溪点点头,面上微微带着笑,可是实际上却是有些犹豫:朱礼也是去见涂太后,那他们二人便是同路了。自己要不要回避一二?

    还不等她说完,青釉便是出了声:“主子,这儿风大,咱们还是快些走罢。”

    杨云溪看了一眼青釉眼底的提醒和焦灼,却是微微一笑言道:“好巧,我也是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正好咱们却是可以一路。”

    回避虽然不错,可是杨云溪却是终归觉得这样是有些太过心虚了,为了显得自己磊落光明一些,她便是故意说了这话。

    当然,其中也不乏是有些想要知道更多陈归尘近况的小心思。

    对于陈归尘,杨云溪始终心里是有些愧疚和亏欠的。当初她作法太过决绝果断,更是有些冷酷无情,想来是伤了陈归尘的。

    可是陈归尘又有什么错呢?是错在当初仗义出手?还是错在对她生出了情愫?自然都不是。错的,只是时机,错的是她。

    所以,她心中亏欠。所以,她想要了解,想要知道陈归尘过得好。唯有如此,她才会觉得心中放心。

    陈归尘本以为杨云溪只是出来散步罢了,再加上青釉说了那话,更是以为杨云溪会借机避开他。可没想到……一时之间心中竟是只有惊喜。

    不过陈归尘纵然欢喜,却也还是牢牢的记得双方的身份,自然也没太表现出来,只是后退一步,笑道:“那你先请罢。”本想像是杨云溪那样换个不会让人听出任何端倪的称呼,可是那一声“杨贵人”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最终便是含混过去。

    杨云溪自然也是留意到了这一点,她自然也很清楚陈归尘这般是为了什么。当下心中滋味便是越发复杂。可是这样的事儿和其他的事情又是不同,若换成太子宫里的事儿,她若是不痛快自然有法子叫别人比她更不痛快。可是面对陈归尘……那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心中不是滋味,情绪翻滚,可偏偏却是只能生生的忍住。面上还要维持住云淡风轻的摸样。

    “陈将军客气了。”微微颔首一笑,杨云溪便是率先拐了过去走在前面。陈归尘自然也不会和她并行,当即只是落后半步,却是中间隔开一段距离。横竖是不会让人误会什么。

    毕竟,杨云溪和陈归尘本来就是旧识,碰见了又正好是一路,说几句话倒是再正常不过的。只要举止不会让人生出什么误会,更不会过分亲近便是没什么。

    杨云溪见陈归尘如此,便是心中舒了一口气。她虽然有心想趁机问问陈归尘的情况,更是想趁机摆明了自己没有任何可心虚的地方,却是又害怕别人看见了会误会。

    杨云溪低头看着脚下,嘴角却是忍不住微微一勾嘲讽一笑,心中鄙夷自己道:什么是矫情?这就是了。多可笑?

    “你在宫中可还好?听说殿下对你极好。”最终还是陈归尘率先出了声。声音平静,倒是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