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74.第274章 剖心

    这会子瞧着,朱礼的心情似乎已经是缓过来了。

    杨云溪坐下后便是笑道:“说起来,今日我还不曾恭喜太子殿下呢。”

    朱礼听了这话顿时就笑了:“又有什么可恭喜的?”在他这话说来,似乎他觉得这事儿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根本就没什么可觉得意外和高兴的。

    杨云溪抿唇浅笑,心头却是暗道,朱礼大约是从小就知道将来他会当太子的,所以才会如此的理所当然。

    一时之间倒是谁也没再说话。眼下天色还没暗下来,四周一片静谧缱绻,加上也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隐约花香和夏日的草木香气,杨云溪只觉得人都是整个儿的安宁了下来。

    朱礼似乎也是有些这种感觉,静静的享受了一阵这安逸宁静后,他便是缓缓开了口:“今儿青羽求我了。她想抚养墩儿。”

    杨云溪侧头看向朱礼,心头倒是没有半点的讶异,只觉得理所当然。不过,若是这事儿朱礼答应了,朱礼或许也就不会过来,更不会情绪如此了。

    所以,朱礼应该是没有应承此事儿。杨云溪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轻轻出声:“殿下没答应太子妃?”

    朱礼默认了。

    这事儿杨云溪还真不好评论什么,最终她只道:“殿下有殿下的难处,长生她……也有她自己的难处。但是长生心是好的。长生她从未有过什么歹心,大郎你自幼认识长生,想来应该比我更了解长生才对。”

    朱礼更是沉默了。

    “长生没了自己的孩子,长生心里本就难受。她身子摆在那儿,日后想再有孩子只怕也是不容易。墩儿或许也就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了。她想抚养墩儿,这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杨云溪叹了一口气,握住朱礼的胳膊柔声言道。字字句句都是恳切。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朱礼这次终于不沉默了,轻声开了口,却又是有些无奈:“母后不会同意此事。而我……却不能全然做主。况且,胡家的那头也不会同意。”

    朱礼的无奈深入骨髓,杨云溪即便是没有经历也是感同身受。

    “皇后娘娘她……为何如此讨厌长生?”杨云溪心说,为了当年的一件事儿,李皇后也不至于就要记恨这么多年才对。她总觉得,这里头应该还有些别的事儿才对。

    朱礼许是真想找个人倾述一场,此时被杨云溪这么一问,却是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便是苦笑道:“青羽身子不适合怀孕,却是一直没告诉宫中这事儿,母后知道了。”

    杨云溪心中顿时一凛——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是想到:朱礼这般说,显然他也是知道了?那么这是让他又是如何想的呢?会不会也觉得古青羽这是故意欺瞒他,新生不喜?”

    “这事儿……其实我一早便是知晓了。”杨云溪只微微一犹豫便是已经决定了如何做。当下便是也不顾这话会让朱礼怎么想,又是怎么样一种石破天惊,便是直接的说出了口。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朱礼的面色都是变了几变:“你早就知晓?”

    朱礼说这话的时候双眸微微的眯了一下,仿佛在酝酿一场无形的风暴。

    杨云溪微微瑟缩了一下,却是又和朱礼对视道:“是,我早就知晓。当时长生进宫没多久,我便是知晓了这事儿。”

    “青羽亲口告诉你的?”朱礼的双眸更是暗了几分。

    杨云溪点点头:“嗯。是长生告诉我的。只是当时,她也不过是刚知晓而已。”

    朱礼闻言眼底的风暴消散了一些,却是明显又愣了一下神。显然是被杨云溪这个说法闹得有些糊涂了。

    杨云溪微微松了一口气,方才她倒是真怕朱礼不管不顾的就先发了火,那么她剩下的话就说不出口了。朱礼这般,她便是可以详细的将事情和盘托出:“长生进宫之前,也是让人检查过身子的。不过当时……不知是什么缘故,又是谁做了手脚,青羽身子的问题竟是没诊出来。只说她身子虽弱于子嗣却是无碍的。可她进宫后,换了人诊脉,却是才知道她身子的问题——”

    不等朱礼说话,杨云溪只歇了一口气,她便是继续又言道:“这事儿到底是何处出了问题,我自然是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古家疼爱长生,还不至于拿着长生去换一场富贵。长生也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敢欺骗宫中。”

    主动欺骗之人,和无辜被骗之人,哪一个更容易得到同情,这件事情自然是不必说的。

    所以,朱礼的面上也是有了一些别的神色波动。他微微沉吟了片刻,随后才又徐徐道:“可此事儿青羽并不曾告诉过我。”

    “长生自然不会告诉你。”杨云溪苦笑一声:“因为没过多久,她就怀孕了。”

    这次依旧是不等朱礼说话,杨云溪便是继续说下去:“长生的身子原本是不适宜怀孕的。最好的法子便是舍子保母,只是长生她一意孤行——当时我曾劝她将此事儿告诉大郎你,只是她……长生的心思便是如此。只是纵长生千方百计想要保住那个孩子,可那孩子总归还是……”

    即便是过去这么久,杨云溪再想起当时的情形,却依旧是微微哽咽了。古青羽这辈子,或许也就那么一次机会,可是最终的结果却依旧是没能像是古青羽期盼的那般。

    “若是那孩子和长生不能共存也就罢了,若是长生自己身子的原因也就罢了。可是那孩子……”杨云溪苦笑一声,定定的看住朱礼:“听了这些之后,大郎你可否还认为长生她是故意想骗你?是为了这个太子妃的位置骗你?”

    这话问得心酸又无奈,更甚至带着一点愤怒的质问味道。不过最终杨云溪却是又笑了一笑,轻叹一声:“大郎,纵然不能将墩儿给长生抚养,也不能叫墩儿和长生形同陌路才是。否则,这一场母子名分又算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