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51.第251章 死罪

    送走了徐氏,杨凤溪几乎是立刻便是出了声:“我的婚事又何须你管?你这般总是自作主张,真将你自己当成了什么了?”

    杨云溪扫了杨凤溪一眼,并不和杨凤溪计较态度问题:“你留在宫中,基本是不可能的。留在宫中做一辈子女官,你也不可能留在我跟前。你要想清楚。”

    杨凤溪面上微白,悻悻道:“这事儿不必你管!”说着转身就走。结果却是和青釉撞了个正着。登时便是跌了下去,青釉唬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去拉杨凤溪。不过却是并未拉到,杨凤溪脚下一滑已经是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青釉却是顾不上杨凤溪,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忙看向杨云溪,见杨云溪并未被波及,这才伸手去扶杨凤溪。

    杨凤溪呻吟了一声,忽然伸手按住腹部,脸色惨白:“我肚子好疼——”

    杨云溪莫名其妙的看着杨凤溪——这摔下去应该是腰臀上疼才对,怎的会肚子疼?不过随即她想起上一次自己没来葵水被误认为怀孕,结果一跌之下倒是忽然来了葵水这事儿。

    迟疑一下后,杨云溪便是道:“是不是来了葵水?”

    杨凤溪摇头:“我不知,好疼——”

    杨云溪也是慌了手脚,忙吩咐青釉:“快去请太医来。”一时之间又让人去将杨凤溪扶回了她屋里,让她先躺着再说。

    躺下后,杨云溪让人检查了一下,却发现并不是如同她猜测的那般来葵水了。

    杨凤溪的肚子疼,就越发怪异起来。

    事情不知究竟如何,杨云溪也没敢离开,只是守着杨凤溪。

    杨凤溪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怎么的,脸色一直惨白,丝毫血色也没有。更是紧紧的咬着唇,攥紧了拳。

    一时太医过来,杨云溪便是忙让太医给杨凤溪诊脉。

    结果这一诊之下,却是诊出了事端来。

    太医皱着眉头,又换了一只手仔细诊断过后,眉头皱得却是越发的紧了。

    杨云溪则是被太医这般举动吓得不轻,只当是杨凤溪身子出了什么问题,忙出声追问:“这是怎么了?”

    太医垂着头,咳嗽一声掩住尴尬和小心后,这才压低声音道:“这位女官……怀孕了。”

    不只是杨云溪,在场所有人听了这话之后,都是一个反应: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吃惊一阵后,则是面色古怪的看向了杨凤溪。

    杨凤溪自己却也是一副呆怔之色,显然是被这个诊断吓到了。半晌,杨凤溪断然道:“这不可能!一定是诊错了!”

    太医自然吃不准孩子是谁的,不过想着这里是长孙宫,便是下意识的认为杨凤溪肚子里的孩子是朱礼的。当即虽然对杨凤溪质疑他的医术有些不快,却还是和颜悦色的辩解道:“我做太医十多年,之前行医数十年,自认一个喜脉却是不会诊错的。”

    杨凤溪还要说话,杨云溪却是断然喝道:“住口!”一眼扫过去,一种无言的戾气便是无形之中四散开来,登时叫屋里的人都是忍不住小心翼翼起来。就是那太医,也不敢再说话了。

    杨云溪一言喝住了众人,随后却是灼灼的看向了太医:“你说,果真是怀孕?没有错?”

    连着被人质疑,太医心头已是说不出的不痛快,当即便是断然道:“贵人,我敢保证没有诊错。的的确确是喜脉。”

    杨云溪倒吸一口凉气,再度看了杨凤溪一眼,锐利的目光几乎看得杨凤溪不敢与她对视。

    太医倒是没多想,只当是杨云溪恼怒杨凤溪在她眼皮子底下勾搭了朱礼罢了。不过,青釉却是心知肚明这个孩子有很大的可能根本就不是朱礼的。所以,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便是渐渐诡异起来。

    而杨云溪面上看似除了恼怒之外便是没别的情绪,可是事实上,这会子她脑子里几乎是乱糟糟的一片的。

    杨凤溪怀孕了。这个消息如同怒敲了一下大钟,“咚”的一声却是让杨云溪几乎神魂俱颤起来。

    杨云溪忍不住的去想: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下意识,杨云溪又问:“孩子,多大了?”

    太医顿了顿,言道:“已是两个月了——”

    这话一出口,太医顿时也是觉出不对来。太上皇帝陛下的孝期,满了可不到两个月哪!那么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太医扫了一眼杨凤溪,顿时只觉得自己惹上了麻烦,心中登时就叫苦不迭起来。可不是惹上了麻烦么?这胎是他诊出来的,可是偏偏有了这个孩子,却不是什么好事儿,反而是祸事!这个孩子的存在,根本就是证明了长孙殿下言行不检啊!根本就是证明了长孙殿下在太上皇帝陛下孝期行了淫事儿!

    这……太医甚至忍不住的已经开始在想,朱礼会不会将他灭口了。又想,他该用什么法子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而杨云溪也是沉默了。她淡淡的看了杨凤溪一眼,此时反而没了先前的凌厉和恼怒。只是偏偏这样淡淡的一眼,却是才叫杨凤溪一下子觉得心虚莫名,心中更是慌乱!

    杨凤溪咬紧了嘴唇,努力的想要将自己瑟缩起来。

    杨云溪此时心中也的确是没有恼怒的心思,她此时想的,是该怎么样才能保住杨凤溪的性命!这个时候,她倒是不纠结孩子是谁的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孩子是太上皇帝陛下孝期中有的,不管孩子父亲是谁,杨凤溪都是触犯了规矩!而触犯这个规矩,却是要命的!不同别的,孝期行****之事,本就是不该,更遑论杨凤溪没名没分了!而孩子的父亲只要姓朱,那么杨凤溪就死定了!

    毕竟,朱家的血脉也许不会被苛责,可是杨凤溪呢?只会被扣上一个勾引的罪名,然后直接赐死!这个孩子,更不可能降世!否则的话,便是一个污点,一个朱家的污点,一个皇家的污点!

    这样的污点,又怎么会不被抹去?又怎么会不给杨凤溪带来杀身之祸?若她是李皇后,只要知道这事儿,必是毫不犹豫的即可赐死杨凤溪!甚至连孩子父亲到底是谁也不会去追究!

    还有,不仅是杨凤溪,就是自己,也一样在劫难逃!杨云溪苦笑一声,只觉得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