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26.第226章 关切

    杨云溪愣了一下,才算是想明白了朱礼这话的意思:大肚子的衣裳还能再穿几回,朱礼这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她还要再怀孕几回的。

    微微嗔怪的瞪了朱礼一眼,杨云溪轻声悻悻:“殿下且打趣我罢。”说着便是进了里屋去换衣裳。

    朱礼扫了一眼璟姑姑,倒是什么也没问,只是自己拿起一个银签子扎了一小块蜜瓜慢慢的吃了起来。

    璟姑姑被朱礼那一眼看得倒是有点儿心悸,忙低下头去。

    杨云溪换条裙子自然也要不了多大的功夫。出来见朱礼在吃蜜瓜,便是忍不住笑道:“殿下也喜欢吃蜜瓜?”

    朱礼随后也是笑了:“我记得不是不大爱吃这么甜的。如今口味倒是变了。”

    杨云溪便是被这话说得微微一怔——她的确是不喜欢吃那么甜的。可是这样的小事儿,朱礼又怎么会知道而且记得?

    而且朱礼这样的话太过甜蜜,倒是让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过甜蜜和怔忪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很快杨云溪便是冷静下来,笑道:“也不知怎么的,怀孕后口味便是有些变了。”

    朱礼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呢。我回头再叫人送一篓来罢。”

    杨云溪动作微微一顿,随后便是大大方方的笑着道谢:“那可是多谢殿下了。只是殿下这般偏心,就怕徐熏她们看了吃味儿。”

    说完这话,杨云溪便是冲着朱礼眨了眨眼睛。最后自己绷不住倒是笑出声来。

    朱礼看着杨云溪这般,也不知怎的却是忽然就觉得嘴里的蜜瓜不那么甜了,反而有点索然无味起来。他便是搁下银签子,“葡萄如何?”

    杨云溪看了一眼还剩下的大半盘子的葡萄,倒是有点儿又馋了:“也不错。殿下要不尝尝?”朱礼若是要尝尝,她自然也就是可以跟着一起吃了。否则朱礼不动,她自然也是不好意思动的。

    朱礼看了杨云溪一眼,随后了然一笑,倒像是看穿了杨云溪的意思:“那你剥个我尝尝罢。”

    杨云溪自然没反对,一面剥葡萄皮,一面问朱礼:“胡萼那头是青羽守着?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朱礼的目光落在杨云溪的手上,注意到杨云溪戴了一只银镯子,随后便是答话道:“产婆说是正常的,没什么问题。只是时辰还没到罢了。青羽守着,我却是坐不住了。”

    杨云溪抿唇一笑:“这也是正常的。干巴巴的坐在那儿等着,谁能不着急?”

    被杨云溪这么一说,朱礼一时之间倒是对古青羽生出了几分歉然来:他倒是走了,古青羽还在那儿守着呢。

    杨云溪倒是没注意到这个,只是又隐晦的避开了这个话题——她还没忘记上次朱礼的那一番话呢。所以,她问两句也就不敢再往深处问了。就怕朱礼多想。

    “殿下尝尝。”葡萄皮自然不费什么功夫,很快杨云溪便是剥好了一颗,正要放在盘子里让朱礼用银签子扎着吃,谁知朱礼却是轻轻握住她的手腕,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带过去,然后就着杨云溪的手指一口将葡萄含住。

    也不知道朱礼是无意还是故意,反正杨云溪只感觉指尖微微一暖,随后就被朱礼咬了一下。

    杨云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去看朱礼。

    结果朱礼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只是若无其事的放任她抽出手指来。

    不过紧接着朱礼便是皱起眉头来,三下两下的将口中葡萄咽下去:“这么酸?”

    杨云溪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酸?不酸啊。”不过看着朱礼那般神色不像是说假话,她便是又自己剥了一颗吃了,末了肯定摇头道:“真不酸啊。要不我再给殿下剥一颗?”

    璟姑姑终于是看不下去,低声提醒杨云溪:“主子难道忘了自己如今的口味和咱们不同?这葡萄别处都觉得有些酸,只有您吃着觉得好……”

    朱礼听了这话,便是想起方才杨云溪认真又垂涎的样子,顿时越发觉得牙酸了。忙又扎了一块蜜瓜吃了,这才觉得好了些。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架势,便是也明白朱礼这是真被酸到了,一时之间又有些讪讪。

    朱礼见她如此,倒是忍不住笑了;“以后你觉得好的,我可是不敢胡乱试了。不过,虽然喜欢也别吃多了,回头牙酸也是难受。”

    朱礼语气里不乏关切。

    杨云溪却是不去多想,只是讪讪的应了一声。

    朱礼也没再说话,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倒是冷了下来。

    正当杨云溪考虑着是不是该找些话将气氛活络起来的时候,那头刘恩却是匆匆过来了:“殿下,胡贵人那头有动静了。”

    朱礼一听这话,倒是一下子站起身来。看着那架势,倒像是有几分急切的味道。

    杨云溪看着朱礼起身,也是下意识的跟着站了起来。

    朱礼回过头来:“你别动,也别过去。差不多也就歇着罢。别多想。”

    朱礼匆匆说完这几句话,便是匆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杨云溪看着朱礼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睛,面上的神色也是渐渐收敛,最终只剩下意味索然。她轻笑一声:“看似不在意,可是心里到底还是在意的。到底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呢。”

    这话杨云溪说得声音极轻,说完之后连笑容也冷了下去。

    璟姑姑听见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外,见朱礼的确是走得老远了,这才压低声音道:“哪能不在意呢?不过,要说多在意肯定也比不上您肚子里这一个。主子也别想太多——”

    “我倒是没想别的,只不过是觉得有些不平罢了。”杨云溪轻叹一声,重新坐下来,无意识的捏了一颗葡萄在指尖把玩,却是并不剥开:“青羽她……心里怕是不知多委屈。”

    古青羽的孩子死在胡萼手里,而胡萼如今却是要生孩子,更甚至古青羽还要在外头守着。换做是她,怕是早就恨不得弄死胡萼了。也难为古青羽竟是什么都不做。

    就是不知道古青羽心里知道不知道,或许朱礼根本就不打算将这个孩子交给她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