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20.第220章 深意

    面对杨云溪的回答,徐熏的目光便是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就在杨云溪以为徐熏不肯就这般算了,还要继续追究的时候,徐熏却是又倏地开怀一笑:“是了,横竖她是罪有应得就是了。她怎么想的,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说起来,我却是看她不顺眼许久了。仗着自己怀孕便是那般摸样,这下可好。我看她还怎么嚣张?”

    徐熏没再追问这件事情,杨云溪便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而对于徐熏这般的回答,杨云溪随即又是忍不住笑了:“你呀。这话可别叫殿下听见了。”

    “听见了又如何?”徐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颇有些幽怨道:“横竖他也不在意我,指不定听见了也只当是没听见罢了。”

    若是换成以往,杨云溪必定是会劝说徐熏,说朱礼不是那般的人。可是现在,她却是只有一种无言以对之感。

    朱礼他倒不是偏心,她只是觉得朱礼可能根本就是冷心罢了。她们这些女子对他的那些情感和付出,朱礼他真的在意吗?又是怎么样一种看法和心态?

    这个问题,杨云溪没敢去深想。最终,她只是笑着回答徐熏:“咱们做咱们该做的,殿下如何那是殿下的事儿。咱们的职责便是服侍殿下,让殿下开心。所以自然是不能也不该做让殿下烦心或是不痛快的事情。再说了,殿下又有几个时候在后宫里?咱们一个月也应对不了几天,自然更该打点起精神来。不然,要我们做什么?”

    徐熏怪异的看了杨云溪一眼,最终却是点点头,深以为然道:“正是这个道理。却是我想多了。”

    杨云溪勉强笑了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是直接岔开了话题:“说起来,你以后还是离秦沁远一些罢。每一回碰上她,你便是没什么好事儿。”

    徐熏低头看了一眼看自己已经肿胀起来,被宫女仔细托着的手腕,登时也是禁不住苦笑起来:“可不是?我回头找人去算算,看看是不是我和秦沁八字不合。”

    两人说着话,一路回了蔷薇院,那头太医倒是也赶过来了。

    徐熏的手腕却是脱臼了。

    正骨的时候,徐熏疼得整个人都是扭曲了,杨云溪光是看着就忍不住替徐熏觉得疼了。末了根本就不忍心再看,直接转过头去。

    说起来,徐熏会如此也是为了保护她,所以杨云溪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愧疚的。不过这样的愧疚也帮不上徐熏什么,除了看着徐熏受罪之外,她还真的是什么都不能做。

    等到正骨完毕,徐熏已经是两眼泪汪汪的,若不是考虑怕别人笑话,杨云溪觉得徐熏肯定是会当场哭出声来的。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对徐熏道:“这次却是你替我受过了。”

    徐熏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来:“你若真觉得愧疚,回头给我做两回点心吃如何?”

    杨云溪本还难过呢,听了这话却是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的笑出来,瞪了徐熏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

    徐熏苦着脸:“这几日什么都不能吃,我都快馋死了。”

    杨云溪又瞪了徐熏一眼;“胡说什么?为太上皇帝陛下守孝,却是咱们应该的。”顿了顿,她又道:“再说了,最多也就三个月,忍耐忍耐也就过去了。”

    徐熏便是也就不说话了。等到手用夹板固定住了,又用纱布缠了,太医嘱咐几句便是也就告退了。徐熏又和杨云溪说了一阵子的话,便是最终说起了杨凤溪来:“你到底怎么打算安置你姐姐?难不成还真在宫中当女官啊?”

    杨云溪看着徐熏那一脸关切,便是忍不住笑了,柔声解释道:“等过几日殿下心情好些了,我就跟殿下提起,请殿下给个恩典,让我姐姐出宫去。”

    徐熏咂摸了一下,微微挑起眉头来:“我还以为你要将你姐姐留在宫里服侍殿下呢。”

    杨云溪看了杨凤溪一眼,忙瞪了一眼徐熏:“别乱说。让人听去了,我姐姐可没脸见人了。”

    徐熏冷笑了一声,啧啧两下便是不言语了。不过意思却是很明显。

    杨云溪知道徐熏这是故意刺杨凤溪,便是也没让杨凤溪久留,只让她先下去了。

    杨凤溪走后,徐熏便是压低声音问杨云溪:“你说,殿下真会将胡萼送去安乐堂?皇后娘娘能同意?胡家能同意?”

    杨云溪摇摇头,心里也有点儿吃不准:“我也说不出清楚。不过看着殿下那样子,却不像是说着玩儿的。倒是胡家和秦家素来交好,却也不知道出了这档子事儿后,秦家和胡家能不能还像是以前一样。”

    徐熏啧啧两声,像模像样的感叹:“敌乎?友乎?唯利益长久尔!”

    杨云溪顿时禁不住笑骂起来:“文绉绉的酸不酸?”

    徐熏便是悲悯的看了杨云溪一眼:“这叫文雅,你不懂。”

    杨云溪一本正经:“我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你和我说什么之乎者也,我没赶你走你倒是还蹬鼻子上脸了。不行,改明儿我要去门口挂个牌子,上头就写,文人不许入。”

    徐熏登时贼笑:“哦?那你去挂,快去快去。回头殿下也不能进来了,正好去我那儿。”

    杨云溪哭笑不得,又提醒徐熏:“去你那儿作甚?喝茶聊天?一起谈论之乎者也?现在守孝呢,你那么积极做什么?”

    徐熏一下子泄了气:“可不是,还得守孝呢。你说我什么时候才会有孩子?”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你也不嫌羞?”杨云溪用手指捏了捏徐熏的脸颊,只觉得手感颇好,登时又忍不住再捏一把。

    徐熏忙闪躲。

    两人正闹着呢,冷不丁的却是听见了朱礼的声音:“什么不嫌羞?这是没事儿了?在院子里就听见你们闹腾的动静了。”

    朱礼的语气里颇有些宠溺和无奈,却也是分明有着纵容。

    杨云溪和徐熏一下子都是忙停了下来。随后都规规矩矩的朝着朱礼请安行礼。

    朱礼摆摆手,自顾自的坐下了,又问:“刚才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