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07.第207章 留不住

    朱礼当然知道孩子是谁的。她这样做,无非就是跟着古青羽一起翻旧账的意思罢了。这个机会难得,杨云溪可不愿错过。

    果然,这一次胡萼和秦沁谁也没吱声,反而胡萼甚至还笑道:“杨贵人这话真是言重了。孩子不是殿下的,还能是谁的?咱们之前那般,也不过是关心你罢了,并无其他意思。”

    朱礼淡淡的扫了一眼胡萼,看得胡萼顿时有点儿讪讪的。

    随后朱礼便是道:“出宫之前,我的确在蔷薇院歇了一晚上。当时没记录,不过是走得匆忙罢了。没想到这却是险些让杨贵人受了委屈,却是我的不是。青羽,你便是好好补偿杨贵人一番罢。”

    朱礼一张口就说自己错了,其他人还能怎么说?就算恨得后槽牙痒痒,面上也只能赔着笑脸。

    “今儿大家也都折腾得不轻,各自回去睡下罢。对了,杨贵人明儿便是不必去跪灵了,你养好身子替殿下添个白胖的儿子,那便是最大的功劳和对太上皇帝陛下的孝心了。”古青羽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了疲乏之色来,却又如此言说了一句,直接就给了杨云溪体面。

    杨云溪自然不会推辞——再去跪灵,她身子可是受不住了。

    一时众人都是告退下去,朱礼看着杨云溪,极想和杨云溪说说话,不过想着自己第一天归来,到底还是要给古青羽脸面,便是又生生忍住。

    杨云溪自然也没盼着朱礼要如何,走得倒是痛快干脆。

    徐熏有些小小的兴奋,出了门便是压低声音道:“殿下回来得可真是时候。这下那两人就该是消停了。瞧她们今儿的脸色!”

    杨云溪笑了笑,瞅了一眼徐熏的腿:“你快回去歇着吧。让丫头给你烫烫脚。虽说你腿已经没大碍了,可到底是受过伤,自己多留心些。也别硬撑着。”

    徐熏点头应了,心里却是有些恹恹:杨云溪可以不去跪灵,却是因为怀孕。她不过是旧伤,哪里好意思开口说不去?就是长孙妃身子不好也在那儿熬着呢,她若不去,那成什么了?就是死撑着,她也只能这么撑下去。

    回了屋子,杨云溪便是松了一口气,几乎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唇角也是不由自主的翘起来。

    璟姑姑自然也是知道了消息,此时站在那儿,却是神色有些复杂。杨云溪怀孕这个事儿,至始至终却都是没跟她说过。作为蔷薇院的一把手,璟姑姑只觉得有些难堪。更让她觉得有些异样的,是杨云溪对她的不信任。

    杨云溪自然是看见了璟姑姑那般神色,当即坐直了身子,看着璟姑姑道:“我有一事不明,却是想问问姑姑。”

    璟姑姑忙挺直了背脊:“主子尽管问。”

    “期间你熬给我喝的调理身子的药,果真是你亲自去抓的?并未曾假手他人?”杨云溪轻声问道,语气虽说还算和缓,可却隐隐也有几分凌厉在其中。

    璟姑姑一怔,下意识的就觉得难道是药有问题?不过她没贸然开口问,只是答道:“的确是如此。因是要给主子入口的东西,是我亲自去的。也是我找的相熟的太医。熬药也是我亲自熬的。”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药却根本不是什么调理的药,而是让人滑胎的药呢?”杨云溪提高了声音,厉声质问璟姑姑。说真的,问这话的时候,她的确是十分失望的。她也是信任过璟姑姑的,虽说不及对兰笙和青釉那样信任,可是也强过了普通的宫人。可是璟姑姑对她信任的回报却是如此。

    璟姑姑错愕的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

    “十副药,有四副都是滑胎药。”杨云溪冷声言道,失望至极的看着璟姑姑:“药是姑姑你亲自去捡的,也是你亲自去熬的。你自己说,我该不该相信你这个不可能?”

    璟姑姑被杨云溪这般一问,一时之间只觉得无话可说,惨白着脸站在那儿,脑子里轰轰的乱响,翻来覆去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侧头看向兰笙:“带璟姑姑下去罢。等到太上皇帝陛下的事儿了了之后,再将此事禀告给长孙妃,请长孙妃处置。

    兰笙便是要带璟姑姑下去。

    璟姑姑木然的跟着兰笙往外走,可是走了两步却又回转过头来跪下磕头道:“主子,我是冤枉的。请主子查明!”

    璟姑姑倒是也没闹腾起来,磕头之后便是跟着兰笙去了。

    一时之间,杨云溪倒是真有点儿疑惑了:莫非璟姑姑真是冤枉的?

    夜里杨云溪和青釉说起这事儿。青釉也是有些迟疑:“璟姑姑瞧着倒真不像是做这样事儿的人。而且,除了这个事儿之外,她对主子也一直是尽心尽力的。”

    “那你回头悄悄的问问璟姑姑罢。也别说是我的意思,只说你自己愿意帮她一回,问问她,她觉得哪里可疑。”杨云溪叹了一口子:“可我也只会给她这一次机会。”

    青釉倒是笑起来:“主子就是心善。”

    “就像是你说的,她毕竟服侍我也这么久了。她既然说她是冤枉的,看在服侍我这么久的情分上,我也该再给她一次机会。”杨云溪轻声言道,随即却是肃然:“可是我也只会给她一次机会。若事情还是如此,的确是她的话。我却不能轻饶了她。”

    “这是自然。”青釉也有些发狠:“若不是咱们自己小心,那几副药喝下去,那还了得?”

    杨云溪翻了个身,轻叹了一口气:“眼看着又是该换花了。这一次,你悄悄的收买个小黄门,让他将埋在胡萼院子里的东西挖出来吧。”

    青釉有些迷惑:“主子不是说要等到关键时刻才用这个线?”

    杨云溪轻笑一声:“现在可不是关键时刻了?秦沁和胡萼虽不知怎么的达成了共识,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可是能结成盟友,自然也能成为敌人。她们两个联手的话,我就算有着殿下的宠爱,也怕是防不胜防。所以,还得让她们自己斗起来才好。而且,胡萼眼看着就要生产了,我自然也要帮青羽一把。”

    胡萼这个孩子,注定她自己是留不住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