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94.第194章 担忧

    杨云溪笑过之后,神色却是又里冷下来:“胡萼果然是坐不住了。”

    可不是坐不住了么?否则,哪里又至于真掐着这点小事儿就闹腾成什么样子?这样闹腾,无非是想让古青羽为难,另外再传出古青羽偏袒有失公允的名声来。当然,或许也是真有那么几分想要扳倒她的意思。

    至于为什么扳倒她,倒是也不难猜到其中的缘由。无非也就是因为她早先得罪过胡萼,以及她始终是牢牢站在古青羽那边的罢了。

    胡萼从来就不是个安于现状的。这一点不难看出。

    更何况胡萼现在还怀着孩子。胡萼能不能翻身全看这孩子了,她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倘若朱礼在宫中,胡萼或许还不敢这样折腾,可是现在朱礼却是并不在宫中。换成她是胡萼,她也一定会牢牢的抓住这次的机会。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青羽的日子也是艰难。”以前没进宫时,她只觉得古青羽除了身子不好,有些事情不能按照自己意愿来之外,总归还是天之骄女,再享福不过。可是现在看来——

    众生皆苦这句话,却也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

    只可惜的是,杨云溪纵然想帮古青羽,却也也根本不过是有心无力。她现在还在禁足之中且是不提,就算不禁足,她也帮不上杨云溪什么。朱礼不在,她根本连帮古青羽说句话都是做不到。

    因为这个,所以杨云溪倒是忍不住盼着朱礼能赶快回来了。纵然朱礼也才去了几天而已。

    时光一转却是到了莺飞草长的三月。

    北京的春天比旧都来得似乎晚一些,不过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来了。这所皇宫是新修的,昨年刚搬过来天太冷以谁也没行兴致去逛一逛看一看,如今天气暖和景色也好,自然出门的人也就多了。

    而且,宫外也是随着春天的到来,人气渐渐的就旺了起来。年前没来得及搬过来的那些勋贵世家们,此时都是齐刷刷的搬过来了。

    先前昭平公主因为驸马林萧彦的身子,所以冬日里就没挪动。如今天气好了,她也是搬了过来。这不,刚安顿好了便是进宫来给涂太后和李皇后请安。

    自然,顺带也过来看看杨云溪。昔日昭平公主没出阁时,二人便是好友,如今一个出了宫,一个进了宫,倒是见面的时间和机会少了许多。

    不过,见得少了,情谊倒是没消退就是了。

    昭平公主一见了古青羽,便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当时我也没能进宫去看你,驸马那时候身子不大好。”

    古青羽自然不会为了这个计较,只是浅笑:“那时候我正难过,也没心思见人。倒是你,林驸马的身子如何了?”

    昭平公主点点头:“倒是好了许多。就是天冷的时候难熬。”

    昭平公主和林萧彦成亲也快有两年了,古青羽少不得便是看了一眼昭平公主的肚子:“怎么样?可有动静了?”

    昭平公主脸上便是有了一丝黯然:“还没动静呢。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有孩子——”

    古青羽蹙眉:“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做什么?你还年轻呢。”

    昭平公主苦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身子是什么样。”顿了顿,昭平公主就干脆岔开了话题:“胡萼有孕了?还有,你选的那个杨氏听说闹了一场笑话?”

    古青羽便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和昭平公主说了一遍。

    昭平公主听得直皱眉,末了言道:“我说你也是心慈手软。要换成是我,胡氏敢害我的孩子,看我不生吃了她!就是那孩子,你知道消息后干脆一点……何苦留着祸患?”

    古青羽皱了皱眉:“大郎还要借胡家的势。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母后她——”

    “母后那儿我已经说了她几句,只是也不知道母后她到底听没听进去。”昭平公主叹了一口气,多少有些歉然。

    古青羽笑笑,只说起杨云溪来:“倒是阿梓那头,这次却是被我牵连了。我当时只盼着她赶紧有个孩子,好扶了她起来对抗胡氏和秦氏。可谁知道竟是……”

    “她自己没福气罢了。”昭平公主摆摆手,不甚在意:“我听说大郎也很是喜欢她。倒是有些纳闷,也不知她到底哪里好了?”

    古青羽摇摇头:“这个我却是不知。”

    昭平公主笑笑,再一次说起了别的事儿:“这一次大郎去军中是皇祖父的意思,怕是从军中回来后,大约这太子之位也就能定下了。对了,三郎和四郎的婚事声也是定下来了。四郎定的是李家的姑娘,三郎定的是太原长孙家的姑娘。”

    古青羽微微蹙眉:“李家?母后的娘家那个李家?会不会……”

    李皇后的娘家,如今势力可是不小。朱启本身就有些……只怕得了这么一个联姻之后,就更加不安分了吧?

    还有太原长孙家,古青羽只是摇头:“虽说长孙家也是世家,可是毕竟没落了许多了。如今也只有一个空架子了……”

    昭平公主倒是不在意:“三郎毕竟是庶出,能得这么一个好亲也是皇祖母垂怜。至于四郎的那个,却是母后亲自定下的,是母后的亲侄女。不过倒也从没进宫来过。你心里有个数就成,别太在意。母后纵然偏心一点,可是这太子之位始终都是大郎的。谁也改变不了。”

    昭平公主这话根本就是在宽鼓青羽的心。

    古青羽微笑起来:“你也不必替我担心。大郎是有本事的,这些事儿还轮不到咱们女人来替她操心。”

    昭平公主笑出声来:“也是。”

    昭平公主的到来,自然也没给杨云溪带来什么改变。事实上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不过,朱启定亲的日子,她倒是也得了些好处。毕竟是喜事儿,她的禁足便是减少成了两个月。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其实也无关痛痒。

    真正叫杨云溪在意的,还是另外一件事情。她这个月的葵水,又没来。

    面对璟姑姑一脸迟疑的揣测样子,杨云溪只叹了一口气:“不过是时间不准罢了,姑姑也别多想。不然回头再闹出笑话来可不好。”

    璟姑姑有些发愁:“这么着也不是法子,还得找个太医来看看才好。”

    杨云溪也是如此想的,可是她眼下却是不好叫太医的。所以暂时只能搁置了。而这一推迟,则是足足又过去了半个月,却依旧还没动静。

    杨云溪有些担忧自己的身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