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64.第164章 虚伪

    马车一路出了宫后,道路两旁便是逐渐的热闹了起来,各色商铺林立,行人熙熙攘攘,好一番热闹的景象。

    朱礼见杨云溪看得出神,便是笑道:“明年这边会更热闹。”

    杨云溪知道朱礼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刚迁都过来,许多商行都还没发展过来。而等到明年则是全然不同了。

    杨云溪忽然见了前头一间薛氏布庄,便是微微一怔随后笑起来:“那就是我外祖家的生意了。”一面说着,她一面指给朱礼看。

    朱礼看了一眼倒是笑了:“看薛记这个样子,便是知道薛家定是个会做生意的。”

    两人正说着话,一人当头从薛记走了出来。杨云溪顿时一怔,虽说忍着没叫出声来,却是忍不住紧紧盯着看。

    朱礼见了,倒是纳闷:“你认识?”

    杨云溪低下头:“那是我表哥。”

    朱礼点点头,忽然就扬声道:“停车。李勿你去将那位公子请到前到前头茶楼说话。”

    杨云溪讶然的看着朱礼,有些迟疑:“这……不用了罢?”

    “上次不是说了让薛家给宫中送东西,如此我也正好看看他们家到底如何。”朱礼笑道。不过他虽然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杨云溪心里却是很清楚:朱礼分明就是因为她。

    “说会儿话之后会不会就迟了?咱们还要去接胡萼呢。”杨云溪蹙眉低声问道。但是心里却是已经忍不住有些雀跃了。

    朱礼摇头:“不急,横竖刘恩在那边。他们收拾东西只怕也没那么快。就是咱们在外头用了午膳再过去也是时间够的。”

    杨云溪进了酒楼,倒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低声朱礼:“我刚进京城那回,有一次同我表哥去选首饰,在首饰店遇到了麻烦。当时是归尘他出来帮了我们一把。如今想着,大郎你当时也应该是在的吧?”

    朱礼含笑看杨云溪一眼,慢悠悠道:“是啊。”

    杨云溪顿时有点儿尴尬起来——当时她的表现可是有点儿……

    “牙尖嘴利,出手狠辣。”朱礼继续慢悠悠的评价:“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样的姑娘呢。初见时只觉得是个规规矩矩的,虽说长得漂亮却也着实算不得多出彩。可是那次之后,却是着实叫我刮目相看。心想,这样的姑娘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

    杨云溪被朱礼这一番评价闹得满脸通红,只能瞪了朱礼一眼嗔怪:“大郎这是在打趣我?你直接说我凶悍无礼有辱淑女风范也就是了。这般洋洋洒洒一大堆,拐着弯的嘲笑我也不嫌浪费口水?”

    朱礼轻笑出声,伸手揽住杨云溪的腰:“我这是夸你呢。别的姑娘规规矩矩,可也不见得我就喜欢呀。”

    朱礼这话让杨云溪心头有些异样,不过她只将这份异样压下去。甚至故意玩笑道:“乡下的姑娘都这样,殿下若是喜欢,我回头替你寻觅几个绝色的?”

    朱礼又惊又笑,最后掐了一把杨云溪腰间软肉:“还敢拿我打趣。”顿了顿,似乎是为了转移话题,他又问道:“你和归尘很熟?”

    杨云溪一怔,心里有些纷乱,连带着将方才因为朱礼那话而有些异样的情绪都是压了下去。而也只是一瞬间,她很快就笑着点点头:“也算不上熟,不过他救我那么多次,我却是心头将他当成是恩人的。”

    朱礼笑着点头:“倒是真算你的恩人。”

    “对了,归尘他在边关如何?”既然是朱礼提起了的陈归尘,这倒是个好机会能打听陈归尘的情况。这样的机会难得,杨云溪最后到底是没忍住还是问起了陈归尘的情况。

    朱礼眸子里带着几分笑意,看着杨云溪道:“你倒是关心他。”

    当然这话更像是一句玩笑话,还没等杨云溪琢磨出朱礼说这话的意思时,朱礼就又道:“他自幼习武,又是陈家人,领兵打仗早就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现在他不过是刚去还没发展起来,再过两年,他必定是军中挑大梁的人。”

    朱礼给了陈归尘这样高的评价,杨云溪倒是有些发愣。不过随后她就笑道:“他是大郎你的陪读,他越好,大郎你也就在朝堂上站得更稳。”

    朱礼笑看杨云溪一眼,末了又提醒:“是这么回事儿没错,不过以后这话却是别说了。让人听了去,就成了妄议朝政了。”

    要是普通妇人也就罢了,后宫女子却是必须注意又注意的。

    下车的时候朱礼也不知怎么想的,忽然就又说了一句:“以后有归尘的消息,我再告诉你。”

    杨云溪微微一怔,心头不知怎么的竟是有些心虚。不过,她还是笑道:“好。”且尽量让自己做出不在意的样子来。

    朱礼的人已经先过来定了雅阁了,当即杨云溪下车之后便是径直由着朱礼带进雅阁。

    朱礼叫了一壶茶,小二又道:“百花糕是本店的招牌,公子和夫人要不要来一碟尝尝?”

    朱礼看了一眼杨云溪。杨云溪便是笑道:“那就拿一碟来尝尝。”顿了顿又问:“既然叫百花糕,莫不是真有百种花?”

    小二被问得有些尴尬,杨云溪不等他回答就笑着摆手:“好了,你且下去罢。”

    小二松了一口气,忙退下去了。

    朱礼倒是笑道:“宫里有个御厨会做这样的点心。不过就是麻烦些,回头我叫他做了你尝尝。”

    杨云溪顺口就应了。却是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她一会见了薛治该说些什么呢?朱礼还在旁边,有些话肯定是不好说的……

    就在此时,却不曾想朱礼竟然开了口:“要不要我去隔壁,让你们单独说说话?”

    杨云溪微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也没什么不能让大郎你听的。再说了。你是我的夫主,我瞒着谁也不能瞒着你呀。”

    也许是这话讨好了朱礼,朱礼整个人便是越发和气起来。待到薛治来了后,朱礼的态度更是柔和。

    不过杨云溪却是着实的有些心虚——那话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难。第一,陈归尘的事儿就不可能说出来,第二,杨家那一些阴私,她也不可能说出来。所以,她那番话……其实说出来也就是为了讨好朱礼的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