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53.第153章 意外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朱礼有点儿微恼,轻哼一声:“你希望我去?”

    杨云溪没说话,只是微微垂了垂眸子轻笑一声。

    这一笑,倒是将气氛全都破坏完了。同时也微微的有那么点儿挑衅的意思。

    而刘恩则是又在外头出声了:“殿下?”

    朱礼悻悻的直起身来,声音不耐:“知道了。先请太医过去,我们随后就到。”

    杨云溪眯了眯眼睛,只觉得心里有些有些恹恹的。到底朱礼还是做不到完全的冷酷,当然这也和她最后那一声轻笑破坏了气氛有关系,可是这件事情……

    杨云溪微微有点儿怒了。

    眼底那一点因为方才旖旎气氛生出的迷蒙退去,杨云溪的声音听起来清冷又淡漠:“那我们快回去看看罢,兴许真是出了什么大事。”

    朱礼“嗯”了一声,显然是情绪不佳不愿意多说什么。不过,在走到池子边的时候,他却是又回过头来:“明儿晚上我去你那儿。”

    杨云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觉得朱礼这是今儿没达成所愿,所以都有些执念了。听那语气,她是真想不出别的什么话来形容了。

    不过也很正常,朱礼其实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岁罢了,二十岁的人再沉稳总也有不那么沉稳的时候。而现在这个事儿,便是如此了。

    朱礼丢下这么一句话,倒是径直去换衣服了。他一走,很快宫女们也就过来服侍杨云溪了。

    杨云溪低声道:“都站着别动,我自己起来。”一面说着,她一面便是自己将已经被朱礼解开的衣裳都系上了。虽说如今是起不了什么遮挡作用,可是这般衣衫不整的摸样如何能叫人看见?

    一时穿戴齐整了,杨云溪一出去便是看见助理沉着脸在和刘恩说话。刘恩已经完全是一副小心翼翼又敢多说的样子,显然是已经被朱礼迁怒了。

    杨云溪忍不住上前去,笑着嗔怪看了朱礼一眼:“好了,你又何必迁怒刘恩?他也不过是传句话,哪里又是他的错?想来他也是被逼的罢。”

    刘恩果然是苦笑一声:“还是贵人明白。刚才长孙宫的宫女……”

    朱礼轻哼一声,倒是有些阴测测的:“这么说来,我却是糊涂了。刘恩,你且在这跪着自行反省罢。仔细想想你到底是谁的人。”

    刘恩只得领命。

    杨云溪见朱礼是真的心情不大好,当即便是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是上前低声提醒;“殿下咱们还是快些回去长孙宫吧,看看到底是什么大事儿。”

    朱礼自然也舍不得冲着杨云溪发火,当下便是只得将火气都勉强压回去,一路回了长孙宫。

    长孙宫过来的两个宫女,杨云溪只扫了一眼就唇角微微一挑:秦沁那边一个,徐熏那边一个,倒是挺齐全的。

    待到回了长孙宫,杨云溪便是直接叫了璟姑姑询问:“出了什么事儿了?”

    璟姑姑瞅了一眼朱礼脸色微冷的样子,倒是一下子就生出几分小心来:“是徐贵人摔折了腿。”

    杨云溪和朱礼都是怔住了。

    杨云溪皱起眉头来:“摔折了腿?在哪里摔的?怎么摔的?如今如何了?”

    朱礼也是有点儿惊疑不定:不是应该就是故布疑阵吗?怎的这会子倒是还成了真事儿了?

    “是摔折了腿,在假山那而摔的。掉进了池塘里,捞起来的时候人都有点儿不大清醒了。”璟姑姑低声言道,声音不无可惜的味道。

    杨云溪微微挑了挑眉:“那我们先去看看,请了太医不曾?”

    朱礼显然听了这番话之后也是揪心起来,当即便是也顾不上杨云溪了,直接就往徐熏那儿走去。

    杨云溪看了一眼,也没立刻追,反而压低声音问璟姑姑:“这事可和咱们蔷薇院没干系罢?”

    璟姑姑忙摇头:“这倒没有。咱们的人没一个再跟前,我都约束着没让他们出去晃悠。这一点主子放心。”

    杨云溪这才放下心来——倒不是她多疑,而是宫中有些事情哪里又是那样简单的呢?

    “这事儿之所以闹得这般大,是因为人都说徐贵人的腿可能会瘸。”璟姑姑一面陪着杨云溪往徐熏屋里走,一面低声飞快的又解释了一句。

    杨云溪悚然一惊:“不会吧?怎么会如此?”

    璟姑姑摇摇头只是道:“这个我却也是不知。”

    杨云溪蹙着眉头进了徐熏的院子,就见服侍徐熏的几个宫人都是一脸戚戚然和惊恐。

    杨云溪皱了皱眉头,直接进了屋子。

    此时徐熏是清醒的,朱礼坐在床前,徐熏正“呜呜”的哭诉。那副样子看着是真可怜——而且明显徐熏也是自己被吓到了,那一脸惊恐之色并不掺假。

    “好了,太医不是说没事儿?你也别怕,会好的。”朱礼也顾不得徐熏的眼泪全蹭到了他的衣裳上,只是拍着徐熏的背脊柔声宽慰。

    杨云溪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说实话,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朱礼这样体贴“别人”。一时之间,心里有点儿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吃醋谈不上,可要说无动于衷也不尽然。

    “太医说他不行,要换个医术好的。”徐熏“呜呜”的哭着,口齿都不是那么伶俐了。“我这腿是好不了了。”

    秦沁此时也是走上前来,看了杨云溪一眼,低声道:“太医说没有把握能治好,很有可能会瘸。”

    杨云溪看了一眼秦沁,点点头心里倒是真有几分沉重:“徐熏还那么年轻,若真是……”顿了顿,她又问秦沁:“徐熏好好的晚上出去做什么?还去池塘边?跟着她的宫人怎么也不拦着她?”

    她和朱礼过去的时候已是用过了晚膳了,这个时间,按照徐熏一贯的作息,也应该是窝在屋里看书或是做针线,绝不可能出门的。况且徐熏还怕冷,更不会轻易出门。

    秦沁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来,难得的没了平日一贯有的傲霜清冷,只剩下淡淡的歉意:“却是我不好,特地叫人请了徐贵人过去陪我说话。结果她从我屋里出来,就出了那样的事儿……”

    杨云溪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秦沁。

    而此时徐熏则已经是哭得完全停止不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