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越轮回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冰煞杀劫(下)

    周围是自己的那个庭院,现在的庭院里面的那些花草,好像被特大的冰雹打过一般,没有一棵树一枝草还是原来的样子,用满目疮痍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冰煞仍然是那个姿势坐在玄冰罩当中,紧闭着双目,两手各自拿着一块小了很多的能源晶石,还在运功的状态中。不过看她的脸色和呼吸,好像已经没什么大碍,这个什么劳什子能量攻击终于是挺过去了。

    自己的身上,单兵护甲现在根本就是一堆破烂,还不如冰煞。高鹤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许久没有挪动的身体。这次虽然同样还是有酸疼,但比起躺在床上闭关的不言不动来说,还是要好很多,至少,高鹤还可以自己站起来。

    被玄冰罩罩着的冰煞是不是也和高鹤前几次闭关一样,现在浑身酸疼根本就无法动弹?高鹤不知道,就算知道,高鹤也没有办法隔着玄冰扎替冰煞按摩来偿还前几次的债务。况且,即便冰煞没有玄冰罩,高鹤自度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胆量上去帮助冰煞按摩。

    慢慢的等着冰煞恢复,高鹤开始检查周围。庭院被敲打的千疮百孔,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修补凝金一样的方法来复原?

    还好,高鹤只是试了试,脚边的一棵小草居然在高鹤的真元补充下,缓慢的恢复了正常。原来这样的方法真的可行。只要方法奏效就行,以后有的是时间来修补,现在重要的是看看耗费了多长地时间,以及前方的战况如何。

    收起庭院。高鹤的战舰还在不远的敌方。看战舰地样子,好像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居然已经有植物沿着战舰的起落架生长上来。

    简单的清除一些植物,高鹤上了战舰。不过。看着战舰上计时器里面指着的时间,高鹤真的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高鹤的感觉中,冰煞经历的那种能量攻击充其量也就是持续了几天的时间,自己平日里不睡觉的极限也就是如此。但是,战舰的计时器明明白白地告诉高鹤,距离上次高鹤记得的护航舰队拿走能源晶石的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地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好像变成了通信盲区,战舰的通讯设备上没有一点曾经有过通讯连接申请的记录。

    战况如何?高鹤冲到了驾驶座上,打开通讯器。开始呼叫汉默将军。万幸,通讯还能连的上。

    “骆驼,你还好?能源星球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冰山已经失踪两个月。”没等高鹤开口。汉默将军又惊又喜地抢先问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高鹤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回答?

    “冰山呢?你们没事?”没有看到高鹤的搭档,汉默将军也是十分的着急。高鹤和冰煞可是两大旗帜,少一个都不好向上面交待地。

    “她没事,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看冰煞的样子。肯定不会有事了,高鹤也放心的恢复将军:“将军,战况如何?”

    问到这个问题。对面的汉默将军好像突然的滞了一下,随后顾左右而言他:“没什么,你们安全就好。你和冰山马上返航,到坐标xxxxxxx,yyyyyyyyy,zzzzzzzz的地点,其他的情况回来再说。”

    “是!将军。”高鹤没有坚持,直接接受命令。

    冰煞正在恢复当中,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高鹤把那些缠绕战舰的植物全部清理了一遍。然后找了把椅子,烹好茶,一个人慢慢的喝着,等着冰煞醒来。

    玄冰罩瞬间消失,冰煞缓缓地站起身来。不知道是不是高鹤的错觉,冰煞好像和平常的时候有些不同,但具体说哪里不同,高鹤又一时说不上来。

    “休息一下。”和冰煞也没有那么多客气,两人共同经历的这些,说那些话已经显得生分。冰煞也不客气,直接过来,拿起高鹤一直给冰煞热着的茶水,大大的喝了一口,这才把茶杯放下:“什么水?这么难喝!”

    亲手给两人常用的红泥小火炉中放好玄冰水,冰煞这才躺在另一边的躺椅上,舒适的摆了个十分诱人的姿势,长长的舒展一下,又静静的躺好,看着头上从树叶的斑驳中露出的天空。

    “发生了什么事情?”终于有时间问冰煞了。

    “我们门派特有的杀劫。”冰煞言简意赅的回答了高鹤的问题。不等高鹤继续追问,就把剩下的东西说了出来:“我们师门特有的心法,杀心似铁,在修炼的初期:,就是莲靠着杀戳的鲜血来维持我们修行的速度。杀的越多,修为也越高。

    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想来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当然,高鹤也只是这么想,没有敢这么说。

    “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方法有些伤天和?”冰煞和高鹤合作时间不短,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高鹤的神情变化:“我们杀的,也只是那些让自己愤怒的人,不会轻易的选择目标的。”也是,这个解释至少合理一点,如果杀的越多越厉害,那么只要他们的师门集体出来滥杀无辜,早就成为修行界最强悍的门派了。哪里还轮的到几个大组织。

    “那些能量攻击是怎么回事?”高鹤不管也不想管别人师门的事情,只是好奇和自己有关的部分。

    “当我们的杀戒累积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会有门派特有的天劫,因为和杀戳有关,所以我们称为杀劫。”冰煞轻描淡写的回答着,好像两个月来经历的事情不过是别人的故事:“如果能安然的过了这一关,从此就海阔天空,如果过不了,就是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就这么简单。”

    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奇怪的修行,奇怪的门派。据说还是和自己的内心修养有关,也许有的人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自己杀够,有的人杀几个人就会遇上这样的杀劫,看个人的修为和缘法。冰煞也是在不经意中和高鹤谈论起杀了不少半人,这才突然间悟道,招来杀劫。。

    杀劫来得十分的突然,冰煞甚至来不及准备。如果不是高鹤拼着替自己挡下一部分攻击,冰煞说不定无法撑到最后。这个杀劫是和本人的修为息息相关,有多高的修为,就有多强的攻击。而且修为越高,持续时间越长。

    高鹤聪明,而且很幸运,手上有一个飞升者留下的庭院,分担了一部分攻击,而且高鹤的凝金几乎把攻击心口要害的能量流全数的接下,即便有漏网之鱼,也是强弩之末,根本无法击破玄冰罩的防护。

    当然,冰煞更加幸运,在高鹤的阻挠下没有吃冰兰而是退而求其次把冰兰的根部玄冰炼化成一个玄冰罩法宝,否则的话,以她的性格,根本就不会炼制防御型的法宝。最终玄冰罩还是救了自己一命。

    前因后果了解完毕,玄冰茶享受完,高鹤对冰煞说了将军的命令。两人也不再耽搁,驾驶战舰向着将军指定的坐标而去。

    战舰升空,高鹤和冰煞才发现,这次冰煞的杀劫影响的地区之大,真的可以称得上能源星球的一次灾难。以他们所在的地方为圆心,方圆几百里内的原始森林,就好像遭受了一场强台风的袭击,显示出一片暴风雨肆虐过的狼狈。还好这片区域没有人,不然还不知道这些人什么下场。

    高鹤没有问冰煞经过了杀劫后的海阔天空是什么,但冰煞好像突然间变得比起原来更加的从容,更加的淡定。高鹤现在知道隐约说不出的冰煞的变化是什么了。那是气质上的变化,从原来的冰冷而拒人于千里之外变成了极度自信从容的高不可攀。以前是冰冷,现在是让人自惭形秽。

    还好,高鹤和冰煞相处的时间长,即便有些变化,高鹤也不会产生这种自惭形秽。自己本来就不如冰煞修为高深,惭愧个什么?

    将军指定的坐标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具体的航线,一切都需要导航仪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到现在为止,高鹤仍然不知道前线的战况到底如何。自己两个月没有提供能源晶石,是不是耽误了前线的战略储备?

    带着这个担心,高鹤惴惴不安的向着目标前进。冰煞看高鹤有些着急,淡淡的安慰了他几句,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冰煞的话好像突然间有了魔力,让高鹤安心不少。

    目的地是一个临时的太空基地,周围还不时有战舰在巡逻。高鹤的战舰已经经过几道检查,戒备森严的样子,好像这里是人类军部的最高指挥部一般。

    这次,高鹤的猜测居然应验了。高鹤战舰着陆,从战舰当中下来,再次经过两次安全检查后,才愕然的被告知,这里,就是人类军队的最高指挥部。

    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把自己带到了这个敌方?难道战事有变化?还是说有什么大人物要见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