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越轮回

第一百七十八章 无可奈何(上)

    “度假?”高鹤听到赵奇将军那种轻松的语调,却着实的吓了一跳,从以往的经验中学到的教训,耳朵里实在是不想听到度假这个词。

    “嗯?”赵奇将军听到高鹤的惊讶,脑袋里立刻显现出最近几次高鹤在“度假”过程中不良记录,眼前一阵发晕,大声的纠正:“服刑,服刑!老老实实的服刑!绝对不是度假!”关闭通讯,将军仍然是心有余悸。总是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该不会是自己开始的那个玩笑话真的起作用了!还是说自己根本就不能在心里有让高鹤放松一下的想法?

    在大家为自己押部下争取利益的时候,高鹤并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证件没有出现在处罚通知中,是因为那些人还没有讨论完成。

    不管怎么说,军事法庭的宣判,还是要执行的。至于高鹤为什么被缺席审判,也是因为将军安排的,生怕设定一不小心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让他为他造势很久的神智不清毁于一旦。将军还是很了解高鹤的,如果设定在场,还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事情的结果,可能就没有这样的轻松。

    军部给高鹤安排的监狱不在贝塔星域,那里是高鹤的地盘,可能宣判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些,刻意想让高鹤在监狱当中好好的反省,特意安排到了别的星域。其中为了表示对军部上层的集体抗议,郑重其事的派遣了一队专门执行此类任务的督察,此外还有一艘押送囚犯的战舰。而服刑地点,是在距离所有的星域最远的一个重犯监狱,以高鹤的安全级别,也足够称得上是一个重犯了。

    看他们的意思,是把高鹤当作真正的囚犯了。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可能也知道了高鹤是有些特别能力的特种战士,甚至专门用了押送最危险的罪犯所用的装备。光手铐就给高鹤上了三个,脚上带着金属的巨大脚套,踏在开启了磁性的地板上,颇有些不方便。而且重力控制也已经打开,当然这点重力变化对高鹤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这样的隆重让高鹤显得很是不高兴。

    战舰还好不是在行刑者部队和家长的基地上接人,高鹤接到将军的命令后,就奉命转到了一个普通的基地当中等待。否则,这样的情形被行刑者的那些队员和冰煞看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发生事情,肯定比自己摧毁几艘战舰来的要严重。毕竟,神智不清下损坏公务和蓄意袭击督察部队,在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也许,这个基地上的那些普通士兵,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一个中尉,被用最高级的战舰送过来,而且那艘战舰的舰长对他甚至有些必恭必敬。可是,这样的一个军官,居然一个人带来的是一艘押送重犯的战舰。更让人不理解的是,这个从头到尾没有人看管的军官,居然就是督察们眼中的那个重犯,直到高鹤被戴上一身重犯的“装饰”,大家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相对这些认真执法的督察们来说,好像生犯的表现比起他们的隆重来说更加具备绅士风度,高鹤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他们,而这些督察部队的人居然不要这样的防备。如临大敌一般的做派让人很是反感。本来普通的士兵们就不怎么喜欢督察,这下印象更坏。

    还好,身上的这些东西对于战舰的航行有着很不错的稳定作用,至少高鹤在森严的囚室中那个小椅子上的时候,不会为了战舰突然的加速度而东倒西歪。身上的这些家伙让他很是平静的享受着战舰的颠簸,由于是重犯,所以了没有什么人试图冒着危险接近,高鹤也难得的一个人安静。

    “编号:a3845827y38350”

    “姓名:机密”

    “性别:男”

    “军衔:中尉”

    “服役部队:机密”

    “刑期:三个月”

    “服刑原因:机密”

    ......

    看着这份除了编号和性别军衔这些一看就能明白的东西,负责前来押送高鹤的舰长一脑袋雾水,这算是什么服刑犯人的资料?

    重犯?就算是重犯,也得有杀人放火的理由,这个囚犯的资料居然只是两个字,机密!而且看他还仍旧穿着正式的佩戴军衔的军装以及三个月的刑期,好像他服刑完毕后还要继续服役的样子,更加让人猜不透。被军事法庭韶关并坐牢的重犯,还有重回军队的可能吗?

    好奇心是人类的天怀,尽管知道要押送到这个监狱的都是凶残的危险分子,但舰长还是很好奇的站到了被束缚的高鹤面前,试图了解一些。而且,自己身为押送罪犯的最高官员,居然连罪犯的姓名都不知道,这怎么能让在罪犯面前一向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心高气傲的舰长老实的忍受?

    “在我的战舰上,所有人在我的控制之下,告诉我,你服刑的罪名是什么?中尉!”看着高鹤好像被那些拘束工具束缚的一动不能动。舰长十分散心,自己进来前还特别打开了磁力控制器,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很有些优越感的站在高鹤面前,舰长居高临下的向坐着的高鹤发问。

    正在一个人沉思的高鹤被人打断,很是不开心。难得有这种机会不用随什么痛苦还可以全心的思考,这么被人打扰,至少高鹤很不高兴:“那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机密,舰长!”尽管不高兴,但高鹤还是正常的提醒,这些将军已经叮嘱过他,自己的任何资料现在都是机密,恨不能连性别也不能被其他人看到的样子,高鹤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很认真的遵守着。

    “如果你不想和我一样的话,也就不问这些愚蠢的问题。”被打扰的高鹤是没好气的在舰长再次追问后冷冷的回了一句,闭上眼睛接着思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