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越轮回

第七十五章 一招出错

    工作?这里?高鹤不明白:“怎么开始工作?在这里?”

    “当然,你以为呢?”八卦陈的声音通过耳机传来。如果外人看到,一定是高鹤在对着天空说话,或者是自言自语。

    高鹤还是不明白。“傻瓜,你如果在军事基地里面,谁那么大胆子敢进去明目张胆的去绑架一个军人?你以为黄金玫瑰的保镖那么容易就同意让她那么放纵一次?”八卦陈的口气,好象十分推崇那几个保镖,不过照高鹤的评估看来,好象他们也是属于那种,恩,不能酸是不堪一击,但也不会费太大力气的。

    连八卦陈都这么认为,那些人应该不错。如果这样的话,分配来保护自己的这些情报人员,到底能不能保护自己还很难说。心里很是把情报部门的人员鄙视了一下,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变态,却总是和普通人比这些。

    “你确认这里会有人对我不利?”按照八卦陈指的方向,高鹤开始慢慢的溜达,同时用极低的声音和八卦陈聊天。

    “从你同意加入我们的计划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有意识的把萝丝小姐对你情有独钟的消息结合整个慰问演出计划向整个军部高层开放。”估计现在陈志豪说话,其他的低级人员是听不到的,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当然,你的某些超感应能力也有意识的简单宣传了一下。相信从你进入地面基地开始,就已经有人注意你了。”

    “你这么确认问题在高层?”高鹤有些不确定。

    “是的,a4级别的机密,不是普通人员能够接触到的。”耳机里陈志豪的声音十分的肯定:“就算不是高层官员。那些机要人员也是很危险的事情。你放心,你的档案,当然是假的不忍,已经做了手脚,任何人只要打开,就会留下线索。目前已经掌握的,有十三个人在我们宣传后接触过你的档案,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现在我应该怎么做?”既然陈志豪这么有把握,高鹤索性也不去想这些。情报部门的这次安排,好象很有计划,配合他们就是。

    “你现在是一个被自己暗恋的女明星甩掉的失恋小子,做出点悲痛欲绝的神情来!”八卦陈的指导让高鹤差点和他急。不过为了任务,高鹤也暂时忍了下来,等完成任务再和他好好理论这个问题。

    说到表演,高鹤不是很擅长,不过这样黑暗的夜晚,也不会有什么人能够清楚地看到高鹤的表情!

    “算了,算了,你这个表情怎么算是失恋啊,服了你了!往前,右边有一个酒,进去找个角落,随便点些酒喝,帐算在我们部门头上。”好象知道他这样的表演不擅长,所以八卦陈也没有特别的要求。给他另一个方案:“不许点太贵的!”

    这个倒是很容易,高鹤按照路线,找到了八卦陈口中的酒。酒里很昏暗,客人不多,只有几个,很正常的样子。高鹤从参军以来,也一直难得享受这种夜晚都市的气氛,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也正好放松一下。

    要了几瓶酒,高鹤开始享受自己地“失恋”生活。不过,一身正式的军装,在这样的酒中酗酒,可实在是扎眼的很啊。

    不管怎么说,区区几瓶啤酒,对高鹤这样的壮汉,显然是没有任何效果的。高鹤看看眼前的空酒瓶,挥手又要了几瓶。

    喝了有大概三四轮的样子,高鹤一直没有等到八卦陈的任何指示。不过,酒里的气氛好象有些变化。人数并没有多少变化,但高鹤却发现刚刚那几个客人都换了人。虽然进来的客人都是很正常的要酒喝,但是衣着的伪装下掩藏不住身体里面透出来的一股鬼鬼祟祟的做派。

    眼光不住的向高鹤这边瞄,高鹤就算喝醉了,也能感觉到他们不加掩饰的动作,这样的人,就是想要大能源晶石主意的人?是不是显得太稀松了?

    高鹤不理会他们,继续喝酒,感觉有了些酒意,高鹤才慢慢的站起来。耳机里一直没有八卦陈的指示,高鹤也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到外面碰碰运气。

    经过门口一个客人的身边,忽的那人好象喝多了一般,向外面斜靠了一下,高鹤伸手,很随意的扶了一下。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期待中的冲突并没有发生。

    在外人的眼中,确实如此。一个醉汉歪了一下,另一个醉汉扶了一下,正常的很。只是,在接近那人的刹那,高鹤突地发现,有股奇怪的气流顺着自己的身体,进如了体内,环绕一圈,急速的退了出去。如果不是高鹤这样敏感的人,或者只会感觉到那人的手有点冰凉,刺激自己哆嗦了一下而已。

    这人是个修行者!不管他是哪个势力的,他是个修行者没错。如果有修行者牵涉其中,那八卦陈他们就危险了。高鹤心中暗暗的咯噔一下,八卦陈他们的情报是不是根本没有做到位,对方有修行人士,他们提都没提。

    好在那热只是试探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做,而且在高鹤扶他一把后,还醉意朦胧的道了声谢。高鹤顺顺当当的离开了酒。直到走出好远,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搞错了?那人只是个想喝几杯的修士?

    街上没有什么人,已经是深夜了,除了街灯还在高鹤身边照着,其他地方都是黑暗一片。城市的街灯都是感应式的,最大限度的节约能源。

    八卦陈他们还没有出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连他们布置的狙击手都没有任何反应。高鹤试图寻找一下狙击手的位置,却没有一丝线索,只得作罢。

    没有人,高鹤听到了隔壁街上的汽车声音,向着那边走去。忽的,浑身一阵紧张,好象所有的寒毛全部都竖了起来。对于危险的预知,好象现在是高鹤的本能。身体如同安装了弹簧一般,向着一边的角落扑去。。

    刚刚站立的位置,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噗嗤声,一缕看不到的烟雾迅速的爆发。高鹤听声音就知道,这是警用的麻醉枪弹爆裂的声音。不过,刚刚的一扑,他早已经离开了那个区域。

    可惜,城市的灯光控制太先进。也会带来一个很致命的后果,不管他到哪里,那里的感应开关都会把周围的灯光打开。高鹤虽然避开了第一击,但身形却一直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麻醉枪弹的声音,如同跟屁虫一般,在高鹤的身后不停的响起。只是,高鹤这个大个子的家伙,根本没有一丝身形高大,不是很灵活地缺点,也没有喝酒多了运动神经反射缓慢地弊端,整个身体。敏捷的像一头觅食的猎豹,手脚并用,连续的狙击也只能跟在他身后。

    攻击来自七点钟方向的一个高楼上,他们已经提前控制了灯光,所以,那里没有任何的亮光出现。连续的十几枪不中,好象埋伏的狙击手也失去了耐性,不再进行这种徒劳的攻击。

    刚刚拐过一个角落,进入狙击手的射击死角。高鹤停了下来,现在危险的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严重。忽的,高鹤一反常态的从掩护的墙角后面冲了出来,再次暴露在狙击手的视野之下。

    刚刚的墙角处,一声轻微的爆破。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威力却极是惊人。那里早已经布置好了一堆爆炸物,高鹤刚刚扑出去,便爆炸开来。可惜的是,还是没有捕捉住高鹤的身形。

    可能高鹤的突然出现也让狙击手意外了一下,等到再想瞄准时,高鹤已经到了另外一个街角后面。

    一个人影好象早已经准备好,等他许久,高鹤刚一过来,就整个向他扑来。这样的动作,就算高鹤在格斗场上从来没有认真的训练过,单凭高鹤记忆中的无数次轮回中,就有至少不下十种动作制伏他。

    高鹤选择的是最简单的一种,一个直拳,直挺挺的向着对面的身影挥去。那人好象身形微微一侧,想通过肩膀被打击换取制伏高鹤。不幸的是,他错估了高鹤的拳力。佧嚓,恐怖的骨裂声伴着那身影比扑来时更快的速度飞回去,还没有落地就已经昏迷。

    向前走了一步,正想看看那个家伙什么身份,眼前的景色忽的一变。刚刚还是夜晚的大街上,现在居然出现在一个日光明媚的海边。

    幻境!还是有修行人士参与了其中。不过,这样的幻境,只是让高鹤欣赏了一下他们精心设计的风光几秒钟,高鹤就看到了真实的世界。

    周围出现至少五个人影,慢慢的向高鹤靠近过来。高鹤站在原地,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看似被幻境迷惑一般,静静的等着那几个人靠过来。

    砰,砰两声,高鹤结结实实的击出了两拳。真痛快,一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被当成拳靶子,这样的感觉真好。那些人根本没有料到高鹤会有这样的反应,当先靠近的两人根本连躲避的的动作都没有做出,人就已经被击飞。

    高鹤的拳头,都是攒足了力量出击的,当然,他没有忘记加上体内气息的帮助。这样的拳力,就连嚣张杜都被一拳击晕,何况这几个根本没有防备的家伙。听拳头着肉的声音,就可以知道他们的下场。

    倒不是高鹤草菅人命,既然已经有修行人士参与,这已经不是普通的事件。尤其八卦陈他们一点声音都没有,八成都已经凶多吉少,同伴的意外,让高鹤早已经没有了那种仁慈的心态,能一招制敌,他决不会分成两招。能彻底让他们失去反抗力,高鹤也不会留着他们继续对付自己。

    剩下的三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们几个反应极快,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可惜,对手是高鹤,只要挨上一招,不死也脱层皮。

    五个人并没有浪费高鹤多长时间。很快,高鹤开始向前冲。这五个人都没有带武器,想来是想活捉自己。如果八卦陈还有反应,高鹤也许会配合他们一下,让他们顺利得手。不过,现在高鹤早已经先入为主地以为这些人已经对八卦陈和那些情报部门的同僚下了毒手,所以,高鹤出手也丝毫不容情。

    幻境并没有消失,只是对高鹤已经没有作用。黑暗中主持幻境的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是这瞬间耽搁的功夫,他的行踪已经被高鹤发现。红着眼睛,高鹤以难得的高速冲到了他面前。这人是刚刚在酒里的另外一个人,高鹤过来,他也只是呆了一下,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反倒有些期待的眼神。

    那人已经撤去了试图干扰高鹤的幻境,“小子,不错!居然能走到我面前,看来你的档案中描述的东西并不是吹牛!来!”

    话音未落,高鹤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眼前,只是,那人面前好象有着一层看不到的墙壁。高鹤的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击在墙壁之上,反震的力道让高鹤的胳膊一阵酸麻。不过,对面的家伙也不好受,虽然拳头并没有挨到他的身上,但他也是噔噔噔连续退了几步,才站定身形。

    高鹤正要连续冲上,眼前忽地一亮,从头到脚,一阵强烈的灼热的电流通过,高鹤的身体应声而倒,倒地后,还一阵阵不受控制的抽搐。

    那人慢慢的走到高鹤面前:“好厉害的拳头,怪不得那个一向目中无人的嚣张家伙对你的拳头念念不忘!”高鹤的抽搐好象有些剧烈,那人弯下腰拿出一副手铐,打算先不高鹤铐住。

    咚,弯腰的家伙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笨拙的号称骆驼的傻小子,刚刚的电流并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的伤害,抽搐的动作,完全是在表演。携带着高鹤体内凉热两股气息的膝盖,准确的吻上了那人弯腰后的鼻子。。

    不知道他的鼻子什么下场,但人已经昏迷是可以确定的了。高鹤直起身,看了看躺着的家伙,抬起脚对准他的头,打算补上一脚。

    眼前好象一花,高鹤的脚重重的跺在了地上。刚刚还躺在地上的昏迷的家伙,居然消失了!高鹤左右看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你实在让我们很意外!”黑暗中响起一个声音,有些熟悉。高鹤转头看过去,发现一个应该可以算是熟人的脸。一回生,二回熟,按照这个道理,刚刚高鹤的酒门口扶了一下的那个醉汉熟人,此刻正站在那边。他的脚下,躺着刚刚高鹤想要结果的家伙。

    “你是谁?”高鹤沉声问了一句,还是一副戒备的动作神情。

    “不要误会,我们的人刚刚的攻击,没有一种是带着杀意的。”从开始狙击手用的麻醉子弹,到爆破的震荡昏迷弹,加上那些人的出手,这个人说话好象是实情。只是,高鹤才不会对他们这些有敌意的人手下留情,尤其是他们杀了八卦陈之后。

    “倒是你,几乎招招夺命,我们已经损失了六个精英!”刚刚动手的六个人,也算是精英?高鹤有些想笑,但没有笑出来。

    “他们都是和你一样经过训练的特种战士,可惜,居然连你的一招都接不下来。”醉汉此时的脸上哪里还有一丝醉意,衣冠楚楚,看他的打扮,应该是个城市的白领,不过面前的高鹤可不那么认为。能在他起脚的一瞬间把地上的人带走,而高鹤只是眼睛一花,这人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我是谁无关紧要,你只要知道,我们对你很感兴趣。”对手好象根本不把高鹤放在眼里,虽然他已经连续杀伤了六个训练有素的战士,并击倒一个可能的修行人士。

    “你曾经发现了所有的能源晶石,并在新纽约市的废墟中连续发现两块土性晶石,加上我们刚刚的袭击表面,你具有天生的对某些东西的敏感。”高鹤根本没有说话,都是那个人在侃侃而谈。

    “从能源战役中生还,应该激素这种能力的原因!”那人还在喋喋不休,高鹤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只是顾忌那个人的实力。而且心中还存在着一丝对八卦陈他们的幻想,想从他的口重得到一些消息。

    “简单点,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所以采用了这样的办法,希望你不要见怪。”那个根本不开口提八卦陈他们的事情,高鹤也不好问,怕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机会流失。虽然他们的人已经没有了,但高鹤身上的追踪器应该还在工作,还能有人监控到。

    “本来,你一个特种战士,想从你的基地把你请出来还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那个漂亮的明星帮了我们大忙。说真的,她真漂亮,对!”对手好象根本不顾忌他的身份,把这些东西都和盘托出。

    “那么,我们不追究你刚刚杀伤了我们六个精英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和我们走一趟?”那人开始总结陈词。于此同时,地上那人动了动,恩一声醒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