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结局 (完本)

    罗轩上仙拜见过葛古之后,又拜见过李培诚这位师兄。只是因为他身份特殊,除了葛古这一脉以师兄弟相称,像青羽等人却都是以长老护法相称。

    众人重新见过面,整个云霄仙殿一片喜气洋洋。

    罗轩上仙终于得见一丝太乙金仙的曙光,心情最好的恐怕还是他。

    本来此趟他亲来九州仙岛,捧上两个罗天灵果,一为道歉,一为结交新晋的太乙金仙。没想到竟拜了一位师父,看着炎黄宗长老护法济济一堂,两个罗天灵果却又哪里够分享,也拿不出手不是?况且这些长老护法个个天赋不错,修为不浅,少数几人若能得这仙界第一仙果的相助指不定就能得窥大罗金仙之境了。

    于是罗轩上仙起身朝葛古和李培诚施了一礼,化虹出了云霄天地。

    罗轩上仙刚刚离开,有门人来报**仙君和仲凌天君求见。

    李培诚心中微微一动,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笑着对血冥教祖道:“本尊的顶头上司来了,你代表本尊去请他们上云霄仙殿来。”

    血冥教祖难得一笑道:“看来属下.与冲虚之间的恩怨今日要一笔勾销了!”

    说完血冥教祖飘然出了云霄.仙殿,低头看到下方**仙君和仲凌立在九州仙岛,仰头望着被霞云簇拥包围着的云霄天地,目中透出无限向往的神色,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微笑,想起以前自己在**仙君眼里不过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如今却已扬名仙界,成为太乙金仙座下的一位猛将,比起**仙君却不知道威风了多少。

    “冲虚兄别来无恙啊!”血冥教祖出了云霄天地,沿着.云梯飘然而下,远远朝**仙君拱手打招呼道。

    **仙君已有千年未见血冥教祖,猛地再见昔日.敌手,发现他不仅修为高深到连他都有些看不透,整个人也变得飘然出尘,颇有一代大宗师的风范,不禁大大暗自感慨。

    “原来是血冥兄,血冥兄如今威震仙界,真是可喜.可贺。”**仙君上前两步拱手道。

    血冥教祖淡淡.一笑道:“若无宗主老爷指点迷津,哪有血冥今日。宗主老爷着我来迎接冲虚兄,请!”

    “有劳了!”**仙君客气道,带着仲凌随血冥教祖拾云阶而上。

    入了云霄天地,**仙君和仲凌难免一阵惊叹,心中也越渴望能投靠在李培诚帐下。

    远远地看到了霞光亿万道的云霄仙殿,仙殿大门之前迎风立着一人,正面带微笑看着他们,不是那云天仙尊又是何人。

    **仙君和仲凌天尊他们没想到李培诚如今贵为太乙金仙之尊,竟亲自出云霄仙殿迎接他们,不禁浑身一震,心头那块石头终于掉落了下来,又倍感受宠若惊。

    “冲虚拜见仙尊,还请仙尊收容!”这个时候,冲虚哪还会犹豫,立刻带着仲凌上前几步,恭恭敬敬地纳头叩拜道。

    李培诚淡淡一笑:“何来收容之说,大家齐心协力一起追求那无上天道罢了,来来,一起入殿,本尊给你介绍一下本尊各位同门。”

    来前是千考虑万担忧,以为可能连见上李培诚一面都困难,没想到却是受到了如此如沐春风般的亲切迎接,**仙君虽贵为仙君此时也完全被李培诚折服,心中隐隐产生了士为知己者死,肝胆涂地的感动。

    入了云霄仙殿**仙君一一见过炎黄宗众位长老护法,当与青羽相见时,自是难免大大吃惊和感叹。

    众人刚刚见完面,远处一道长虹划来,落在仙殿之前显出罗轩上仙的真身。

    那**仙君自然是认得罗轩上仙这仙界大名鼎鼎的人物,见他闲庭信步地穿过仙殿,似若这里是自家后花园一般,看得是暗自震惊不已,不知道这位仙界大佬怎么把这云霄仙殿看成是自己家一样。

    正暗自震惊之中,却见到罗轩上仙尊敬地向大长老葛古施礼,口称师尊,然后又与李培诚相见,称的是师兄。

    **仙君和仲凌天君目中尽是骇然,后背是直冒寒气,这炎黄宗竟是强大如斯,这仙界恐怕除了仙帝就没有一方势力可以与炎黄宗抗衡了。接着又立马回过意来,自己如今已是属于云湖仙尊一系的人,不禁又是大大狂喜,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一脸的笑意。。

    罗轩上仙这一去把庄里剩余的十八个罗天果都取了来,捧上与李培诚,开玩笑道:“早知今日我会有此奇缘,罗天大会我也就省着点罗天灵果了!”

    葛古和李培诚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李培诚半开玩笑道:“若真是如此,恐怕背后我炎黄宗上下要被怨死了。”

    罗轩上仙闻言微微一愣,道:“这我倒没想到。看来做好人也难,习惯成自然,自家的东西有时反倒做不了主了。”

    这罗天灵果乃是仙界第一仙果,哪怕葛古炼丹造诣出神入化却也无法再巧施妙手,大家说笑着便在云霄仙殿里把二十个罗天灵果给分了。

    李培诚修为已臻太乙金仙之境,就算吃十个八个罗天灵果却也不见得就会有什么大的突破,虽有心想把这好东西让给下面的人,但他乃是一宗之主,此果又是罗轩上仙的一番好意,若不吃,不仅下面的人不肯,还辜负了罗轩上仙的好意,显得过于小家子气了。于是含笑着独享了一个,葛古也享用了一个,罗轩上仙陪吃了一个,剩下的十七个,李培诚见众人中青羽和林云羽最有希望突破大罗金仙,让他们也一人吃了一个,其余十五个众位长老护法分享了十二个,连**仙君和仲凌天君也分到了一片,还有三个则让与三代弟子中的杰出者分享。

    这罗天灵果果是仙界第一灵果,一个可抵百万年苦修,众人第一次享用其妙用最佳。众人服用过后,各自都纷纷告退独自修炼吸收去。唯独李培诚乃太乙金仙之躯,葛古有我为丹炉**,却能在谈笑中悄然将此果给炼化吸收了。那罗轩上仙这辈子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个罗天灵果,这果子如今对与他也就解解馋而已,更是无碍。

    此事之后,罗轩上仙在云霄天地盘桓了一段时日,日日与葛古还有李培诚探讨天道,三人都是受益匪浅。李培诚则更清晰地感受到紫府天地内其余八尊都有迫切突破大罗金仙之境而达太乙金仙之境的趋势,但却不知道为何就是无法踏出那一步。

    昔日围攻石矶大仙的有三人,一位是两耳垂肩,大头大脸的高大红衣男子,一位是尖嘴猴腮的乌衣道人,另外一位则是卑鄙暗算朋友,面容枯瘦的灰衣道人周宏。

    这罗轩上仙乃是与石矶大仙同个时代的人,自是知道这三人的底细。从罗轩上仙口中李培诚得知,如今这三人,那高大红衣男子张百端乃是仙界至尊仙帝,乌衣道人乌有道则是正阳教掌教正一仙尊,那周宏则是天玄门掌教玄清仙尊。

    远古之时,实力以石矶大仙最强,其次才是现今昊天仙帝张百端。本来石矶大仙最有望问鼎仙帝之位,只是周宏三人联合算计他,使得他最终陨落。

    三人联手灭杀掉石矶大仙之后,仙界那时虽还有其他九位太乙金仙,奈何魔道中人素来行事乖僻诡异,相互间缺少信任,也喜独来独往,再且魔道总共也就只有三位太乙金仙,就算联合实力也稍弱周宏三人。妖族虽有四位太乙金仙,只是妖族之人勇猛有余而计谋不足,互相之间又互不肯服输,稍一分化,再说周宏三人联手之势又太过强大,故也奈何不得三人。连石矶大仙都陨落了,剩余两位仙门仙尊自也不会再与三人争强好斗。

    于是那张百端坐了仙帝之位,坐镇中宫大陆。乌有道则独占了巽宫大陆,周宏则与五云观共享坤宫大陆。东宫苍龙妖尊占震宫大陆,西宫白虎妖尊占兑宫大陆,北宫玄武和玄冥魔尊占坎宫大陆,天刑魔尊占艮宫大陆,慧航仙尊和紫云观占乾宫大陆,剩下便是实力最弱的寂灭魔尊、朱雀妖尊还有天机仙尊以及与世无争的万缈山庄共享离宫大陆,如今又多了一个炎黄宗。

    不过罗轩上仙告诉李培诚,那周宏其实也是被现今的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摆了一刀,他们本是商量好让周宏和那张百端轮流坐仙帝之位,只是事成之后,张百端和正一仙尊却过河拆桥,反倒是周宏捞到的好处最少。不过周宏那时已是骑虎难下,悔时已晚。。

    过了一段时日,罗轩上仙回万缈山庄修炼去了,只是他拜在葛古门下的消息却被封锁了起来,并没有外传。

    云霄天地,一孤峰矗立大地之上,李培诚静静地迎风屹立在孤峰之上,一动不动。

    自从罗轩上仙回万缈山庄之后,他就一直这样静静地屹立在这里。

    以前他可以豪情万丈地握枪大杀四方,快意恩仇,如今他拥有不知道比以前厉害了多少的本事,俯瞰众生却发现快意恩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三位仙尊,三块大陆,一位还是统领仙界的仙帝,若他真要替石矶大仙报仇,那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将会有怎样的生灵涂炭,将会是怎样的血流成河,头颅成山?

    那将不是几个人,不是几万人,那将是以百亿千亿计的生灵。

    李培诚并不怕面对生死,但为了一人之仇而将千千万万的生灵至于水生火热之中,甚至将仙界重新至与毁灭爆炸的边缘,那真的是大丈夫所为吗?

    别的太乙金仙可以视众生如蝼蚁,他李培诚能做到吗?

    远处,葛古同样迎风而立,静静地看着自己最引以为豪,也最心爱的弟子。所有人或许以为李培诚已臻太乙金仙之境,天上地下再也无人能奈何他,是何等的威风逍遥,唯有葛古深深知道,他这位弟子正在陷入痛苦的天人交战之中。一边是助他成就太乙金仙大道的石矶大仙的大仇,一边是万众生灵的生死。他无法漠视恩人的大仇,他也无法做到视众生如蝼蚁,所以他注定要痛苦。

    这个时候,谁也无法帮助李培诚,无法替他拿主意,就连葛古也不能。

    这段时间,外面的仙界,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多少仙人都在翘首以待这位新晋仙尊的举动,只是自从万缈山庄大战之后,炎黄宗却丝毫没有举动,一切如旧,让所有势力,所有人猜不透这位新晋仙尊心里究竟想些什么。这段时间,坤宫大陆却传出了惊天消息,玄天门和五云观合并了,新立玄云教,玄清仙尊为大教主,广法上仙为二教主。一时间玄云教声势浩大无比,各方势力都为之震动。

    有识之士都在暗暗担心,仙界微妙平衡被打破,大劫难恐怕就要来临了。

    很奇怪的是,不管是仙庭还是各方超大势力对玄云教的突然冒起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倒是仙庭在这个时候派出了吉天仙君赶赴炎黄宗,正式册封李培诚为云湖仙尊,掌控离宫大陆西南部,并昭告整个仙界。

    坤宫大陆的方位刚好是在离宫大陆的西南部,两座大陆在这个方向之间有无数仙岛交集。

    不管是玄天门和五云观的合并还是吉天仙君的到来册封之事,都被葛古大长老给压下了,李培诚一无所知。

    李培诚就这样静静地屹立在孤峰之上,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已经完全与山与天地溶为了一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忽然远处飘来一团火一般的云儿,那云儿在空中欢快地飞舞着,传来火云儿欢快而又纯真的笑声。

    笑声惊醒了李培诚,李培诚举目望去,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李云天正一脸微笑地追着一脸天真无邪的火云儿,火云儿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两人就如一对蝴蝶在仙空无忧无虑地互相追逐着。

    李培诚迷茫的眼眸突然射出如北斗星辰般璀璨的光芒,仰天一声长啸,啸声中充满了欢愉,回荡在云霄天地久久不曾散去。

    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紫府天地之内,其余八尊金身蓦然间绽放出无量金光,脸上都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一起踏入了太乙金仙之境。

    远处葛古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悄然退去炼丹殿。

    长啸声惊醒了两位沉浸在无限美好爱恋中的一对人儿,双双停止了下来,抬眼朝长啸声的方向望去,只见李培诚正朝他们飘然而来,目光含笑地看着火云儿。

    饶是火云儿一向行事大胆,见到李培诚含笑看着她,还是不禁羞红了脸,小手有些忸怩地摆弄着如火的裙摆。

    “父亲!”李云天急忙上前有些不自然地叫道。。

    “火云儿拜见仙尊。”火云儿红着脸,低声道。

    李培诚哈哈一笑,颇有深意地看了李云天一眼,然后对火云儿道:“你父亲最近可在朱雀火山?”

    “在的,仙尊是否有事找家父?”火云儿问道,脸上红晕尤存,娇滴滴说不出的动人。

    “是啊,找你父亲提亲去!”李培诚道。

    “啊!”火云儿惊呼出声,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

    李培诚却仰天哈哈一笑,对李云天道:“傻儿子,还不去找你白筠阿姨准备聘礼。”

    李云天看了一眼火云儿,嘿嘿地笑了笑,道:“孩儿这就去。”

    说完就飞往中宫浮岛去找掌管宝库的白筠仙子去了。

    火云儿见李云天竟果真去准备聘礼去了,剩下一人对着李培诚,不禁大急道:“喂,等等我!”

    说罢化为一团火云追了上去,只是追到一半却又啊地叫了出来,红着一张脸飞出了云霄天地。

    原来火云儿突然想起,情郎是去准备聘礼,她却如何能跟去。

    李培诚见状,仰天哈哈大笑,目中射出无比复杂的目光,低声喃喃道:“生活真美好!”然后转身去了炼丹殿。

    炼丹殿内,葛古一人独坐在炼丹炉之前。

    李培诚一言不发地走到他的身边,盘腿坐了下去,默默地看着火烧着丹炉。

    “你来了!”葛古头也没回地淡淡道。

    “是的,这些日子让师父您担心了。”李培诚道。

    葛古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李培诚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为师总是站在你这边。”

    李培诚心中一阵感动,医者济世救人,他师父葛古本就是一个医者,他若真决意要大张旗鼓地替石矶大仙报仇,那意味着他不仅要灭了正一教,玄清门,还意味着他要推翻现今的仙庭。推翻仙庭,那将要杀戮多少人,将要流多少血,双手将要染上多少无辜人的鲜血!

    “天玄门与五云观结盟,成立了玄云教,玄清仙尊任大教主,广法任二教主。仙庭也来人了,册封你为仙尊,掌控离宫大陆西南部。”葛古继续道。

    李培诚闻言淡淡笑了笑道:“看来不久之后,恐怕广法将会与玄清亲来我炎黄宗,如此也好,我便与他们做个了结。”

    葛古脸上浮起了笑容,道:“你果然没让为师失望,只是你虽不想大开杀戒,那昊天仙帝还有正一仙尊知道了你与石矶大仙的关系之后,恐怕不会袖手旁观。”

    李培诚闻言双闪精光,豪迈道:“弟子自能让那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知难而退。”

    葛古闻言双目猛地精光暴射,惊喜道:“莫非你?”

    李培诚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葛古施了一礼道:“弟子今日要去一趟朱雀火山,给天儿提亲去。”

    葛古心头一块石头彻底落下,闻言笑道:“好了,去,去,别打搅为师炼丹了。”

    李培诚哈哈一笑,出了炼丹殿。

    当日李培诚上朱雀火山提亲,与南宫朱雀妖尊结为亲家,之后上轩辕门拜见寂灭魔尊,上天心教拜会天机仙尊。

    据说他们相谈甚欢,李培诚离去之时,都亲自送出老远。之后又严严交代门下弟子不得无故与炎黄宗弟子起争斗。

    此事之后,李培诚悄然上了昊天仙城,与仙帝密谈数个时辰之后悄然离去。

    李培诚离去之后,仙帝脸色苍白,目中隐闪惊恐之色,便立刻着人去请正一仙尊来天宫一趟。

    九州仙岛,无垠仙空中飘来阵阵异香和悠远的仙音。

    有亿万道霞光从远处仙空中放射而出,照亮了无边的仙空。

    上百名大罗金仙,上万名的上品金仙打着幡旗,顶着华盖,簇拥着玄清仙尊和广法上仙,夹带着无上威严从远处悠悠然而来。

    云霄仙殿之中,李培诚猛地睁开了双目,如电目光划亮整个天地,穿越过重重仙空,落在了玄清仙尊身上。

    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石矶大仙印记,在这一刻竟犹如沉睡的雄狮醒了过来,在李培诚的体内发出了震天怒吼。

    “石矶!”玄清仙尊脸色猛地一变,惊呼出声。

    李培诚孤傲的身影从远处踏空而来,手握丈二火云枪巍然立在了那夹带着无上威严的大军之前。。

    “周宏,别来无恙!”李培诚大喝道。

    玄清脸色再变,指着李培诚道:“你究竟是谁?和石矶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培诚仰天哈哈一笑道:“我是代石矶大仙取你这忘恩负义贼子性命之人!”

    玄清终究非常人,李培诚如此一说他反倒稳住了心态。他此来本只是想替广法上仙讨个说法,倒不是想来拚命的,毕竟修炼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以命相搏的。没想到李培诚竟与石矶大仙有莫大关系,而且看情形是不杀他誓不罢休,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与广法上仙结为了盟友,否则以他一人独战恐怕是凶险难测,如今倒是胜算极大。

    广法上仙脸色则变得颇为难看,他来此的目的本与玄清仙尊一般无二,只想让云湖低头认错,倒也不想与他生死拚杀。只是却未想到此事涉及石矶大仙,恐怕要不死不休,连他也被拖了进去,心中真是懊悔无比。

    “石矶既已死去,云湖仙尊又何必耿耿于怀?况且这里皆是仙尊基业和门人,若我和广法兄联手把这里毁了也委实可惜。”玄清不急不缓道,目中闪过阴毒目光,双手连朝仙空打了两道法符,法符化虹而去。

    转眼间,远处划来两道长虹,落在仙空中显出了真身,乃是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

    周宏看到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应法符而来,大喜,指着李培诚道:“两位道兄来得正好,此子继承了石矶衣钵,留他不得!”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却是没有响应周宏之话,朝李培诚微微拱手道:“道兄请了,我两人自会护住乾坤,免得亿万生灵涂炭!”

    说着现了万丈金身,鼻观眼,眼观鼻地盘坐仙空,各自祭出一把旗子。

    旗子一扬,紫氲腾腾,祥云朵朵,转眼间乾坤不见,只剩浩瀚无垠的仙空。

    仙空中李培诚手握长枪,目光冰冷无情地遥望着周宏,全身散发出浩大如天的威严。

    周宏脸色大变,广法上仙则是一脸土色。

    他们万万没想到仙帝和正一仙尊反倒来助李培诚一臂之力,这个突变让两人都有大祸临头之感。

    “两位道兄这是何意?”周宏阴沉着脸厉声问道。

    昊天仙帝暗自叹了口气,道:“无他,只是不愿乾坤再经历浩劫,救亿万生灵免遭灭亡而已。”

    周宏气得仰天怒笑,道:“可笑!可笑!莫非你们以为就他能杀得了我和广法兄吗?就算杀得了,兔死狐悲这个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吗?”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互相对视一眼,脸上浮起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人家一人具九尊太乙金仙之身,就算他们三人联手又能如何?仍然难逃一死而已。

    外面是无限的沉默。周宏心一直往下沉。

    “广法此乃本尊与周宏之间的恩怨,你若肯归了本尊,本尊放你一条生路也是不难。”李培诚斜了一眼广法道。

    说到底他与广法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仇,只是如今广法既已同周宏一路,他若不肯归了炎黄宗,李培诚是不愿意就此放虎归山,徒增些变数。

    广法脸色变了好几变,目中不时闪过犹豫之色。他不是傻子,虽不知这云湖仙尊有什么厉害本事,但连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都不愿与周宏联手对付他,宁肯帮着他守护乾坤生灵,可见云湖的本事必是厉害到了极点,恐怕就算他和玄清仙尊联手也未必是他的敌手。

    “广法兄,他不过一人,只要你我联手必可杀了他。”周宏一脸冷静道,心中却暗暗焦急。

    广法目中犹豫之色更浓,心中举棋不定,要他这样的大人物臣服李培诚委实太难。

    “广法兄,修行不易,你又何必为周宏陪上一命呢?还是归了我家师兄。”仙空之外传来罗轩上仙的声音。

    “罗轩!师兄!”

    周宏和广法脸色再次大变。

    “广法兄还等什么?”周宏厉喝一声,一把飞剑带着无量杀气冲顶而起,朝李培诚刺了去。

    头顶现了一铜钟,当一声巨响,震得乾坤摇动,朝李培诚罩去。。

    周宏生怕广法上仙心动,再不敢拖延下去。

    广法上仙微一犹豫,终于脸色一沉,退到了一边去。

    如今连罗轩上仙都要尊称李培诚为师兄,形势已经不利到了极点,他广法若再硬撑着,恐怕真如罗轩所言要为周宏陪上一命了。

    面子固然重要,却又哪里比得了性命要紧。

    李培诚见飞剑刺来,冷冷一笑,手握火云枪直接杀了上去。头顶又冲出炽焰火山呼啸着朝那铜钟砸了去。

    周宏见广法没跟上来,心中一沉,只是却也无奈。

    巨声连连,震得仙空片片破碎,无一片完整。

    每一次撞击,周宏便吐一口血,金身便要黯淡一分。

    太乙金仙之间的对决,战技固然重要,当更多的是绝对力量的直接撞击。

    李培诚每一尊金身实力虽然稍逊周宏,但九尊合一却胜过周宏甚多。

    连击九九八十一下,周宏终于全身精血吐完,再无一战之力。

    李培诚大喝一声,火云枪化为一道红芒穿过周宏,又有炽焰火山压顶而下。

    一代太乙金仙就此消亡。

    广法上仙亲眼目睹玄清灭亡,暗暗叹了一口气,朝巍然屹立天地之间,仿若与天融为一体的李培诚一步步走去,低下他高贵的头颅,道:“广法拜见仙尊老爷。”

    昊天仙帝和正一仙尊撤了两旗,朝李培诚拱拱手头也不回地化虹而去。

    玄清仙尊灭,广法上仙归。

    李培诚这一战震撼整个仙界,无人听到他的威名不战栗。

    百万年后,昊天仙帝退位,李培诚儿子李云天荣登仙帝之尊。仙帝号令,无人不服,无人不尊。

    李培诚除了布道修道,终日只与柳芷芸等女子逍遥仙界,只是如梦仙踪杳无音讯,成为他心头永远的遗憾。(本书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