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云霄天地

    远处仙空三抹长虹划落而来。转眼间落在李培诚的跟前,现出真身,正是张三丰,葛古和林朝剑三人。

    三人竭力保持平静,但眼眸深处闪烁的晶光却出卖了他们无比激动地心怀。

    “回来了!”葛古深吸一口气,目光深深注视着李培诚,声音有些沙哑颤抖道。

    “是的,不肖弟子回来给师父请安了!”李培诚缓缓朝葛古跪了下去,声音同样有些沙哑颤抖。

    葛古终于老泪纵横,颤着双手将将李培诚扶了起来,道:“回来就好,快见过两位长老。”

    李培诚起身将目光投向张三丰和林朝剑,三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肝胆相照,一切都在不言中。

    许久,张三丰忽然仰天一声长啸,化为一道长虹划向无边无垠的仙空。长啸声回荡在仙空,随着张三丰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浩瀚的仙空中。

    望着张三丰逝去的方向,李培诚等人默然不语,他们都知道像张三丰这样狂放不羁的一代奇人是不愿意被世俗的事情给缠绕住的,但因为

    他与李培诚那份兄弟之情,却让他甘愿留在了炎黄宗,为炎黄宗出人出力。现在,李培诚回归了,他终于可以安心去探索属于自己的天道了。

    李云天默默地朝张三丰逝去的方向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他虽称他张老道,但心中一直尊他如师父。

    “培诚!”远处传来不知道深藏了多少柔情在里面的叫声。

    李培诚惊醒过来,抬眼望去,看到了让他魂牵梦萦的亲爱人儿们正梨花带雨,一对含泪的美眸深深地注视着他,一眨不眨,似乎生怕眨眼间,

    一切都成梦境。

    李培诚无声地飞向她们,将她们一一揽入怀中。

    再多的话语,在这一刻都成为了多余!

    “恭迎宗主大驾!”

    当李培诚与亲爱的人一一拥抱过后,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真正飞临到九州仙岛上空时,仙岛一处平原之处,整整齐齐列着百万炎黄宗弟子,恭恭

    敬敬跪地迎接李培诚的回归。

    李培诚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脸孔,更多的是陌生的脸孔,很多熟悉的脸孔都不在了,心不禁一沉,目中寒芒一闪。

    知徒莫若师,葛古淡淡一笑,解释道:“你不在时,众长老一起做了不少安排,青羽等人都在外执行所安排的任务,都安好!如今你既然回来了,

    也该通知他们,他们必定会迫不及待地赶回宗门。”

    李培诚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手往上一托,柔和却又不乏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仙岛:“都起来!”

    众人依言起身,一些旧识的长老护法都纷纷上来与李培诚见面,不过众人都知道他们家人十万年方才重聚,并没有问长问短,打过招呼后很识趣的

    退到一边去。

    李培诚一一与众人见过面之后,这才与众女子携手飘然飞向凝翠谷。

    爱人相聚,谷内恩爱,颠鸾倒凤此处就不详提。

    且说仙界浩瀚无垠,一个地方发生的事情要传到另外一个地方往往需要以年来记,甚至百年千年也都丝毫不足为奇。但仙界中出现第十三位太乙

    金仙这件事情是何等震撼,罗天大会一结束之后,这消息就如长了翅膀的风筝从离宫大陆一直传遍仙界九大大陆。

    当然随着这个消息的,还有这位横空而出的太乙金仙举手投足之间将五云观二号人物广天上仙给灭了。

    消息震动了整个仙界,也让本来暗潮汹涌,表面上保持微妙平衡的各方势力开始出现了更微妙的变化。

    现在不仅各大超级势力都在暗中关注冲天而起的炎黄宗,那些在仙界稍微占有一席之地的势力也都在关注着炎黄宗。

    当然最关注炎黄宗的莫过于五云观,其次恐怕就是仙庭了,再接下来应该就是同位离宫大陆天机仙尊的全真派,寂灭魔尊的轩辕门,以及南宫朱雀

    妖尊的朱雀妖族,万渺山庄也算的上一个。五云观,广法上仙静静盘坐与五品莲台之上,头顶莲花状的庆云起伏不定,显示着他的内心并不想他表面那样平静。

    下面,广地,广真,广秀三人则是一脸复杂的表情。

    杀死广天之人竟然是一位太乙金仙,这件事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甚至为了求证这件事,广地还特意拜见了罗轩上仙本人求证,结果当然是

    货真价实。

    若知道阳欢宗招惹的炎黄宗竟然有位太乙金仙坐镇,像天胤这种小人物死了也就死了,广法上仙是绝不会为了此事特意交代广天上仙,广天上仙

    也不会在仙界各路仙人云集的罗天大会上大张旗鼓地要寻那李云天麻烦,以致招来杀身之祸。

    其实广天上仙死了也就死了,广法上仙虽然难免有点伤心难过,但历经无穷岁月,广法上仙已是心冷如铁,除了对自己有情,对其余之人皆已无情,

    只是这广天好死不死,死在了罗天大会之上。

    多少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参加了这次大会,多少人目睹了他五云观护法长老还有近百名门人被杀。这脸面是属于他广法上仙自己的,他辛辛苦苦,忍

    着无穷的寂寞修炼这么多年,为的也无非求得真正永世不灭。求得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无上威名和权力。

    广天上仙等人的性命可以丢,但他大名鼎鼎的广法上仙面子却丢不起。况且这事已搞得“满城风雨”,他若不讨个说法,以后又如何统领五云观,如

    何在众仙人面前抬头。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对方却是一位太乙金仙,那是比他还要高一级别的存在。虽然广法上仙自恃很高,认为就算是面对太乙金仙,要自保还是不成问

    题的,但终究还是输了太乙金仙一筹。若要他为了广天而与太乙金仙决战,以致冒上重伤甚至性命之险,他却又如何肯呢?

    广地等人不是三岁小孩,自然也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也正因如此他们的表情很是复杂,既希望广法上仙出面却又怕一败再败。。

    太乙金仙!该死的太乙金仙!

    不仅广地三人心里恨恨的诅咒着,广法上仙心里也是痛苦万分的诅咒着,为何人家就成就了太乙金仙,而他却到如今还成就不了呢?

    “观主,此事不若请玄清仙尊帮忙?”广地上仙小心翼翼地道,打破了沉默。

    广法上仙两眼微微一亮,陷入了沉思中。

    他的五云观和玄清仙尊的天玄门同处坤宫大陆,他弱势,玄清仙尊强势。玄清仙尊已经多次上门向他示好,想拉拢他,以他们二人联手之势,

    就算是仙庭也再不敢对他们指手画脚。只是广法上仙因为不管是自身修为,还是其名下势力都要逊色于玄清仙尊,若联手,虽好处很明显,但弊处

    也很明显,那就是他广法上仙肯定是要屈居次位,玄清仙尊居主位。最终真正得大利的是玄清仙尊。正因如此,广法上仙对此事一直提不起很大的

    兴趣,也正因如此,在罗天大会上,那天玄门的善目天王才会替广法上仙说话,向五云观示好。

    广地上仙在这个时候提出请玄清仙尊帮忙,显然是想让广法上仙重新考虑与玄清仙尊联合的事情。

    若是换成以前,广法上仙只会将此事搁置,只是今日受到广天之死之事的刺激,忽然意识到,他修为虽高,五云观势力虽强,但在仙界各大超级

    势力中终究处于末尾,只要有一方拥有太乙金仙级的人物,哪怕他们的势力再弱,就能压得他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若他与玄清仙尊联合,虽说

    他要居次位,但居一人之下总比居十三人之下强,也肯定能逼得那云湖在他面前低头道歉。

    想起在整个仙界前丢失的脸面,想起云湖在他面前低下太乙金仙级的高贵头颅。广法上仙双目终于射出两道极亮的目光,划亮了整座道观。

    “广地随本尊去趟天玄门。”广法上仙无比威严地道。

    六和仙君府。

    六和仙君还有其帐下的六大天君神情无比精彩复杂地呆坐在座位上。

    表情最精彩的恐怕就是六和仙君了,有谁能想到他的名下竟然会有一位太乙金仙级的天君,那他岂不是比仙帝还牛逼了?

    当消息从离宫大陆传来时,他认为这简直是天底下最荒唐的笑话,但当一切一切的迹象,包括名字,相貌,甚至连跟班无一不对上号时,六和仙君

    这才知道这是千真万确的消息。

    除了震惊,六和仙君剩下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恐惧了,到现在他还呆呆坐在宝座上细细回想与李培诚交往的所有过程,看看自己究竟哪里是否有冒犯

    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太乙金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就连五云观的二号人物施展了大挪移神通都被他老人家像伶小鸡一样伶了出来,跟随他的近百名

    仙人无一毙命。他六和仙君比起广天算得了什么,就算比起他的徒弟元崆都差了不少。那云湖天君,不,是云湖仙尊,万一哪个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想起

    他曾得罪过他的事情,捏死他还不是跟捏蚂蚁一样容易。

    这么一想,六和仙君又感到背后不停地冒寒气。

    “仲凌你说,我们暗中设计谋算云湖仙尊的事情会不会被他知晓呢?”六和仙君问道,额头隐现冷汗。

    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谋算太乙金仙啊!

    仲凌天君强压下心头的慌乱。表面上很镇定地道:“应该不知道,况且以云湖仙尊的至高地位,我们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罢了,要杀我们还不容易,

    要杀早杀了。”

    “那你说他老人家没事到六和仙岛搞个天君做干什么?”六和仙君问道。仲凌苦笑道:“仙尊的心思属下又如何猜得透。”

    六和仙君想想也是,带着嫉妒口气道:“那血冥倒是捡了个大便宜。听说他不仅已是大罗金仙之身,而且曾一人独战广天上仙和元崆还有数十位上品

    金仙,竟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败,还杀掉了十多位上品金仙,气得广天上仙火冒三丈,愣是拿他没辙。”

    说到这里,六和仙君双目射出无限向往的目光,继续道:“太乙金仙,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血冥教祖培养成如此厉害

    的一位大罗金仙!”

    仲凌天君听到这里,双目闪过一抹异光,道:“仙君大人,你在仙界素来没什么靠山,这才被派到这等偏远地方。我们好歹与云湖仙尊算是结缘了,

    听说空明天君的弟子语琴还是仙尊弟子赵卓的妻子,不若我们去投靠仙尊,一旦仙尊肯收留,有他老人家做靠山却是胜过现在多多。若再能得到他老人

    家提点一二,那是毕生受用无穷啊!”

    六和仙君闻言双目精光暴涨,大大意动,空明却苦笑道:“我因为语琴乃是赵卓妻子的缘故,早已不允她再来见我了。而且听说当初她还曾冒犯过

    云湖仙尊,赵卓怒其不敬,似乎也不大理睬她,现在究竟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六和仙君闻言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空明,想想他这人性格就是这样孤傲冷情,也就懒得开口骂他。

    仲凌却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自从决定算计李培诚,他就密切注意着李培诚周边人员,语琴乃是李培诚弟子的妻子,他又如何会不关注呢。

    “你那徒弟如今不在霞光仙岛,而是在天煞仙岛,可见他们必早已和好如初。由此也可推知,云湖仙尊此人应该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凶残冷酷。”

    仲凌道。

    六和仙君猛地拍了下宝座,站了起来,道:“仲凌与本仙君去趟离宫大陆,就算云湖仙尊不肯收留我们,我们主动摆出投靠他的举动,想必以往

    就算有得罪他的地方,以他的地位也不好意思再与我们算计了,如此一来,我们也省了提心吊胆。”

    仲凌起身,抱拳道:“仙君所言有理,此事宜早不宜迟,不若今日就马上动身前去。”。

    六和仙君点了点头,当日便与仲凌天君起身赶赴离宫大陆九州仙岛不提。

    炎黄宗分布仙界各地的门人弟子闻讯,个个激动万分地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地赶回九州仙岛。

    李培诚也终于见到青羽等众长老护法,凌跃,任远,林文肖和李书瑶等四位弟子,还有不少昔日熟悉的面孔。

    到这一刻,李培诚才知道炎黄宗在葛古等人的带领之下,同门们齐心协力之下,在短短的十万年内闯出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一片天地,心中

    既是感动,又是豪情万丈。

    这一日,风和日丽。

    炎黄宗上下一百八十万弟子满脸激动兴奋地仰头望着仙空。

    仙空中,李培诚高万丈,头顶紫金庆云,紫金庆云中有九块仙岛在缓缓转动,放射出无量光芒,照亮了整个九州仙岛还有其周边的四座仙岛。

    中宫位置的那块浮岛由若隐若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最后变成了实体。

    这个时候,万丈金身的李培诚宝相端庄地手结法印,大喝一声道:“开!”

    只见仙空中开了一道无法估量的裂缝。

    李培诚又大喝了一声:“起!”

    话音落下,无尽虚空黑暗中传来轰隆隆的巨声,由远及近。

    万丈霞光从无尽虚空黑暗中透射了出来。

    借着霞光,穿过无法估量的狭缝,众人看到了一座广袤有千里的浮岛从遥远的虚空中轰隆隆而来,浮岛之上有座高万丈,占地十数里的宫殿,那

    万丈霞光便是那宫殿射出来的。

    葛古等昔日经历过云霄仙府一战的人无不面露震惊之色。

    那就是石矶大仙开辟于远古时代,用先天法宝定海神珠和自身一缕混沌元气开辟演化出来的天地。

    浮岛由远及近,夹带着浓浓,有序的仙灵之气猛地破裂缝而出,无量霞光洒落在广袤无垠的九州仙岛,就如初升的太阳突然破开了云霞朝大地洒落

    下阳光一般。

    “定!”李培诚再结法印,大喝一声。那云霄天地便定在了九州仙岛的上空,其上空的裂缝则缓缓合拢了起来。

    千里方圆的云霄浮岛漂浮在九州仙岛百里高处的仙空,四周是混沌虚空,看起来不过只有万里方圆,但只有真正进入云霄天地之中,才会知道那混沌

    虚空乃是无边无垠,正在渐渐地重新演绎着开天辟地的进程。是有别于这个仙界的另外一个空间存在。

    当云霄天地定在九州仙岛上空时,李培诚感觉到整个人与一股既熟悉有无比庞大的力量沟通在了一起,他在尽情地吸收着云霄天地孕育出的天地能量,

    云霄天地也从他这里尽情地吸收着他紫府天地内孕育出的能量,但很奇怪的是两者都是不减反增,就像阴阳交汇一般,阴借阳滋润,阳借阴壮大,像一团

    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奇妙的循环就这样在他和云霄天地之间生生不息地进行着。

    李培诚脑海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这云霄天地对自己的真正用途。

    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云霄天地发展孕育出的无穷无尽的能量,辛辛苦苦开辟出这片天地的石矶大仙没机会享受,今天终于被李培诚给大肆享受吸收了。

    紫府内的九尊金身越来越高大,隐隐中似乎第二尊元神有突破太乙金仙的迹象。

    头顶紫金庆云中中宫位置的浮岛光芒大放,渐渐地与那云霄天地中的浮岛完全合为了一体,但事实上,两者都仍然存在于各自的地方,一个在仙

    空中,一个在紫金庆云中,说不出的玄妙。

    炎黄宗一百八十万门人弟子何曾见过这等奇妙,这等震撼的景象,他们感到宗主李培诚的身子越来越高大,似若要化身成这无边无垠的浩瀚仙界,

    无上的威严让他们都无法克制地产生顶礼膜拜的感动。

    第二尊元神终究差了一点没有突破,虽是如此李培诚仍然心满意足地朝下面俯首拜他的近两百万门人弟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忽然化虹而去。

    正当众门人弟子不解之时,只见李培诚又化虹而来,参天般的巨手托着八座万里方圆的仙岛,然后一股股紫金气流从他的紫金庆云中那其余八座仙

    岛中流了出来,如流水般流向那八座仙岛,又有八团先天离火在其下熊熊燃烧着。

    仙岛逐渐缩小,渐渐放射出万丈金光,最后也成了千里方圆左右。

    李培诚满意的笑了笑,将那八座浮岛轻轻地放在云霄天地那无尽的虚空混沌中。

    八座浮岛一放入混沌虚空之中,立刻和中间那座浮岛一起缓缓按着九宫八卦玄阵进行着无比玄妙的变化。

    那八座浮岛同样与李培诚头顶紫金庆云中的八座浮岛合为一体。

    云霄天地中的九座仙岛怎么按九宫八卦玄阵运转,演绎着天地变化,李培诚的头顶紫金庆云中的九座仙岛同样如此,紫府天地之内的九尊元神金身

    也同样如此。

    林朝剑看着云霄天地的变化双目越来越亮,蓦然间身上有金光放射出来,修为境界受此天地启发竟隐隐中有了突破,与李培诚同样修炼九转神功的

    李云天竟在经历了万渺山庄的突破之后,隐隐中又有了些许突破。

    林云羽双目同他父亲林朝剑一样,越变越亮,最后一脸狂喜的远远朝李培诚万丈金身躬身告退。

    李培诚淡淡一笑,紫金庆云中宫位置的浮岛射出一缕混沌元气,将林云羽一卷送入了云霄天地之中。

    炎黄宗还有不少弟子从这近乎开天辟地般的奇妙过程,还有天地变化如此近距离地摆放在自己面前受到了点启发,但都没有林云羽来的猛烈。

    李培诚感受着云霄天地因为玄妙的九宫八卦运转,比以前更快的速度发展变化着,脸上再次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黑,白,壁,绿,蓝,赤,黄,紫

    八道光从李培诚的紫金庆云中冲了出来,正是李培诚久未使用的八卦锁天旗。

    八卦锁天旗迎风一晃,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位(两字不清)。

    立时团团霞光,云雾萦绕着云霄天地,在外面的人再也看不到云霄天地的真实面貌,有云梯从云霞中蜿蜒而下,直抵九州仙岛。

    终于将云霄天地搬迁并布置妥当之后,炎黄宗留下了一定数量的人镇守九州五岛外,其余之人则都欢欢喜喜地入了那灵气无比浓郁的云霄天地修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