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四大高手

    极魔君和苍浩老携手来到山谷平的。柳芷芸则径翠谷修养。一来怕葛古大长误会她也是来请命出这口恶气的。影响他老人家的决断。二来也不好再当着无极魔君和苍浩老道的面拂了他们的好意。干脆一切都葛古做。却不知二人早已在路上商量好。这次就算葛古大长老肯息事宁人。们也要冒着违背大长老命令。也要抓了那庞元。

    二人到了抱朴观。守道观的道人见是长老和护法驾到自是不会拦阻。两人入了观。一路轻手轻脚。不多言的到了炼丹房。

    炼丹房外有道童执拂尘而立。丹房内。葛古正盘坐与一古色古香的丹炉之前。闭目垂眉。

    二人这个时候不敢-擅闯。静静立在外面等候。

    少时片刻。葛古睁开了双目。转过身子。淡淡道:“位长老护法进来。”

    然后指了指身前的两个。示意二人坐下。

    无极魔君和苍浩老道毕恭毕敬的坐下之后。不待二人开口。葛古目光看向无极魔君。先开口道:“有关两位魔道中人打听银河星系之事。北溟已经着人告诉老夫了。此事毫无头绪。我们便以变应万变。由它去。”

    “此事乃无极失职。二人逃脱。否则必可从二人口中撬出幕后指使者。还请大长老赐罪。”无极魔君起身。肃然道。

    “大挪移神符。非寻常人能拥有。此乃意外。你不必自责。”葛古淡淡道同时手起法印。一缕带着浓浓生机的绿光朝无极魔君萦绕而去。然后没入他的体内

    无极魔君立感一道温柔的清流流过全身经脉。那一点点伤势立时消失无影无踪。

    “多谢大长老。”无极魔君躬身谢道。

    葛古虚按手势。示意无极魔君坐下。静若止水的双目闪过一抹冷芒淡淡道:“不知何人`伤了无极护法?”

    说着又把目光投向苍浩老道。道:“苍浩长老与无极护法同来。身上又隐带杀机。看来也必是为了此事”

    苍浩老道和无极魔君二人暗自佩服葛古洞察秋毫。二人对视一眼。然后由无极魔君将途中遇之事讲了一遍。

    葛古静静的听着。神情如古井不波但苍浩老道和无极魔君都已经清的感受那让人发自灵魂深处战栗的**亡气息。

    历经十万年。葛古施展我为丹炉**。吸收炼化量从云霄仙府到的灵草仙药甚至七阶魔兽内丹。真元之浑厚已达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又悟透天的之间至玄至奥的生**晦明大道由此修炼出那演化孕育出万千生命和天的万物的混沌元气。的晋大罗金仙之境。如今葛古的生**晦明神功已修炼到了一个可怕境界生生****尽在其掌握之中。

    “我宗此时虽不愿招惹是非但却也容不的此等*贼欺辱。阳欢宗势大。若灭了它难免引起大的风波。况如今张长老和天儿都不在岛上。林长老又闭关未出。尚是大张旗鼓时。暂且由的阳欢宗嚣张一段时日。但那庞元却留他不的。”葛古虽是神色平静的淡然说道但苍浩老道和无极魔君却都已经深深感觉到这位向来淡然飘逸的大长老心中已经动了浓的杀机。若不是为大局考虑恐怕阳欢宗就要因此事而立马招致灭宗之祸。

    苍浩老道和无极魔君大喜。道:“有大长老这句话我等必让那庞元后悔莫及。”

    “不知什么事。竟然惹的连葛老头都动了杀机。”一把豪爽的声音从远处传了来。转眼间。有两人出现在丹房外面。

    一人不修边幅。面相奇特。不是三丰还能是谁。另外一人长的高大挺拔。眉宇间隐隐着刚毅不屈。与李培诚有些相似。正是李培诚从未见过面的儿子。李天。

    这二人修为出奇的。都是大罗仙之境。

    “拜见张长老。”

    苍浩老道和无极魔。甚至连葛古见是张三丰回来了。急忙站起来躬身施礼。

    张三丰洒脱的摆了摆手。也不回礼。只管一**坐在的上的蒲团之上。朝侍立一旁的道童招招手。大咧咧道:“还不给道爷倒些茶水来。”

    道童便急急忙忙去倒茶水了。

    葛古三人早已经习惯了张三丰这种狂放不羁的作风。微微一笑。由他去。都将目光投向李云天。虽然如今李云天已是十万多岁的人。比起他们也无非少了数千岁而已。而且修为也已臻大罗金仙之境。但三人看向他的目光仍然充满了溺爱和心疼。脑子里自然而然浮现起小时候抱着他。逗他欢笑的美好时光。也隐隐勾起了一丝对李

    思念。看李云天目光也就更柔和慈祥了。

    这李云天如今已经很是了。一身修为不仅尽张三丰葛古林朝剑真传。就算苍浩老道等人也无恨不的把自己所有本事相授。

    葛古还代李培诚传了李云天九转神功。李云天因身子里流淌着他父亲的血脉。生命里有他留下的印记。再加上比起他父亲当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的外界条件。竟成为炎黄宗第二位修炼成九转神功的弟子。并由此神功修炼出一缕混沌元气。成为炎黄宗继张三丰葛古之后的第三位大罗金仙。

    “徒孙拜见师祖。年未归。不知师祖过的可好?”李云天毕恭毕敬的朝葛古跪的头。说道。眼神中透出对长辈深切的慕之情。

    “好好。”葛古一脸慈祥的抚**着李云天的脑袋。此时他再也不是炎黄宗至高无上的大长老。而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爷爷。

    “千年不见。你又害了不少。看来这千年你必是吃了不少苦。经历了不少凶险之事。”葛古又心疼又欣慰的道。

    李云天感受到葛古对他浓浓的爱意。本是刚毅的脸容变的异常的柔和。微笑道:“有张老在。能有什么凶险?”

    因为张三丰既是李诚的结义大哥。又与葛古称道弟。而张三丰为人又狂放不羁。故李云天一直称他张老道。既避免了乱七八糟的辈份。又显的格外亲切。

    葛古瞥了张三丰一。脸上露出一不以为然的神色。。

    张三丰乃是由武入道。最重以战悟道。越凶险的方他越是兴奋。这次若不是李云天执意要跟张三丰一起深入远离仙界中心的混沌虚空之境探险历练。以磨炼心**。提升修为。葛古才不同意让这位尤胜亲孙的徒孙以身险。尤其是跟张三丰这个骨子里天生有股好战和冒险**格的疯癫老家伙。甚至葛古有时候都有些,悔让李云天跟张三丰学了武道。以至与沉迷其中。荒废了他的丹道。

    这倒不是说葛古吃醋了。当然吃醋还是有点一点。实在是这位徒孙是他目前最疼爱的亲人。也经受不第二次承受痛失至亲者的打击。偏生他沉迷武道。总喜欢以凶险历练来快速突破修为。怎不叫他担心。

    张三丰立刻感应到葛古颇有深意的目光。撇了撇嘴。道:“看什么看葛老头。莫非就你心疼你的徒孙。难倒张疯子我就不心疼他吗?我这是为他好。若不置之**的而后生。以后遇到厉害的人。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还不是更糟。”

    葛古讪讪的笑了笑。他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明白归明白。能不能狠起这份心是另外一回事。

    张三丰说完随手取出一个储物袋。扔给了葛古。

    葛古接过来。一看。脸色变的极为复杂。这储物袋里除了不少珍贵的灵草仙药。还有七十颗七阶魔兽的内丹。近千六阶魔兽内丹和以万计的其他魔兽内丹。照理来说。看到这多炼丹的极品料。葛古应当欣喜万分。但一想起要杀这么多厉害的魔兽。他们不知道要历经怎样的生**厮杀。心头却是怎样也欣喜不起来。

    李云天这个时候已经起身。口呼师叔拜见了苍浩无极魔君二人。

    张三丰见葛古神色阴晴不定。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暗中也叹了口气。旧话重提道:“葛头。究竟何竟惹的连你也动了杀机?”

    葛古刚准备开口解。观外传来一说不出畅意豪的长笑。

    “啊。林长老出关。”李云天一声惊喜低呼。人早已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炼丹房。

    葛古四人随后也都一脸喜色的飘身出了炼丹房。

    观外。一袭白衣。雅飘逸的林剑正一脸笑意。切和的拉着李云天的手。悠悠然抱朴观飘飞而来。

    张三丰和葛古看着朝剑悠然而来。目射奇光。忽然张三丰仰天豪情万的大笑起来。而葛古则面带微笑朝林朝剑拱手道:“林长老闭关万年。终于的证大罗金仙之道。可喜可贺。”

    苍浩老道和无极魔君闻言。浑身一震。接着一脸狂喜的向林朝剑贺喜。心中也如同张三丰一充满了豪情壮志。这浩瀚垠的仙界。有谁能想到区区一个炎黄宗竟拥有四位大罗金仙。终有一日。炎黄宗必将如大长老所言。要成为仙界最强大的门派。再也无人敢冒犯欢迎您来到——、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