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卢其洲

    那是自然,一般而言,我们开闢出一片地盘都会先派人入内搜寻一遍,若是那地藏有上好矿脉,或者乃是适合生长仙草灵药的灵脉之地,就会圈起来,不准他人涉足,若只是普通之地,我们的人粗略搜寻数遍,剩下的便留於他人方便,一来可招揽仙界子民来此发展,人多了,我们的力量自然便强了,收敛的赋税也会越多,可谓人财两得,二来因為地盘乃是我们所开闢,就算他们寻到矿脉,仍需与我们平分收成。”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本尊此举倒是走对了。”李培诚\面带笑容道。

    “老爷深谋\远虑,自不会有差错,我也曾想大肆扫荡岛内未开拓之地,奈何天煞仙岛乃是万毒教之根本,万一惹出一头七阶魔兽,或者哪怕一群五六阶的魔兽,就足以把天煞仙岛搞的天翻地覆,况且还有六合仙君在一旁虎视耽耽,怎敢冒然行事,故只敢小心翼翼的探查,然后逐步开拓。歷经数百万年,方才有如今的规模。”血冥教祖说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知道因為自己的到来,今日非同往日,姚厉等人终於敢放开手脚大肆扫荡魔兽盘踞之地,方才有了如今这般繁荣景象。

    两人边说边驾祥云往秀阴山悠悠然飘去,途中不时有人从身边飞过,听到不少有关天煞仙岛的事情,也听到了不少中伤他们二人关係的谣言,这让二人有些哭笑不得,知晓必是六合仙君阵营玩的花招。

    李培诚\倒是无所谓,六合仙君他还尚不放在眼裡,只是血冥教祖那身邃的双目不时闪过一丝杀机。

    现在血冥教祖毒功大成,又已成就大罗金仙之境,再也不惧六合仙君,相反他期待着与昔日的老对手对决,只是李培诚\没开这个口,他自是不好杀向六合仙君府。

    狠快两人飞临秀阴山,远远的早有温吉和莫邪出天君府恭迎二人。

    一说才知道天君府名下的十大玄君,只有温吉一人坐镇秀阴山,其餘九人此时正深入天煞仙岛的北部,卢其洲。

    天煞仙岛有五洲,中央是帝秀洲,南部姑射洲,北部卢其洲,西部泰威洲,东部寧抒洲,因秀阴山位於帝秀洲,乃是万毒教之总坛所在,故帝秀洲定住的仙人最多,也最為繁华和安全,而北部庐其洲却恰恰相反,乃是天煞仙岛最為兇险的地方,洲上魔兽横行,甚至血冥教祖曾无意中探查到七阶魔兽散发出来的气息,根本无人敢踏足那裡,到如今那裡仍然是完全属於魔兽的世界。

    血冥教祖闻言脸色微变,心中暗骂姚厉等人混蛋,他们如今实力个个比起以前都胜了一筹,尤其姚厉和沈魁二人,此时联手已不输五年前的他,自保应该不成问题,但腾武和赵卓二人血冥教祖却是清楚记得五年前他们还只是下品金仙,就算五年内实力飞涨,了不起也就中品金仙,他们去卢其洲必是兇险无比,姚厉等人是死是活,血冥教祖才不放在心上,路是他们选的,他管不了,但腾武和赵卓二人却是李培诚\的弟子,血冥教祖就不得不急了。

    李培诚\虽掌管天煞仙岛,但目前还不甚瞭解此岛具体情况,见血冥教祖神色不对,问道:“有何不妥。”

    血冥教祖把此事一说,李培诚\方才明白过来,淡淡道:“血冥无需担心,他们二人实力虽远不如姚厉七人,但本尊曾分别赐了两件上好的法宝与他们,应该无碍,况本尊要他们深入险境猎杀魔兽,本就是想藉生死考验锤炼他们,卢其洲倒刚好是个好地方。”

    说到这裡,李培诚\心中微微一动, 自己正愁修炼动静太大,这卢其洲刚好地处天煞仙岛,单单一洲面积比起整个浮霞仙岛还要辽阔上十倍有餘,又魔兽横行无人踏足,不正是再合适不过的修炼之地吗?

    心意既起,李培诚\话锋一转道:“本尊倒忽然起了在卢其洲闭关修炼的心意,你且与本尊同去卢其洲一趟,看看那地究竟如何,你如今毒功大成刚好也可去那裡试一试身手。”。

    血冥教祖双目精芒一闪,躬身领命。

    两人出了天君府,一路不急不缓的朝北方飞去。

    从高空往下望,天煞仙岛乃是一个状似椭缘形的悬浮岛屿,整座岛屿被汪洋大海分割成五块大陆,便是五大洲。

    两人飞越山川河流,汪洋大海,狠快便远远望到了卢其洲。

    从远处望去卢其洲乃是一个梭子的形状,中间是一片辽阔无比的汪洋大海,大海之中繁星一般点缀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岛屿,其中最小的岛屿也相当於中国一个省份那般大小。

    大海之外乃是环绕着大海的梭形陆地,陆地面积与大海相近,山脉纵横,河流湖泊无数,整个陆地一看苍苍莽莽,仿若如洪荒之地。

    两人刚刚飞临卢其洲上空,就有道光从远处朝他们激射而来,带起狂暴的颶风,速度快的难以想像,李培诚\双目精光一闪,看清楚那道光乃是全身披覆着蓝色羽毛,状似老鹰的巨型飞行魔兽,其名字李培诚\叫不出来,只觉此魔兽实力至少应当在五阶魔兽左右。

    那鹰状魔兽显然是被李培诚\和血冥二人吸引而来,两眼射出雷电般的兇光,呼的一声如钢铁的利爪随着急速逼近远远就朝两人脑袋扣抓而去。

    李培诚\暗暗吸了口冷气,这才明白為何连血冥教祖以前也不敢轻易涉足卢其洲,这才刚飞临卢其洲,就有堪比中品金仙的魔兽当头迎接,若是深入卢其洲,天晓得会碰到多少厉害的魔兽。

    不过随即李培诚\心中大大欢喜,魔兽再厉害终究不过只是未开灵智的畜生,只要他布下奇妙阵法,自可避过魔兽不让他们干扰修炼,相对来说倒比其他地方清静了许多。

    李培诚\又惊又欢喜之时,血冥教祖早已经双目杀机外露,血袍大袖朝迎面兇猛扑来的鹰状魔兽一挥。

    一道磅礡的真元带起一股颶风朝魔兽席捲而去,那魔兽见只是一股风刮来,他的双目竟也懂得闪过轻蔑的神色,似乎在嘲笑血冥教祖不自量力,然后猛的把近千丈的羽翼一扇,刮起更猛烈的颶风。

    不过那鹰状魔兽还未来得及看到它所刮起颶风大展神威,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一点点腥臭鲜红的血从被羽毛包括的肉身上渗滴出来,转眼间,这头巨型魔兽就只剩下一万根蓝光流璃的羽毛和一颗青色内丹飘浮在空中。

    这个时候魔兽的尖啸声还迴荡在辽阔仙空,未曾消逝。

    饶是李培诚\一生不知道经歷过了多少九死一生的险境,也早已知道血冥教祖毒功大成,举手投足间便是阴毒厉害无比,但看到这等诡异残忍的场面,仍感觉有些毛孔悚然,同时也暗暗感嘆现在六合仙君若找血冥教祖的麻烦,绝对是愚蠢的行為。

    而血冥教祖除了因為毒功威力大涨,双目闪过一丝欢喜的目光之外,再无其他感触,只是面无表情的再把宽袖一挥,将飘浮在空中的羽毛和内丹收了起来。

    两人继续前进,途中李培诚\再次见识到卢其洲的兇险,除了不时看到魔兽之间的廝杀,半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内,他们至少遇到了近百头魔兽拦杀,其中最差的实力都有叁阶,最厉害的有相当於上品金仙的六阶魔兽。

    不过这些魔兽都是流年不利,遇上的两人,一位是素有杀神兇名的李培诚\和一位素以兇残阴毒扬名的使毒大魔头,又哪会有什麼好结果。

    况且这些灵智未开的魔兽只懂得蛮力和天生的法术,又如何知晓毒功的阴险厉害,几乎是一触面,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毒功大成的血冥教祖给击杀,就连六阶魔兽也只经的起血冥教祖无相玄异幡挥动那麼一两下,然后一命呜乎,看的李培诚\都惊嘆毒功实在是杀魔兽的最俐落最有效的功法。

    血冥教祖本是兇残之辈,不停杀戮,不停收穫巨大财富,再加上他如今毒功大成,实力尤胜普通大罗金仙,只要不一次性遇上两头七阶魔兽,他都有把握付出较小的代价击杀,兇残的天性终於彻底被激了出来,一对本是深邃的眼眸开始兇光流露,四处扫视,不待魔兽上来找碴,他就主动上去灭杀,看的李培诚\摇头不已,心想若真要让这魔头一直击杀下去,恐怕不出十年,卢其洲就要成為仙界乐土。

    有血冥教祖主动出击,倒是再也无魔兽上来打搅李培诚\,白云悠悠,李培诚\卓立其上,双目打量四周,寻找合适的修炼之地,真是说不出的悠閒,就如在自家后花园一样,只是这卢其洲甚是浩瀚辽阔,要随便找个修炼之地狠是容易,但要寻到最合适的修炼之地,倒得费些心思,却是急不来。

    血冥教祖开路,李培诚\悠閒的在后面四处寻找,如此一路前行,正行之时,李培诚\感到了一丝丝炙热的气流波动,那种炙热的气流绝对不是普通火所能释放出来的。

    李培诚\双目微微一亮,朝血冥教祖打了一声招呼,血冥教祖立刻领命朝那气流传来的方向开路而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