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翠兰龙的进化

    浮在紫金庆云中间,被紫金气流萦绕的玄色迷雾旗哗地在天地之间展了开来,旗帜转眼间变成有千丈大小,迎风猎猎作响,无数股凌厉如冰刀的阴风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浓雾铺天盖地地朝菇首席卷而去。

    这菇首果是有些机灵,竟似知晓玄色迷雾旗厉害,快如奔雷的猛烈一击竟倏然而止,盘绕叠加起来如山峰的庞大蛇身如闪电般伸展开来,再次化为百里粗长。

    粗长的蛇身在空中狂舞,带起狂暴的劲风向阴风迷雾呼啸着刮过去,掀起万千层雾浪,这首竟是试图用此狂风把玄色迷雾旗释放出来的阴风迷雾给倒卷回去。

    李培诚立刻感到有些吃力,心中惊讶之际也变得兴奋起来,猛地再喝一声,本源力量带起浑雄的混沌元气从紫府中冲了出来,然后灌入玄色迷雾旗之中。

    玄色迷雾旗再次变大,似欲要把整个天地都给遮盖了。

    呼地一声,近万的旗帜迎着菇首带起的狂暴劲风朝它席卷而去。

    森冷锋利的阴风,浓得化开的迷雾,其中还蕴藏着开天辟地般的威势,菇首这才真正感觉到玄色迷雾旗的可怕,蓝色的双目射出一丝惊慌,血盘大口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尖叫声回荡在山谷中,震得数以万计的毒物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似若末日降临一般。

    随着尖叫,连绵百里的蛇身卷起一阵狂暴的阴风,菇首竟一反常人眼里的凶残好斗,以闪电般的速度撤退。

    只是玄色迷雾旗何等厉害,当初由石矶大仙施展开来弥天极地,数以千计像首一样强大的魔兽尽数落入其中,无法逃脱。李培诚现在实力虽然差石矶大仙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全力施展开来对付一头首,它却又哪里能逃脱得掉。

    转间菇首被阴风迷雾大阵给笼罩了起来。

    首乃是七阶魔兽谷地霸主。没想竟接连几次吃瘪。这次更是陷入了阴风肆虐。迷雾无垠地浩瀚天地。根本看不清出路。更看不到熟悉地山谷湖泊。首凶残暴戾地本性终于完全爆发。

    首在阴风迷雾阵中连发出歇斯底里地怒吼声。一条不知道多少里长地火龙源源不断地从它地嘴中喷了出来。熊熊燃烧着漫天迷雾。硬生生在朦胧地迷雾大阵中烧出一片通红地天地。

    连绵百里地蛇身绽放出绚丽无比地蓝光。疯狂地在迷雾中来回扫摆起阵阵滔天雾浪。把整个阴风迷雾大阵形成地天地搅得是翻江倒海。

    身陷大阵中。不稳住心态。反倒如困兽一般疯狂地折腾。虽然是近乎丧心病狂。一种自杀地愚蠢行为。但菇首这样不要命地爆发却猛然发挥出了超乎普通大罗金仙两三倍地破坏力。让李培诚顿感压力倍增。隐隐中竟感到混沌元气犹如脱缰地野马差点就要不受控制地宣泄而出幸好李培诚地神念浩大如海。坚如铁石这才没出什么乱子。

    饶是如此李培诚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知晓自己地本源力量实在太小。现在能控制部分混沌元气主要靠地是强大凝炼地神念。一旦过度启动混沌元气很有可能会伤人伤己。

    虽明知首如此下去坚持不了多久。但李培诚却不敢再冒险任由菇首如此折腾下去。双目寒芒一闪。一道红芒从紫金庆云中冲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地弧线转眼没入迷雾之中。

    丈二火云枪在迷雾中似缓实快地悄然穿梭,转眼间已经到了菇首肆虐的空间。

    首毕竟只是未具高等智慧的魔兽如何知晓人类之阴险和法宝之玄奇,正歇斯底里之际猛地感到一股森冷杀气却带着炙热得可以熔化世间万物的枪芒在自己的脑顶忽然袭来。

    首又惊又怒,匆忙卷起庞大的蛇身狠狠地朝丈二火云枪横扫而去。

    阵外李培诚冷哼一声,他实力本胜菇首,武技又已至化境,占着天时地利之势首又如何破坏得了此招。

    哧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在迷雾阴风大阵之内长长响起,火云枪从菇首的头上透顶而入股充满腥味的血如涌泉一般猛地朝天冲起百丈高,然后化为点点血雨洒落不出的惨烈壮观。

    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声,庞大的身子不停在迷雾阴风阵中翻滚卷起比刚才还要汹涌几分的雾浪。

    片刻功夫那声音逐渐小下去,迷雾阴风阵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一阵山风吹来,迷雾散去,玄色迷雾旗恢复成巴掌大的古朴样子飘浮在紫金庆云之中,而湖面上一条连绵百里的庞大首静静地飘浮着,头顶插着一把长枪,锋利的枪尖从它的血盘大口中探伸而出,在霞光下闪烁着森冷的寒芒。

    整个山谷一片寂静,那些没有智慧可言的毒物似乎也感到了异常压抑可怕的气氛,一动都不敢动。

    温吉和莫邪双目呆滞惊恐地看着直挺挺飘浮在湖面上,血还在汨汨往外流,染红了湖面的首,突然一股寒气就从脚底直升腾到脑门顶。

    五百余条的目魔兽一一被李培诚抓入金丝小袋中给两人的震撼远远比不上首转眼间被一枪击杀来得强烈。

    那是各个击破,分而收拾,而这却是货真价实堪比大罗金仙的可怕魔兽被转眼杀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算血冥教祖、**仙君与李培诚面对面硬战,也只有被转眼击杀的份,这种震撼根本不是言语可以来形容的。

    李培诚看着菇首庞大的身子,心中却丝毫没有半点得意,反倒隐隐起了几分警惕,他以前的一些估计似乎太过乐观了。

    他的本源力量还是太过弱小,哪怕借助强横无比的神念也难以自如地控制一小部分混沌元气。这样的实力遇到普通大罗金仙自然丝毫不惧,但若遇上强大的大罗金仙,恐怕只能凭他太乙金仙级的金刚不坏之躯立于不败之地,若遇上温吉曾提到过的万缈山庄罗轩上仙之类的顶级大罗金仙,就算有金刚不坏之躯估计只有落败逃跑或者被杀的份,更别说那十二位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太乙金仙了。。

    收起心头杂念李培诚把目光投向飘浮在湖泊上的菇首,看着鲜血染红了湖泊,心念一动,火云枪挑着菇首飞

    上。

    收枪入体,李培诚往腰间一拍,六百道翠光从金丝小袋中激射而出,转眼间化为六百条数百丈长的翠兰龙。

    吞噬吸收了十余万大军还有大量毒物的翠兰龙看起来明显比起以前强大了一些,一片片蒲扇般大小的龙鳞流转着翠绿欲滴的流光,仿佛天然雕刻的艺术品。珊瑚状的龙角显得越发悠古沧桑,似乎已经存在了无数个年头。

    温吉和莫邪还未从首的死亡中回过神来又立马再次陷入震惊之中,这才知道李培诚的翠兰龙远不止七十二条。

    温吉艰难地吞咽着干涸的喉咙,想起自己穷其一生,到如今却也不过能勉强炼制操纵三十六具铜尸,而眼前这位男子随手便操纵着六百条被称为仙界四大神兽之一的巨龙,而且还是活生生的,突然之间,温吉发现自己在这位男子面前是何等的渺小,就连曾经在他心头高不可攀严凶残得让他战栗的血冥教祖,他也觉得再没什么了不起。

    六百条翠兰龙到了鲜血的气息,双目立刻血光荡荡,全身热血***起来。不过这些翠兰龙已非昔日,早已经具有了灵智,没得李培诚命令根本不敢上前撕咬菇首。

    李培诚并没有立刻下令,是心意一动,把无相玄毒魔功的前面四层功法通过神念传给了与他心神相系的翠兰龙。

    翠兰龙接了无相玄毒魔功之后,双目红芒闪烁,随即运转此魔功。

    翠兰与温吉等人不同们本就是剧毒之物,毒乃它们与生俱来的属性。温吉等人修炼无相玄毒魔功乃是逆天而行偏锋,而翠兰龙修炼此功法则是顺天行事,走的是“浩然正道”,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此功实为翠兰龙量身打造的因如此,李培诚一听到无相玄毒魔功就心动不已决心折服血冥教祖,把此功法弄到手。

    六翠兰龙齐运转魔功时湖面升腾而起的紫气,还有上空飘浮着的霞云滚朝岛屿而来,化为一条条绚丽无比的彩色匹练萦绕着翠兰龙,映衬着它们翠绿欲滴的龙鳞说不出的璀璨夺目,让人惊叹不已。

    翠兰龙乃是李培诚从小催炼的灵性宝,虽没有收宝入体,但它们体内的一丝一毫变化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无相玄毒魔功一运转,李诚就清晰地察觉到,翠兰龙体内本是分布散乱毫无次序可言的毒素受魔功引导纷纷聚拢起来,就如真元在经脉中运转一样,化为一道翠绿色的毒流在体内缓缓流淌着。体外有滚滚毒气涌入体内,纷纷汇聚与毒流之中,毒流在不断变大,颜色变得越发翠绿。不仅如此,李培诚还隐隐感觉到毒流和真元流之间存在着千丝万偻的联系,毒流隐隐在转化成真元,真元似乎也可以随时转化为毒流,就热功之间可以互相转化一般。

    无相玄毒魔功也从第一层一步步很快就爬升到了第四层。

    李培诚双目亮起喜悦的光芒,知晓自己所料不错,此魔功乃是天生为翠兰龙这种毒物打造的。而此时温吉看着匹练般的云霞萦绕着翠兰龙,如长鲸吸水般被翠兰龙吸入体内,感受着翠兰龙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第四层魔功气息,连眼珠都快要掉在了地上,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甚至有种万念俱灰的颓败。

    他温吉虽不敢自恃天资过人,但也绝对是万里无一的人才,浸淫此功百万年之久不过才修炼到第四层,没想到这些翠兰龙轻轻松松就修炼到了第四层,他真怀若是有后续魔功,它们很有可能还会更上一层楼。

    而莫邪虽还没资格修炼万毒教至高魔功无相玄毒魔功,但也是修炼魔功之人隐隐看出了点端倪,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不过没有温吉感触那般深刻。

    温吉万念俱灰的情绪变动立刻被李培诚察觉到,他知晓若任由温吉这种颓废的想法发展下去,必在他心里留下无法磨灭的心魔,从此之后修为很有可能就再无法前进是颇有深意地扫了温吉一眼,淡淡道:“翠兰龙不仅乃是修为已达金仙之境的巨龙,而且它们本就是剧毒之体。毒对于我们方才称为毒,对于它们却是大补之物,它们能一举修炼到第四层并无出奇之处,是赢在了本身独特的优势。不过要想把此功修炼到窥探进军大罗金仙之境,最终靠的却不是此优势,而是福至心灵的顿悟和通达的悟性。这些翠兰龙乃老爷祭炼的通灵法宝,本性凶残,灵识智慧本是一般受法宝限制,谈不上什么福至心灵的顿悟和通达的悟性。以它们本身的优势和老爷我的相助,修炼到第九层是必然之事,但想要得窥大罗金仙之境却除非有奇迹发生。你无需妄自菲薄!”

    温吉幡然醒悟过来,心中倍感温暖。跟随血冥教祖上百万年,对他,温吉有的只是敬畏,但跟李培诚才这么短暂的几日,除了敬畏之外还感受到了别样的关心,一种博大的胸怀。

    “多谢老爷点醒,让小的免遭沉沦。

    ”温吉急忙跪地感谢。

    “去把首的鳞甲还有内丹给取了来。”李培诚挥挥手,说道。

    温吉和莫邪领命,取出一把飞剑,很快便剥下了菇首长百里蓝光闪烁的鳞甲,又取下一颗鹅蛋般大小,蓝光流动的菇首内丹。

    李培诚收起鳞甲和内丹,心念一动,六百条翠兰龙立刻双目发亮地扑向浑体血淋淋的首张开血盘大口咔嚓咔嚓地啃食起来。

    这菇首虽有百里长百米粗,但却也经不起六百条数百丈的翠兰龙啃食眼间就只剩下一个小山一样的脑袋。

    有两头身长五百余丈的翠兰龙意犹未尽地举着血淋淋的龙爪朝菇首山一般的脑袋猛地拍抓下去。

    顿时菇首脑袋崩裂了好几道口,鲜血与脑浆齐飞,洒落一地,露出脑袋里面恶心的脑浆等东西。。

    李培诚本是一脸淡然平静的神色见状突然微微一变,几乎同时那两头翠兰龙停止了下一步行动。

    两道精光从李培诚深邃的双目朝菇首破烂不堪的脑袋射去上难得地显出一丝凝重神色。他发现首的脑袋并非像之前他探索天羽马所见到的那样顽固不化,脑容量也比天羽马大了不少。

    李培诚收回

    两头翠兰龙立刻扑上去,继续凶残地啃食首脑袋

    “温吉可曾听说过魔兽灵智开化之事?”李培诚若有所思地问道。

    “回老爷,魔兽灵智开化之事在仙界几乎每过百万年就会发生一次一次有魔兽灵智开化,无不兴起一番腥风血雨。”温吉恭敬回道。

    果是如此,再顽固不化的脑袋经过无数岁月的进化也会产生高等智慧,真无法想象像菇首这样的凶残魔兽一旦灵智开化,会引起怎样的杀戮。

    李培诚双目神光电闪,忽然之间,眼前莫名浮现昔日石矶大仙大战魔兽的惨烈场面,脑子里似乎蓦然间想起了许多事情,就像被封尘已久的遥远记忆因此而突然被打开了。

    他想起了远古代,魔兽横行,仙人和妖族那时远远不及现在这般繁衍,遍及大地,只是如一盘散沙稀疏地洒落宇宙,而且基本上都是独自修炼,不闻不问外界之事。魔兽灵智开化并未引起古仙人和妖族的重视,当灵智开化的魔兽越来越多,聚集起了大量灵智未开化的魔兽开始四处杀戮,想独霸宇宙时,这个时候方才引起了仙人和妖族的恐慌和重视。

    终于因此爆发了远古时第一次大战,李培诚在十万年漫长的梦境中看到石矶大仙大战群兽,后来又看到苍茫大地上,巨龙、凤凰、玄武等上古妖族和人类站在一起与无数凶残魔兽进行惨烈的战斗,那便是远古第一次大战的画面。

    这次大战,多厉害的人物陨落包括太乙金仙级的人物,无数的普通仙人妖族灭亡,也因此引起了只知道修炼,参悟天地大道以求长生不灭的仙人和妖族的重视,开始团结在一起,形成一个接一个的势力团体,开始出现野心膨胀的仙人妖仙始出现了势力之间的相互倾轧斗争,开始为了抢夺奇珍异宝,为了各自贪欲,为了权力进行残酷的厮杀……

    一切变的越来越剧烈,终于爆发了远古时代第二次大战,这次却是拥有高等智慧之间的惨烈厮杀,几乎所有的仙人妖族全都卷入这场战争,石矶大仙也不例外。

    这战的惨烈尤胜第一战,生灵涂炭,满地苍凉残破数仙人妖族陨落,就连石矶大仙这样厉害的太乙金仙也在这次大战中陨落,甚至到最后导致了大地分崩离析,形成了凡界和天界两个浩瀚无垠的世界。

    李培诚梦境中看到的人类之间的惨:厮杀便是远古第二次大战画面。第二次大战之后,天地格局成型,仙庭建立,各方强大人物形成了某种默契,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李培诚遥想着远古之事,久沉默不语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问自己,若自己真的得证了太乙金仙大道,是否要去寻那周宏报仇,若那周宏现在坐了仙帝之位,是否能为了石矶大仙的私仇让这天地再历经一次生灵涂炭?

    正思绪纷纷之际,温吉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老爷勿忧,虽有极少数魔兽历经漫长的岁月灵智开化,但它们本性凶残暴戾,就算灵智开化了,却等不及灵智成熟就开始聚拢魔兽始四处肆虐厮杀,根本不懂得韬光养晦阴谋诡计。所以一旦有魔兽灵智开化,虽能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但也立马会引起仙庭注意,发重兵剿灭,波及倒不会太大。”

    原来温吉知晓李培诚对仙界之事不甚了解他沉默不语,面带忧人忧天的神色以为李培诚担心魔兽灵智开化之事,小心翼翼地解释魔兽灵智开化之事不知道李培诚想起了远古之事,想起了更深远的问题。

    李培诚收起纷乱的思绪温吉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吞食了首之后,正盘身吞云吐雾,修炼无相玄毒魔功的六百条翠兰龙,脸上忧色顿时尽去,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魔兽不同仙人,它们可以直接吸收混乱仙空中的仙灵之气甚至包括那一丝少得可怜的游离混沌元气。但魔兽没有智慧,并不懂得利用这些仙灵之气修炼己身,更勿说修成元神了。它们吸收仙灵之气的行为,不过只是一种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的原始行为。吸收来的仙灵之气一部分供应着肉身成长和完善的需要,多余过剩的一部分则被魔兽体内一种特殊的器官内丹给汇聚存储起来。内丹的颜色分红橙黄绿青蓝紫,分别与一阶到七阶的魔兽相对应,越是高阶的魔兽其内丹存储的能量越是纯净浑厚,甚至一些远古活到现在的七阶魔兽,其内丹所存储的能量比起一些大罗金仙磅礴的全部真元都毫不逊色。

    正因为魔兽吸收来的仙灵之气直接供应着肉身成长和完善,魔兽的肉身尤为强横。在这点上,李培诚的肉身修炼方法其实有些类似与魔兽。

    首为七阶魔兽,不知道在这玄毒阴眼所化的湖泊底生存了多少年,不要说内丹珍贵无比,就连这一身精血骨肉内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仙灵之气和这玄毒阴眼所释放出来的至毒至阴之气,就算当初万毒教十万大军恐怕也远远不能与之相比。六百条翠兰龙分而食之,又运转无相玄毒魔功炼化吸收,顿时修为节节攀升,毒功越发精进。本还有一些翠兰龙停留在金仙下品境界,历经十万大军和菇首两次吸收炼化之后,也突破到了金仙中品。终于六百条翠兰龙成为清一色的中品金仙,只是要从中品金仙到上品金仙那是一段很漫长很难跨越的距离,那些本已是中品金仙的翠兰龙却是不可能一跃而就地成为上品金仙。

    不过现在这样的结果李培诚已经非常满意了,而且彩霞山脉盘踞着大量毒物,又有汇聚至阴至毒的玄毒阴脉,李培诚相信只要他能从血冥教祖那里得到无相玄毒魔功,这六百条翠兰龙必能在不久的将来再上一个台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