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初显神威

    人见状愕然,大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傻傻地看着青龙索飞出防御大阵。

    莫邪见霞光仙城内飞出一位手持一根青光绳索的独臂将军,倒也认得就是威震浮霞仙岛的威武将军腾武,拱手道:“听说浮霞仙岛的威武将军腾武威猛厉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若归顺了我教,我必在师尊前为你美言,若有机缘被我师尊收入门下,修得高深道法,岂不美哉?”

    腾武闻言仰天一声长笑,然后脸色猛地一沉,杀气凛然地道:“我浮霞仙岛素来与你们万毒教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若现在退去便罢,否则必不轻饶。”

    莫邪见自己好生劝降反倒招来腾武叱责,不禁勃然大怒,阴恻恻一笑道:“小小五品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今日老夫便先杀了你,看看城内之人还敢不敢不投降。”

    说着莫邪在脑后一拍,一道黑光冲顶而出,乃是一漆黑的葫芦,葫芦口黑烟旋绕,不仅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而且还现出一深不见得的漆黑漩涡,似要把人给吞噬了。

    腾武顿感手足力,真元运转受阻,整个人似乎如丢了魂魄一样要被那漆黑的漩涡给吸引走,暗呼不好,哪敢再迟,急忙全力运转真元,按李培诚所言祭出了青龙索。

    青龙索不仅仅是通灵的宝,而且还是李培诚身外化身之宝,以李培诚如今的修为,就算远在亿万里之外也能自如地控制,根本无需借他人之手祭用。今日之所以要借腾武之手,一来他今非昔比,虽不是太乙金仙,却早已经窥到了太乙金仙之玄妙,也拥有了晋级成为太乙金仙的雄厚本钱,无非时候还未到需要熬一段时间而已,故莫邪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出手,二来也是想让腾武借青龙索立功劳,将来好谋求更高的官位。

    青龙索一祭:,顿时有带着无上威严霸气的浑雄龙吟声响彻天地混乱的无序仙空似乎忽然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束缚,在空中形成一股股井然有序,凝如绳索一般的空间力量,一圈接一圈地朝莫邪和他的坐骑天吴兽绕去。

    莫邪挂在嘴角边的不屑立刻化万分的惊恐,两眼射出骇然和不可思议交织在一起的眼神坐下的天吴兽更是九个蛇头狂乱不安地摆动着,发出尖锐的嘶叫声,两对羽翼拼命地扇动着浓的黑烟从羽翼上汩汩而出。

    只是天吴兽越挣扎,那圈圈束缚的力量收缩得越紧,转眼间它的嘶叫声变成了哀鸣,而莫邪此时比天吴兽好不到哪里去内元神此时已被一股股无形的法力给捆了起来,竟是难以动弹。

    电光石火间。莫邪连带着吴兽被青龙索给捆了结实。再也无法动弹。那漆黑地葫芦失去了主人控制滴溜溜地往下跌落。被腾武手一挥给收了回去法诀一捏。莫邪连同天吴兽都被他给牵在了手中。

    光仙城内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虚仑真君也不例外着整个仙城爆发出山崩海啸般地欢呼声。

    整个仙城真正知道李培诚这位神秘人物存在地寥寥无几。见腾武威猛厉害无比个个高呼威武将军。

    唯有虚仑真君等人心知肚明。真是又惊又喜。看李培诚地目光多了一丝无法形容地敬畏之色。而刘顺还有语琴除了又惊又喜之外。心中还多了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地懊悔之意。

    远处万毒教大军大大哗然。温吉更是猛然变了脸色。两眼射出震惊无比地光芒。一面竹着三十六个白骨森森骷髅头地黑色旗幡冲顶而出。旗幡在空中迎风一晃。那三十六个白骨森森骷髅头地黑漆漆洞眼似乎如同活了过来一般。亮起一盏盏幽暗地绿光。然后有一股股阴气从那眼中汨汨而出。在空中凝成了三十六个浑身散发着金光闪闪光芒地铜尸。

    每个铜尸手握长戈。一凝化成形。立刻疾电般朝腾武冲杀而去。

    三十六股带着死亡气息的冰冷杀气如排山倒海般呼啸着朝腾武席卷而去,腾武脸色微变,知道自己绝不是那三十六个铜尸对手,立马像拉牲口一样拉着莫邪和天吴兽,急速往城内撤退。

    早有控阵天将挥动阵旗,光芒闪闪的防护罩立刻现出一个酷似城门的入口,腾武旋风般飞掠而入。

    腾武一入城,防护罩立刻合闭,随后赶到的三十六个铜尸挥动着手中长戈猛刺光罩,带起剧烈的波动,只是防护光罩甚是厉害,它们一时半刻无法攻破。

    信心倍增的控阵天将见状再次挥动令旗,有百名天兵各扛着一根五十余丈长,霞光萦

    柱形东西飞身到防护光罩边,然后把那圆柱形的东插,圆柱形的东西似乎溶入了光罩,然后与光罩融为一体。

    在外面看来,光罩就像装上了上百个大炮的超级碉堡。

    李培诚虽是一代阵法宗师,见了如此设计,还是忍不住暗中称妙,心想这阵法虽是一板一眼,并不灵巧,但实在不失为守城的好办法。

    那些大炮上面雕刻满了符文,上面还装有形状大小各异,但颜色都是橙色的魔兽内丹。

    李培诚看到天兵朝大炮内放入了一块元灵石,然后按了法诀,立时百道耀眼的白光从炮口朝铜尸激射而去。

    那百道耀眼的光道道都带着强大的法力,有些铜尸躲闪不及被轰中,立时痛得暴跳如雷。

    因有仙炮干扰,铜尸无法中精力攻打防护光罩,防护光罩波动趋于缓和。

    “先生,弟子奉已把此人抓回。”腾武单膝跪在李培诚面前,恭敬地道,两眼闪烁生辉,显然内心激动异常。

    整个仙城的人目光本来都聚焦威武神明的威武将军身上,没想到他一入城竟单膝向一位青衣男子叩拜,不禁都惊讶不已,不知道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当得起威武将军的跪拜。一些天仙以上的仙人更是满头雾水,因为他们并不难看穿李培诚只有天仙下品的境界。。

    李培诚点了点头,淡淡:“不错,起来。”

    说着朝莫邪和天吴兽打道法符,接着青龙索化为一道青光没入李培诚的体内,莫邪和天吴兽却是仍然动弹不得。

    仑真君等人心中再次暗暗震惊与李培诚高深莫测的手段。

    腾武应声起立,仍旧恭敬地束手立在李培诚的身后,至始至终没有向虚仑真君请示一句,也没看他一眼。对于虚仑真君刚才在席间对李培诚不敬,连离席都要责难,他心中仍然耿耿于怀。

    虚仑真君见状,心中就算有百般不满,此时也是不敢发作丝毫,而是小心翼翼地朝李培诚拱手道:“多谢上仙援手,刚才席间虚仑多有不敬,还请上仙恕罪。”

    李培诚把手一摆,不咸不淡地道:“过去的就过去了,多提无益。”

    虚仑真君心中松了口气,越发小心地请教道:“如今万毒教大军压境,不知道上仙可有什么对策?”

    李培诚淡淡一笑,目光平视着前方,说不出的淡定潇洒。

    “那应该就是温吉赖以成名的三十六具铜尸了,倒颇有些名堂。”李培诚答非所问。

    “正是!”虚仑真君回道。

    李培诚双目寒芒一闪,道:“这等操纵他人尸首的事情,有失天德,温吉该死!”

    说着李培诚把腰间的金丝小袋一拍,手中多了七十二条翠绿欲滴,细如发丝,长不过尺余长的翠兰龙,对赵卓道:“那三十六具铜尸看着甚是碍眼,你去把它们给灭了,也算是替这些仙人超度,积些天德。”

    三十六具铜尸乃是温吉以秘法用金仙炼制而成,至少半数有金仙中品的实力,甚至个别铜尸比起莫邪都要厉害上几分。而且这些铜尸铜筋铁骨,浑不知死,全身尸毒,凶悍异常,真要厮杀起来,却是不能按常理来论,就算上品金仙亲临也要忌惮三分。

    温吉之所以能以金仙中品之境位列八大毒王之末,凶名远扬,这三十六具铜尸占了很大功劳。别看浮霞仙城仙人以百万计,真要是被这三十六具铜尸给攻破了防护大阵,也只有溃败的份。

    如今李培诚竟然拿了七十二条细如发丝的小蛇给赵卓,让他去杀灭这威震四方的三十六具铜尸,哪怕李培诚刚才已经露了一手,仍然让虚仑真君等人无法克制地产生些许怀,语琴更是担心不已。只是这个时候,唯有高深莫测的李培诚有实力与万毒教大军叫板,众人却也不敢出声阻止,更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示怀李培诚的能力,生怕他一怒之下像在酒席上一样,转身离去。

    他们却不知道,李培诚交给赵卓细如发丝的小蛇其实乃是被李培诚催炼成可大可小,保留了一些灵智的毒龙法宝。这些翠兰龙在灵气浓郁异常的云霄修炼十万年,吃的是灵草仙药和相当于珍贵的药罐子的飞禽走兽,修为最低的也是金仙下品境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