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虚仑真君

    卓闻言气得浑身发抖,双目怒瞪着语琴,厉声喝道:我赵卓最尊敬的长辈,若没有先生就没有我赵卓的今日。我平时虽是顺着你,但今日你若不立马向先生磕头认错,为夫绝不与你罢休!”

    语琴倒没想到平时对他百依百顺的赵卓,今日竟是大发雷霆,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悔意,只是她素来骄纵惯了,就连她父亲平时也不敢把她怎么样。若赵卓细声细语好生与她说话,或许她也就顺台阶下来,只是这样大吼大叫,语琴却是绝不肯自食其言,低下她高贵的头颅。

    语琴梗着修长的脖子,目光冰冷地盯着赵卓,反问道:“不肯罢休又如何?莫非你还要与我打斗一场不成?”

    语琴此言一出,赵卓一张脸涨得通红,却是无可奈何。

    李培诚见赵卓被语琴一句话给顶住,自是明白赵卓技不如人,压不住他夫人。只是李培诚已经动了试炼赵卓,再决定是否传他高深道法的心思,所以见状也不替赵卓出面教训语琴,仍然老老实实地做他的下品天仙。只是夫妻两吵架终究是因他而起,李培诚不想他们夫妻两结下不可开解的冤气。

    于是李培诚淡淡一笑,道:“呵呵,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你如今已是天庭天将,还肯认我这位先生,我心已甚感欣慰。你夫人乃虚仑真君的千金,身份尊贵,再让她拜我,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就不要勉强了,各交各的。你现在还是快快带我去见腾武,我甚是记挂着他。”

    语琴闻言脸色稍缓,暗地认为李培诚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

    赵卓闻言满脸羞愧地跪地朝李培诚磕头,道:“弟子管教无方,害得先生蒙羞,实在罪该万死!请容弟子处理完一件事情之后,再带先生去见腾武。”

    说完赵卓站了起来,缓缓转向语琴,脑子里不禁浮过往日自己对她百般疼爱的场面,没想到今日却换来如此的结果,不禁万念俱灰,觉得以前真是瞎了眼。

    语琴见赵卓看她的目光充满了失望,甚至渐渐地变成如看陌生人一样。

    语琴心中不禁一颤。但是高傲倔强地性格却让她仍然执拗地直视着赵卓。没有半点服软地意思。

    “你既不认为夫地先生。看来连为夫也是不想认了!也罢”赵卓此时看语琴地目光已不带丝毫感情。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李培诚心中虽也甚是不喜语琴这样不知尊重丈夫地冷傲女子。但闻言还是立马喝道:“赵卓。你莫非没听我刚才说各交各地吗?什么认不认先生!”

    正在这时。真君府内传出朗爽又不失威严地笑声。接着大殿内走出一身穿蓝色宽袖真君袍。头戴平天冠。长得一脸和善却不失威严霸气地中年男子。他地身后还跟着一脸紧张地绿萍。

    中年男子一出来就把脸色一沉。对语琴威严道:“语琴。仙界虽然处处以实力为尊。但尊师重教却也同样不能忘。这位仙人既然是赵卓地先生。你就应该执晚辈之礼。怎可摆小姐架子。还不去向先生行礼打招呼!”

    中年男子自然便是浮霞仙岛地岛主四品仙官虚仑真君了。此人修为与她女儿同样是金仙中品。不过为人处事却不知道比他女儿高明了多少倍。这么简单几句话。明着是在责备语琴。给赵卓和李培诚面子。让他们不好再发作。暗地里却也点明此事不能全怪他女儿。实在是你赵卓地先生实力太差了。他女儿这样做虽有些过份。也算是情有可原。

    原来仙界以实力为尊,门派内的排资论辈除了前三代外,其余基本上都是按实力来决定辈份,实力越强辈份越高。若不如此,仙人寿命漫长,徒弟一代代收下去,上千上万代都有可能,更别说下界还有仙人飞升上来,辈份就更加没谱了。故一般门派除了对前三代弟子以入门先后来排辈份,以示对长辈的尊重外,接下去就是以实力来进阶辈份,最高可从最底层弟子进阶到二代弟子。

    如此一来,一般门派地辈份排个六七代也就差不多,不会乱了称呼,也会让有实力的后辈弟子被苦苦压在下面。

    所以虚仑真君此言,其实也算是替她女儿开脱分辨。

    李培诚那么一喝,丈人又是顶头上司虚仑真君这么一说,赵卓后面休妻之说却是无法再说下去。

    语琴虽是冷傲倔强,对赵卓还是有一份感情的,否则当初以她的实力和身价也不会下嫁给赵卓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她自认为是自降身份委身给赵卓,这才变得有些无法无天,连赵卓地先生也不放在眼里

    不是说没有夫妻感情,故意与赵卓刁难,落他面子。

    如今她父亲这么一喝,倒也给了她台阶下,顺势朝李培诚微微欠身算是行礼。

    赵卓的脸色稍缓,只是心中仍然是堵得慌,一时半刻无法原谅语琴如此不知道轻重,目光看也不看语琴。

    虚仑真君见状心中暗暗有些不快,不过数日之内有强敌来袭浮霞仙岛,赵卓和腾武素来亲如兄弟。一位是威武天将,一位是真武天将,都是五品仙将,手握兵权,是浮霞仙岛的两大战将,这个时候不是与赵卓计较之时,故虚仑真君心中虽是不快,脸上却反倒露出一份热情的表情,朝李培诚拱手道:“今日仙友与本真君女婿重逢,实在可喜可贺,若不嫌弃还请入府,本真君让人摆上宴席替二位庆祝一番。”

    “多谢真君美意,不过我心中却甚是记挂着我另外一位故友,正急着想让赵卓带我去见他。

    ”李培诚含笑道。

    虚仑真君目中不快之意一闪而逝,笑道:“哦,不知另外一位故友是谁?不若也一起请了来。”

    “腾武。”李培诚回道。

    “哈哈,原来是威武将军腾武,来人快去把腾武将军请来。”虚仑真君目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即朗爽地哈哈大笑道。心中却是暗自庆幸自己刚才处事还算稳妥,若是光顾着向着女儿,把腾武也给得罪了此事就有些棘手。。

    原来腾武境界虽与赵卓相同,但最善领兵和战斗,威猛无比,实力胜过赵卓不少,是浮霞仙岛除他和语琴之外最厉害的仙人。

    虚仑真君打发人去请腾武,然后又邀请李培诚入府。

    真君大人屈尊邀请,李培诚也没表现出一点受宠若惊的神色,只管泰然自若地与虚仑真君并肩步入大殿。

    虚仑真君目中闪过一抹异芒,觉得李培诚这人要么有些不简单,要么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妄之辈。

    不过不管怎样,区区一位下品天仙还是远远不值得虚仑真君细细琢磨,他之所以不计较一位下品天仙与他同行,无非是卖面子给赵卓和腾武二人而已。

    入了大殿,分宾主落座,赵卓坐在李培诚地下边作陪,虚仑真君又着人去请一些岛上其他重要仙官天将。

    刚刚坐下,喝了一口茶,一道人影就从大殿外闪电般飞掠而入,然后又猛地立定。

    扑通一声,来人朝李培诚双膝跪了下去。

    “先生!”

    声音粗犷却饱含着无法用言语来表述的复杂感情。

    李培诚站了起来,两眼看着直挺挺跪在他面前,两眼充盈着泪水的独臂将军腾武,心中也是有股说不出的感伤和激动。

    相对与赵卓而言,腾武更得李培诚的喜欢。此人不仅天赋颇高,对武道有独到地领悟力,而且为人义薄云天,正因如此,昔日李培诚才肯指点造就他。赵卓却是后来才遇上的,凭着股执着坚定的毅力打动了李培诚,至于为人如何,李培诚却不是很了解。

    “好好,没想到你如今也成了位天将!”李培诚扶起腾武,连声感叹道。

    腾武起来之后,同赵卓一样坐在李培诚地下首恭敬地作陪,并没有因为李培诚如今的境界只有下品天仙而有丝毫怠慢,这点让李培诚颇感欣慰,暗自点头不已,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决断。

    腾武来之后,虚仑真君自是免不了说些恭喜地话,很快又来了三位金仙下品的仙人。一位是五品仙官,浮霞仙岛仙庭督使刘顺。这刘顺虽是五品仙官,但因为监督之权,就连虚仑真君也是不敢轻易得罪。另外两位一位是负责浮霞仙岛治安地六品仙官宋明远,一位是负责浮霞仙岛产业收入的六品仙官王振。

    三位仙官来了后,自然是免不了一番介绍,当然以李培诚下品天仙的境界免不了被人轻视。

    很快有仆役端上仙界出产的琼浆玉液,灵果仙桃,山珍海味,摆放在众人的大案之上。

    李培诚没想到仙界竟是如此讲究吃喝,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不经意间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不过随即一想,仙人寿命漫长,岁月悠悠,若不找些乐子,恐怕闷都要给闷死了,搞些美味佳肴打发时间,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再正常不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