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云霄洞府之战 (下)

    古没有这样做,他只是静静地虚立在空中,似若有千从他的身体插进拔出,他心中背负的悲伤比任何人都要沉重,他宁肯与他的爱徒一起永远留在云霄仙府,也愿意独自一人偷生。

    只是从他的爱徒决意一死,将法符交到他手时,葛古就已经知道,他的生命再也不是属于他自己的了。

    远处两道人影一脸惊喜地飞掠而来。

    一直清秀儒雅的葛古的脸部肌肉猛然扭曲着,变得极为狰狞可怖,手中枯松木剑脱手而出,带着尖啸声直取那位守在外面的紫衣使者而去。

    啊!紫衣使者连状况还没分清楚就被悲愤中的葛古一剑杀死,只是葛古却没有一点快意恩仇的喜悦,心中反倒是越发的悲恸。

    啊!葛古仰天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凄厉呐喊!

    李培诚的神念通过玄色迷雾旗看到了一脸平静盘坐的莲花老祖,手往腰间一拍,千条翠兰蛟从金丝小袋中激射而出,密密麻麻布置在迷雾的四周,青龙索也赫然昂头雄踞其中,张着血盘大口,两眼射出凶狠决然的目光。

    一切布置妥当之后,李培诚心念一动,玄色迷雾旗化为一道黑光没入体内,几乎同时李培诚从地上激射而起,朝四五百里开外的无尽虚空黑暗风驰电掣而去。

    置之死地而后生,在这样的绝境中此子仍然能冷静地判断出自己唯一渺茫的生机之路,果然是人中之龙,莲花老祖虽然恨不得把李培诚千刀万剐,心中仍然忍不住暗自佩服。

    佩服归佩服,莲花老祖又岂容李培诚逃入那无尽的虚空黑暗之中,双目寒芒一闪,厉声喝道:“哪里逃!”

    早已有万丈金光冲天而起。连人带剑化为一道长虹朝李培诚当头劈杀而去。

    阵阵龙吟声响彻天地。回荡乾坤。

    四五百丈长地青龙带着上千条百余丈长地翠兰蛟铺天盖地朝莲花老祖扑杀而去。

    砰!砰!砰!

    金光剑芒所过之处。翠兰蛟纷纷被劈得爆炸开来。化为漫天血雨洒下。就连青龙这等法宝分身也是被此剑光给狠狠地劈开了一米深。十五丈长地伤口。然后远远劈飞到数十里开外。狠狠摔在地上。变成了黯淡无光地青色绳索。

    不过饶是莲花老祖厉害无比。密密麻麻。力大无穷。真元浑厚。又堪比法宝地蛟龙挡住去路。这一路劈杀过去。真元也是如水流逝。本就有些虚弱地他。脸色显得越发苍白。

    这些都还是其次,最恐怖的是那漫天血雨无一不带着剧毒,点点洒落下来竟能腐蚀剑光,甚至就算老祖是金仙之躯也得把金光霞衣使唤得金光焕发,护住周身,不敢轻易涉险。

    尽管如此,莲花老祖还是势如破竹地前进,速度奇快无比,不是李培诚可比。

    李培诚嘴角挂满鲜血,两眼闪过惊骇之色,金仙的厉害确实不是他可以比拟地,至少三百条的翠兰蛟的爆炸竟然也丝毫挡不住他前进地步伐,其余翠兰蛟想再上前,却已经被远远甩在了后面,望尘莫及!

    不过青龙索翠兰蛟还是给莲花老祖造成了一些干扰,否则就算李培诚再厉害上十倍此时也已经被剑光给追上了。

    眼看莲花老祖金光剑要追到,又是一声龙吟响起,一条火龙呼啸着迎上金光剑。

    轰一声巨响,金光剑狠狠劈在火龙之上,火龙发出一声低沉的哀鸣,火光散去,化为一面通红的镜子跌落大地。

    噗!李培诚与火龙护心镜心神相连,元神再次受到创伤,鲜血狂喷而出,好在混沌珠立刻释放出混沌气流转眼间抚平伤势,他反倒借力以更快的速度前进。

    莲花老祖双目闪过无比惊讶之色,不过没有翠兰蛟的挡路,李培诚再快也是无济于事了。

    一声呼啸从李培诚的头顶跃过,眼前金光一晃,莲花老祖落在李培诚的面前,他身后十里开外就是那无尽地虚空黑暗。

    莲花老祖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双目凶光闪烁,手举着金光飞剑,飞剑吞吐着至少百丈长的剑芒。

    他要把李培诚慢慢折磨而死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不过李培诚显然并没有死心,一步步往后退,莲花老祖步步紧逼。

    “老祖我要把你一刀刀地凌迟!”莲花老祖一字一顿地冰冷冷说道,双目透射着刻骨的仇恨。

    “你若杀了我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洞府!”李培诚冷声道。

    莲花老祖闻言脸部的肌肉扭曲在一起,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阴恻恻笑道:“小子,这个时候你倒想到要活路了?哼,你以为本老祖是白痴吗?没有五彩云帕,你凭什么带老祖出去?”

    李培诚冷声笑道:“莫非你老不知道,我刚才使用的旗子就是石矶大仙的吗?”

    莲花老祖两眼精光暴射,心神猛地一震,正在此时,一道虚光从李培诚头顶冲起,乃是他地第二

    莲花老祖见李培诚这个时候竟然还敢玩花招,妄图逃走第二元神,顿时大怒,手中飞剑立刻朝第二元神激射而去。

    金光飞剑夹带起凌厉的寒风,呼啸而去,转眼即至。

    不过正在此时又一道虚光从李培诚头顶冲出,莲花老祖见状微微一惊,没料到李培诚竟然有两个元神。

    那点金光立刻爆了开来一分为二,正在此时眼前寒芒一闪,李培诚的丈二火云枪带着锐利到了极点的寒芒呼地朝莲花老祖击杀而去。

    阴风迷雾阵中,莲花老祖已经爆掉了大部分法宝,此时再无什么法宝可用,不过他的双眸仍闪过一丝不屑,左右宽袖一拂,带起真元法力所化地可怕气流,气流急速旋转,如两条风龙要把李培诚连人带枪给卷起。

    正在此时李培诚不进反退,莲花老祖暗笑李培诚找死,突然竟有第三个元神从李培诚顶门冲出,八道颜色各异的锁天旗脱手而出,化为八道长虹罩向莲花老祖。

    莲花老祖再厉害又如何能算到李培诚竟然还会有第三个元神,一时不察竟落入了八卦锁天阵之中。。

    这个时候,李培诚哪还敢迟,身子在空中如鹰一般折身射向无垠黑暗之中。

    几乎在李培诚投身入无垠虚空黑暗中地同时,莲花老祖一声冲天怒吼,八卦锁天阵轰地一声爆了开来,化为虚无,那三个元神也是折损而亡。

    不过三个元神的一点本源神念都留在紫府之内,假以时日要想重塑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李培诚还有机会重塑吗?

    李培诚一飞身没入犹如天地开辟之处地无垠虚空黑暗之中,被他以滴血认主之法勉强收入体内,一直以来静静地悬浮在他的紫府之内,并没有什么异动,也基本上不受他控制地混沌珠,突然之间变得蠢蠢欲动,绽放出万丈霞光,把整个紫府照耀得通体透亮。

    蓦然间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冲入了李培诚的脑海里,他对这混乱不堪地天地产生了无法形容的怪异感觉,就像他自己本来就出生与这里。

    还未等李培诚从这个神奇的体验中回过神来,一道耀眼地金光照亮了方圆十里的黑暗空间,莲花老祖终于还是追杀而到。

    莲花老祖满腔怒气而来,当他真正面对一脸平静虚立在混乱虚空中的李培诚时,那满腔的怒气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虽然杀他之意仍浓,但看着李培诚的目光却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再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带着些许敬佩。

    这虽然是个弱小的对手,但却是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对手。

    “若你真能帮老祖我脱困,老祖我必不杀你!若违此言,天诛地灭!”莲花老祖一脸严肃地说道。

    李培诚深邃地眼睛平静地看着莲花老祖,淡然一笑道:“事已如此,多说无益!”

    莲花老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双目灼灼地盯着李培诚,道:“你虽败尤胜,老祖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说着手中之剑飞天而起,带着凌厉的剑芒朝李培诚当胸刺杀而去。

    突然一颗珠子从李培诚脑门飞出,这珠子不过鹅蛋般大小,但一飞出来却如一轮红日出于东海,投射出万千道霞光。

    整个无垠的黑暗空间瞬间被点亮了起来,无数的狂暴气在这霞光面前纷纷被逼迫开,不得进前。

    这混乱的空间果然是李培诚唯一的渺茫生机所在,在这生死攸关之际,李培诚因为这混乱空间终于莫名掌握了激发此珠的方法,祭出了混沌珠。

    莲花老祖猛然间感到整个空间似乎都凝冻了起来,元神似乎被一座巨山给压住,竟是动弹不得。

    金光飞剑倏然便失去了光彩,滴溜溜地往下跌落。

    天哪!竟是混沌珠,太乙金仙生命精华所结的混沌珠!

    看着李培诚地丈二火云枪如电刺来,莲花老祖两眼无法克制地流露出绝望之色,灵魂深处在惊恐地尖叫着。

    冰冷刺骨的杀气袭胸而来,莲花老祖打了个寒战,接着猛然间双目暴起团团精光,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神情说不出的疯狂,无穷无尽的金光从他体内迸发而出,甚至那金光凝结成了金色液体。

    李培诚猛然变色,想立马抽身而走,可惜却迟了,莲花老祖猛地张开双手向他拥抱而来。

    轰一声巨响在空荡荡的天地中回荡着,一团金光在黑暗中爆了开来,强大地爆炸力往四周冲撞而去,带起阵阵强大的龙卷风。

    李培诚两眼射出绝望地目光,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因为他就在这爆炸源地中心。

    无穷无尽可怕的爆炸力如铺天盖地地巨浪朝他汹涌而来,正当李培诚绝望的时候,混沌珠却爆了开来,浓浓的混沌气把李培诚吞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