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云霄洞府之战 (上)

    浮岛的中央拔地而起一座恢宏庞大至极的宫殿,宫~占地十多里方圆。整座宫殿竟是由一块山峰般的元灵石开凿打造而成,宫殿在金光霞光辉映之下,飘飘异彩萦绕,瑞映千万条。

    元灵石,修真界中得一块都是不易,这里却是用之打造出了山一般巍峨恢弘的参天宫殿。所有人心神大震,没有一人疯狂地扑上前去,反倒全部不自觉中停下了脚步,仰头望着高耸入天的宫殿,眼睛充溢着泪水,他们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巨大的震撼,对此间的主人石矶大仙无法控制地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敬仰向往,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和渺小。

    李培诚同样双目充溢着泪水,除了震撼他心中还有莫名的感动,就像回到了阔别了无限年的家。

    唯有莲花老祖除了震惊之外,双目流露出无限的懊悔。他虽知道云霄洞府应该相当可观,却是没想到可观到这等程度,仅仅这座宫殿的实体就足以让他富甲仙界,更不消说里面藏着的天才地宝了。

    早知道如此,当年本老祖就算拼了老命也应当把这五彩云帕拿到手,现今就不会只是区区一个下品金仙,指不定已经成了大罗金仙,扬威仙界,莲花老祖极其懊恼地想道。

    原来莲花老祖昔年见识有限,并未对石矶大仙遗留下来的洞府引起足够的重视,见夺五彩云帕有极大的风险,便交代了弟子之后,飞升仙界去。莲花老祖飞升仙界之后,莲花教起起落落,各代教主不是无缘仙界,便是如莲花老祖一样见图谋五彩云帕风险极大,也就作罢。

    莲花老祖不久前成了金仙,得已在仙界的奎木仙君前谋了一五品仙官,为了讨好奎木仙君,莲花老祖便提起五彩云帕之事。

    这奎木仙君倒是有见识之辈,隐隐知道些上古之事,知晓石矶大仙乃是上古时代大大有名的厉害人物,闻言自是大动贪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买通了当值巡天将军,派莲花老祖下界寻访云霄洞府。当然奎木仙君怕莲花老祖中饱私囊,派他下界前给他下了道死符,由不得莲花老祖起异心,这才是莲花老祖真正懊恼之处。否则他便吞了这洞府,藏匿起来,奎木仙君又能耐他何?

    许久,众人终于收起激荡不已地心神,怀着朝圣般的心境迈出霞光通道,踏入了悬浮岛。

    这个时候遥远的洞口开始收缩变小,霞光通道地光芒也逐渐变得暗淡起来,只是众人却都不曾在意,唯有莲花老祖目中隐隐闪过一抹阴毒的笑意。

    远远望去。悬浮岛是金光霞光万丈。等真正踏上悬浮岛时。这才发现悬浮岛氤氲遍野。异香笼罩。大地之上。青草萋萋。林木茂盛。修真界中难得一见地珍贵药材到处都是。青草林木之中有麋鹿乱走。黄羊飞奔。时不时有皮毛雪白地兔子一样地小动物滚来滚去。天上有不知名地飞鸟翱翔。清脆悦耳地鸣声让人你心情舒畅。竟是说不出地一派生机。

    不过这些动物显然被下了特殊禁制。虽生在这种灵地竟是无一成精成妖。

    葛古一迈上悬浮岛之后。两眼便猛地亮了起来。除了分心警惕着莲花教地人。目光便一直在花花草草上来回扫瞄。不时闪过惊讶和喜爱之色。

    由于体内翠绿小树地缘故。葛古很快便发现在云霄殿地左边有一个近百亩云雾缭绕地药圃。这药圃内地灵草仙药无一不是极品。最差地也是李培诚曾经得到地灵芝、人参级别。只是云雾中隐隐有寒光闪动。显然园圃周围布有禁制。不过禁制不是很厉害。以葛古如今地眼力倒也能大致看出那么一点点端倪。估计仅仅只是用来防备动物误入糟蹋之用地。不过饶是如此。毕竟是出自上古大仙之手。要葛古去破还是困难重重。

    通往云霄巨殿正门有长阶。层层上升。有千级之多。众人一路行走之后。终于踏上了长阶。抬头仰望高高地巨殿。顿时间一股无法形容地威严压顶而下。让人几近窒息。心跳似乎都突然间停止了跳动。更不要说大声说话了。

    整个天地一片寂静。突然间。李培诚感觉到有不少信息从混沌珠传到了大脑里。蓦然间他不仅对云霄殿。整座悬浮岛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地亲切熟悉感。脑子里也多了许多东西。包括控制玄色迷雾旗地一些技巧方法。现在他有绝对地把握挥手间能让迷雾覆盖地范围比起以前大上两倍有余。

    李培诚心里不禁杀机一闪,目光若有若无地扫向莲花老祖他们,算计着罩住他们地可能行。

    正当此时,连接悬浮岛的通道终于完全消失,远处地小亮点也彻底消失,悬浮岛四周再次成了无尽漆黑的虚空,不时有闪电流石划亮虚空,却反倒越发衬托出无尽漆黑虚空的阴森可怕。

    哈哈!莲花老祖突然一脸得意地仰天大笑,笑声回荡在寂静的天地显得格外的刺耳。

    所有人包括朱啸天等人都大吃一惊,不知道此老发什么神经。

    正在震惊之间,突然间所有人感觉到一股庞大之极的气势从莲花老祖身上释放出来,在这股气势之下,所有人都感到呼吸不畅,五脏六腑似欲爆裂,全身软化,一种软弱绝望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觉得此时的莲花老祖就如高山峻岳一般雄伟沉稳,根本是不可能战胜的。

    一些实力稍微不济一些的渡劫初期修士更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竟是连莲花老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都是挡不住。

    “仙人!”林朝剑毕竟见多识广,一脸惊骇绝望地尖叫了起来。

    “不错,本老祖正是仙人,而且还是金仙!”莲花老祖傲然道,接着又是一阵狂笑。

    被区区下界修真者逼得双手言和憋得莲花老祖几乎要发疯,如今终于释放出来,身心是说不出的舒畅。。

    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莲花老祖本是白皙的肌肤隐隐流动着金色的光芒,那光芒蕴藏着让人发自内心底的惊恐。

    李培诚此时也是一脸惊慌失措,脑子却冷静地飞快转动。

    看见曾经逼

    差点要发疯地云湖宗主终于也同众人一样惊慌失措,莲花老祖虽然明知道李培诚如今在他面前不过如同蝼蚁一般渺小,仍然无法克制地产生了一种小人得志的心理。

    朝他故意一步步缓缓走过去,每一步都带着金仙无上的威严,眼里带着猫玩老鼠地玩味目光。

    “老子管你什么金仙狗仙!”

    话音未落,两道紫光一道赤光呼啸着朝莲花老祖劈脸就激射而去。

    原来小黑和小赤乃上古异兽之后,金仙的淫威反倒激发了他们骨子里地傲气,见莲花老祖竟敢威胁他们的主人,立刻出手!

    莲花老祖冷哼一声,两眼闪过一抹诡异的金芒,只把宽袖左右一挥。

    小黑的六棱紫金锤,小赤的赤火鹤勾立刻以比来时更快地速度往回飞射。

    小黑和小赤顿感一股磅礴雄厚无比的力道袭胸而来,元神如被巨石砸中,整个人高高地飞了起来,嘴中狂喷鲜血,然后砰砰两声重重地撞在云霄殿墙壁之上,激起阵阵波光,然后跌落在地,挣扎着想站起来,却是起不来,无奈抓了一把丹药往嘴里塞,两眼兀自还凶狠地死盯着莲花老祖。

    “啧啧,果然不愧为上古异兽之后,这身筋骨倒真是结实。”莲花老祖阴恻恻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天空中回荡着,使得本是生机勃然,柔光笼罩的云霄洞府突然变得阴森恐怖,如同鬼蜮一般。

    饶是林朝剑等人都是绝世英雄,见堪比渡劫后期的小黑小赤竟也当不起莲花老祖宽袖一甩,也是差点心胆俱裂。

    李培诚浑身颤抖了一下,两眼射出地惊恐之色更浓,心底越发不敢冒然出手。

    “你,你既然是金仙之躯,为什么要到现在才显露身手?”李培诚一脸惊恐不解地问道。

    李培诚的问题显然刺痛了莲花老祖,莲花老祖双目寒芒一闪,尖声道:“若不是该死的老天,你以为就凭你这些本事能有资格跟老祖打斗,有资格谈条件吗?”

    李培诚本来只想拖延一下时间,寻求最佳的出手时机,莲花老祖这一说,顿时如当头棒喝,蓦然间脑子里似乎又多出了许多东西,同时也终于完全明白为何莲花老祖此时敢出手了,这云霄洞府虽不能与浩瀚的宇宙相比,但却是实实在在地另外一个**的小天地,在这天地之内,莲花老祖再不受限制。

    果然莲花老祖仰天得意忘形地狂笑道:“太乙金仙开辟的洞府,岂是寻常洞府可比,乃是真正地天地,天界那些家伙又如何能管得到。”

    说着莲花老祖再次迈进一步,已到了李培诚一里半左右的空间。

    这个位置正好是玄色迷雾旗如今可以覆盖范围地中心!

    这是最佳出手时机,不管是莲花老祖要往回撤还是往前逼近,都需要闪身逃奔一里半的距离。

    李培诚双目杀机一闪!

    同时莲花老祖脸上闪过一丝轻蔑地冷笑,就算李培诚动杀机又如何,现在他是真正的金仙,就算李培诚肉身强悍异常,再来百八十个李培诚,他照样能像捏蚂蚁一样把他捏死。

    李培诚大喜,真元法力呼啸着涌入玄色迷雾旗,同时把旗子朝莲花老祖一挥。

    阴寒的飓风带着浓浓的云雾朝莲花老祖还有老祖身后五百米开外的朱啸天等人席卷笼罩而去。

    莲花老祖脸上的不屑神色更浓了,宽袖一甩,刚想把这浓雾给挥散,然后出言讥诮,突然如猫被踩中了尾巴,往后急退,嘴里尖叫着:“先天法宝!竟然是先天之宝!”

    可惜莲花老祖以为李培诚只是蝼蚁,还不是任他蹂躏捏拿,却万万没想到这蝼蚁竟然拥有至少大罗金仙级人物才有可能拥有的先天法宝,如今想退却已经迟了,刚退到一里之外,尖叫声还挂在嘴边,就已经被迷雾给笼罩了进去。至于朱啸天等人有金仙撑着腰,自然也是放了十二个心。见李培诚出手,正想看好戏,压根没想到要转身逃跑,等莲花老祖叫出声时,已经迟了。

    李培诚脸色一阵泛白,感觉全身绵软无力,两腿就差点支持不住要软了下去,心中后怕不已,若不是来到这云霄洞府,突然有所领悟,玄色迷雾旗覆盖的范围达到了三里,恐怕自己这些人今天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林朝剑等人本已经存了必死之心,没想到突然柳暗花明,形势斗转直下,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根本来不及反应。

    “快快,把能拿的东西都拿走!”李培诚歇斯底里地叫嚷道,玄色迷雾旗乃先天法宝,他区区下界的修真者又如何能支撑得住,况且区区三里方圆地迷雾又如何挡得住金仙,迟早要被他给破迷雾而出。

    林朝剑等人还来不及惊喜,立马陷入了紧张凶险之中,大多人大喝一声,旋风般冲入了云霄殿中。葛古则扯着林朝剑往他早早就看中的药圃飞掠而去,这药圃可是意味着无数的高手。

    李培诚虽然被莲花老祖等人拖着,脱不开身,但神念强横无比,还可分心他用,见葛古往药圃飞奔,急忙叫道:“金门入,水门出!”

    原来他脑子里刚才蓦然多了许多东西,有不少是关于这洞府地,再加上他本身就是阵法宗师,立马点出了此禁制的破解之法。

    那禁制本就不是很厉害,林朝剑也是阵法大家,得李培诚一句话在疾驰中就已经完全明白过来,来不及细想李培诚人在远处,怎么就知道此阵地解之法,拉着葛古转眼间就找到了金门破入。

    阴风迷雾阵中,莲花老祖浑身金光大放,阴风迷雾纷纷被迫而开,把周围方圆数百米照得通明如昼,但也仅如此而已,他双目精光暴射,一眼望去,前方仍然是迷迷茫茫,根本看不清出路,几次往前直冲也根本冲不出去。。

    法宝一股脑早被他给祭了出来,在迷雾里如蛟龙闹海,把迷雾折腾得腾腾翻滚,只是却也无济于事。

    这莲花老祖毕竟是金仙之躯还算好,朱啸天等五十二人就有些惨了。这阴风迷雾阵经李培诚施展开来,却与昔日玄色迷雾旗自主

    来有着天壤之别。阴风如刀,迷雾如冰,阴风刮中剐,迷雾沾身如全身被针刺中,那股劲锐的寒气直往骨子里钻。众人纷纷被迫祭出法宝,运起护体罡罩,把身子层层包围起来,如无头苍蝇地拼命寻找出路,因为这阴风迷雾极其厉害,再耽搁下去,恐怕他们就要真元枯竭而亡了。

    只是这阴风迷雾阵乃是先天法宝玄色迷雾旗施展布下,就连莲花老祖这等金仙级人都暂时束手无策,闯不出去,他们却又如何闯得出去呢?

    莲花老祖闯了几次没闯出去,终于安定下来,双目寒芒闪闪,脸色阴沉森冷无比,尖声叫道:“云湖小儿,你区区下界修士这等先天异宝你又支撑得多久?这云霄洞府出入都需要五彩云帕,你手中只有一块,你们注定是出不去的。到时一旦你真元法力耗尽,老祖要杀便杀,你又能奈何。现在你若撤了此宝,乖乖把此宝献给老祖,老祖今日就网开一面,并且收你为徒,带你入仙界。否则一旦等老祖脱困而出,嘿嘿,到时老祖必把你们所有人刀刀凌迟,元神囚禁起来,日日用阴火烤炼!”

    莲花老祖尖锐阴森的声音从迷雾中穿透而出,回荡在天地之间,把整个天地渲染得阴森恐怖,林朝剑等人心神一紧,遍体生寒。

    唯有葛古面沉如水,大喝着催道:“不要管此老贼,快快!”

    李培诚脸色越发发白,已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莲花老祖的折腾让他控制起玄色迷雾旗越发地困难,道道凶狠的力量透过玄色迷雾旗传入他的紫府之内,引得元神动荡不已。若不是这玄色迷雾旗乃是先天至宝,压住了莲花老祖的法宝攻击,李培诚早就吐血而亡了。

    不过他的真元法力流逝得越发急速!

    李培诚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立马便要真元枯竭了。

    双目杀机一闪,一道青光从他头顶冲出,呼啸着冲入了阴风迷雾阵中,几个呼吸间,青龙索就带回了一个渡劫期修士,然后一闪又冲入迷雾之中。

    李培诚取出丈二火云枪,枪尖闪点寒光。

    “不要!”那位渡劫期修士两眼射出绝望之色,发出歇斯底里的尖锐叫声,但李培诚又岂肯罢手,火云枪一递,如破竹般刺入了此修士胸口。

    滚滚真元奔涌而入体内,李培诚脸上立刻浮起一丝血色,不过很快又退了下去,不过这时他地脚下已经又多了两位渡劫期修士。

    李培诚把早已经被他吸干了地修士投入金色小丝袋中,虽然只剩筋骨血肉,却也是难得的补物。

    让它们厉害一点是一点,说不定最后也能拖延那老贼一会儿,李培诚心里悲壮地暗叹。

    莲花老祖耳边不时响起莲花教徒的尖叫声,而那迷雾却丝毫不见减少,反倒有变浓地趋势。

    莲花老祖心中终于感到极度地不安,尖叫声道:“小子,老祖誓要把你挫骨扬灰!”

    说着莲花老祖脸色猛地一沉,咬牙切齿地道:“爆!”

    轰隆一声!阴风迷雾中爆起一团耀眼地光芒,莲花老祖竟然爆了那件成色最差的飞剑。

    自爆飞剑,让莲花老祖心如被剑狠狠刺了一下,容光猛地暗了下来。

    不过此一爆,却引起了阴风迷雾阵地大大动荡,云雾翻滚不止,阴风卷起阵阵龙卷飓风,以飞剑爆炸中心,竟是出现了短暂的真空地带,迷雾淡了不少。

    噗!噗!

    李培诚连吐两口鲜血,正准备取丹药服用,悬浮在紫府内地混沌珠猛地一亮,一缕肉眼可见地混沌气流从混沌珠中冲了出来,化为一股清流流过李培诚地全身,转眼他的伤势便痊愈了,甚至李培诚感觉一身筋骨经脉比往常还要坚韧上不少。

    可惜了!李培诚暗叹一声,双目再次迸射出杀机,举起火云枪刺向莲花教。

    李培诚已经杀了十位渡劫期修士,有初期也有中期,使得他的真元一直保持在一定水平线。

    不过正如莲花老祖所言,这是另外一个**的天地,李培诚虽然仓促吸收炼化了十个渡劫期的元神,但他却丝毫没感觉到有任何天劫要降临地迹象,这让李培诚安心不少。

    只要这里没有天劫,那么这些修士哪怕朱啸天、韩柏广入了此阵之中,在真元法力不断消耗,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也绝逃不过青龙索神出鬼没的袭击。

    那么他就可以多支撑一会儿,葛古等人就可以尽量多取一些天才地宝!

    莲花老祖爆了一件飞剑之后,见形势大好,正高兴间,却是没想到李培诚体内还有一颗神奇的珠子,瞬间把李培诚的伤势治好,李培诚又能通过吸星**吸人真元法力。飞剑造成地破坏,不过转眼间竟然又被修复了。

    莲花老祖气得暴跳雷,在阴风迷雾阵内尖叫连连。

    只是李培诚却丝毫不为所动,只管抓人杀人吸真元。

    “云湖,老祖我以性命担保,只要你现在放老祖我出去,必过往不咎!”莲花老祖见尖叫威胁奈何不了李培诚,无奈改成温柔政策,在里面大声说道。

    莲花老祖心里本来清楚得很,只要他耐心地等,哪怕施展此先天法宝的人是天仙,他也有能力支持到破阵而出的一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培诚给他一种很不妙地感觉,只有尽快脱困,他心里才能安然,这才自爆法宝,威逼利诱全都用上。

    不过李培诚心坚如石,根本不为所动。

    时间在紧张中煎熬而过,啪一声,青龙索把早已经被下了禁制的韩柏广扔在了李培诚地面前,莲花教随莲花老祖而来的渡劫期高手终于被他杀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