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五彩云帕之秘

    数念头在李培诚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的脸色猛然]目光如冰冷的利刃直直投向莲花老祖,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认为本宗会同意此等条件吗?大不了双方拚个你死我活。不是本宗狂妄,看情形还是你们败数更大,到时本宗必把你们这些贼子刀刀凌迟下来,为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

    朱啸天和韩柏广闻言,勃然大怒,张嘴就要反击,反倒是莲花老祖嘴角抽搐了几下,强忍怒气,阴沉着脸道:“五彩云帕藏着上古石矶大仙仙家洞府的秘密,本老祖还不会天真的以为凭此四人就能威胁到你们,只是想借他们跟你们商量件事情而已。”

    说到这里,莲花老祖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阴冷地落在李培诚的脸上。在他看来,对方有上万大军,也唯有李培诚足够对他构成真正的威胁,余子皆不放在他眼里。

    只可惜李培诚心坚如石,竟丝毫不为所动,反倒是两眼杀机闪烁,似乎只要莲花老祖一眼不合他意就立马再开战。

    莲花老祖讨了个没趣,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阴险之色,干笑两声道:“五彩云帕天下共三块,至少凑齐两块方能寻到石矶大仙遗留下来的云霄洞府。现如今有一块落入空间风暴,再无处可寻。只剩我莲花教与林家两家各执一块,若我们两家不合作,恐怕这云霄洞府就永无重现天日的一日。而且因为少了一块,若无密法,就算两块凑齐寻到云霄洞府也绝无法开启洞府。我莲花教机缘巧合得此秘法,凭两块就能开启此洞府。嘿嘿,若不是你炎黄宗横插一腿,本老祖如今已经得了此云彩云帕,哪需与你们在此商讨。

    ”

    李培诚两眼寒光迸射,冷声道:“若不是本宗不想太多人伤亡,你以为你们现在还能站着与本宗说话吗?”

    小子如今由得你猖狂一下,到时老祖非要把你挫骨扬灰不可!莲花老祖暗自冷笑,手一摆阻止住马上就要发作的朱啸天等人,淡然道:“成者王,败者寇,这天下本就如此。今日你们既然能扳回此局,本老祖也跟你逞口舌之快,这云霄洞府乃是上古石矶大仙修炼之地。据传大仙在上古时代已达太乙金仙之境,传说中太乙金仙修炼到巅峰就是不灭之体,不知何故却是陨落了。不过那个时代强者如林,倒也不足为怪。”

    说这些话时,李培诚突然感觉到莲花老祖身上似乎多了一股岁月沧桑,他的眼神也在不自觉中流露出对那个强者如林地上古时代的神往和敬畏。

    此老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我总是看不透,李培诚心里再次一凛,越发小心谨慎起来,总觉得还有惊天秘密藏在此老身上,却又说不出来。

    莲花老祖见李培诚双目精光电闪。急忙收敛情绪。继续道:“太乙金仙地洞府。可想而知里面必藏了许多天才地宝。就此埋没岂不可惜。今日事到如此。再打也没什么意思。不若你我双方各自取出五彩云帕。寻到云霄洞府之后。本老祖自会提供密法凭此两块五彩云帕开启。到时入得洞府。你我双方各取一半。至于今日恩仇不若等来日再算又有何妨?”

    “此五彩云帕乃传自先祖。确实说过需凑齐两块就能寻到云霄洞府。但要开启却需三块凑齐方才行。若果如此贼所言。天下只剩两块五彩云帕。那要想寻到并开启云霄洞府。就非借他手不可了。而且那五彩云帕就在云羽之手!”林朝剑乃精明之辈。莲花老祖话刚落音。就不动声色地暗自传音给李培诚。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朝李培诚躬身抱拳朗声道:“此事全由老弟拿主意!”

    李培诚面沉如水地朝林朝剑点了点头。既不说同意也不说反对。莲花老祖在他地脸上根本看不出他内心真正地想法。

    朱啸天和韩柏广脸色阴沉异常。对莲花老祖开出此等条件极不以为然。甚至对老祖产生了些许不满。他老人家若是早点出手又何至于变成如今形势。如今却连一个下界炎黄宗宗主都搞不定。只是这些想法两人也只敢在心底腹诽一二。毕竟莲花老祖是他们地老祖宗。又是上界金仙。别人不知道莲花老祖真正恐怖之处。他们心里却是清楚得很。

    倒是莲花老祖见李培诚半天不作响。很是沉得住气。稳稳地盘坐在五色莲台上。双目冷厉地紧盯着李培诚。大有李培诚若不同意他这样优厚地件必誓死一战地架势。

    且不说五彩云帕就在林云羽之手。就算如今五彩云帕还在林朝剑之手。李培诚也是无法拒绝这个条件。因为他确实没有稳胜地把握。至于从莲花老祖手中夺得五彩云帕

    三块此时更是妄想。

    既然如此确实不如来日再战,只要真有此等宝臧,夺得一半,凭着炎黄宗地炼丹炼器秘技,必能在短时间内栽培出大量杰出弟子,况且等熬过一段时间,一旦被李培诚渡过天劫,这形势就大大不同了,确实没必要在这个时候非要斗个你死我活。

    这条件倒是诱人,只是此男子深不可测,连我竟也看不透,不知道此趟他会玩什么花招?

    无数念头在李培诚脑子里一闪而过,利弊权衡在脑子里不停盘绕着。

    哼,就算此男子玩花招,最坏也不过斗个两败俱伤!莫非他还能反了天不成?李培诚暗自冷哼,两眼寒光迸射,毅然下了决心,冷声道:“好!本宗就应了你!”

    莲花老祖内心暗喜,表面上却仰天大笑一声,朗声道:“云湖宗主果然是英雄人物,拿得起放得下!”

    说着手一扬,金琳四人顿感浑身一轻,然后一股轻柔的力量把他们轻飘飘送回了对面。

    虽说双方处于敌对之势,但莲花老祖二话不说便放了林云羽四人,没做任何小人之态,倒是是让李培诚暗暗折服,同时心中却也越发不敢小视莲花老祖。。

    林云羽四人虽然受制,但双方的谈判是听得一清二楚。一获得自由,林云羽二话不说立刻从储物戒中取出五彩云帕递与李培诚,然后目光充满讥讽地瞟了莲花老祖等人一眼。

    莲花老祖等人几乎要抓狂,感觉脸蛋火辣辣的,就如被人狠狠地煽了无数个巴掌。

    他们竟是聪明反倒被聪明误,以为林朝剑尚健在,五彩云帕之秘必落在林朝剑地身上,而且一般情况下此等异宝必不会随身携带,必是深藏在某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却不想想,这五彩云帕乃是林家代代传承的秘密,就连林云羽也是后来才知晓,外人根本不得而知,林朝剑却又如何料得到竟会被莲花教盯上。若早知如此,倒是会有可能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把此宝给深藏起来以防不测。

    朱啸天和韩柏广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可怕,阴冷的双目在林云羽脸上来回转悠,似乎恨不得吃了他,这五彩云帕竟眼睁睁又被他们给白白送了回去。

    唯有莲花老祖不露声色,冷冷地干笑两声,目光盯在李培诚身上,道:“云湖道友请了!”

    “只需把真元注入五彩云帕中即可!”林朝剑传音给李培诚。

    李培诚朝林朝剑微微颔首表示知道,然后冷冷地扫了莲花老祖一眼,道:“请了!”

    说着两人同时在空中划了一个法符,周围立刻起了一层浓浓云雾把他们数人间隔开来,以免被他人窥得秘密。

    李培诚与莲花老祖遥遥对立,手轻轻抚摸着五彩云帕,这五彩云帕他已经研究过许多遍,除了其上面五光浮动,浮光之下乃是星辰山水,就再也发现不了什么线索,神念探入其中也是如泥牛入海。

    谁又能想到自己手中此时其实有两块五彩云帕呢?李培诚万千感慨,缓缓把真元输入五彩云帕之内。

    莲花老祖也缓缓把真元输入五彩云帕之内。

    五彩云帕没什么特别地变化,只是上面的五光光芒大放,上面地星辰山水若隐若现。

    只是当两块手帕的光彩碰触到一起时,突然那些星辰山水似乎活过了来,跃出手帕,在虚空中幻化出一个浩瀚地宇宙,其中有一颗星辰特别的璀璨耀眼。

    李培诚急忙聚目朝那颗星辰看去,星辰上面山川河流清晰可见,星辰上面有三块大陆,三个汪洋大海,其中有块大陆上面有条山脉连绵起伏,苍苍莽莽。这条山脉地一处沼泽地,上空有两字闪烁,隐然是云霄二字。

    李培诚心神不禁一震,那星辰,那山,那沼泽地极为熟悉,竟是月游星,元邙山脉,他寻得混沌珠和玄色迷雾旗之处!

    朱啸天也是浑身一震,目中闪起异芒,显然也认出了元邙山脉。

    “月游星,元邙山脉!”莲花老祖显然也是见多识广之辈,目光一扫虚空中幻化出的浩瀚宇宙,沉声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收起五彩云帕,开启云霄仙府还需借助此帕,他倒也不怕莲花老祖捷足先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