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大战莲花老祖(下)

    培诚此时却哪管莲花老祖脑子里转过什么念头,既已机,就要一鼓作气势如虎。火云枪就像恶龙闹海,一枪紧接着一枪,每一枪都在空中画出一道超乎了任何世俗之美的弧线,每一枪都有千军万马,泰山压顶的气势。

    火云枪所覆盖的两里方圆,杀气严霜,空间激荡。

    饶是莲花老祖乃是金仙之躯,此时心底也产生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整个人如入冰窑,一身金光霞衣金光泛动,衣袂被狂暴的气流给吹得猎猎作响。

    莲花老祖心中真是又惊又怒,他何等人物,乃是堂堂尊贵的金仙之躯,李培诚再厉害也不过是下界的修真者,说白点在他眼里无非蝼蚁般的人物,没想到今日竟逼得他节节后退,甚至心里产生一丝寒意。

    出手与下界修真者对决就已经是莲花老祖的耻辱,现在这等情况更是毕生耻辱!

    “小子狂妄!”莲花老祖冷喝一声,整个人猛地从五色莲台上站了起来。

    李培诚立时感到一股强绝无伦的杀气如惊涛骇浪地向他奔涌而来,若不是他心坚如铁,神念不仅强大无匹,更是炼得凝如磐石,就这股绝强的杀气已经把他给震得心胆俱散。

    饶是如此,李培诚如长江滚滚不绝的攻势还是因此突然汹涌而来的杀气而出现了一闪而逝的延滞。

    李培诚如今已经是武道大师,知道自己气势已被对方所破,火云枪猛地一刺,然后倏然停止进攻,火云枪遥指面沉如水的莲花老祖!

    天下竟有如此厉害之辈!

    李培诚心中暗惊。双目反倒爆起如同闪电划亮漆黑夜空般地耀眼光芒。

    心神晋入物我两忘。止水不波之境。整个人精气神自然而然地提升至巅峰状态。

    莲花老祖目中闪过奇光。刚才他虽只是起身一个动作。但其中却藏着他蓄意而发地杀气。

    这杀气可是实实在在地金仙级。他本想借此杀气破李培诚地胆魄。让李培诚露出破绽。然后乘势击杀。至少也要在他心里种下阴影。产生无法与自己抗衡地退怯念头。到时任李培诚如何厉害。却也注定要落败而亡。只是没想到李培诚稍一惊。不仅不为所惧。反倒整个人变得如他手中那杆枪一样锐利不可挡。精气神竟到了凝如利器之境。

    莲花老祖对李培诚地评价又高了几分。心中不知不觉中再不把他当成下界地修真者来看待。甚至还动了一分爱才之心。想把他收揽在手下。到时稍加栽培。必是得力助手。

    正在此时。精气神完全攀至巅峰地李培诚。立刻感觉到了莲花老祖地气机变化。虽然不明白像他这样地高手怎么会出现这种变化。

    但机会稍纵即逝,李培诚岂肯放过。立刻怒喝一声,以音摄魂,喝声震耳欲聋。几乎同时火云枪如毒蛇出击,同时一声龙啸响彻天地,青龙索化为一条四五百丈长的巨龙,迅如闪电地朝巨大铜钟盘绕而去。

    李培诚早已经发现葛古已经独木难支,只是刚才攻势如虹,想趁势逼得莲花老祖召回铜钟解围,没想到此老祖控宝技术到了出神入化地境界,一人控制两大厉害的仙器级法宝,竟是丝毫不见紊乱,稳如泰山。无奈李培诚只能祭出青龙索去解围。

    莲花老祖见李培诚竟不自量力到在他面前一人控制两件攻击法宝,想同时破他两件天级仙器法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说着金光巨剑金光万丈,把天地照得金光灿灿,接着金光巨剑化为一道长虹,激射出一束束强大剑气,破空正面迎向寒芒闪闪的枪尖。

    枪锋与枪尖击在一起,爆起团团火花,李培诚立刻感觉到一股至阴至寒的气劲非常刁钻地沿枪透体,比起刚才来厉害了不少,心中一惊,这才知道莲花老祖控宝控气地本事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好在此时紫府之内早已有元神张嘴喷出长长的太阳真火,太阳真火随之冲出紫府,把那气劲给炼化掉,却也伤不到李培诚。

    几乎同时,青龙庞大的龙身竟把铜钟给绕了起来,仰头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啸声,把铜钟硬生生给卷拔起来。

    葛古见状,哪敢怠慢,心念一动,古松木剑乘机从铜钟之下脱身而出,然后抓了一把丹药往嘴巴一塞,化为一道青光朝林云羽那边激射而去。

    那边的情形已经到了万分危急地时刻,若再延迟,等朱啸天他们收拾了林朝剑等人,那时哪怕李培诚有与莲花老祖有一拼实力,恐怕也要落荒而逃了。

    这里莲花老祖虽然厉害得近乎变态,但葛古知道李培诚暂时还是能挡得住的,况且他也知道李培诚还留有后招此时不敢立马使出来,以防万一。

    “这怎么可能!”这回莲花老祖真是大大吃惊了,他那铜钟乃是天级仙器,在仙界虽然算不得太好地法宝,也勉强算得上好东西,连葛老都差点要被它给罩了进去,就可知此钟非同一般。

    莲花老祖乃金仙之躯,控宝之术相对与下界而言真正称得上出神入化,一心二用根本并不妨碍他发威铜钟的威力。本来他以为李培诚狂妄到一边跟他斗剑一边竟还敢放出青龙索去解葛古之困,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却没想到形势是斗转直下,不仅葛古被救走,就连他地铜钟都被一束束强大无比的束缚力给捆着连根拔起了。

    要把他地铜钟给连根拔起,不仅需要法宝厉害,而且控宝之人更要把法宝使唤得如臂使指方才行,当然功力也需极为精深。

    惊讶过之后,莲花老祖心情不禁阴沉下来,本以为自己的控宝技术出神入化,李培诚肉身再怎么厉害,他要玩也也总能把他玩到筋疲力尽而亡,没想到他的控宝技术竟也是厉害到了可怕的程度,自己却似乎占不到什么便宜。

    莲花老祖这个猜想虽然没错,李培诚身俱九大元神,神念强横无匹,一心至少可十多用,又是一代炼器宗师,论到控制法宝之术不见得就会输给莲花。

    不过饶是莲花老祖厉害无比,此刻也是看走了眼。仙界仙器分地级、天级、玄级、灵级,先天级。那青龙索乃是李培诚地身外化身法宝,相当于另外一个李培诚化身为法宝,其玄妙之处无穷,一经祭用出来,根本无需李培诚再指挥。论品级可当得上通灵的灵级仙器,只是如今那青龙相对来说还很弱小,故威力有限。假以时日,等李培诚的青龙分身修炼到厉害程度,此法宝便是真正地灵级仙器,到时不要说把铜钟给连根拔起,就算把它捆起来,硬生生把它给勒碎都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莲花老祖毕竟乃是金仙级人物,却也不至于慌乱,两眼寒芒一闪,一边把金光巨剑给使唤得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挡住火云枪凌厉凶猛的攻势。一边心念一动。

    咚!咚!咚!

    声声洪亮的钟声响彻天地,一声紧过一声,震得乾坤动荡,云雾飞散。

    铜钟金光万丈,照亮天地,铜钟继续有膨胀地趋势。

    李培诚的青龙分身感觉到心头如有擂鼓击打,一声重过一声,震得他元神动荡,同时他庞大的身子被不断给撑开,似乎要把身子给撑断开来。

    甚至青龙分身能听到身子被强行给拉长地刺耳声音,真是痛苦万分。若不是他乃青龙之身,又被催炼成了法宝,早已经不堪忍受,断为无数片段了。

    铜钟不断挣扎,欲摆脱而出,青龙分身不堪忍受此等痛苦,仰天长啸,啸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散去。

    李培诚接收到青龙传来的不堪重负的信息,知道若让此钟挣脱出来,一钟一剑齐发,形势对自己将极为不利,就算不来进攻自己,以此人出神入化的控宝技术,若是施展开来,朝其他人罩去,己方恐怕要损失巨大。

    需得把此钟给收了!李培诚念头一起,怒吼一声,一道虚光从他头顶冲顶而出。

    虚光一冲顶而出,立刻化为一道人影朝青龙而去,手一扬,有颜色各异地八道光冲天而起。

    显然李培诚想趁铜钟被捆挣扎不开之际用八卦锁天阵锁起天地,切断莲花老祖与法宝之间的联系,此招可谓狠毒阴险之极,只是阵法之道却不似法宝,需要有控阵之人。李培诚此时正与莲花老祖激战,哪里分得开身控制,无奈只好冒着第二元神被击杀的风险,释放出来。

    “第二元神!”莲花老祖一声惊呼,接着一喜。

    一道红光从他头顶冲了出来,乃是一红色葫芦,葫芦口对准李培诚的第二元神,一道黑烟冒出,化开如网罗,带起阵阵阴风朝第二元神兜去。

    第二元神立刻感到浑身一寒一紧,似乎魂魄都要被阴风给吹散,心中大惊,知道此法宝是钻门正对元神魂魄之力的阴毒法宝。

    李培诚心中也是大大震惊,不知道莲花老祖究竟是什么来头,一身竟有如此多的厉害法宝。不敢怠慢,心念一动,头顶盘绕地火龙立刻化为一道火光朝那黑色网罗呼啸而去。

    莲花老祖见状却又哪肯让李培诚如意,早又祭出了一件飞剑来挡住了火龙。

    正在此时,青龙发出一声悲壮的龙吟,终于再也困不住铜钟。

    李培诚见状,立刻把第二元神连同锁天旗一收,缩回体内,摆脱了那红葫芦。

    这莲花老祖此时终于再不顾什么脸面,知道以自己如今地功力一时半刻奈何不得李培诚,铜钟一脱困,立刻呼地一声,飞过云天便朝与莲花教大军对阵的炎黄宗弟子林家子弟而去。

    青龙索随之长啸,在空中扫起阵阵狂风,如影随形追着铜钟而去。

    李培诚见状脸色终于大变,青羽等人还没赶到,自己这边处于防守境地,若被莲花老祖给插手,形势必要逆转。

    无奈终于放出了千条翠兰蛇,发出无数股破空声音,在阳光下这些小东西露出狰狞森寒地獠牙,朝莲花老祖攻击而去。

    这些翠兰蛇虽被李培诚催炼成法宝,但奈何数量极多,又生性凶残,见生物便杀,就算以李培诚强大的控宝能力,也是根本不可能长距离驾驭上千条相当于法宝地翠兰蛇,况且他此时正在激战之中,却哪里分得出那么多地心神远程控制如此大量的翠兰蛇。若不然他早早便放出翠兰蛇助小黑等人一臂之力了。

    好在这些东西从小被李培诚下了认主的印记,一释放出来,也不用李培诚控制,一见莲花老祖竟与李培诚为敌,便铺天盖地地朝莲花老祖发起凶猛地进攻。

    莲花老祖倒是有些识货,立刻发现这些小东西非同小可,就算他乃是金仙之身,恐怕也禁不起如此多的翠兰蛇攻击撕咬。

    莲花老祖一而再,再而三地受阻,竟是半点也占不到便宜,终于怒得头发根根竖起,怒喝一声,身上那件金光霞衣立刻霞光四射,把莲花老祖连同他脚下的五色莲台都给裹了起来,就连李培诚以目前地功力再也看不清霞光内的莲花老祖。

    翠兰蛇凶猛地向霞光发起进攻,只是碰触之下却都纷纷被反震了回去,那霞光同时被震动得霞光闪闪,光波涟漪,煞是好看。

    只是李培诚却是丝毫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心中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乃是一代炼器宗师,眼光自然毒辣。不难发现莲花老祖到如今祭出来地五件法宝,一钟一葫芦二剑一霞衣,没有一件不是上好的仙器,除了最后祭出来的那件飞剑与火龙护心镜相当,其余竟隐隐中都比火龙护心镜的品质要好上一些,各有妙用。

    在修真界,仙器无一不是万中无一地法宝,像林朝剑这等以炼器布阵扬名天下的大人物也只有一攻一防两件仙器级法宝,而莲花老祖一出手便是五件,而且无一不比修真界中出现的仙器好上一些,这绝对算得上惊世骇俗了。

    只是李培诚就算再聪明,又如何猜得到莲花老祖竟是仙人下凡呢?当然从始至终他的精神都在紧绷之中,也不可能有时间去深思莲花老祖的来路问题。。

    李培诚震惊,

    祖心中也不例外。翠兰蛇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上一办法逆转,恐怕他老人家真的得解了禁制,大发金仙之威,在被仙界发现,被遣送回去之前,把这些人全都杀死。

    只是此趟乃是极为机密之事,要不然上头又怎会只派他一人偷偷下来,派个十个八个仙人下来,不就立马完事了。这等事情却是万万泄露不得,一个不好,不仅连累了上头,估计他都要成为替罪羊给正法。

    解禁发挥,乃是万不得已,生命不保时方才能为。只是若不如此,以如今地形势,要想取胜夺宝委实困难,若他们下定决心要逃,此时也难拦住!

    莲花老祖裹在霞光里面,神色阴晴不定,心里头转过了无数念头,真是苦恼得很。

    正当此时,远处亮起无数华光,那华光铺天盖地,把天边都照得通亮。莲花老祖立刻就感应到,那些华光中隐藏着至少十来位渡劫期修士,合体期也有上百位,至于其他人马竟是以万计。

    莲花老祖脸色终于大变,这队人马一到,莲花教半点优势也没了。说起来本来自己占有优势的,看如今,这炎黄宗地宗主委实厉害,法宝手段层出不穷,自己却也不见得就能稳胜,至少想杀他得解了禁制才行。

    莲花老祖又急又怒,这一急一怒倒是被他给想出了个阴毒的办法。

    莲花老祖在霞光内露出一阴险冷笑,本是直直朝大军对决呼啸而去地,突然半途变道,竟是呼地一声朝林朝剑等人而去。

    青龙分身哪里料得到莲花老祖竟是舍易求难,反倒杀向林朝剑那边,立刻把身子一摆,飞驰电掣尾随而去。

    此时另外一个战场,林朝剑与葛古联合对付朱啸天,林云羽、小赤和林朝庆三人对付韩柏广。

    双方处于僵持之局,谁也奈何不了谁。正难分难解之间,见到天空黑压压飞来一铜钟,铜钟后面还有一青龙。

    莲花老祖阴恻恻一笑,那铜钟立刻当头朝林云羽罩去。

    他倒是想收林朝剑和葛古,奈何林朝剑和葛古二人都有挡住他铜钟片刻的实力,唯有舍了此二人而就林云羽。

    韩柏广感觉到远处有上万大军奔袭而来,心中早已又惊又急,猛然见到莲花老祖祭了铜钟来助。此老贼倒是个狠角色,竟是立马用圆形盾牌护住自己,猛攻林云羽,显然是想配合莲花老祖先灭掉一人。

    林云羽本就有伤,那经得起韩柏广全力对付,正在此时,头顶铜钟如山崩顶而下。

    小赤和林朝庆二人怒喝一声,祭了法宝猛攻铜钟,想挡它一挡。奈何这是莲花老祖势在必得地一招,却哪里容得他们破坏。

    咚!一声巨响,真元法力借这一圈圈犹若实质的音波从铜钟向外猛地扩冲而出,把小赤和林朝庆地法宝给阻在外面。

    林云羽只感眼前一黑,终落入了铜钟之中。

    莲花老祖一喜,一招得手,铜钟立刻化为一道黄色长虹朝他飞去,同时他周身的霞光暴射,把围攻他的翠兰蛇纷纷抖落,下一刻,他已经托着铜钟盘坐在五色莲台上,然后心念再一动,林云羽从铜钟里掉出来,也成了他五色莲台上躺着地阶下囚。

    “我们不要打,谈个条件如何?否则本老祖现在就杀了这四人!”莲花老祖冷声道,双目精光灼灼地透过霞光落在李培诚的脸上,仔细地观察他的变化。

    李培诚虽明知道莲花老祖躲在霞光之后观察他,脸色还是微微一变,枪虚晃一招,然后撤回遥指莲花老祖,再在腰间一拍,把翠兰蛇也给收了回来。

    莲花老祖见状心中暗喜,金光巨剑也立马收回,撤了霞光。

    这个时候,青羽真人以及云断山脉地各方势力人马终于赶到,与小黑他们汇聚在一起,牢牢压制住了莲花教。

    李培诚目光冷冷地紧盯着莲花老祖,这让莲花老祖心里很是不舒服,不过此时他不想惹恼李培诚,淡淡道:“如今你我双方势均力敌,真要再厮杀下去,也无非斗个两败俱伤!”

    李培诚此时也已经有些萌生退意,虽然己方如今看起来实力稍胜,但真要再斗下去,也不见得就能稳胜,而且他看不透莲花老祖这个人,这让他心里很没底,心中已存了来日再战的想法,只要他成了大乘期高手,到时就再无所惧。

    莲花老祖何等人物,立刻看出李培诚有些意动,继续道:“不若我们一同下令先停战如何?”

    李培诚寒着脸点了点头,他确实不想再增加伤亡。

    接着二人同时出声喝止对战,林家虽不是炎黄宗弟子,但此时早已唯李培诚马首是瞻,纷纷同炎黄宗弟子,还有绿瞳老祖等云断山脉各方人马住手退到一边。

    两万人马遥遥对峙,冷眼相对,法宝悬浮半空,吞吐光芒,场面剑拔弩张,只要稍有不合,立马便要对战厮杀。

    葛古、林朝剑等人飞到李培诚身边,朱啸天、韩柏广二人则飞身立在莲花老祖两边。

    林朝剑看着自己的儿子、亲弟弟林朝剑,还有炎黄宗大义来支援地金琳、苍浩老道四人脸如金纸一般蜷缩在莲花老祖的五色莲台上,两眼赤红,射出无比悲愤的冰冷目光,恨不得挥剑杀向莲花老祖。

    “说,什么条件?”李培诚冷冷问道,目光早已经扫过远处,发现因为炎黄宗擅长合击之阵,又因双方势均力敌,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伤亡不大,心中安定不少。

    “我教来攻,不为别的,只为五彩云帕。”莲花老祖说道。

    再一次听到有人提起五彩云帕,李培诚心神大震,这才知道林家竟然也有五彩云帕!

    这天底下,究竟有几张五彩云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