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青颜之死

    然,李培诚带有先天一点至阳之气,体内又有太阳真玩火的高手,这火龙护心镜在他手里施展起来比起林朝剑却要厉害不少,又岂是韩柏广的银色飞剑能攻破得了的。

    轰然一声,火光绽放。银色飞剑与火龙护心镜一触即退,火龙护心镜乘机急退,卷起阵阵热浪呼啸着尾随李培诚而去,下一刻已经盘绕在他的头顶,而李培诚脸色仍然平静如水,不见丝毫波动!

    小赤急速逼近,无数火球随着五百余丈的火红羽翼扇动,铺天盖地地朝三色莲台轰击而去,落在三色莲台上轰隆隆地炸响,炸起一团团的绚丽火光,炸得三色莲台三色霞光摇摇晃晃,青颜脸色变了又变,感觉到浑身炙热难受,汗滴如滚珠而下。

    这才知道刚才那袭来滚滚热浪,感觉起来不过渡劫中期的巨鹤,却绝对有与渡劫后期一拼的实力,念头一闪而过让青颜心不停下沉,因为夹带在热浪中还有一点尖锐凌厉到了极点的杀气。

    青颜再也不认为,自己仓促祭出的三色莲台能挡得住两大高手的合击,他想转身迎敌,但林云羽的饮血剑却是疯狂地步步紧逼,他根本不敢放。

    两面夹击,三大强者!

    面对有史以来最凶险的一刻。

    吼!青颜仰天怒吼一声,全身衣袍鼓动,双目圆瞪,发须直立,血水从他的肌肤上点点渗透而出。

    在此险境之下,他终于完全拚命!

    真元法力山崩海啸般滚滚冲入三色莲台,三色莲台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三色霞光。

    金印同时猛地绽放出万丈金光。狠狠地轰击在血饮剑上。

    噗!林云羽心头如被雷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如断了线地风筝往后急速飞落数里。

    青颜同时一声闷哼。体内元神动荡。血气翻腾。一抹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不过青颜却是根本顾不得压制伤势。反倒不要命地催动元神发力。瞬间掉转金印。以求能两宝齐发。一攻一守。抵挡住来势凶猛地袭击者。

    金光从三色霞光中破光而出。朝立于赤焰丹顶鹤上地李培诚攻击而去。

    李培诚双目寒芒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酷无情地冷笑。整个人如闪电般飞身而起。人枪早已合二为一。朝青颜当胸刺杀而去。

    几乎同时两声高亢浑雄地龙啸声响彻天地。一道红光。乃是火龙护心镜绽放出万丈火光。迎向了金光大放地金印。一道青光。乃是青龙索。青龙索呼啸着以无以伦比地速度穿过云天朝青颜盘绕而去。无边无垠地束缚法力从青龙索地身上迸涌而出。充斥着整个天地。就像无数个漩涡把青颜卷在了中央。让他浑身真元法力为之一滞。

    正在此时一件赤红的鹤爪法宝从小赤嘴中朝三色莲台激射而出,同时火翼带起阵阵狂风朝三色莲台狠狠扇了过去。

    小赤一人法宝,巨身齐用,李培诚更是凭借身具九大元神之玄妙,一人独祭三件法宝,控制自如,变化莫测,肉身也是齐用,几乎可以说此一攻,根本不是两人合力,而是四五人合力。

    饶是青颜已是大乘期高手,厉害无比,真元法力受青龙索束缚力一滞,法宝在指挥上立刻出现不顺畅。

    霞光大放的三色莲台挡住了小赤地鹤爪法宝攻击,却终究挡不住小赤强大无比的火翼扇动,啪地一声巨响,三色莲台被小赤地火翼给煽得光芒散,三色霞光出现了一道裂缝。

    正在此时金印也终于砸在火龙护心镜之上,因受青龙索影响,金印威力减弱,不仅没能击中李培诚,反倒被火龙护心镜给反震回去,一股炙热的火力随之反卷而去,乘机把金印的金光烧熔掉一点,又透过金印让青颜的元神受到了火烤一般的一击。

    正在此时青颜的背后一点带着绝冷杀气地剑芒袭来,乃是受伤的林云羽勉力提起真元,拚命祭了饮血剑远远袭来。

    青颜接二连三受挫,四面受敌,本已受伤地元神不禁雪上加霜,如古井不波的心境终于露出破绽,那三色莲台地三色霞光又是晃了一晃,裂缝开得更大了。

    一点至热又至寒的红点在青颜地眼前亮起,那是火云枪尖锐的枪芒。

    青颜双目透射出骇然眼神,眼前那凌厉一枪,直直刺来看似简单平实,没有任何花招,但落在青颜眼里却是根本不知道枪势是从何处来,也知道枪势要做何种变化,只觉这一枪饱含了宇宙生生不息的变化,无穷无尽,阴阳交际,刚柔并济,却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挡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枪。

    青颜脸色一沉,猛地暴喝一声,全身真元贯注与双臂。

    蓬!爆破声响起,宽袖爆炸开

    为片片如刀的碎片朝四周激射而出。同时青颜双手影,倏地化为繁为简,双掌朝李培诚当胸劈去。

    青颜何等功力,那贯注了毕生功力的双掌虽不比神兵利器,但若击中也必能洞穿金石。

    李培诚见青颜竟视火云枪与不顾,存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以求逼自己收枪舍他胸口而挡双臂,心下暗赞,暗忖可惜他遇到的是自己,自己这一身铁骨铜身就算被神兵利器砍上一两下也不打紧,又何惧他两掌。

    青颜瞳仁猛地放大,因为他看见火云枪仍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凶猛地当胸刺来。

    天下竟有这么狠的角色,明明占了上风,仍愿与我斗个两败俱伤!

    只可惜此时变招已经来不及了,事实上也没有比两败俱伤的打法更高明,青颜眼睁睁地看着凌厉的枪尖刺过自己的胸口,耳边清晰地听到了枪刺过胸口时与血肉发生的刺耳摩擦声。

    几乎在同时,砰!砰!两声巨响,青颜的双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李培诚如铁石一般的胸部。

    啊!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从青颜的嘴中尖啸而出,双臂如打在铁石上反震回来的剧痛,再加上因为身子往前猛冲而加剧枪杆从他身体的穿刺带来的巨大痛楚,使得青颜脸部的肌肉完全地扭曲了起来,两个眼珠子暴凸出来,极是狰狞恐怖。。

    惨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听在所有莲花教教徒的耳中就如炸雷一般。

    正在此时,七条巨龙带着四百多名炎黄宗精锐终于冲杀到。

    四百多名炎黄宗弟子就如四百多把锋利的快刀,在莲花教教徒意想不到的时刻突然劈杀而至。

    一冲之下,莲花教阵脚大乱,无数人马纷纷被杀而亡,尤其是小黑等七条巨龙,直接狠狠扫动着庞大的龙身。那龙身浑体披甲,坚韧无比,不惧法宝兵刃,力道凶猛无比,一扫而过,真是横扫千军,被扫中者实力稍差的无一不是非死即伤,杀伤力实属他们最为厉害。

    被莲花教困在当中,濒临绝望崩溃,已经只剩三千人马的林家子弟,猛然见到援军赶到,而且援军厉害无比,个个以一挡十,顿时精神大振,奋起反攻,莲花教大军一时间竟陷入了里外夹击之境。混乱惊慌中,竟被早已经陷入绝境的林家残军给击杀了些人马。

    不过莲花教毕竟实力强大,此趟出征,尽起精锐,光渡劫期修士就有八十余名,合体期三百多名,其余人马更有上万之众。尽管刚开始进攻时,接二连三受挫,被林家给击杀了近千人马,渡劫期高手也折损了十余人。不过后来短兵交击,林家完全处于劣势,上万名的林家拚命厮杀,尽管折损了七千人马,却根本没给莲花教造成太大,莲花教此时仍有八千多名教众。

    现今炎黄宗和林家合在一起也只是在渡劫期和合体期上不逊色与莲花教,总体上却仍然落后不少。

    莲花教在折损了四五百人马之后,在渡劫期、合体期等高手的组织之下,又立马站稳了脚步,不过这个时候,炎黄宗已经和林家连成一气,而且炎黄宗弟子个个按李培诚的吩咐结成了合击之阵。

    惨烈的对战再次迸发,但因为有炎黄宗四百多名精锐结阵抗衡,战局再也不是一面倒,而是陷入了对峙僵持,只是炎黄宗和林家稍落下风而已。

    且说李培诚见终于成功刺杀了一位大乘期高手,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一击真可以说动用了他所有的脑子,无所不用其极,不管是对战况的变化,时机,力道,配合,几乎都达到了天衣无缝,算无遗算的境地。

    尽管如此,最后李培诚仍需以强悍肉身硬挡青颜两掌的代价,方才击杀了此老。可见此战的惨烈!

    李培诚虽是铜筋铁骨仍然感到体内血气翻腾,胸口隐隐作痛,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一闷哼声,暗惊此老在先中自己一枪情况下竟仍然能爆发出如此力道。

    若是换成平时,这一击恐怕得受些伤了。

    李培诚暗中吃惊,青颜长老一声惨叫之后,心中剩下的除了震惊也就只有绝望了。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滚滚真元被烈火给席卷走,涌入刺过自己身体的长枪。他的瞳孔泛散开来,终于看清了那刺杀他之人的面貌,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叶天南会死在他的手中。

    这是一个真正可怕的敌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