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火龙护心镜

    培诚临危不惧,面沉如水,一道青光瞬间从他天灵远高亢的龙啸声穿透天地,久久回荡。

    那一把把丝毫没有差别的绝世凶剑立时被一股无形的束缚力羁绊了一下,如虹飞射的去势微微顿了一顿。

    林朝剑脸色微变,知道自己精心使出的绝招恐怕要无功而返。

    果然丈二火云枪立时不进反退,下一刻李培诚的双手已经紧紧握住了火云枪。

    林朝剑全力施展的绝招,李培诚虽然有把握全凭一身真元法力硬抗下来,但必要受些伤,因为终究他与林朝剑那磅礴浑厚真元法力还存在着一些差距。

    手握丈二火云枪,无尽的信心立刻涌上心头,李培诚整个人气度陡然一变,变得豪情万丈,变得睥睨天下,无人可挡。

    林朝剑脸色再次一变,知道这个时候的李培诚才是真正可怕的李培诚。

    果然李培诚双目精光爆射,大喝一声,面对如箭矢铺天盖地而来的湛剑巨,他的双臂肌肉如水银般波动,火云枪随着李培诚手臂,微微颤抖了起来,点点枪芒在空中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点地画起了一个接一个圆圈,每一个圆圈有阴有阳,有生有死,又如无尽的深渊,漆黑森恐。

    无数把蓝光绽放的湛卢巨剑被卷入了那一个接一个的圆圈,林朝剑额头的汗滴点点滚落下来,他觉得自己仿若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着,仿若走入了一个接一个漫无尽头的漆黑深渊。

    吼!林朝剑怒吼一声,漫天湛泸巨剑随着这一声怒吼,蓦然消失,化为惊天一剑,直直刺中了火云枪枪尖!

    锵一声巨响,枪剑交击,林朝剑顿感如被电击中,元神动荡,血气翻腾,这一枪的力道竟是比起之前足足胜过一倍有余。

    湛卢巨剑一击即退,静静地悬浮在林朝剑地头顶。

    汗液浸透了林朝剑的衣裳,风儿吹来带起阵阵冰凉。

    林朝剑双目有些惊骇地紧紧盯着李培诚,他与叶天南不同,他与李培诚的交情很深,也知道李培诚不少秘密,现在他已经隐隐猜到李培诚真正厉害之处在哪里了。

    不是他那凌厉劲锐,凝而不散的真元法力,而是他可怕的武技和超乎了人想象范围的肉身力道,不应该存在与这一界的可怕肉身力量,

    这股可怕地力量,就像潜伏在黑暗中的猛兽,在人最想不到的时候,发出致命的一击。

    李培诚虽然完美地击退了林朝剑致命一击,但此时他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现在已经明白,若不借助肉身力量,他与林朝剑还有些距离,但若并上肉身力量,林朝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要杀朱啸天还得下一番苦工,李培诚心里暗想。

    “老弟,是否还要再打?”林朝剑问道。

    连自己绝招都伤不了李培诚,林朝剑已经知道就这样比斗,他是注定要败的。当然他还有杀招都天烈火阵没使唤出来,不过李培诚也有锁天八卦阵,而且他刚才还曾说过,是使用了手段才杀掉叶天南,能击杀大乘期高手的手段,可想而知有多厉害!

    林朝剑已经有些不想再打了,再打下去就是生死决斗,不死不休方才能印证出双方真正的实力。

    李培诚心里也是清楚,高手过招瞬息万变,真正地生死决战才是考验一个人真正实力的时候,那个时候无所不用其极,一个细小的地方可能就决定胜负生死,却不是现在能印证出来的。况且如今他心里大致也已经有些数了,见林朝剑如此说,仰天一声长笑,一道红光一道青光齐没入他的体内。

    林朝剑见状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也把湛卢巨剑收了起来,笑道:“老弟果是厉害,老哥我自叹不是你地对手。”

    大家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李培诚若是否认反倒显得虚假,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若不是我有异宝在身,恐怕刚才林老那招要逼得我手忙脚乱了。”

    李培诚这话讲得恰到好处,林朝剑本来有些失落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笑拍着李培诚的肩膀道:“现在该轮到你帮我炼法宝了。”

    林云羽和林朝庆身在局外,并不清楚林朝剑两人各自心中早已有数,闻言都是浑身一震,这才知道刚才那短暂的交锋,胜负暗中已分。

    两个月后,林朝剑静修之地,两块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红火剔透的圆形镜子般法宝静静悬浮在离地三米处,在阳光之下折射出无比绚丽的光芒。

    李培诚与林朝剑盘膝而坐,抬头欣喜地注视着三米高处的镜子形法宝。

    这是他们两人齐心协力两个月的结果,终于炼制出了附有攻击功效地仙器级防御法宝,火龙护心镜。

    许久林朝剑手轻轻一招,两个火龙

    落入他的手中,林朝剑轻轻抚摸着火龙护心镜,一~力沿着手掌传入他的体内,让人倍感温暖舒服,不过林朝剑却知道,这火力经过李培诚这位御火大师的特殊处理,一旦爆发出来可以熔毁神兵利器,法宝法器。

    “自从上次渡天劫,两件仙家防御法宝全部销毁之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防御法宝,今天托老弟的福,终于得到了件称心如意的仙家法宝。”林朝剑抬起头,欣喜地说道,一手却拿起一个火龙护心镜递给李培诚,道:“刚好这法宝有两件,你我兄弟俩一人一件。”

    “这如何使得?”李培诚推辞道,他知道这样一件仙器级防御法宝对于林家的重要性。

    林朝剑道:“你这是做什么,莫非只准老弟你施恩与我林家,就不准老哥我报答一二吗?况且此法宝乃是火属性,由你使唤起来威力必要大增。说起来我手中这个火龙护心镜倒是明珠暗投,委屈它了!”

    李培诚见状,知道不好推辞,况且这火龙护心镜还真是适合他使用,虽说他肉身强悍,防御法宝与他似乎有些多余,但不久的将来要杀向莲花教,多件法宝护身也是必要地。。

    于是李培诚收起了火龙护心镜,笑道:“如此我就却之不恭,刚好我家师父最近炼了些好丹药,林老拿着也好拿来赏赐之用。”

    说着李培诚取了五粒冰蓝灵槐丹以及一粒生生造化丹。冰蓝灵槐丹可造就合体期修士,生生造化丹更不得了,若是用在刀口上,林家就可多一位渡劫期高手。

    李培诚把丹药功效,服用注意事项略略一提,林朝剑满心欢喜地收了丹药,一边却暗地里摇头,这人情刚刚还了一些,却又马上欠下。不过他林家别的不缺,唯独缺上等丹药,这等绝世好丹,他却是舍不得推却。

    火龙护心镜既已炼制完工,次日李培诚便动身回到了九州山仙境,继续日夜勤加苦练。

    日子悄然逝去,只是要想突破到渡第一次天劫还是有些时日。李培诚倒也可服丹药强行提升,奈何他体内有九大元神,紫府空阔,经脉宽敝,穴道圆大,真要走丹药捷径一步登天恐怕需要不少极为珍贵地渡厄紫金丹方才行。而且李培诚这一路过来,借助外力太多,真正自己修炼的反倒显得过少,若再走捷径,难免有些不妥。还有一个原因,让李培诚不敢冒然走丹药捷径,他现在已经知道引起天劫地原因,由此推测出自己因为有九大元婴的缘故,天劫必定会叠加,恐怕至少是常人地九倍,若再有什么链锁反应,恐怕共振效果更强也未必不可能。到时就连李培诚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身超强的肉身是否就一定能扛得住。

    一切还是小心为是,别到头来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李培诚在山谷西边的山崖平台处日夜修炼,物我两忘。翠绣轩那边,丈人和丈母娘倒是经常来喝茶聊天。

    这孙信品夫妇虽说修真也有一段时日,后来得了逆根玄灵丹勉强把天资根骨逆转了一下,只要勤加苦练今生倒也不是没希望得道成仙,当然困难还是极大。

    只是夫妻两毕竟也有老观念,再加上对得道成仙抱的希望也不是很大,心中就时不时想抱个孙子,享受享受儿孙满堂,天伦之乐,也不枉来这世界一趟。

    故孙信品夫妇每次来喝茶聊天,或明或暗总是提点孙晓萱还有柳芷也好要个孩子了。

    两位老人不时地来念叨两句,孙晓萱和柳芷芸听多了也难免有些心动,只是李培诚以前不热衷修炼,最近却天天躲在西边山崖修炼,她们不好冒然前去打扰,只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那样的意思。

    且说莲花教那边,自从来了莲花老祖之后,门徒教众的实力是飞速地发展。现在整个莲花教渡劫期大大小小高手有六十余名,仅渡劫期人数就是是当初叶家的六倍有余,更别说其他的了。

    朱啸天的实力也在莲花老祖的帮助之下,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出兵计都星的时机似乎已然变得成熟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