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揭过

    唉,聂老这又何苦呢?本宗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你死在本宗手下,你是否有报仇想法?”李培诚叹了一口气问道,深邃的眸子中射出锐利的目光,直逼聂成岳。

    聂成岳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叶家大军犯境在先,不是你死就是他亡,我那女儿外孙既是叶家之人,只能怪他们命苦,怨不得宗主,这点聂某心里还是清楚的。”

    “既是如此,聂老何必走此一趟,要与本宗一决高低,误渡劫大事呢?莫非聂老认为本宗是那种睚眦必报,喜欢滥杀之辈吗?”李培诚沉声问道。

    聂成岳心神微颤,目光有些惑地扫过李培诚,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唯有李培诚自己心里清楚,炎黄宗率大军灭叶家那是逼不得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怕做得再过分也不会有人有闲话,只能说叶家咎由自取。但若刚率大军灭了叶家,再挥师西大陆,灭了目前秋毫未犯的聂家,恐怕整个计都星立马就要人人自危,炎黄宗势必要落下个绝世凶名,到时万一有什么强敌来犯,比如那莲花教,恐怕其他势力就不是相互帮衬,而是落井下石了,甚至有可能会暗地里偷偷勾结在一起,引狼入室来灭他这个威胁到整个计都星的凶霸势力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李培诚可不想炎黄宗刚刚壮大起来,就四面树敌。

    况且聂家也算势大,若是龟缩不出,真要攻打也是要伤筋劳骨,死伤不少人。再说了,李培诚杀敌时虽然冷酷无情,但还远没有残忍无情到为了点怨仇就要杀个血流成河,灭人全族。

    故李培诚心里虽然也是有点恼恨昔日聂家被叶家说动无故来犯云断山脉,但好歹那日损兵折将地是聂家,这个当口,李培诚对这事还真是不想深究下去。

    “宗主乃是英雄了得的大人物,自不是那等人。”聂成岳抱拳道,眼神里仍有疑惑之意,谁知道他会不会故弄玄虚,趁聂家疏于防备来个袭击呢?

    李培诚清楚聂成岳心里的惑,也不点破,只是轻轻抿了口茶,道:“听说天柱仙市有个阁老会,不若聂老召集一下,本宗当着众位阁老的面与聂老揭过昔日过节,也免得你我两家争斗,落个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如何?”

    聂成岳凛然地神色终于变了。变得有些激动。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深深地看了李培诚一眼。起身道:“宗主大人大量。宅心仁厚。聂某佩服。聂某这就告辞。改日在阁老会恭候宗主大驾。”

    李培诚见状。笑着站了起来。送客。

    “宗主此事处理得甚为得当。有阁老会作证。不仅免了一场战争。也可平了他人地猜恐慌。反倒显得我宗大仁大义。”聂成岳走后。青羽真人捻着白须说道。

    李培诚双目眺望聂成岳消失地方向。叹道:“此老倒也是个人物。只可惜天威难测!”

    “如此也好。”青羽真人说了句意味深长地话。

    然后两人返回四海宫。李培诚让人去唤来林文肖和李书瑶。

    远远看到两人并肩而来,一个丰姿俊雅,目秀眉清,一位娇艳天资,明眸皓齿,真是说出的登对,李培诚脸上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

    “莫非宗主准备给师侄提亲了?”青羽真人抚着白须微笑道。

    “这个时候不提更待何时啊?”李培诚笑道。

    “不过,我倒认为等阁老会之后再提会更妥当一些。”青羽真人说道。

    李培诚微微一愣神,随即笑道:“姜得还是老得辣,青羽兄所言极是。”

    “拜见师父,拜见师伯。”林文肖和李书瑶规规矩矩地拜见二人,然后束手站着候命。

    李培诚此时显出一副很是严肃地神色,也没叫他们二人落坐,目光灼灼地在他们两人脸上扫来扫去,扫得两人心里渗得慌,不知道哪里做错了。

    暗中偷偷瞄向青羽真人,想他老人家给个暗示,却见他自顾抚着白须,一脸淡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师今日问你们一件事情,你们要老老实实回答。”李培诚越发严肃地道。

    两人心里微微一抖,急忙跪了下来,齐声道:“弟子必不敢瞒师父。”

    李培诚心里暗自好笑,道:“嗯,那文肖,你先来回答,是否想娶书瑶?”

    “啊!”林文肖以为有天大的严重事情,正提着一颗心,聚神听着,没想到师父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立刻错愕在那里,无意识地啊了一声。

    李书瑶也是一错愕,然后立刻意会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心儿就像有小鹿一样在乱跳,小脸儿一直红到了脖子。

    “啊什么啊?莫非你不想娶书瑶?”李培诚脸色一沉问道。

    林文肖明知道师父在故意捉弄他,还是急得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弟子愿意,千百个愿意。”

    哈哈,李培诚和青羽长老开怀大笑,然后李培诚又把目光投向早已经把头埋到胸口里去的李书瑶,故意道:

    呢?”

    李书瑶娇躯微微颤抖着,连小手都红了起来,心里暗想,师父真坏,明明知道还要问这个问题。

    “呃,书瑶,莫非不同意不成?”李培诚见状,故意道。

    “不,不,书瑶愿意。”李书瑶无奈把头摇了摇,低声地说道,说完站起来就要转身逃跑。

    “咦,这小丫头莫非不想知道宗主什么时候去提亲?”一直在旁边看笑话的,青羽长老突然捻着白须,好奇地问道。

    李书瑶闻言,脚步再也迈不出去了,回过头来,狠狠地白了青羽长老和李培诚一眼,娇嗔道:“师父和师伯你们真坏,就会欺负书瑶!”

    那娇媚地样子不要说看得林文肖呆了眼,就连青羽长老和李培诚都顿感眼前一亮,暗暗赞叹,这丫头还真是美艳不可方言。

    李培诚和青羽真人对视一眼,又是一阵好笑,许久才住了笑声。

    “书瑶这几日便回李家呆着,总不能上你家提亲的时候带着你和文肖一起上门?”李培诚笑道。。

    李书瑶闻言再也受不了取笑,匆匆向二人施了一礼,红着脸逃掉了。

    李书瑶走后,李培诚这才看向林文肖,只见这小子正咧着一张嘴在傻笑。

    见李培诚看向他,这才收起那副猪哥相,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一下,有些不安地问道:“师父,您看李家会答应吗?”

    “看你平时精明得很,今日怎么反倒傻了。连叶天南如今都战死在你师父手下,这天底下谁会不卖你师父地面子,再说不是还有你爷爷吗?这么两座大山压下,你想李家会不同意吗?高兴还来不及呢?”青羽真人笑骂道。

    林文肖这才明白过来师父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此事,原来时机已经成熟了,立刻挠着头又是一阵笑,看得李培诚和青羽二人直摇头,多好多俊的一位年青人,就因为女人给折腾这么一副傻样了。

    “今日你便随为师走一趟林家,一来商量一下你的亲事,二来为师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与你父母商量。”李培诚说道。

    --------------------------------------分割线-------------------------------------

    飞龙山脉,龙头山,林家。

    高大的城墙,热闹的人流,让久未来林家的李培诚暗暗感叹林家比起以前来又强大了不少。

    两人过了城门,往龙啸宫城而去,一路上,所有见到林文肖的人个个都恭恭敬敬地施礼拜见,不敢有丝毫怠慢,只是李培诚素来隐居九州山倒没人认出他地真正身份来。

    李培诚暗暗点头,知道林文肖如今已经在林家竖起威信,那什么妖女之后的闲言碎语已经烟消云散了。

    两人正走间,迎面而来三人,当中那人倒是老熟人,正是林文肖地堂大哥,林文茂。

    两百多年了,他并没有多少长进,不过刚刚晋级到合体中期,比起林文肖快要渡第一次天劫的修为来,早已经差了一大截,不是同个档次上的人物。

    林文茂骤然见到久未回林家的林文肖脸色变了变,及至他又看到林文肖身边地人,脸色更是大变,目中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林文茂也不顾身边两人惊讶的目光,急急忙忙上前,朝李培诚叩拜道:“晚辈林文茂拜见云湖前辈。”

    林家长孙当街行跪拜大礼,这事本就有些惊世骇俗,看得众人一脸震惊,等他们听到林文茂口呼云湖前辈,猛地意会过来,那云湖是何许人也。

    那可是传说中比他们林家老太爷林朝剑都要厉害一些的人物!传说中一人数十个呼吸间就诛杀了叶家上千人的绝世凶神啊!

    一股寒气无法克制地从他们的脚底心升腾而起,直冒到头顶,个个都低下了头,不敢正视李培诚,有些胆大点地倒还会远远躬身行礼。

    天哪,这绝世凶神竟然就在自己身边,自己竟然浑然不觉!

    此一时彼一时啊!李培诚暗暗感叹,扫了林文茂一眼,想想他终究是林文肖的哥哥,以后这林家,林文肖也需要这些兄弟辅助,只要他们老老实实,自己莫非还能跟他计较不成。

    心里这样想着,李培诚面带微笑道:“文茂快快起来,本宗当不起你这个大礼。”

    连我家叔叔、爷爷两代长辈都跟你称兄道弟,这礼哪有当不起的,林文茂心里酸溜溜地想着,不过见李培诚这样和颜悦色地跟他说话,又这样给他面子,心里终究是放心了不少,恭恭敬敬地起身,道:“我这便去给前辈通报。”

    说着立马带着两位家将往龙啸宫城飞奔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