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聂成岳来访

    为师如今正在琢磨研究渡厄紫金丹,虽是失败了数炉假以时日必能成功。到时有此丹相助,我宗必能多不少渡劫期高手,这报仇之事倒也不急在一时,等万事具备了再杀上莲花教也不迟。”葛古虽已知李培诚心中主意,仍是提了提丹药之事,好让李培诚能更安心一些。

    渡厄紫金丹李培诚在准备回昆仑仙境给兰小雪等人送逆根玄灵丹时就听柳芷芸提起过,自是知道其厉害之处,闻言点头道:“弟子也正有此意。”

    师徒两又深谈了不少事情,李培诚才起身回谷。

    回到凝翠谷,李培诚把叶志涛的追魂剑送给了金琳。

    一夜无事,到了第二日清早,青羽与任逆天二人早早便一脸喜色地来凝翠谷寻他。

    一说起才知昨天与绿瞳老祖等人商量妥当了分配之事,战场上的收获各按杀的人来计算,也就是说哪方杀的人,那被杀人的东西就归哪方。至于抄来的东西,绿瞳老祖等人要炎黄宗占一半,他们九家包括天煞门在内合在一起另占一半。

    青羽和任逆天两位长老虽然明明知道若没有炎黄宗还有李培诚,云断山一脉此趟便是要生灵涂炭,拿一半倒也丝毫不为过。但好歹如今大家平等相交,和睦一家,青羽和任逆天二人商量着也不能太寒碜他们,只同意占三成,其余他们各自分去。只是绿瞳老祖等人执意不肯,最后便以炎黄宗和天煞门的名义占了一半,其余他们八家分配,这才落了个两家皆大欢喜。

    李培诚闻言频频点头,又问了下具体收获,饶是他已经见惯了好东西,还是听得大大震惊不已,这才知道叶家之名不是盖地。

    “只是如今倒还有个难题,那凌天山脉却又做如何处置方好?”青羽真人捻着白须,面露难色地问道。

    “正是,这凌天山脉乃是难得地灵山灵脉,多少人挖空了心思想到那里修炼,若空置在那里委实暴殄天物。只是这九州山仙境花费了我们多少心思,如今却也丝毫不逊色那凌天山脉,假以时日,若再加上改进,这天地灵气必要聚集得更加浓郁,若搬去那里却又似乎没必要。”任逆天也是面露难色地说道。

    李培诚闻言也是面露一些难色。想了想问道:“那绿瞳等人又是有何想法?”

    青羽真人和任逆天互相对视一眼。由青羽真人开了口道:“他们自是羡慕那凌天山脉。只是他们如今都唯我炎黄宗马首是瞻。也需倚仗我宗威势。若我宗不搬去。他们自是不愿意独自搬到那里去。况且他们地根说来也都是在这云断山脉。又岂是说搬就搬地。”

    李培诚摸着下巴。沉吟片刻道:“九州山仙境虽说小是小了些。但占着五行地势。却是个难得地可造之地。只要我宗有大量地投入。精雕细琢。反倒要胜过那凌天山脉不少。况且我宗人数又不多。这九州山仙境倒也是足够用了。不过也正如青羽兄说地。那凌天山脉乃灵山灵脉。空置着也委实可惜。本宗倒有个想法。不若我们九家合在一起在那凌天山脉各立个仙家洞府。各派些人在那里驻守修炼。一来可守住此灵山不落入他人之手;二来。那凌天山脉延绵不下万里。又是灵山灵脉。内里藏着大量天才地宝。也需要人打理收成;三来。将来炎黄宗人数若多起来。也好有个安置之地。”

    “宗主地想法与我们倒是不谋而合。”青羽真人和任逆天点头道。

    “那这事便这样定了。”李培诚笑道。

    叶家家大业大。不要说计都星。就连其他星球都有他们地产业。虽说定了分配方案。但叶家庞大地产业却还远远没整理清楚。两人求得了李培诚意见之后。便起身准备告辞离去。

    李培诚叫住了青羽真人,取出冰天碧剑,笑道:“此剑与你那冰魄寒光剑属性相近,想必你用起来应该趁手些,好好祭炼一番也好防身。

    ”

    青羽真人激动万分接过冰天碧剑,谢过李培诚后,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番,这才收入储物戒中,准备等空闲下来之后便好好破解祭炼一番。

    送走了青羽和大师兄,李培诚闲来无事便踱步到那片翠绣林,见翠绣林浓雾萦绕,青光隐闪,一股股强大的法力波动立刻在他脑海里浮现。知道经历与叶家一战,这些翠兰蛇吞噬了一位大乘期一位渡劫中期高手,还有千余名至少也是出窍后期的叶家精锐,不仅实力大涨,还需要好一阵时日吸收炼化精血真元,这段时间倒是不需要再催炼喂养了。

    李培诚信步走到豢养翠兰蛟地地方,扔了五粒丹药进去,细细察看

    “倒也有两条雌蛟龙成了气候,应该能勉强堪文肖~用,只是不知道他母亲和林大哥的意思如何?”

    想了想,李培诚取出金丝小袋子收了两条雌蛟龙,然后出了这片翠林,正准备把林文肖叫来,却见到青羽真人去而复返,不知道所为何事。

    “青羽兄去而复返,不知有何要事?”李培诚问道。

    青羽真人沉声道:“聂成岳单独一人来访。”

    “哦”,李培诚微露惊讶之色,他倒没想到聂成岳胆子竟然这么大,明明知道自己有击杀大乘期高手地实力,竟然还敢单枪匹马到九州山来。

    “这聂成岳倒也是个有胆量的人物,比起叶天南强多了。走,本宗去会会他。

    ”李培诚道。

    两人一路向泰峰走去,远远看到一位脸庞如刀削斧凿,两鬓添霜的轩昂男子屹立泰峰大门口,气势说不出的磅礴。看守大门的两位地鼠妖弟子,双目警惕地盯着他,但腰杆挺直,面对计都星大名鼎鼎“狂刀”聂成岳,他们并没有露出一丝胆怯退缩之意。

    李培诚暗暗点头,心想地鼠妖弟子形象虽然有些不佳,那又如何,只要他们内在坚强高昂,那就足矣。

    心里这么想着,李培诚两眼射出两道精光朝聂成岳直射而去。。

    聂成岳立刻感应到了李培诚与青羽真人的到来,转过身来,目光如刀一般射向李培诚,丝毫没有退缩。

    两人地目光在空中一触即收,聂成岳看到的只是远超过合体后期地犀利目光,但他看到的仍然只是合体后期地修为,心里暗暗惊叹,这炎黄宗云湖宗主果然非同寻常,自己竟是丝毫看不透他真正的修为。

    聂成岳却不知道李培诚还真就是合体后期地境界。

    李培诚已经看清了聂成岳的修为,而且他甚至看到了聂成岳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萧杀决然。

    “哈哈,久闻聂老英雄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培诚朗声抱拳笑道,心中对聂成岳多了些欣赏,只是奈何他与聂家之前结有梁子,现在又多了杀他女儿之仇,却是不可能成为朋友。

    聂成岳面对杀自己女儿的仇人,心中有的只有苦笑,却是丝毫生不起恨意。一来,此事错在叶家,咎由自取,聂凤既已成了叶家之人,当有此劫却是无奈,二来,就算恨又能怎样,他不是此人对手,此番前来也只是想讨聂家今后一条生路,免得落个同叶家同样的悲惨下场。

    “聂某哪当得起宗主英雄之称。”聂成岳抱拳道。

    李培诚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把手一摆,道:“聂老请。”

    “宗主请。”聂成岳把手一摆,丝毫没有迟地迈步踏入了炎黄宗大门。

    一路走过虽然惊讶与云断山脉会有如此仙灵之地,但想想炎黄宗的强大,心中也就释然了。

    到了四海宫,分宾主落坐,自有童子捧茶上来。

    “这是本洞府自产的茶叶,聂老请用。”李培诚端起茶杯请道。

    聂成岳见李培诚礼数周到,心中稍安,端起茶喝了一口,虽是满颊生香,但因为心中另有所系,却是食不知味。

    李培诚看在眼里,抿了口茶,轻轻放下茶杯,道:“聂老此趟来我宗,不知所为何事?”

    “聂某此来只求与李兄一战,不论生死只求李兄能就此揭过与聂家仇怨!”聂成岳站了起来,开门见山,一脸决然地抱拳道。

    看来此老是想以一己之胜负生死来求得聂家之生路,李培诚双目定睛地看着聂成岳,终于完全明白了聂成岳的来意。

    聂成岳目光毫不退让地也盯着李培诚看,静静地等待他的回答。

    李培诚收回目光,道:“聂老先请坐。”

    聂成岳闻言不知李培诚葫芦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还是神色凛然地坐回位置。

    李培诚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心里头却早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终于毅然拿定了主意,然后将茶杯缓缓放了下来,看着聂成岳道:“不是本宗自夸,聂老不是本宗的对手。而且若本宗所料不错,聂老应该快要渡劫了,此战过后,恐怕聂老的天劫就没有一丝希望了,这点聂老心里估计也清楚得很。”

    聂成岳闻言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神情却是没有丝毫改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