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登顶

    “千真万确,而且属下远远见那云湖似乎并没有什么受伤。”黑衣人道。

    青颜缓缓把手放了下来,神情逐渐恢复平静,阴冷的目光扫过两位黑衣人,冷声道:“随老夫去叶家宝库。”

    说完青颜如鬼魅般飞掠过湖面直直朝一处很是僻静的山谷飞去。

    山谷外戒备森严,有四位合体期看守着谷口,他们远远见到有三条陌生人影朝这边飞掠而来,脸色大变,刚准备祭出法宝阻喝,就见到天空寒光一闪,接着便见到一晶莹剔透的银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过自己的心脏,然后一切就再也不知道了。

    唯剩下一人没有死,但全身却早已经被制住。

    劫后余生的人惊恐地看着突然站在他身前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当他看清楚三人衣袖上的白莲花图案时,脸色更是大变。

    青颜目光冷冷地盯着他,阴恻恻地道:“领老夫入谷,饶你一命。”

    那人目中异光一闪,立刻就感到浑身阴冷无比,冻得他怀自己马上就会成为冰柱。

    “不要在老夫面前玩花招。”青颜阴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那人知道自己想带他们入阵,然后引发机关地想法泡汤了,心里暗自哀呼,两眼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平静地道:“入此谷地方法只有家主、长老和大公子三人知道。”

    青颜目光紧紧盯着那人,终于轻轻叹了口气,心念一动,捆着他的银丝寒光一闪,立刻此人就被肢解得支离破碎,然后青颜手中多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

    青颜目光冷冷地扫过山谷,脸上露出一丝犹豫难决神色。

    阵法之道讲究的是由静而动,后发而致人,也就是说,阵法总是静静地等待人闯入其中,方才能发挥作用。像锁天旗这样可如法宝一样进行攻击的阵旗其实是很少的。而且就算有,其威力也是有限,远不及借地利精心布置下的固定阵法。打个比方,这两者的差别就像一个是移动的盾牌,一个是固定地碉堡,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叶家以炼器布阵闻名计都星,叶家的老本营自然早已布了重重厉害的禁制阵法,用铜墙铁壁来形容叶家也不过分。说起来,叶家地攻击能力或许逊色莲花教一大截,但要说防御能力却就不见得会逊色给莲花教。昔日莲花教不敢轻易进攻林家,何尝不也是有顾忌林家护门阵法的因素在内。

    现在这山谷乃是叶家的宝库重地,自然是布置了厉害的阵法。若换成平时,以青颜长老大乘期的修为,倒也敢闯上一闯,就算破不了阵,但用区区阵法困住他却也是休想。

    全身而退这点青颜长老还是有把握的,但今日却非同往日,叶天南已死,那云湖必会率大军来灭杀叶家,万一入了阵法,被困其中,一时半刻出不来,到时恐怕就算不步叶天南后尘,也会给人留下口实,说莲花教的人不仅没替叶家出头,反倒趁火打劫。

    可是叶家巨大的财富却又让青颜长老委实难以割舍。

    朝阳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凌天山脉的后面缓缓升起,衬红了朝霞,也把凌天山脉给映红了。

    一股不属于这个季节地阴冷突然从远处铺天盖地席卷过凌天山脉,驱散了朝阳带来的暖意,只留下让人倍感阴森的血色。

    竟然来得这么快!青颜长老双目闪过惊骇之色,接着脸色猛地一沉,如鬼魅般消失在山谷口,两位黑衣人也急忙紧随其后消失在原地。

    青颜三人刚离开凌天山脉片刻,云断山一脉大军已经赶到叶家驻扎地凌天山脉主峰凌叶峰,并把它包围得水泄不通。

    叶家陷入了重未有过的恐慌,铜墙铁壁般的重重护家阵法并不能给叶家一点点安全感。因为外面的人太多,因为叶家真正的大军已经灭亡了。

    李培诚并没有冒然发起进攻,而是领着炎黄宗方雨华、凌跃等数位精通阵法的门人弟子细细观察阵法变化。

    经过观察,叶家的阵法确实有其独到的厉害之处,但有李培诚这等阵法大宗师在场,很快便被他发现了一些弱点。

    虽然要真正巧妙地破去这些阵法需要一些时间,但李培诚有六千多精兵强将又何需小心翼翼地去破阵呢,他需要地只是找到弱点,以最野蛮的方法直接发动攻击足以。

    高空中,李培诚神情平静地把手指往一处看似平平无奇地山峰一指,冷静地道:“集中全力轰击此山!”

    令出如山,李培诚话刚落音,满天华光,呼啸着飞过天空,然后轰隆隆地砸在了山峰上。

    六千多人马集中攻击

    是何等惊人,真是天地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不要说阵法内地叶家人人感觉到了巨山崩顶,天地塌陷的恐怖威压,就连远在千里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天似乎要塌下来,方圆数百里的虫猛兽都战战兢兢地俯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轰隆隆,飞沙走石,天地灰蒙一片。

    大风一吹,沙尘散去,朝阳照下,那座山峰竟然已经不在了,露出一处十来里方圆的空阔之地,这空阔之地直通整个叶家山城。

    李培诚目光扫过目瞪口呆,惊恐地看着他们的叶家上下,心里不禁暗暗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把青羽长老叫了过来,交代一番,然后静静地站在祥云之上,身后尽忠尽职地站着一脸冷酷地金琳,目光有些无奈漠然地看着众人在青羽长老的交代下,如豺狼虎豹一样杀入了叶家。

    李培诚终究还是网开了一面,只允许众人击杀叶家子嗣以及家将中地重要人物。

    留守的叶家没有多少高手,除了叶志涛的老婆,也就是聂成岳的大女儿聂凤有些厉害,其余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合体后期。有近二十位渡劫期高手率领的大军,几乎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横扫了叶家,留下了满地狼藉和刺目的血迹。

    这一次李培诚再没祭用翠兰蛇,这一战他杀的人已经足够多,心中再也兴不起一点点地杀意,甚至内心升腾起了挥洒不去的负罪感,总感觉自己的双手现在沾满了血腥。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战若不是他逆转乾坤,炎黄宗还有云断山一脉其他势力地下场会更悲惨,但首次杀了这么多人,还是让他内心隐隐感到不舒服。尤其现在,他们进行的其实是一场**裸的屠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李培诚心里苦涩地笑着,双目再也不想看到血肉纷飞,再也不想看到头颅滚地。干脆李培诚盘坐在祥云之上,闭上了双目,神念如同无数根细丝探入了金丝小袋子。

    然后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上千点青光,青光周围萦绕着血雾,那血雾不停变淡变薄,而那些青光却一闪一闪,散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李培诚知道那些翠兰蛇吸收了大量的精血真元,正在炼化吸收,正在逐渐变得强大。

    但李培诚心中却没有丝毫喜悦,反倒有什么堵在心里,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我是不是变了,变得残忍无情了?”李培诚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静静站在他身后的金琳听。

    金琳冷酷的脸突然绽放出温柔无比地神情,心中没来由地一痛,犹豫了一下,道:“依稀还记得,在天目山森林里,金琳为了生存残忍地捕食过很多无辜的生物。现在我们仍然只是为了生存,而且他们还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李培诚抬头看了一眼金琳,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他在乎的并不是杀人的手段,而是在乎自己变得越来越冷漠无情的心性。就像之前杀那一千多人,若换成以前他一定会犹豫一下,但当时他却没有。

    温煦的晨风在吹着,但李培诚没有感到一丝暖意,因为叶家此时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宗主,叶家之事已经处理完毕,藏宝库还需您亲自去一趟。”青羽真人飞到李培诚跟前,躬身道。

    李培诚闻言收起情怀,随同青羽真人赶赴藏宝库……

    ------------------------------分割线-------------------------

    叶天南死与云湖宗主之手,叶家覆灭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计都星,甚至开始已经传到了周边一些星球。

    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震得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半天回不过神来,整个修真界为之动摇,为之战栗。

    两百多年前,李培诚完败叶志涛把他给推到了继计都星六大宗师之后的最厉害人物,随着他退隐不出,炎黄宗韬光养晦,被大部分人认为那一战他也受了重伤,他害怕叶家和聂家地报复再不敢锋芒毕露。他的名声也似乎渐渐淡出了人们地视线,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淡忘云断山一脉还深藏着一位直逼六大宗师的高手。

    没想到两百多年一过,当叶天南头上顶着大乘期高手这个耀眼无比地光环,领着叶家大军杀向云断山脉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仅叶家大军被灭,就连叶天南也被杀了。

    这一刻,云湖宗主地威名终于开始狂飙而起,一举凌驾与计都星五大宗师之上,也包括林朝剑在内,成了计都星一个近乎无敌的存在。甚至有人开始拿云湖与叱咤整个石矶星系数千年的一宗二教四门派的掌教们相提并论,而曾经一向被人小看,躲在穷山恶水中的炎黄宗也开始被有心人拿来与一宗二教四门派进行比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