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大战叶家 (一)

    “云湖,现在你若肯俯首归服老夫,老夫还可网开一面,否则必是灭门之祸。”胜券在握的叶天南再次信心暴涨,扬起下巴指着李培诚傲然道。

    “你叶天南若肯现在俯首称臣,本宗同样可网开一面,否则必叫你叶家从此除名计都星!”李培诚毫不客气地争锋相对。

    “小子狂妄!”叶家之中早有一身材高大,短髯如戟的大汉按耐不住,怒喝一声,一道金光带起阵阵雷霆之声,如长虹一般向李培诚迎面劈去。

    那金光乃是一丈余长的金刚韦陀杵,烈烈生辉,刚猛无比。

    此大汉乃叶家声名不下凌天四杰的另外一位叶家凶猛的大将,生性火爆,力大无穷,外号烈火金刚的叶志刚,三年前刚刚晋级渡劫期。

    “我家主人说话,哪轮得到你来插手!”一如雷暴喝声在天地响起,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早已有两道紫光一前一后,呼啸着破空向金光迎了上去,卷起阵阵飓风,声势决不下那金刚韦陀杵。

    正是小黑两眼怒瞪,发须直立,合肉身、真元之力狠狠地把手中的一对六棱紫金锤给投掷了出去。

    小黑乃巨龙真身,一身真元和力道何等霸道雄浑,哪怕渡劫中期他都能硬拚,此番含怒凶猛出击,岂是易与。

    轰地一声震天响,六棱紫金锤狠狠击打在金刚韦陀杵上,火星四射,天地摇动。

    霸道强悍的力道如怒涛般沿杵袭体,饶是叶志刚自以为力大无穷,还是顿感如被雷电击中,全身巨震,一股血气直往上涌。还未等他喘过一口气来,又是轰地一声巨响,第二个六棱紫金锤攻到,再次狠狠锤击在金刚韦陀杵之上。

    叶志刚一张脸涨得通红,整个人无可克制地在空中急速滑行,撞飞身后数人,这才堪堪停住了身子。

    电光石火间,以刚猛闻名叶家,在整个计都星也有些名气的叶志刚一个照面竟然被炎黄宗一位名不经传的黑脸大汉给两锤击飞,顿时叶家上下哗然,高涨的士气,嚣张的气焰立时一挫。

    叶天南脸色立马阴沉下来,两眼精光迸射直逼小黑而去,这才发现他竟然是巨龙真身,心中忍不住一惊,刚才稳操胜券的信心受到了些许影响。

    不过叶天南毕竟乃是一代~雄,岂是泛泛之辈,立刻收敛心神,冷喝一声,手中冰天碧剑化为一道长长碧光冲天而起。

    家主出手,叶家上下气势立时为之一振!

    气温骤降,天寒地冻。

    片片雪花飘落罩住炎黄宗上下千人,顿时所有人都感觉到浑体刺骨冰冷,一股强绝的冰冷杀气笼罩着天地。

    点点碧光在雪花中闪动,转眼间露出了锋利的剑刃,猛然划过天空,化为漫天剑光直取位于大军前面地数十位炎黄宗强将。

    叶天南要一剑杀敌立威,杀掉炎黄宗数位高手,击垮他们如虹的气势。

    李培诚双眸猛地一收缩,他感觉到了冰天碧剑的绝世冰寒,无边的杀气,这是一把真正经历了无数杀戮方才能锤炼出来的凶剑。

    李培诚知道这一剑要是落下,除了渡劫期的一批门人能挡得住,合体期的门人必是非死既伤!就算他自己也绝不可能单凭真元法力就能拦下如此凶狠凌厉一剑。

    大乘期高手出手果是惊天地泣鬼神!

    李培诚仰天一声长啸,连人带枪卷起一阵怒风,转眼间化为一道暗红色的长虹直往漫天剑影直插而入。

    只一瞬间,李培诚地精神已经与丈二火云枪融为了一体。

    叶天南嘴角勾起冷酷残忍的狞笑,他这次完全确信李培诚的真元法力根本不足与与他正面相抗,他必胜的信心在无限膨胀。

    眼看漫天剑光落下,丈二火云枪猛地光芒暴涨,长长的枪芒至少射出百丈。

    呼地一声,丈二火云枪带着数百丈长地枪芒横扫过天空,卷起阵阵炙热狂风。

    漫天雪花映衬着暗红色的枪芒,把天空染成血一样红,烈风猛刮,枪虽还未与剑交击,但一股惨烈地气氛早已经在一瞬间充斥满了整个天地。

    雪花融化,化为团团迷雾升腾,阳光不知道何时破开乌云,照在腾腾迷雾之上,折射出绚丽的光彩。

    点点冰冷剑光在绚丽的光彩闪烁着,迅如闪电落下,让人感到

    森冷。

    铿锵!铿锵!铿锵!

    丈二火云枪终于与满天剑光交击,发出阵阵金铁交鸣声,震得所有人心神摇曳,就像有无数个锣鼓在他们的耳膜内敲响。

    每一击,李培诚感觉到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剑刺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每一击,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地经受了一次敲打。

    这是一位真正值得一战的高手,大乘期高手!

    李培诚精、神、气在不断地攀升,攀升到从来未曾到过地境地。他就是这样的人,越是厉害的高手,越能激发他无穷的潜力。

    叶天南以神御剑,一脸沉着,手捏法诀巍然而立,徐徐变化,说不出的潇洒自在,说不出的高人风范。反观李培诚就像一头凶猛的雄鹰在空中费力地飞腾转挪与冰天碧剑搏杀,一高一低立下判明。

    叶家之人精神大振,两眼向叶天南射出狂热的崇拜目光,就连一向视李培诚为神明的炎黄宗门人此时信心都微微有了一些动摇,除了那些真正明白李培诚可怕之处的长老护法们,信心依旧坚定无比。

    这怪不得炎黄宗门人,大乘期是这一界可以允许存在地最高强者,除了同是大乘期高手或者来自另外一界的仙人,谁可堪敌?

    唯有叶天南自己心里清楚,现在他看似轻松写意,但每一招无一不是倾力而为,无一不是想至李培诚与死地。但对面地敌人就像狂风中坚韧地小树,仍它狂风如何怒吼,它就是摇摆不倒。

    叶天南心里隐隐感觉到些许不妙,他知道自己绝对低估了眼前这位敌人,肯定是自己对他真元法力地判断出现了问题。

    可笑的叶天南到如今仍然无法把李培诚强大地战斗力与他的肉身挂钩在一起,因为在他的思想里,绝不可能有人能把肉身修炼强悍到这样的程度,就算仙人估计也没有。。

    或许是叶家的人见炎黄宗地人高手如云,不敢轻易出手,想等叶天南灭杀了李培诚之后,再以绝对的强势横扫炎黄宗,或许也是看得心旌摇曳,一时竟浑然忘了出手。

    反正叶家的人没有出手。

    炎黄宗千名战将目光灼灼地盯着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堂主身上,等他们一令喝下,发起猛烈攻击,但四大堂主就像石雕一般稳然不动,甚至就连宗主在那里斗得天昏地暗,他们都浑然未觉。

    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

    炎黄宗也没有出手。

    战斗不过只进行了十多个呼吸而已,但李培诚已经大汗淋漓而下,叶天南额头也有豆大的汗滴滚落而下。

    双方谁也没有露出败象,只能说李培诚看似处在了劣势。

    终于叶天南有些按耐不住了,长啸一声,发须直立,冰天碧剑猛地绽放出灿如烟花的璀璨光芒,整个空间似乎瞬间要被凝冻了起来,发出咔嚓咔嚓地声音,那虚无的空间竟似乎成了有实质一般存在地透明体,就像玻璃薄冰。

    李培诚不惊反喜,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冷笑。

    蓬地一声。

    李培诚浑体放射出耀眼的无色之光,那是最纯正的太阳真火。

    眼看要被冰封起来的天地转眼间被这天地间最纯正的太阳真火给融化开来,就像雪崩一样,哗啦啦还未真正形成已经开始崩溃。

    叶天南脸色大变,他判断完全错误了。他以为那炙热的枪芒是法宝的属性,没想到李培诚体内竟也隐藏着如此纯正的火属性。

    冰火相克虽是不假,但若想借身外之物地法宝属性来克本体内携带的属性,那就差强人意了。

    不过一瞬间叶天南就立刻恢复心如止水,磅礴浑厚的真元法力无穷无尽地入到冰天碧剑之中。

    他坚信绝对的真元法力差距足以让李培诚饮恨终生,哪怕他身上带有纯正的太阳真火属性。

    只可惜一瞬间的心境变化,足以让早就有预谋的李培诚捕捉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张嘴喷出一道青光,几乎同时远处空间一阵波动,有一道虚光在快速穿过重重空间,朝此处奔赴而来。

    清越的龙吟声响彻天地,越来越是高亢,浑厚霸道的法力充斥天地,吸引住了叶天南地注意力,也掩盖住了那一缕虚光逼近带起的晦涩法力波动。

    无穷无尽地束缚之力弥漫在天地之间,就像一根根无形的身子朝叶天南一圈一圈捆绕而去。

    叶天南此时正全力以赴运转真元要冰封李培诚,哪里想到李培诚竟能趁他走神那一瞬间地机会,再次释放出一件极为厉害的仙器级法宝。

    两百多年前,他还只拥有一件极品灵器级地火云枪!两百多年前,他若放出这么厉害的法宝,志涛怎么可能逃脱得了?莫非他故意隐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