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灵株

    “大长老,灵株很厉害吗?”金琳小心翼翼地问道。

    “厉害,当然厉害!”葛古的双手几乎是颤抖着捧着灵芝,双目细细地打量着它,整个人不知道在何时浑体上下隐隐有青光萦绕,温和青光与那灵芝的氤氲霞光交相辉映,把整个天地渲染得春意盎然,生机勃勃,说不出的奇妙。

    金琳尚是首次见得葛古奇功,不禁又是一阵目瞪口呆,李培诚却是知道葛古此时正运起他那独一无二的生死晦明神功察看灵芝。饶是李培诚已经知晓,此番还是暗暗惊叹葛古神功厉害,真乃是至精至纯的乙木灵气延绵生机无限。

    葛古这一运行神功,便觉体内那株早已花开满枝,翠绿欲滴的小树此时竟似得了天地雨露,变得生机盎然,枝叶舒张,隐隐散发翠绿莹光,将整个紫府映照得绿光莹莹,说不出的温煦美丽。

    不消片刻,葛古只觉自己化身为了天地间的一株翠绿小树,这树与那灵芝、人参气息纠缠在一起,犹如血脉相连。

    葛古隐隐看到了有一团极为弱小的混混沌沌的气流在灵芝和人参内流淌,那团弱小的混混沌沌气流慢慢分为一明一暗的气流,那一明一暗的气流又自分为五色各异的气流,那五色气流又自互为转化滋生,不停壮大,其中尤以一团青绿之色的气流最为浓郁,五色各异地气流便是以它为主导中心。这气流与他体内那株翠绿小树的气流却是一脉相承,并无两样,但葛古体内的那团却逊色其不少。

    五色各异的气流又在那团青绿之色的气流引导之下,互为转化融合成一明一暗的气流,那气流又经历许许多多变化复归混沌气流。只是这个变化过程却是缓慢得很,故那五色各异的气流仍是在不停地壮大。

    葛古脑子里似乎多了许多东西,有种豁然开朗的醒悟,却似乎又什么都没得到。

    许久葛古身上那温和青光逐渐收入体内,整个人也恢复了寻常地样子,脸色平静如水,目光投向李培诚,叹道:“你行事总是出乎为师意料,给为师无法想象的惊喜。”

    李培诚淡淡笑了笑,道:“师父可看出这两灵株是否还有其它不同之处?”

    “你既已看出,又何必问为师?”葛古含笑道。

    葛古虽神功奇妙无比,木系植株无一能逃过他的法眼,但李培诚体内九转神功演化天地,却也是玄妙无比,况且他也是参悟过葛古的生死晦明神功,无非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择一而修炼,没葛古精通。故综合起来,探查植株之玄奥却也只是稍逊葛古一些而已。否则当初他又怎么能慧眼识珠在赌宝轩里挑到了枯松木剑,又如何知晓这两灵株乃是天地异宝呢?

    李培诚呵呵一笑,道:“弟子在这方面,目光又哪里及得师父您。还是请师父不吝赐教。一来想知道这两灵株若炼制成丹药可有什么奇效,二来也想印证一下弟子心中所猜想的是否有差错。”

    葛古闻言颇为自得地抚着银须,想了想,道:“这灵株乃是真正天地奇宝,内含一团混沌之气,为师怀那便是传说中天地开辟之处的混沌元气,只是却很是弱小,尚远逊与传说中孕育与混沌元气地先天灵株,必是此灵芝和人参无意中吸收了混沌元气方才成了灵株,成为了带有先天性质地灵株。”

    师父真是厉害,似若亲眼所见一般。这灵芝、人参应该本是寻常之物,正是吸收了我体内那颗珠子散发出来的混混沌沌的气体方才成了这天地奇宝。只是若那气体真是传说中天地开辟之初的混沌元气,那我体内那颗珠子究竟又是何物呢?李培诚又惊又喜又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葛古又继续道:“这两棵灵株若来入药炼丹,这丹必能大大提升修炼者的功力,而且此丹有先天一点灵气在内,必是功参造化,奇妙无穷,可大大改变服丹者的天资身骨,裨益无穷啊!看来我炎黄宗必要大兴了!”

    李培诚闻言大喜,不管这灵株如何神奇,关键还是要能炼出奇丹来,提升弟子实力,问道:“不知道这两灵株,师父您能炼制出多少丹药来?”。

    葛古沉思片刻道:“为师也是不晓得。不过这两灵株非同小可,为师得好好琢磨一番,怎么着也得尽量炼它

    粒奇丹,而且还得分等级而炼制,备些真正厉害的丹使用。”

    李培诚闻言真是喜不自禁,听葛古之言,显然这两灵株可炼制出真正的仙丹。若是如此,等级稍低一点的丹药岂不是可让炎黄宗弟子快速晋级渡劫期,恐怕过不了多时,炎黄宗渡劫期高手便能如雨后春笋而出。

    “师父您看这些植株可堪炼丹之用?”李培诚取出了在寻常人眼里只是杂草地植株,像山一样堆积在葛古的面前。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李培诚眼光虽然也是犀利,知这杂草也有些不同,但杂草是否能炼丹却还得看葛古这位炼丹宗师了。

    葛古见到山一样的杂草,两眼大大一亮,身上隐隐有青光一闪而敛,拿过数株再普通不过的杂草在鼻尖嗅了嗅,然后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道:“妙哉,妙哉,没想到葛古我竟有用杂草炼制丹药的一天。”

    李培诚闻言惊喜道:“师父这些杂草真可炼制丹药?”

    葛古笑眯眯地捋着银须,道:“你这些植株必是与那灵芝人参生长在一起。”

    “师父料事如神胜诸葛啊!”李培诚立马给葛古戴了大大的高帽。。

    葛古很是享用,笑道:“这些植株虽是俗物,不似灵芝人参乃天地灵物,会自主吸收天地灵气,但日夜沐浴在混沌元气之中,总也算是沾染上了一些先天灵气。直接拿来炼丹尚嫌不足,但若来做个丹引辅料,则可大大提升丹药的品质。哈哈,这么多的植株拿来做丹引辅料,足够炎黄宗好几代用了,实在太妙了。”

    说到后面,连葛古都喜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

    幸好我把这些东西给收了回来,否则岂不是错失好东西了,李培诚暗自庆幸,等葛古笑声落定,又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条翠兰蛇,笑着递给葛古道:“师父你看看这玩意又如何?”

    葛古两眼微微一亮,捏着翠兰蛇细细端详了一番,惊声道:“这毒物竟也是一宝!只是此物太毒,否则若能炼制成丹药必也是能大补。”

    李培诚闻言眉毛一挑,却是不恼反喜,问道:“果真能炼丹?”

    葛古点头道:“丹道若到化境,天下万物无一不是炼丹之物,这毒物虽灵智未开,但筋骨血肉却蕴含天真地秀,却不是寻常之物。若拿来与其他药材同入丹,自是可炼制成各类丹药,只是其毒为师却不知道如何去掉,就算炼成却也是毒丹。唯有不惧剧毒之人方才可服用。”

    “哈哈!”李培诚开怀大笑,看得葛古和金琳满脸不解。

    “你这小子却又与为师玩什么花招,快快道来。”葛古笑骂道。

    李培诚却是神秘一笑,道:“这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弟子也是突然间方才想到,却不知道是否好使,等事情有发展了再告诉师父您。只是如何把这毒物与药材一起入丹,炼制出各类丹药,还请师父帮弟子好好琢磨一番传于弟子。”

    葛古闻言也就不再追问,只是笑骂道:“你这个懒猫,你那一身丹道造诣虽然差了些,但若好好琢磨又何尝不能琢磨出把这毒物与药材一起入丹的丹方来?如今倒好却指使起为师来了,真是个不肖弟子。”

    李培诚知道葛古不是真的骂他,估计就算他不请他帮忙,他自己也会忍耐不住去研究一番,笑道:“弟子就算琢磨出来,又哪及得师父万分之一,岂不是浪费了好材料。”

    葛古闻言大是受用,心里也清楚业有专攻,贪多嚼不烂,李培诚志不在炼丹,只需把自己领悟地学去一些便成,却不值得花大把时间琢磨丹方。

    “此事就算了,为师会好好琢磨一番。只是这些东西你从何而来,莫非那什么上古仙府果是真的,你是否还藏着好东西?”葛古收起手中那条翠兰蛇,问道。

    李培诚摇了摇头,这才把事情地始末细细说了一遍,听得葛古和金琳两人是一惊一乍,双目闪闪生辉,表情极是丰富。

    “天下竟有此等异宝,快拿来与为师见识见识。”葛古听后,忍不住催道。

    李培诚应命取出那一珠一旗,道:“这旗子名为玄色迷雾旗,这珠子却不知道叫什么,弟子寻思着刚才师父所言,就姑且叫它混沌珠。

    ”

    葛古取过混沌珠和玄色迷雾旗,只是这一珠一旗被李培诚收取之后,却已经变得古朴无华,毫无出奇之处,饶是葛古厉害异常,拿着这一珠一旗却也是看不透其中玄机。

    “果是天地奇物,为师也是看不出玄机,你且好生收好,勿要让人知晓了。”葛古把一珠一旗交还给李培诚,李培诚心念一转,这一珠一旗便被他给收入体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