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收获

    嫂子。”

    海兰正在想着心思,耳边传来李培诚的声音,不过她一时没意会过来。

    “宗主叫你呢。”苍浩老道拍了一下海兰肩膀,提醒道。

    海兰哦了一声,这才突然意会到李培诚在叫她,只是李培诚乃一宗之主,又是她昔日少主的师父,一代宗师级人物,突然叫她嫂子她还真有些心惊胆战,虚得很。

    “宗主叫妾身海兰便可。”海兰急忙欠身道。

    李培诚不置可地笑了笑,道:“如今嫂子已经是一家人了,不必客气。本宗有件事情却得先问过你的意思,你若同意了,回到山门之后便把此事给宣布了。”

    “宗主请讲。”海兰仍是有些谨。

    “如今嫂子已经是自由自身,本想邀嫂子入我炎黄宗,不知道嫂子意下如何?”李培诚问道。

    海兰身子微微一颤,别人不道炎黄宗还有眼前这男子的神奇之处,她又如何不知道。

    她很清记得当初初浩老道时,那时他不过堪堪才是分神初期的修士,当初她还笑骂过他小海龟。没想到区区三百年没到,如今这小海龟实力已经超过了他,只差一步就能得窥天劫玄机,成为渡劫期的高手。

    海兰不是傻子,相反她很是聪明。则她也不能修炼到如今这等境界,也就不能被委以守护李书瑶的重任。她自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位看似普通的男子的缘故,与苍浩老道相交这么多年,苍浩老道提起的人最多的是他,每每提起时那对绿豆眼总是闪过别样的光芒。李书瑶与她说起时,提起最多的也是他,反倒不是林文肖。

    这次李培诚仅仅为了浩老道娶个媳妇,就肯付出渡劫期修士梦寐以求的三粒极品丹药,可见这位宗主对门下弟子是何等在意爱护。若她拜入炎黄宗门下,真有朝一日渡天劫,宗门还不大力相助?这等待遇与她在李家却又是大大不同,因为李家优先考虑的永远是李家子弟,而绝不会是她们这些家将,更别说为了一位家将的亲上三粒极品丹药。

    “弟子拜见宗主,多谢宗主肯收录弟子入门。”海兰急忙激动地跪下磕头。

    李培诚急忙把她扶了起来,笑道:“既然嫂子同意,今后便是同门了。”

    苍浩老道只是笑着与李培诚说了声谢谢,把那份感激之情深藏在心底。

    四人一路谈谈笑笑,到晚霞满天,日落西山时,终回到了九州山仙境。

    问过守山地门人,知道大长老还未回归,便让苍浩老道先领着海兰去他的玄武殿休息,等来日大长老回来了,再把海兰的事情宣布。

    只是李培诚走未多远,想起了一件事情,把苍浩老道偷偷叫到了一边,问道:“本宗差点忘了件大事情,你与嫂子是否已经圆房了?”

    饶是苍浩老道脸皮老厚,也是小眼一翻,老脸微红,低声道:“宗主您未回归,事情没敲定,老道我自是没与你嫂子圆房。”

    李培诚闻言面露喜色,低声道:“据说上古时代,神兽玄武坐镇天地北方,北方属水,故被称为水神。水属阴,乃万物生长所需。故古语有云,雄不独处,雌不孤居,玄武龟蛇,纠盘相扶,以明牝牡,毕竟相胥,便是说玄武阴阳交感演化万物。你与嫂子乃玄龟之躯,说来身上都应留有一丝上古神兽玄武血脉。嫂子为女性,本就属阴,若再算上玄武血脉地先天之因,必是难寻的双修伴侣。不知道本宗此番话是否正解?”

    苍浩老道这回老脸倒没红了,而是有些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确如宗主。”

    李培诚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神秘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

    苍浩老道闻言,哪还不知道李培诚心里在想什么,立刻急道:“宗主,你别瞎猜,老道我可丝毫没动那方面的心思。

    ”

    李培诚见把苍浩老道急的,开心地笑了起来。苍浩老道见状,哪还不知道李培诚故意在挤兑他,翻了翻小眼睛,却也拿李培诚没办法。谁让他是宗主,不是小黑呢?

    李培诚见好就收,取了一块玉简出来,道:“本宗倒有些阴阳双修的心得,你且拿回去与嫂子好好研究一番,留备洞房花烛夜时用。”

    说完把玉简往苍浩老道手中一扔,仰天大笑而去,金琳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剩下苍浩老道老脸红了红,不过很快就小而谨慎地把那块玉简收了起来,等老龟婆海兰上来问他有何事,他拉了海兰地手,神神秘秘地道:“回玄武殿,我再与你说。”

    翠竹轩,柳芷芸和孙晓宣估计是因为李培诚百年方才回来的缘故,今日并没有做什么功课,都在院庭里等他。虽说像她们这等修为早已到了不食人间烟火地境界,仍然是花费了一番心思,准备了些酒菜,备了些产自九州山仙境的时新水果。

    等李培诚回到翠竹轩,一家人还有金琳都开开心心地饮酒谈笑,一直到了夜深人静,虫蛙鸣叫,漫天星辰,这才散了去。

    昨晚李培诚与两位娇妻情话绵绵之后,是与柳芷芸同寐,今日众人散了后就摸上了孙晓宣的闺房。

    修真者的**其实并不比寻常人淡薄,无非意志力强了,生怕沉.>温柔乡不愿醒来,消磨了修道心志,故刻意压制**,甚至有人为此而终生不娶不嫁。事实上修真者身强力壮,就算数百数千年身子骨仍如同牛犊一样。这阴阳交泰本就是真谛,既然身子骨强壮,那阴阳二气只会越发壮大,男女**之事岂会消失。无非修真者有方法把阴气阳气修炼为自身元气,以提升自身功力,顺便压下欲火罢了。

    李培诚通晓双修之道,又有深爱的娇妻,自不会蠢得去过苦行僧的禁欲生活,只是不让自己太放纵罢了。

    如今百年未曾碰孙晓宣身躯,自是**膨胀,孙晓宣娇躯刚刚碰上来,便很快就把她脱个精光,像白羊一样蜷缩在床上,说不出的诱人。。

    两人几度巫山**,方才尽兴地相拥在一起,透过窗台遥望快要落山的一轮明月。

    “却不~爸爸妈妈何时方能修炼神期,赶来此处与我们一同生活?”

    人在幸福时总难免想起一些亲人,希望他们也能分享自

    福快乐,孙晓宣小脸贴在李培诚地胸膛,不经意就想昆仑仙境的父母亲。

    李培诚想起自己身上如今藏着不少好东西,温柔地抚摸着孙晓宣的那一头黑黑发亮的秀发,柔声道:“快了,等师父回来,我央他炼几炉丹。到时不仅把父母亲给接上来,连杜美玲三人也接上来,到时你也好有些伴。”

    孙晓宣闻言先是大喜,接着玉指狠狠地掐了一下李培诚,娇声道:“什么我有个伴,明明是你色心不死,却要赖在我身上。”

    李培诚嘿嘿一笑,也不多做解释。

    孙晓宣终究因为父母亲地事情有着落,心情高兴,再说当初在昆仑仙境时,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世俗界,年龄也是相近,她与杜美玲三人还真是成了较好的姐妹,自也是希望她们也能飞迁到这里来,好做个伴。不过一会儿,就心疼地用小手在李培诚被掐的胸膛又柔又亲地,美得李培诚眯着眼睛在那里依依呀呀。

    第二日,因柳芷和孙晓宣二人如今是炼丹房重要人物,今日有几炉要紧丹药开炉,便早早离开了翠竹轩,留下金琳一人在李培诚的身边听调伺候。

    李培诚见娇妻未在身边,父还未曾来,想起那日元邙山脉事后,一直未曾细细盘点收获,便在小溪边找了块空阔的凄凄青草地,盘腿坐下,准备细细盘点一番。那小妖精金琳自然是寸步不离李培诚,像块橡皮糖一样紧跟其后,见李培诚盘腿小溪地青草地上,她便也把修长的美腿一盘,闪烁着对美丽地大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李培诚。

    那灵芝、人参、在小土丘处收集:植株杂草,沼泽地地毒物,以及百年来他四处游历寻到地天才地宝,李培诚心里早已有数,没有取出来。只是一一取出了这次在千里沼泽地得自他人之手地东西,这些东西他倒还未来细细盘点。

    这一盘点,不仅李培诚暗自喜不已,金琳更是瞪着一对大眼睛眨都未曾眨一下。

    严至远曹信夫乃是龙门派和太一教长老级人物,诸信延和柴萌不仅是莲花教的紫衣使者,更是教主朱啸天最得意的两大弟子,这四人身上带的东西无一不是让修真界眼红的好宝贝。

    这四人身上光仙器级法宝便有件,严至远的紫目神光镜和宝幢,曹信夫的蓝焰阴环,诸信延的斩魂刀,柴萌地红天绫罗缎,还有极为接近仙器的极品灵器级防御法宝三件,曹信夫的天罗伞,诸信延的三色莲台,柴萌的七彩罗帕。其他珍贵矿石、仙石、丹药还有药材自是不少。就拿诸信延、柴萌二人来说,两人虽与那王崇一样同是莲花教紫衣使者,但因为是朱啸天的得意门徒,一身修为也胜过王崇一些,身上携带的东西比王崇珍贵高级了不少。那万春丹王崇不过只带了一粒,他们二人却各随身携带了三粒,只可惜柴萌与那白眉老道一战时服用了一粒,故她的储物法宝里只有两粒。至于什么元灵石、万春谷特产的五行彩莲子等等比起王崇自也是多了不少。

    那严至远和曹信夫乃与莲花教齐名的大门派地长老级人物,随身携带的东西比起诸信延二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饶是李培诚身体里藏着两件先天至宝,又有极品灵芝人参等东西在手,也还是忍不住一阵心跳,两眼闪闪发光。

    把严至远四人地东西看过之后,李培诚神经已经有些麻木了,对其他的东西并没有再多地兴趣。只是等把从傅子熙等最后入迷雾之地五人身上掉落下来的东西取出来一看。

    叮叮当当,满眼霞光,漫天飘香,看得李培诚一阵眼花缭乱,这才知道,这五人好东西虽然少了些,但数量绝对是一个庞大到骇人地数目。

    怎么可能?李培诚微微一愣,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五人打扫了整个战场,这里大部分东西都是战利品,只可惜最后却为他人了嫁衣。

    沼泽地那一战,至少有三百余人会战,只要这五人打扫了一半,那就是一百五十多人的贴身之物啊,饶是李培诚神经已经麻木了,此时又再一次被搅得兴奋起来。

    李培诚细细一找,并没有看到那位白眉老道的金砖,心知自己杀了柴萌之后,已经无人能留得住他,必是最后逃跑了。

    可惜了,早知那迷雾之地这么有利自己作战,便留柴萌一条性命,等到迷雾之地再杀,岂不是我一人就独揽了三百多位高手的全部随身携带之物,李培诚心里有些邪邪地想道。

    “主人,你不是又替人渡劫去了?”许久,回过神来的金琳忍不住脱口问道。

    那一次李培诚替林朝剑渡劫,打劫了近百名合体期修士随身携带的宝藏,那堆成山的天才地宝到如今金琳还记忆犹新。如今这眼前堆起来的东西不仅数量更多,而且不少东西比起上次带回的东西高级了许多,金琳实在想不出李培诚从哪里得来那么多东西,自然而然便想起了那次替林朝剑渡劫之事。

    李培诚翻了翻白眼,替人渡天劫能有仙器级法宝,能有万春丹,能有冰蓝灵槐果?就算打劫人家渡天劫也得打劫好多家才行。不过这种事,不要说李培诚不可能知道别人在那里渡天劫,就算知道,这种缺德的事情他又如何做得出来?当然若是知道莲花教的人在哪里渡天劫,他倒不介意干上几票。

    金琳这么聪明的人,话一出口,立刻就意会过来不对。仙器级的法宝,整个修真界有资格拥有的人可是凤毛麟角,这里可有五件仙器啊!甚至有一件防御法宝。更别说那堆积如山的,直晃人眼目的大量天才地宝了,足以比下整个炎黄宗的藏宝库了。

    想不通啊,想不通!金琳把脑袋想爆了也想不出李培诚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的好东西。

    李培诚看着金琳支撑着小脑袋在那里冥思苦想,暗自得意,有谁能想到自己一人击了两位渡劫后期,两位渡劫中期还有五位渡劫初期的高手呢?又揽括了他们的战利品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