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回山门

    沼泽地虽有千里方圆,毒物极多,但前一阵被三百多力厮杀和青龙一阵吞噬,如今又被李培诚这般来回扫荡,如此下来,所剩也就不多了,就算有也都隐隐感觉到末日要降临,纷纷躲了起来。

    李培诚本想再扫荡一番,只是他那强大无匹的神念隐隐感觉到数百里开外的上空有不少修真人士飞掠过千里沼泽地,往刚才霞光冲天而起的小土丘的地方而去。

    如今因为那神奇珠子被李培诚给收了起来,这些修真者的真元法力不再受限制,倒可高空飞行,不怕那些毒物。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况且刚才来寻宝的人少说也有三百余人,其中更不乏威震石矾星系的龙门派、太一教和莲花教的顶级高手,如今却是一个不剩。若让人给发现李培诚还存活在千里沼泽地,此事与他有关,那还了得。就算他们不为夺宝,光是三大门派的血仇都够引来炎黄宗灭宗大祸了。

    李培诚当即立断放弃剩余毒物。

    只可惜,你们来迟了!李培诚心里暗自得意,神念微微扫过体内的一珠一旗。然后轻轻用手摸了摸带在无名指和小指上的两个储物戒,然后又拍了拍装了别人储物法宝的口袋。这储物戒还有口袋里的,可藏着大量的好东西啊。光想想有五件仙器级法宝,其中一件还是仙器级的防御法宝就足以引起修真界的轰动和疯狂,更别说其他了。

    盘满钵满不外如是!李培诚心满意足地感叹,心里自得地哼着地球的流行歌曲,不消片刻便神不知鬼不觉地遁入了元邙山脉的原始森林之中。

    一蓬黄烟从地上冒起,现出一袭青衣的李培诚。

    李培诚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蹭了蹭青衣,这才驾了祥云往碧云宗山门所在地青莲山而去。

    元邙山脉很快就消失在了李培诚的视线范围内,没人知道计都星名动一时的炎黄宗宗主云湖曾经来过这里,更不可能知道三大门派的高手尽丧他一人之手。

    真不知道这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整条元邙山脉竟会受它影响限制?眼看青莲山就在不远处。李培诚地脑海里还是挥洒不去这个疑问。而这个时候。元邙山脉地巨大变化开始沸***腾地在月游星地修真界传了开来。然后慢慢传到了其他星球。越来越多地修真者已经动身朝元邙山脉而来。

    当李培诚正站在青莲峰山脚下时。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心想就算他杀了山上地人又如何。等他一走。这青莲峰仍然是万人争夺。而搞不好。一不小心有漏网之鱼。反倒泄露了他地行踪。

    烟消云散。碧云宗灭亡已是事实。就算夺回青莲峰碧云宗也不能重新建立!李培诚心中莫名地产生了一些伤感。双膝一跪。朝高耸入云地青莲峰磕了三个响头。又从储物戒里取出一瓶本就准备好地美酒。在地上一洒。嘴里念叨着:“各位碧云宗地前辈请安息。来日我云湖必会替你们报此大仇。”

    说完李培诚头也不回地驾云而去了。

    在月游星微微逗留了数日。没发现有如梦地行踪。反倒是越来越多地修真者涌向月游星。甚至李培诚隐隐听说龙门派和太一教地大队人马。重量级人物都赶赴月游星。至于是为了严至远和曹信夫等人地一去不复返。还是为了元邙山脉必藏有惊天异宝地传说而来?李培诚却是一点都不想去猜测。反正该杀地人他悄然无声干净利落地杀了。该拿地异宝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了。任他们有通天地本事。也不可能算计到他李培诚地头上来。又何必去想那些事情呢?

    李培诚终于离开了月游星。他离开月游星地第二天。英俊得近乎妖异地朱啸天一脸阴沉地立在沼泽地边。他终于也是觉得事情不对劲赶来了。

    朱啸天的身边还站着两人,一人白眉白发,国字脸,手握一龙头大杖,白眉下,两眼神光电闪,很是威严。还有一人,眉清目秀,一袭白衣,白衣后面竹着一只洁白的仙鹤,一股子书卷气,颇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只是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目偶尔闪过地精光,便如同一道闪电划过深邃的夜空。。

    这两人,那白眉白发地便是龙门派的掌门龙坤,那书生状地男子则是太一教的教主周淳。

    石矶星系一宗二教四门派中地二教一派的掌门人竟齐至元邙山脉,让不少人望而怯步,也让更多人的疯狂不已,以为这元邙山脉必是深藏有绝世宝贝,否则这等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早已经可以飞升成仙的人怎会亲来此地,而且一来就是三人。却绝没人料到,这二教一派终日打鸟,今日却是栽了个大跟头,损兵折将不说,连究竟发生了

    情也是毫无头绪,此时正一肚子闷火和心痛呢!

    ---------------------------分割线----------------------

    个子瘦小的令狐楚春风满面地挺着胸膛出了九州山仙境正大门泰峰,他如今早已不是昔日任人欺负的小小鼠妖族族长,而是威震十八万里云断山脉炎黄宗朱雀堂副堂主。不仅手握重权,一身修为因为自身的天赋和无比优厚的外界条件如今也已臻合体中期,在这云断山脉也算得上实打实的高手。

    每每回想起如今自身情况,令狐楚总有种彷如隔世一般,也总是越发珍惜现在的生活,做事情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马虎,对炎黄宗的宗主更是发自灵魂深处的爱戴敬仰。

    这么多年来,令狐楚领着擅长土系法术的地鼠妖辛勤在计都星南大陆各的地下寻探矿藏,不知不觉中已经为炎黄宗寻到了三四十座大小不一,种类不同的矿脉,说起来功劳极大。不过令狐楚却丝毫没居功自傲,反倒越发勤奋起来。在他看来,他做再多的事情也是应该的,因为没有炎黄宗就没有今日他和地鼠妖族的辉煌,炎黄宗是他真正的家。

    令狐楚今日得报有地鼠妖弟子在云断山脉的边缘地段新发现了一座碧霞石矿脉,他此趟出门就是为此事而去。

    令狐楚出了门,正想腾空而去,见到远处悠悠飘来一朵祥云,那祥云之上立着一人。

    一晃百年,突然见到那人,令狐楚不知为何鼻子竟有些发酸,总感觉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心头涌动着,心里也突然变得踏实无比。

    “快,快,宗主回来了,宗主回来了!”令狐楚转身对着看门的弟子激动地叫道,然后自个急忙飞身向李培诚迎了上去。

    百年未曾响起的迎接宗主大驾的悠长钟九州山巅四海宫殿传了下来,久久回荡在九州山仙境。

    所有炎黄宗弟子纷纷出了修炼之地,准备迎接百年未曾见面的宗主大驾。

    李培诚看到令狐楚强忍着激动情怀,恭恭敬敬地虚跪空中迎接他,脸上不禁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任外面世界多么精彩,多么逍遥自在,人最挂念的终究还是自己的家,这炎黄宗便是从小痛失双亲的李培诚的家,这些可爱的门人弟子就是他的亲人。

    “快起来。”李培诚柔身说道,亲手扶起了令狐楚。

    令狐楚满怀激动地站了起来,带着浓浓的关怀之情,恭敬问道:“宗主这百年可过得好?”

    李培诚仰天哈哈一笑,携了令狐楚的手,道:“好,很好,就是有些想家了!”

    到了山门口,早有青羽真人领着众弟子在那里恭迎他的大驾。

    百年没回九州山仙境,仙境又多了许多来自昆仑仙境的新面孔。

    因为人多,孙晓宣和柳芷芸立在那里两眼微微湿润,却是不好当面扑身上前,只是有些痴痴地盯着他看,心里老早就想钻入他的怀中温存一番。

    李培诚一一与众长老护法打了招呼,又向众弟子挥挥手,然后也不顾众人当前,一手拉着孙晓宣,一手拉着柳芷芸,笑道:“各位想必不会介意本宗拉拉柳长老和孙长老的小手。”

    众人轰然一笑,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温馨飘荡在九州山仙境,让所有门人弟子觉得这辈子能拜入炎黄宗门下真是不枉此生,对李培诚崇拜之余多了许多亲切之感。

    孙晓宣和柳芷芸羞得连脖子都红了,偷偷地恶狠狠地扭了李培诚一下,但这么多双眼睛在前,哪有什么偷偷摸摸之举,无非掩耳盗铃罢了。不过众人却愣是当做没看见,心中别有一番温暖在心头。

    女孩子终究脸薄,再说孙晓宣和柳芷芸如今贵为一宗之长老,心中虽是万分不舍那温暖的大手,却是挣脱了出来,白了李培诚一眼,然后拉着白筠仙子和雨绮仙子的手,故意不理李培诚。

    倒是金琳却不管那么多,只管像以前一样一脸平静地紧跟在李培诚的身后,只是那对大大的美目却不时流露出万千柔情爱慕。

    李培诚让众人散了开去,然后领着众长老护法往四海宫而去。

    到了四海宫李培诚坐了宗主之位,妖艳和清纯集一身,越发显得美艳不可方言的金琳像往日一样依旧笔挺地立在他的身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